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马兰
罗马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67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4-13 23:2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与歌

而那光逆水而行 

而那时间是一条狭谷 

一排异域的射电镜头,望断年少的宇宙 

让光吸引黑洞,走进边界 

那朵月季,和水杉并列,经过了冰河期 

需要百年等待,千年猜测,甚至拒绝 

秋末深夜,你混淆木棉和梅花 

却在一堆群像中,认出我 

是的,平面的微笑 

让风破开 

令时间失去维度 

11/2014 


假如

 

假如球形穿过平面,我们是不是松开了彼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0 23:42)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小说
   

 

   我在偏远的梅村生活了一段日子,我妈说是我坚决要求去的,否则我就不愿上学了。

   我的父亲在梅村工作。我从县城转学到了公社的初中。我转学的原因我此时不愿多说。我的故事都象听来的故事。

  梅村年年下大雪,我站在庭院内,望着大雪。我的手冻得通红。

   我家隔壁住着波儿,波儿是奇怪的女人。她家的男人不在家。

   她说他在外地干木工活。

   波儿在屋门口摆个小糖果店。她喜欢给我糖吃。我害怕吃她的糖,我宁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1 09:42)
标签:

杂谈

花边

给燕窝

 

想抱一束坦率的花

幻想与一匹少年的白马

不仅为

恋爱中的经典

还有不言而喻的

冬末

我等着形容天空之美产生歧义

万丈深渊

可以托举一片树叶渡过河去

又能返身回望坠入深暗的底部

只留轻漾的千里江山

携陡峭的小风

骑上一辆摩拜单车

穿红绿灯,忘身后事

空白,灰白,很白,空

星巴克,咖啡

珠江电影制片厂

女子别动队,大浪淘沙

窗外许多急促的人影

无论布景还是现实

上半场的阳光斜扫

你的裙子未动

柔软的音色

浅色微笑,一团雾升起了

立于先锋的边缘

宛如分子烹调的前奏

某些古老的练丹术

省略

时间的残缺

一位女诗人的诗意

离远方有多近

曾经走过多少桥

终止想象

一目了然

回到更远的南方

更近的光荣

半身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1 10:43)
标签:

杂谈

2015年诗歌


鸡蛋颂 



一刀划开,蛋裂为  

两半,无血的 

伤口  

破开了天地  


蛋黄散落于案  

点,线,面  

我们必须面对残局  

子见南  


三分之一的夜 

蠕动,伸腰  

蛋黄复归于蛋白的空间  


从蛋的中心  

裂缝处,花儿升至  

平面  


蛋成为鸡  


2015/1/4  


我穿过了地震

穿过了地狱

穿过了地雷

穿过了地毯

我穿过了你

我穿过了我自己


我看见新婚夫妻

独生主义者

怀旧主义者

逃避主义者

股票投机手以及梦想家


我又反穿回了自己

被自己穿过的身体

留下一个大洞,空着

巨大的口


我需要第三者来填充

我就去穿过他的身体

带走他的脂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Flowers Bloom, Flowers Fall

by Ma Lan

Translated by Charles A. Laughlin

 

1

Women have been dying in our town, jumping off buildings, drowning, hanging and poisoning themselves.

Four women have died, their ages between thirty-eight and twenty-three.

They died in place of me. The odor of death filled our Bent Neck town. Entertainment venues, like karaoke bars, quickly shut their doors. The streets were empty. Singing and dancing had long flourished in Bent Neck without any deaths, even though people die all the time.

People of our town had lived peaceful lives, waiting to live out our allotted years until the eternal sleep. The word “suicide” had been removed from The People’s Dictionary of Bent Neck.

We had reason to believe that suicide was a thing of the past. The town’s young and old, men and women, all stride forward, weathering all storms.

We had reason not to believe that death is right beside us, 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12 11:41)
标签:

杂谈

引力波

十三亿光年前
从彼岸来
风驰电掣
只为一次碰撞,去旋转
互为因果,镜像
左手握住右手合成
另一个园洞

光不变
物质不灭

质量绝对大,绝地扭曲
余波,碎片般
快速运动,搅拌
轰鸣声
散开了,坠入深渊
那最后的呻呤,微弱如光
却奔驰不休,直抵你的耳膜
莫非宇宙初升的呼吸?

从此看见自己了
想象天外有天

2016/2/10

小注:作为伪天文学爱好者,不能不献上几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4 09:53)
标签:

杂谈

荷花少女

 

一把空虚的木椅 

一位怀抱荷花的少女 

在上面坐着 

一只受伤的雁子飞过山岗 

一位老人在湖边预言洪水的爆发 

少女看见 

人们随流而下 

 

少女坐着坐着,不动 

这姿态如同遗忘是一种姿态 

少女从水中而来 

水朝着陆地不屈地绽放 

面积一次次地重复 

世界越来越是一面镜子是一个平面 

植物和动物再难区别和联系 

包括荷花和少女 

 

一把空虚的木椅依附着 

荷花少女,荷花少女在 

水下的世界,她走不出水 

世界属于水了,陆地在水下 

空虚的木椅是陆地的证据是一种生活 

 

荷花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0 05:35)
标签:

杂谈

Flowers Bloom, Flowers Fall
by Ma Lan
Translated by Charles A. Laughlin
 
1
Women have been dying in our town, jumping off buildings, drowning, hanging and poisoning themselves.
Four women have died, their ages between twenty-three and thirty-eight.
The odor of death filled our Bent Neck town. Entertainment venues, like karaoke bars, quickly shut their doors. The town streets were empty.
People of our town had lived peaceful lives, waiting to live out our allotted years until the 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歪脖镇第三百零五十号公告:

为了喜迎龙年,除旧立新,镇府将对公厕统一规范,统一编号,统一装饰,统一开关时间,统一灯光,统一定价,统一标志。

首先公厕的收费,必须建立在会员制的基础上,依据我镇的特殊情况制定多种套餐,诸如包月,亲情套餐。为了体现终级的人文关怀,各大公厕营业商将举行听证会,酌情减少国内漫游费。

另外,公厕可单位,个人包场。票价分高锋,非高锋时段。

国家法定假日则为时价,可上浮百分之三十。

公厕总体上须分男女,但特区软硬件合适可办夫妻,情侣包间。配装电视,DVD,香气环绕,内设按摩小姐。由人民陪审团评定厕所的星级,最高六星级。

坚决打击免费厕所,拒绝乞讨入厕行为。我镇公民的素质低,免费时机还不成熟,一旦免费,将导致恶意暴拉,恶意暴蹲的现象,必将天下大乱,国无宁日。

公厕土地公开招标,一年四次,举行拍卖会。由开发商投标,个体包括集体不得私建公厕。公厕土地使用年限为五十年,五十年不变所有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9 00:56)
标签:

杂谈



 

--向现代白话诗献媚

 

热是一种线索

在房间跳来跳去

房间空无一物,墙壁却挂满线条

温柔地下垂,寺庙里也有热的影子

如绳舞

 

她们伸冤般地往空中一拧

雨水落网,都是些漏网之鱼

挂在线索内

 

谁知前途未卜,谁在谁的白话里

只有热,热线热闹热泪

内服

 

               1996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