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PS:

思考+漂泊+孤独+寒星=简单的人生

msn:lushajunnan@hotmail.com

QQ:870774425

ttp://www.poocg.com/arusha

http://lusha.cgsociety.org/gallery/

http://www.leewiart.com/art/76873


个人资料
鲁沙AlchimisteDawn
鲁沙AlchimisteDaw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79
  • 关注人气:1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大学一起最好伙伴

【钊钊】

温暖的人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11-27 21:15)

我很轻,像一片羽毛,

在这个充满空气的世界里飘荡;

我很轻,像一段声音,

在这个没人知道的秘密里回响。

 

我很轻,像一阵西风,

在这个溺漫匆忙的世界里盘旋;

我很轻,像一缕星尘,

在这个没人知道的夜晚里消散。

 

我,很轻,像一片羽毛;

上升,下落,略过幽暗,与光同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100cm*120cm创作素描草图

从古旧的远方吹来的风,消逝的时间伴随着永恒的味道,用这看不到的西风吹过一个人的世界,吹过同行的身影,吹过那个远方的你,晚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1 23:47)
标签:

历史

文化



材料:油画 oil on panel  尺寸:18in*24in

She walks in beauty,like the night .
Of cloudless climes and starry skies;
And all that's best of dark and bright.
Meet in her aspect and her eyes;
Thus mellowed to that tender light which heaven to gaudy day denies.
One shade more,one ray less,had half impaired the nameless grace .
Which waves in every raven tress,or softly lightens her face,her sorrow.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5 14:22)
标签:

文化

历史



油画 oil 50cm*60cm

为《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所创作的主题人物插图

你在我心里是一位美丽的诗人,我用时间的语言记录,在这加冕之夜里的寂静是我心里的荣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油画 oil 30cm*40cm

个人长期插图项目,为此书与电影的后续创作服务。

她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可爱的东西。有一次你对我说,悲情让你无动于衷,但是美,只是美,却能给你的两眼填满泪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9 17:21)
标签:

文化



 材料:Oil 尺寸:120cm * 90cm

我拥有一件红色的外套,一件与祖父相同古旧的外套;
注视它,会让我想起某个时刻,那里拥有暖色的光辉与红色苹果的味道;
当我把眼睛沉入红色的边缘,我瞥见记忆里幽深的黎明,我看到了古老的昨天。
红色的外套伴随我,裹起我,让祈望布满我的行旅;
让我成为少年、森林和一幅画。
因为我在行走,我的记忆赶上了我;
在我的四肢中,奔跑着疲惫的风,
风的隐秘栖身与于我的笔峰,藏匿与他的书中。
我用等待的时光,
追寻希望自由之上;
穿过寂静的小镇,他的脸庞难以形容,
是夜晚也是清晨;是穆罕麦斯里的穗芒与气息。
怀着厌倦的漂流,
每时每刻都在填平希望的湖泊。
他像生活一样深沉而辽远,是血与思念的脚步,
和他的自由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17 14:57)
标签:

文化




材料:油画 oil  30in*40in

       《世界与信仰》主题的第四张,之后的作品全部都将围绕这一主题。我希望通过绘画与文字的力量可以为这个孤独时代的沙漠里找到最后那点珍贵的甘泉。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秘密,可能是一个人或是一件事情;幽暗的缠绕着某种情感,如同黑夜里航行的红色木船;在这深层恐惧的背后,却回荡着薄暮般的忧愁与回忆。
     Sorrow seals our lips tightly,
             Horror stalks our sleep nightly,
             But my heart escapes from this attic room,
             I'm running freely through the town.
             I remember you.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这张作品是《世界与信仰》主题的第三张,之后的作品全部都将围绕这一主题。我希望通过绘画与文字的力量可以为这个孤独时代的沙漠里找到最后那点珍贵的甘泉。

