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明天是豆豆第3个月吃糖丸和打疫苗的日子,希望一切顺利。爱你,我的宝贝今夜有个好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5 04:58)

    太久没有来这里,原因很简单,一直没有网卡,上网不方便了。今天偶然能上来。于是赶紧登陆一下,给自己一个交代。

    这几个月没什么变化,在新的地方生活的不错。我们还开垦了一块小菜地,等有收获记录下来。放上来一起分享。

    雨季来了,天气闷热,没有空调是很难舒爽了,所以白天大部分都躲在空调屋里,空闲时绣绣十字绣,让时间过得快一些。

    3只猫咪都很快乐,也很亲近人,希望他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已经失踪的最左边的“圈圈”,我希望你只是离家出走,祝你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安哥拉

宠物

休闲

分类: 非洲风情

偶的名字叫咪子。你会问偶为什么起了个猫名?因为偶第一天来到这里就是和两个同样岁数的咪咪一起睡的。主人总向着我们三叫:“咪子、咪子过来”的,所以我就叫咪子了。到这之后偶习惯了每天同她们一起吃饭、睡觉和玩耍。因为偶有个大脑袋,所以主人和朋友都很稀饭偶,说偶会很聪明。呵呵,不说呢,主人叫偶开饭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1 01:45)
    四月就这样过去了,明天就是五一劳动节,也是北京奥运会倒计时99天的日子。把最新照的四月的安哥拉放到这里,留个纪念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30 20:12)
昨天我去内加热市的学院办事,顺便把之前就“预定”的两个小家伙带回了威热。她们都是狸花猫,又小又可爱。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给她们起好了名字。左边的叫小黄,右边的叫小白(因为她脖子那里是一搓白色)。她们刚刚满月,非常乖巧。希望她们在这里健康快乐的成长!
 
小白问:这是哪里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感想

士兵突击

杂谈

分类: 精神家园

最美是那淡淡的一抹绿

 

这几天我很忙,忙着看电视剧《士兵突击》。我被这部影片深深吸引。被许三多的生活理念吸引,被钢七连连长高城的信念吸引,被钢七连三班副班长伍六一的坚韧吸引,被所有拥有相同信仰的士兵所吸引。

“不抛弃,不放弃!”便是这部剧的魂。它让我懂得,人要做有意义的事,要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2 03:39)
标签:

非洲

安哥拉

生活

旅游

分类: 非洲风情

安国男女

 

到来安哥拉一年多的时间,最让我放不下的一个人,就是每天到我驻地打扫卫生的安哥拉妇女——薇拉。她是位已经40多岁的当地妇女,也是我接触到的安哥拉最底层,也最普遍的妇女的生活现状。

每天清晨,薇拉准时到达我住的地方,开始她一天的工作。清洁办公区桌椅,整个住地的房间地面。卫生间和厨房垃圾的处理。之后洗涤我的那帮懒惰的男同事的衣服(女工还是很有原则的,贴身内衣一定要自己洗,如果男同事把臭袜子混在的那堆脏衣服里,她会很礼貌的挑出来,放在旁边,回头等他们看到就要自己拿走,识趣的自己洗才是正道)。在空闲的时候,帮我处理前院妨碍小花生长的杂草,和后院因为雨水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5 16:27)
标签:

安哥拉

男女

情感

分类: 非洲风情

人不可貌相

 

首先,要小小的声明一下,大多数安哥拉人民都是淳朴诚恳,友好热情的。这里讲的事情,只是个别的意外事件。

今早我正在院子里刷牙,身后闪过一个背影,走进平时女工放杂物的小屋里去了。我忙转身,只见这是个当地男人,左手一个编织袋,里面装满了衣服,右手两个罗一起的绿色塑料盆。这还没什么,关键他传的跨栏背心后背上有很明显的两个泥脚印子。这是谁呢?我很好奇。没半分钟这男人就从那个小屋出来了,还向我很礼貌的问早安。我定眼一瞅,原来是为我们执勤的警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4 02:31)
标签:

清明节

祭文

杂谈

分类: 精神家园

菊.jpg

慈父——吾爱

 

今天是清明节,让我无限感伤的日子。想起宋代诗人黄庭坚的诗句: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自生愁。雷惊天地龙蛇蛰,雨足郊原草木柔。

爸爸,多么亲切的称呼。因为在我小时候妈妈工作性质要倒班,所以可以说我是你一手拉扯大的。我是在你的爱的包围健康成长。但四年前某天,北京下起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风雪,也就在雪花片片飘落的时刻,你带着留恋离开了你爱的妻子和女儿。你在病中的坚强和乐观,深深影响着我。你的去世,也触动了我对生命重新的认识。因为你是个好人,是个好丈夫,更是个好父亲。以至于我找伴侣也是以你为标准:他要心怀感恩,上进好学,知识渊博,热爱生活~~

如今,我无数次的在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03 04:02)
又是一年
 
天边是云层交错的闪电,头顶是蜿蜒闪烁的银河,身边时不时还会有只萤火虫闪闪的飞过。这就是安哥拉雨季与旱季交错的夜晚。下午看到片片草灰飞落,便知道雨季即将过去,旱季就要来临。安哥拉人有个习惯,就是在旱季之初,将渐渐干涩的草地烧掉。之后开出一块快方田,种植一些苜薯、香蕉等植物,这些都是可以果腹的。有时见到他们用炭火烤几根香蕉,喝上几口用“玛拉夫”植物做的酒,就是一餐了。说到“玛拉夫”这种植物,不得不多说上几句。这种植物一般生长在靠近河流的地方,安哥拉这里水资源非常丰富,延着分支的众多河流小溪边就能找到这树。当地人会用刀在树干斜着拉一个口子,在下面放上个容器,几天后就能接出一大罐,然后就可以加工成“玛拉夫”这种饮料。我亲身试着品尝了一下,有点点酸涩,有点点椰汁味道,有点点酒的感觉,喝多了会醉人。
趁着这么凉爽的夜晚,我便带同事去了威热我的一个好朋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