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左小词
左小词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061
  • 关注人气:3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自语

    

   读不多的书。欲写更多的字。

   常告诉自己:记得牙齿晒月光。不缺钙。会更美。

   可以适时骄傲一下。

   再低不过尘埃。

   今岁,莫提顿悟。

  ---------------

多年前开博时自语。泛旧的时光。

多言

简单声明:

 本博原创文字,版权作者所有。
 有事信至 zuoxiaoci@163.com 

新浪微博
长篇

左小词。

《下一个天亮》

 

 

左小词。

《我的名字叫蓝》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建安2015年02期目录作者:建安诗社
                    目 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电影电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4-28 22:00)
分类: 在诗之外
  拿什么献给你

河流不是我的
云彩也不是。所有惯常可用的抒情
于白昼泛滥的油腻
一只跳蚤也不是
污渍与荣光也不是

涉水而行,泥沙
逆向的盾牌与弯刀
赠予者耻笑它从不出鞘
这也不是我的

在秋风跟前,头颅与一株玉米
找不到更多的不同
唯有摇摆。保存
随时挣脱躯体的向往

它们不是我的。大地不是
忧愁与孤独也不是
我也不是。
现在,我空无一物
我在等什么





  举着花盆走路的人

举着黄色,红色,孔雀蔚蓝
举着泥土,南风
个人简史与辞令
举着酒精,草原
无家可归的马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集

遇见

文化

分类: 在诗之外


鱼背上的旅行


旺同学问我,小说和诗歌你更偏爱哪个。我说,小说是我的出口(对抗疲惫生活的出口),诗歌是我的暗夜舞蹈。旺同学说太抽象,而后笑侃,不如说,一个是爱人,一个是情人。
其实我分辨不出我更偏爱哪个。它们其实也是一体的。我无法分辨。
如同我们无法安放的情绪和青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在诗之外


     过田野记

四野空旷,风声低过头颅
野鸟的鸣叫使尽力气
更远处,放牧人黑着脸膛
切割机与工业文明刺破人造亭台的倒影
水底有鱼,且瘦。天欲寒
一场大雪也即将倾斜而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9 23:52)
标签:

文化

诗歌

分类: 在诗之外

为了避免梦到你


为了避免梦到你
我梦某日的风沙
云游,身体内外的寺庙
一整个秋天赎给了金黄
溃散的炎症,我撑起喉咙却也喊不出的热烈
飘过神的目光。红尘摊开手掌
我坠入重叠的交叉路口

为了避免梦到你
我占卜过生死,归期
在一块布施喜乐的红布上,预测生花生绝望
竹签与念念有词。我打来清水
放浪的野味的光

为了避免梦到你
去往磨坊的黄昏,织网的人
结茧的人。故乡在远处
情境变幻,我和部分的他们相同
生长盲目和愤怒的枝桠
当我发现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在诗之外

  午夜

整座城市都静止了。星星也看不见
我们。镜片提防迷雾,冷气流
盘旋不散的阴郁。倒退着行走
哼歌。沉入。野生植物的纹理
一块石头,又一块石头

在秋天的深处。午夜打开裂口
率先进入自己的人
成为前半生敌人的人
陌生的人,慌乱的人
也,无处降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30 16:41)
标签:

评论

分类: 短的小说

跟南风谈情说爱
                         ——读《跟南风有关的日子》

                                                                              文/ 赵  



左小词的故事,跟爱情没关系。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在诗之外



 

 
买椰记
 
在通往滨海大道的地下桥里
贩卖椰子的男人蜷缩着舌根、瘦小的身体
递上十块钱的人们依次等候
砍刀锋利,一条弧线破开一道缺口
陌生而老旧的硬壳
汁水拼命涌出
就像那些不甘寂寞的腿
拖着故乡,拖着箱子,拖拽着物质暂可奉养的好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10 16:13)
标签:

杂谈

分类: 在诗之外
 
风热
 
入夏,一场感冒
症状咳嗽发烧咽喉肿痛
摊平身体,弯曲,侧卧
仰视吊灯皲裂的假象
如抬头可见的另外一些事物
躲避不及,你也无法说出它是假货
 
白天在书上见到一只蜘蛛
它轻轻地跳动
世界和上帝摇晃
我们手握刀叉
在暂时性的反光里供养肉身
 
去过的诊所
没有别一条通道
轻度白色抑郁,新采的栀子香
鼻炎加重了同一切自然气味的对抗
没有别一条通道
我想,也只能让强壮的决心离虚弱更近一米
于是,我伸出了好看的手臂
 
那也是无法接纳的
积攒的零币让数数的手指烦躁
一枚针尖及时刺穿
生活的羊水
诞下风热的日子
也或风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