      暴雨过后的天空很低,灰白色的云移动地很快,野人花园因这久违的雨水而疯狂,在这世界尽头的荒漠里,这片最后的绿荫是绝望也是希望…
        灰暗色的湿润空气里,诗人在为野人花园里的一棵古老孤独的橡树清洁与祷告,这是他每天的早课。自从被白色雾气里的邪恶之人诅咒之后,诗人就如同这棵橡树一样古老…偶尔,远方的渡鸦会飞扬在诗人左右,为他带来世界最后的消息,让他好知道荒漠与沙土并未聚满这个物质世界,但事实并不美好,这个物质世界,除了沙漠、不再有透明干净的蓝天与星夜。虽是如此,每逢与渡鸦相别之后,诗人灰蓝色的眼睛里总会充满世界的另一番风景。
         诗人知道,神的花园里,没有自负的世界之人,有的只是获得恩典的羔羊。伟大的真理只会对他喜爱的人释放仁慈。让其获得神圣的秘密。关于世界的过去,诗人不愿再想起,关于世界的未来,诗人只是闭眼依靠着橡树,简单的倾听着它灵魂的回响,慢慢地走进他的记忆里。
         伴着悠扬的风琴声,诗人在风暴毁灭前的世界里旅行,这趟旅途没有随行,途中,他遇到了善解人意的马夫,马夫在诗人的教授下学会了写字,并求得了平凡的真爱。诗人感受到了这样简单真稚的幸福,让他的心灵学会了希望与梦想。白日里的诗人为得生计,只有一边前行,一边手弹木琴,引来欣赏者的围绕,为他们诉说古旧的传说。夜晚里,诗人在树海里遇到了搭救自己的东方骑士,古老的臂甲与破旧的披风隐藏着骑士走过的某种风景。
         很长的一段的时间里,诗人与骑士为伴,诗人为骑士记录下过去的某种故事,或是分别,或是浪漫,又或者是  死亡。每种故事的背影里,都留下了骑士的愿望,每个篝火旁的夜晚里,诗人都隐藏起自己的情绪,会问到骑士离开家乡是在寻找什么,骑士只是无声、落泪、悲伤的看着燃烧的火光,沉默很久后,道声  好梦。
         风暴毁灭世界的很多年之后,诗人把骑士的遗体埋葬在了野人花园的东方,从始至今,诗人都未得知骑士的真名,只因他来自东方的朝圣之路,守护了很多旅人,一生清贫,忠于信念。披风上的铭文与纹章起源于一个古老但消失于历史的民族。诗人终于明白了骑士在寻找什么,一个无法复活的梦。骑士在死亡前对诗人说到,我的国家与民族已经不可能回到这个世界上了,我没有寻找到伟大的真理来对抗世界之王与永生的邪恶之人,我们在慢慢失去神的花园,因为世界之王与永生的邪恶之人为世界带来了物质与死亡,带来了天启里毁灭世界的这场风暴。想到这里,诗人的眼泪落在了骑士的钢剑上。沉默很久…永生的邪恶之人带走了东方骑士的灵魂,并诅咒诗人永生不死的活在这个毫无希望,残破不堪的世界上。
         这个物质世界给少年时的诗人带来了很多欢乐和回忆,虽然如此,年轻时代的诗人忘记了出生在这个世界里的意义,从那时起,白色雾气里的邪恶之人注视着他单纯的灵魂,并想用愿望的陷阱勒住诗人的脖颈。世界之王与永生的邪恶之人共同引导了世界之人的背叛,斩断了轴心时代里,我们与神的联系。揭开了末日的序幕。这一切的发生并没有让诗人在遇到骑士前就死去。
          诗人用披风包裹好骑士的钢剑,带着物质世界最后的希望离开了野人花园,去寻找阻止风暴最后一次来临的那个人。
          物质为欲望而生,世界之人因物质而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作品题目:《耶路撒冷-新月公主 Jerusalem Princess》
材料:油画 oil  30in*40in

