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修
罗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404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同人
第十四章  雷震仙子冰释无偿四将,玉面狐狸斗败阎罗五友
  话说在冰封谷内,楚太一和曹雄两群人就要动手决斗,忽然一个声音高叫:“你们且慢动手,听我一言。”
  众人果真停下手来,望向谷口。就见一人族女子匆匆赶来。那女子身着一席缎面绣花小袄,脚踏锦绣蛇皮靴,头戴一顶水貂皮做的帽子,腰间佩戴着由蓝田美玉做成的璜,一副雍容气派。
  楚太一见到来者,大惊,抱拳行礼道:“巧会长,怎么会是你?”
  原来来者正是家园会会长,人称雷震仙子的小巧。小巧回答他说:“我今天特来解斗。”
  “解斗?”楚太一不解问,“会长这话说差了吧,那曹雄杀死了我们的孙豆豆,我们正该为会里的兄弟姊妹报仇。”
  小巧道,“非我错,你们且等我一刻钟,见了一人再动手不迟。”说着,又往谷口返回,走到一半,停下脚步,正色道,“唉,都是帮热血的。我且申明,楚太一,在我回来之前,你若和他们动手,这就是下场。”说着一道雷电打向冰谷墙壁,看似随随意意的一击,竟在冰墙上开了个十丈周圆的大洞。那冰洞深邃,看上去黑黢黢的,叫人看得心慌。在场之人各个脸色皆变,被她唬得不敢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同人
第十三章  法家四将斗无偿,九藜五友会阎罗
  黑香郁见人问他要会何人,不禁得意道:“我那朋友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活阎罗,想来你们最近也听说这个大名了。”说罢,他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不要紧,惹得法家四姐妹跳了起来。她们听得“活阎罗”这名字已然一惊,异口同声道,“是他,那个武术家?”
  “正是。”黑香郁更加得意,“你们可知道那人是如何得厉害?这两个月就凭一双赤手空拳,打败了九藜五友。他们约着十月初一在冰封谷再决斗。你们几个若有闲情逸致,不妨跟我去看看。”
  “我们正要去……”虫飞儿话没讲完,她大姐截住道,“这倒也好,只是不知楚太一他怎么办。要不二妹、三妹在这照料楚太一,我和四妹赶去,免得误了日子。”
  岳无痕她们正感犹豫,楚太一悠悠转醒,道:“我也正要去找那活阎罗。”
  “咦咦咦,你们莫非都是九藜五友的帮手不成?”黑香郁问。
  “哼。”肖小泉撇嘴道,“我可不管什么九藜五友和那人的恩怨,我们四个是要为好友报仇去的。”
  “曹雄兄弟他杀了人?”
  “霍,原来那活阎罗叫曹雄。看来你倒是和他一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十三区的谋杀案,除却还没被发现尸体的潘心音以外,另外五具尸体以不同的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并且谋杀方法也并不相同。第三这些人之间除了住的比较近,都是十三区的居民以外,可能都相互认识以外,再无其他的共同点了。就一般侦察而言,当警方面对这样不存在共性的犯罪活动时,是不可能直接定性为系列犯罪活动。可是这一次,警方却几乎从一开始就相当肯定这是一起连续的谋杀案。究其原因,后来我知道,那是因为几个案发现场都发现了扑克牌,并且这些扑克牌的出现是有规律的。从一开始的方块K到最近的梅花J。这些扑克牌的出现证明了这是系列犯罪,先不管凶手是不是只有一人,也证明了凶手是按照他的计划,有顺序的进行谋杀的。”
  “这些我知道,而且你也说过了。”
  “王子殿下着急了吗?”网维也拿了一块江泉新拿进来的牛排,放进嘴里。过了一会儿,咽下肚子,他又接下去说,“是的,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但真正的关键是,Y为什么要挑选他们来谋杀。是什么使他们成为Y的目标?我认为要解开这个谜题,首先就要破解这些扑克牌的秘密。这些扑克牌显然是说明了他们为何遇害的。”
  “那么网维先生,你解开这个秘密了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第二部分
