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寂寞荼蘼花间事
寂寞荼蘼花间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565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分类: 一身孤注掷温柔

虞浩霆在淳溪吃了晚饭才回到栖霞官邸,他一面上楼一面问杨云枫:“她上午都去过什么地方?”

杨云枫知道他说的是顾婉凝,连忙答道:“先去了学校,又去了青榆里,回来的路上还去过一家典当行。” 

虞浩霆听了,停住脚步:“她去干什么?”

“顾小姐上个星期在那儿当了件东西,想买回来,钱不够。”

“东西呢?”

杨云枫即从衣袋中掏出一个丝绒盒子递给虞浩霆,虞浩霆打开看了一眼:“我若不问你,你就不拿出来了?” 杨云枫笑道:“四少若不问我,我只好也寻一位红颜知己送了去。”

虞浩霆走到房间门口,见房门半掩,便推门而入。

顾婉凝正伏案写字,一见是他立刻低下头去,虞浩霆走到她身后,捡起她摊在桌上的书本看了一眼封面,原来是一本《文化史》的教科书:“你这么用功?”

顾婉凝低着头答道:“ 我落了好几天的功课要补。”

虞浩霆道:“我找人替你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一身孤注掷温柔

 “我改主意了。”

轻飘飘的五个字在顾婉凝耳中,直如炸雷一般。她身形一晃,连忙扶住墙壁。她什么法子都想了,她什么都答应他了,他竟然说他改了主意?顾婉凝犹自不能相信:“你……你是什么意思?”

虞浩霆见她神色凄惶,已生怜意,却斜坐在案上故作轻浮地答道:“我忽然不想放你弟弟了。”

顾婉凝万料不到,此人竟这样肆无忌惮地出尔反尔,盛怒之下,说不出话来,一眼瞥见旁边的刀架上搁着一柄错金灿烂的军刀,她按住那刀,奋力一拔,一泓秋水已然出鞘。顾婉凝吃力地将刀身一横,架在自己颈间,强忍住眼泪:“你放了我弟弟,不然,我就死在这里。”

虞浩霆却一丝惊乱也无,眼中倒似蕴了一丝笑意:“你若死在这里,我就更不放他了。把刀放下。”

顾婉凝惊惧不定,握着那刀不肯松手:“你放了他!”

虞浩霆闲闲朝她走过来:“我现在答应你放了他,待会儿还是可以改主意;就算我今日真的放了他,明天也还能再抓他回来……再说,你拿的也不对,你知道哪边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一身孤注掷温柔

霍仲祺回到家的时候已近午夜,刚一进门便有佣人通报说虞浩霆那边找过他,却没说是什么事情。霍仲祺一听正中下怀,想着明天一早就去见虞浩霆,或许能有机会提一提顾婉凝的事。好容易迷迷糊糊挨到六点钟光景,便起身换了衣裳出门,径直开车去了栖霞官邸。

霍仲祺一进侧楼的侍从室,便有一阵咖啡香气扑面而来,几个值班的侍从正在吃早点,他一进来,就有人跟他打招呼:“今儿是什么日子?霍公子这么早。”

霍仲祺悠悠走到桌前,拿着杯子自倒了一杯咖啡,呷了一口,笑道:“这是翡冷翠的招牌蓝山,你们倒会享受,一大早的这样闲,四少今日给你们放假么?”

今日当值的随从参谋杨云枫端了一碟切好的三文治递过来给他:“四少还没起来呢,你跟我们在这儿吃点儿东西,等卫朔那边叫人,再一道过去吧!”他口中的卫朔是虞浩霆的侍卫长,正是前一晚用枪抵住顾婉凝那人。卫朔的父亲是虞家的旧仆,他从小便养在虞家,和虞浩霆寸步不离,连虞浩霆去德国读军校,也是他在身边。霍仲祺听杨云枫这样讲,奇道:“你们就这样偷懒,也不去问一问,四哥今天是不舒服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一身孤注掷温柔

虞浩霆推门而入的声音惊动了枯坐许久的顾婉凝。

她一看清来人,脸色顿时变的寒白,羞怒中夹杂了一丝惊惧。虞浩霆心道,看来这女孩子是把自己的话当真了,只是她怎么还在这里?便走过来温言问道:“你不走,是在等我么?”

顾婉凝听他这样问,愈发窘迫,只咬着唇不肯说话。虞浩霆见状,心中暗笑,瞧见桌上的糕点纹丝未动,只有一杯牛乳喝了一些,便道:“这些不合你胃口么?你想吃点儿什么,我叫人去做。”顾婉凝仍不开口,垂着眼眸只是摇头。

雨水簌簌地打在窗棂上,更衬出一室安宁,虞浩霆抬腕看表,已是近十点钟了:“这样晚了,外面还在下雨,或者你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我再叫人送你回去,好不好?”