      这张作品是《世界与信仰》主题的第二张,之后的作品全部都将围绕这一主题。我希望通过绘画与文字的力量可以为这个孤独时代的沙漠里找到最后那点珍贵的甘泉。
    
    记事性的一张作品,塞尔柱人式装扮的耶路撒冷公主,在耶稣的复活节里,带领着马队去往圣墓的遗址。
    耶路撒冷,如同《圣经》所言,是上帝赐与以色列后代的,遍地流着奶和蜜。耶路撒冷是大地的中心,其肥沃和丰富超过世界上的一切土地,是另一个充满欢乐的天堂。”

公元1095年11月27日,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在法国的克勒芒召开声势浩大的全欧范围内的动员大会。他面对的是欧洲几十万饥寒交迫的农民和野心勃勃的君主军阀。作为教皇,他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实现以罗马教皇为首领,重新统一天主、东正两派。而现在机会来了,塞尔柱突厥人于1071年攻占拜占庭帝国的心脏——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拜占庭帝国位于亚洲的半壁江山几乎全部落入这群信仰伊斯兰教的“异教徒”手中。拜占庭帝国无力抵抗突厥人,皇帝亚历克塞一世只好向信奉同一宗教的罗马教皇及西欧各国求援,这真是天赐良机。当然,他面前的听众却各自目的不同,有的是向往金钱,有的则是为了权利。但是,他们的方向只有一个,那就是向东去,与穆斯林开战。 
历史上称之为“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欧洲的君主们不停的重复着征讨的使命,他们与穆斯林之间的宗教战争延续百年,一直到1186年,画中的公主开始了她曲折伤感的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作品题目:《风暴前的金色黎明-Gold dawn before the storm》或《哥贝可力石阵的先知与祭司-Gobekli Tepe's Prophet and priest》
材料:油画 oil
哥贝可力巨石阵:《圣经》中的伊甸园里的建有祭祀神殿的地方。德国著名考古学家 克劳斯.施密特 于1994年,在土耳其东部挖掘发现,经Pre-Pottery Neolithic A鉴定,震惊世界宗教与人类历史领域。
金色黎明:(金色曙光)是一个神秘学结社,由撒母尔˙黎德二世˙麦克逵格˙马瑟斯(Samuel Liddell MacGregor Mathers) 所领导

这张作品是《世界与信仰》主题的第一张,之后的作品全部都将围绕这一主题。我希望通过绘画与文字的力量可以为这个孤独时代的沙漠里找到最后那点珍贵的甘泉。
      
      物质因欲望而生,人类因物质而死。
      这幅画是我的一个隐喻,选择绘制风暴前的黎明,是想表达世界文明将要面临的这一场物质风暴,沙漠隐喻精神世界的尽头。世界之人的物质世界或许会因为这场风暴毁灭或重生。
      这幅画也是一次无力的佐证,证明在公元前1.6万年,近东地区的沙漠民族 哈奴比人(暂名)(根据考古文献推断他们可能也是苏美文明,波斯文明,楼兰文明的部分起源),部族里最后的一位女先知,在风暴即将吞没她们之前,她把最重要的神谕都刻在一块珍贵的石板上与部族祭司一起面临这场无法躲避的诅咒。自然力量的神秘与强大,无论她们的文明怎样繁茂,违背了当初与神的契约的民族终将会被自己的命运所诅咒,离开那片美丽的新月沃地。
      画面中的两位少女是文明的持续,在这条古老的旅途上,先知与祭司的责任是保护知识与谕言的传递,使火种不被风沙淹没,人类历史中最伟大也最神秘的神圣魔法星光哲学也等待着风暴后的苏醒。远方处的那道金色黎明辉映着这古老的哲学奥义,人类是在远离它还是走向它,没有任何启示。只有物质风暴与精神沙漠消失之后,或许,我们会再次穿过谎言,拥抱它的荣辉。
      这幅画最后是一个思念,孤单的身影面对即将来临的命运的失落,崇拜新月的古老黑夜子民对身后故乡的怀念,摧毁的回忆与风暴的力量交织在一起,最终阳光变为黑色的光芒,在这片精神的沙漠上释放着,在逃离死亡之后,如何依靠那个信仰寻找到下个美丽世界的起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