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苇泉
芦苇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269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留言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9-01 11:27)
标签:

芦苇泉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随着山的升高

许多事物在消失

峰顶上的松树就像古人

云彩里有一只鹰

挂在那里一动不动

时间长了,天空就有了一个洞

如果遇不到任何人

你可以做这里的神仙

一天

或者一生

懒得动

就变成一块石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芦苇泉诗歌

一天会想

起很多人

文化

分类: 诗歌

 

我并不会常常想起你

也不会常常想起那些我认识

但好久没见的人

 

走神的时候

你就像黑暗中猛然被拧亮的灯泡

一闪,接着灭了

有时,平静的大海上

你的头突然露了出来

这令我吃惊

刚认出你,海水就把你淹没

 

想起那些还在世的人

并没怎么激动

就像又见了一面

想起那些死了的人

感觉在我不知道的时候

他们又活了过来

似乎大家都清楚

只是还没来得及告诉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6 23:53)
标签:

芦苇泉

诗歌

分类: 诗歌

打铁

很多砧声从远处传来,我知道那传来砧声的地方既是天空也是故乡

抬头看看,云朵、大雁排列有序

有几朵红霞,就像炉火

就像是父亲在催促我,他要向我传授操持了一生的好手艺

打铁,父亲,我真的想放下世间的一切跟您一起来对付这些铁家伙

我相信,连冬天的冰块,春天的花瓣,都出自你我的炉火和锤子

不是仿佛,而是真的——这天地间的一切,一切美好

都经过了我们的锻打

 

山里住着一只虎

夜晚,山里传来悲凉的咆哮

老虎饿了

在这么大的一座山里

没有亲戚,没有伙伴

更没有爱情

 

没有批评者

也没有赞美者

没有医生

也没有疾病

一个有超常能力的统治者

哭和笑已远离了它

 

山里住着许多许多的蚂蚁

但老虎和蚂蚁之间似乎有一种暧昧的默契

在老虎的领地,蚂蚁几乎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偶尔有一只在老虎脚下死去

那也不是老虎的过错

百分之百是误伤,或病死

 刚刚吃下的一只土獾的腹内

还有一些蚂蚁没有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6 17:45)
标签:

芦苇泉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

冬天时,在一次大型活动上遇见他

是远远的看见

他穿着黄大衣,戴着翻皮帽

之所以多看了几眼

因为在这群人里他是我唯一不认识的人

回去的车上,我问起那个老人是谁

别人喊出一个熟悉的名字

 

16年没见

他老成了这样

不过看着还算硬朗

 

最近,他出了一本新诗集

“骑着一辆破摩托到处卖”

“他自己拿了一万出书”

“他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搬卸水泥”

……

网上有人招呼着帮他卖书

开朗诵会

似乎袁冬青又回来了

像一块石头投进池塘

发出“咚”的一声响

2016.7.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30 14:28)
标签:

芦苇泉

诗歌

近作

46首

文化

分类: 诗歌

   在山中 

月亮先是画出山脉的轮廓

山坡上几万棵树举起手

挣脱越来越浓的夜色

我在山路上行走

无数星辰跟着我

翻过七八座山头

那里有一眼山泉。我只是去提一桶水

煮茶待客

2016.2.4

  

铁匠

 

铁匠是一种声音

由村庄最深的巷子传出

在小学校

在蒙河岸

在南山

甚至在我去省城的火车上,都能听见

 

这种声音像铁制刀具一样锋利

再厚的岁月也能刺穿

有多少夜晚,我听见铁锤击打铁砧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12 17:24)
标签:

芦苇泉

诗歌

42首

2015年

文化

分类: 诗歌

打铁

很多砧声从远处传来,我知道那传来砧声的地方既是天空也是故乡

抬头看看,云朵、大雁排列有序

有几朵红霞,就像炉火

就像是父亲在催促我,他要向我传授操持了一生的好手艺

打铁,父亲,我真的想放下世间的一切跟您一起来对付这些铁家伙

我相信,连冬天的冰块,春天的花瓣,都出自你我的炉火和锤子

不是仿佛,而是真的——这天地间的一切,一切美好

都经过了我们的锻打

 

山里住着一只虎

夜晚,山里传来悲凉的咆哮

老虎饿了

在这么大的一座山里

没有亲戚,没有伙伴

更没有爱情

 

没有批评者

也没有赞美者

没有医生

也没有疾病

一个有超常能力的统治者

哭和笑已远离了它

 

山里住着许多许多的蚂蚁

但老虎和蚂蚁之间似乎有一种暧昧的默契

在老虎的领地,蚂蚁几乎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偶尔有一只在老虎脚下死去

那也不是老虎的过错

百分之百是误伤,或病死

 刚刚吃下的一只土獾的腹内

还有一些蚂蚁没有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散文

芦苇泉

河流

文化

分类: 散文

                 芦苇泉

 

       我是一个喜欢河流的人。多少年形成习惯,不管到哪里去,只要时间允许,一定要去看看当地有名的河流。我经常猜度,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河流。最准确的答案可能就是我出生在拥有两条河流的村庄,一条大河,一条小河,村子就在两条河流交汇处前怀的冲击平原上。当然这个冲积平原不是很大,只有几千亩地的样子,但这足以安放下一个完美的村庄。我们村子并不仅限于这块三角形的土地,而是继续向南、向西、向北扩展,南部和西南部是三道岭、两座山,西边的山岭脚下与小河之间是肥沃的小平原,北面是一条小河,河的北岸紧紧连接着一个上万亩土地的平原,这个平原被一分为四,我们村至少占得四分之一。在这个村庄,我一直生活到17岁,之后就到县城、临沂和济南、南京上学。上学和工作期间,每年至少都要回来几次。在外地的时候,我常常怀念故乡的河流,回到村庄,急急忙忙把背包往家里一扔,然后就是去河边看看,有时要走进河沙滩上的大树林,走进清澈的河水,亲热久违的河流,与日思夜梦的河流交谈。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4 03:04)
标签:

芦苇泉

诗歌

30首

分类: 诗歌


 

打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7 14:49)
标签:

芦苇泉

山上生活

诗歌

分类: 诗歌

 

芦苇泉​

 

从山下慢慢地走向高处

一步步接近山顶

我看看四周

除了几棵松树,一片寺庙的屋顶

一只树叶一样被风吹到天空的鹰

其他全部被云雾吞噬

如果从此我不下山,我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一个干净的人

一个快乐的人

一个很快就被遗忘的人

(2015.5.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9 18:15)
标签:

芦苇泉诗歌

分类: 诗歌

 芦苇泉

 

在表面你看不见什么

它就像一张被风吹皱的纸

由于太大,没法使用

一直赋闲

你蹲下来捧起一把水

把这张大纸捅了个窟窿

你和这个庞然大物终于发生了关系

如果你跳下去游了起来

感到惬意,或遇到凶险

一会你就累了

你知道了水的厉害

你无法很好地把握它

更别说据为己有

再远的地方出现了游船

有游船的地方,肯定风景不错

这时游船经过了最深的水域

经过了住着冤魂的地方

1958年13位民工在水库工地上被风雪打倒

枕着冰块睡去

琥珀里的寒冷至今没有化开

大船驶过

许多浪头追逐着船尾

是热爱,还是居心不良

在山顶,你看到水里有天

有天上的云彩

你看见水里有山脉,有山坡上的房子和树林

你自己也在里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