  对于大多数的人而言,面对到暴力犯罪的种种证据时,都会表现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凶手的行为在他们眼中就像打哑谜一样让其百思不解,很少有人会根据尸体上或周遭的种种线索追索下去,使案情柳暗花明,霍然开朗,即使时地方上的警察们在面对这些线索时也是束手无策。其实这也难怪,他们很少碰到过类似的凶案,不知道即使是最凶残、最迷样的犯罪行为亦不可能是独一无二的,更不可能是无迹可寻的。这些谋杀案在以前曾发生过多起,只有经过正确的分析,才可以使我们充分了解到这些犯罪行为都能细分位若干可预测的模式。
             ——罗伯?K?雷斯勒 汤姆?米其曼《嫌疑画像》

第六章
  半个月不到时间里,在一个行政区内连续发生六起骇人听闻的谋杀案,凶手为同一变态的恐怖杀手所为。这样的事实摆在全世界面前,引发的后果足可用原子弹爆炸来形容。
  皮尔斯?伯德没有对YHWH的自曝身份进行隐瞒。罗欧身上的这个四字签名以各种不同的传播途径向全世界宣布开来。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霍尔摩斯,是个很神秘的人物。从身份证上的资料来看,他应该六十多岁了。但看上去却始终和三四十岁的壮年男子仿佛。头发、皮肤还有牙齿,这些最容易显出老化迹象的器官,无一例外的表现着他的年轻。听霍尔摩斯自己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曾在中国西藏跟着喇嘛密修过,是个瑜珈高手。这位出家人在他环半岛的庄园里收养了各式各样猫、狗、蛇、龟等辈遗弃的宠物。
  霍尔摩斯精通园艺、雕塑,最大的喜好是烧瓷。把他的公馆设在十三区南部的半岛之上,也是因为那里有一片适合烧瓷的池沼。霍尔摩斯最喜欢烧制的是多姿貌美的女瓷偶。在霍尔摩斯的庄园里,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女性瓷偶、石膏像、大理石雕像和其他雕塑作品。从一寸大小的拇指姑娘到几丈高的泰坦女巨人,正是这些形态各异的女性裸体雕像使他拥有了“怪僧”的外号。
  可是,叶神父却知道,怪僧霍尔摩斯并不相信佛教,也不相信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非但不相信,还喜欢口出狂言的诋毁。
  “任何宗教都不过是用来压抑人性,奴役人自由思想的工具。”
  “想不到,先生您还是个无神论者。我一直以为您是位高僧呢?”叶神父忌于他的身份,冷冷回应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第五章
  “杰克”事件在十三区的连续谋杀案调查中无疑是一出闹剧。杰克的被逮捕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有警方为缓解舆论的压力而采取的贸然行动,但警方根据搜查到的证据也确实说明这个男人在这些案子中有难脱的干系。更何况,他的不坦诚也使他自我增加了麻烦。
  但是媒体和舆论显然对这些前因后果不闻不问,只顾把这位可怜的杰克先生树立成遭警方迫害的无辜人士。当然他们也不能闻不能问,因为究其原因,他们本身就是造成这出“迫害”的帮凶之一。“凶手”摇身一变成为正义的使者,以比之前更犀利的尖牙利齿向警方发动发动攻讦。乌托国的警察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是一帮齐集了无能者、腐败者、自以为是者、刚愎自用者、头脑短路者等酒囊饭袋的机构。而乌托国的治安也是全世界最差最遭最不可救药的,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警方的无能,不能有效打击犯罪造成的。
  那位曾经讽刺抨击过汤耿志的记者此时进一步怀疑道:“我们国家的治安长久以来真的有政府所说的那么好吗?还是有关部门通过压制,给予了民众错误的消息。我实在难以想象,如果我们的警察真有他们一向所说的那么优秀,为什么他们对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正当他们在为这些个边角料问题纠缠不清时,泽夫罗斯的门铃响起了。出门迎接来者一看,是一脸慈祥的叶和美神父。
  “神父,您好。”
  叶神父跟进到客厅,看到汤耿志和李唯方也在里面,不禁露出一丝笑容:“汤警官果然在这,好极了。”
  “什么事情,神父。”他依然为刚才的辩论失败而生气,涨红着脸。
  “是这样的。”叶神父给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我不知道这件事和林司的死有没有关系,但是昨天晚上我在剧院那边看到过一个可疑人物。”
  汤耿志立刻就跳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立刻丰富多彩。
  “怎么样的人,什么时候看见的,神父?”
  “午夜时分,大概是零点前后吧。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去为我一个社区老人做临终祈祷。回家时,我路过剧院。当时天很黑,云彩也很厚,路灯也很昏暗。我走惯了夜路,也不觉得怎样。可是走着走着,我突然觉得面前有什么东西一闪。”大家被他的叙述吸引住了,聚精会神地聆听着。
  “我定了一下神,然后才认出来,那是一个人。我觉得很奇怪,觉得那人有些古怪,就想追上去看看。在一条弄堂里,我才看清楚,那是一个男子。穿着一件深色的大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小说
第四章
  林司,二十九岁,生于魔术世家,五岁开始学表演,九岁登台,十七岁已经是世界魔术界最负盛名的优秀才俊。他最喜欢的一套演出服是洁白的燕尾服配大礼帽。此时,倒挂在中央剧场下的魔术师依然是如此英俊潇洒的打扮。在头顶正中对着的地板上,端正地摆着那个白礼帽,帽檐上躺着一张黑桃K。
  汤耿志铁青着一张脸,指挥警员封锁整个剧院。然后把一个可怜巴巴的女人给传唤到了舞台上。女人自称叫小青,是发现尸体的人,还是林司的魔术搭档,也是他同居的情人。
  汤耿志故意让她再看一遍被解下来的魔术师,女人瞄了一眼,乖张地像只受了惊吓的猫,叫着跳开。
  “不,不,不。”
  “什么不?”汤耿志恶狠狠地问。对于这样的失败,他已经是颜面无存,威风扫地了。好在罗欧被怀疑逮捕这事,他当时没有立刻召开记者会。不然的话……这后果,他已经不敢想象了。
  “我不知道您要问什么,警官。”小青的身子在瑟瑟发抖,也不知是不是装出来的。
  “不明白吗?”汤耿志瞪她,“告诉我一切。”
  小青一脸的茫然,不知所措地望着满脸煞气的刑事探长。
  克里斯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同人
第十二章  楚太一艳遇暴龙岛,黑香郁强辩风流案
  话说楚太一和幼年的朋友一起剿灭了千年姥树精的老窝,又救了三个女子出来。这时那天女弄清误会,降下云端,和楚太一诉说那花花盗帅的事来。
  原来她们三个就是盛名在外的法家四将,那四将是法礼青、法礼红、法礼海、法礼寿。从前楚太一他们都误认为法家四将是四个男人,今日方知原来却是四个漂亮姑娘。
  “我就是老二法礼红幻二娘。”那女子施了个法术,把另外两个女子救起。她指着另一个天女说:“这是我们的大姐法礼青肖小泉。那是四妹法礼寿虫飞儿。”
  “不知法礼海姑娘在哪?”楚太一又问。
  “我三姐追那个淫贼去了。”修罗女虫飞儿跳起来,又问,“二姐,这几个修罗人是谁。那个男的怎么和那淫贼的嗓音一模一样。”
  “四妹不得无礼。这几位是刚才救了我们的侠士。”二娘说,“这位拿绿痕刀的想来就是九藜大陆传说以久的绿玉刀魔。不过他后面两位我却还不认识。”
  闪刀恼道:“难道你们就没听说过善恶二使的名号?”
  虫飞儿尖叫道:“莫不是那个百善孝先、万恶淫首的二使?你是淫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同人
第十一章  善恶使阴淮追花贼,绿刀魔古村杀树精
  话说楚太一别了大地女神,把头一甩,返回凌水港。这时已是九月中旬的深秋时节。走街上,一阵冷风吹来,楚太一连打了十七八个喷嚏,呛得一脸鼻涕眼泪。他感到身上衣服稍显单薄,便到集市上,拣了一爿门面颇大的衣帽店,进去挑选秋衣。
  店里的小伙计见他邋遢,不由白了一眼。朗声问:“客官你要买什么?”
  “有好的秋衣吗?”
  “上好的衣服多的是。”那伙计上下打量太一,冷冷道,“只是怕客官你盘缠……”
  楚太一大生气,顺手把绿痕刀拍在柜台上。从褴褛衣衫里摸出两个水晶冠。“你看这两个东西能值你们的衣服吗?”
  伙计立刻满脸堆笑,“客官,您慢坐,我们这有北方的雪狼皮大一,还有昆仑山……”楚太一哼了一声,打断他说:“不要跟我说胡话,把你们最好的衣服给我拿两套来,余下再的给我兑点银子。”
  “行,客官,您喝茶,我这就进后堂给您取衣服。”店伙计忙不迭给楚太一泡上一杯上等的铁观音。楚太一坐在堂上,品了几口,不多会儿,从里面转出五六个人。刚才的伙计跟在一浓妆艳抹的天人族少妇身旁,后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