顾婉凝听他这样讲,一时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一身孤注掷温柔

顾婉凝独自坐在后座上,身上的凉意都渐渐退了。

开车的司机和坐在副驾的人皆是军装,她从后视镜里望了一望,副驾位置的军官看上去二十四、五岁年纪,手肘搭在车窗上,两根手指抵住嘴唇,面色凝重。顾婉凝明白,参谋总长虞靖远刚刚遇刺,她冲出来这一下,必是给他们惹了极大的麻烦,只是不知道那辆2617里的人究竟是不是虞四少……她忽又想起了上午在陆军部门口碰到的霍仲祺,但愿这件事不要牵累了他才好。

一路想着,车子已经减速,正穿过两扇大门。顾婉凝往窗外望去,只见眼前一片缓坡草坪,点缀的树木都十分高大,远处是一幢极宽阔的的灰白色西式建筑。几辆车子缓缓开到楼前方才依次停下,边上三架层叠的喷泉水声不断。顾婉凝刚从车里探出身子,前车下来的人已经走了进去,她只望见众人簇拥之间,依稀一个十分挺拔的背影一闪而过。

和她同车的军官引着她穿过高阔如殿堂般的大厅,进了二楼的一间会客室,沉沉道了一声:“请坐”,便掩门退了出去。

偌大的房间只剩下顾婉凝一个人,周围一静,她这才有了惊惑之感,不知这里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一身孤注掷温柔
霍仲祺逛到陆军总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

昨天在大华看完电影,又到锦园吃宵夜,到家的时候已是凌晨,一觉醒来也过了中午,又被姚妈督着吃了“早饭”,方才收拾妥当出门。他一路走一路盘算着待会儿进去点个卯便走,难得天色见晴,去云岭骑马倒是不错,再或者,接了娇蕊往南园看桃花也好……正思量的没有边际,忽然望见一个身姿玲珑的女子正在陆军部门口和卫兵说话,直到他走近,两人还在交涉什么。

霍仲祺见状不由精神一振,平日出入陆军部的女子很少,即便是有限的几个秘书和话务员也都是军装严谨,他跟着虞浩霆回江宁快两个月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便装女子在此耽搁许久,且背影看来十分娉婷。若是不相干的人,一早便被卫兵赶开了,难不成是谁的风流债竟然敢找到这儿来?一念到此,霍仲祺暗笑一声,正容走了过去。

门口的卫兵一见是他,马上立正敬礼:“霍参谋!”那女子闻声也回过头来,霍仲祺一看却怔住了。

眼前这个女孩子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一双翦水明眸望得他心头一颤。微凉的阳光透过斑驳树影迤逦下来,在她眉睫间跳出点点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一身孤注掷温柔
“谁没有一些刻骨铭心事 
谁能预计后果

谁没有一些旧恨心魔 
一点点无心错

谁没有一些得不到的梦 
谁人负你负我多

谁愿意解释为了什么 
一笑已经风云过 ”

——《笑看风云》
第一部

引子——春风且莫定,吹向玉阶飞

“父亲说,若在平时,这样的事无非是拿些钱去,交了保释金便能领人出来。只是这次牵涉到虞总长遇刺的案子,虞家不松口,旁人也不好干预,又隔着几层人事,他很难说上话”,欧阳怡一面说一面把手轻轻搁在顾婉凝膝头,想尽力叫她安心:“父亲的意思是让你不要太担心,耐着性子等一等。过些日子,事情平息下来,应该就会放人的。”

“我明白。只是已经一个多月了,旭明还是个孩子,待在那种地方 ……” 顾婉凝想到半个月前,她到积水桥监狱去探旭明的情景,一时无语。

欧阳怡连忙拍拍她的手:“安琪说已经请陈伯伯打了招呼,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02 21:04)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百媚生春色

【1】

  当慕容阮将我从牢里接出来的时候,我一时想到的只有七个字:物是人非事事休。

  但其实我从前最讨厌这些文人调子。

  他站在那里,身姿颀长挺拔,仿若玉树。看见我时便眯起眼来向我微笑,可见也是变化了不少,要是以前,他必定嘲笑我自作自受。而这次他什么也没有说,只叫了一声:公主。顿了一下,又改口,十五。

  我早已不是临霜公主,他也不能再按照那个称谓称呼我,但以我们之间的情分,他原也不必敬称,若是从前,我早已怀疑他是来膈应我的,而如今共过患难,我自然不会再那样想。

  于是我唤他:阿胡。

  慕容阮长得极俊美,但从小讨厌别人说他姣若好女,在五岁的时候自己起了个乳名叫阿霸,但我疑心他占我便宜,最后改称阿胡。远处高树叠翠,风拂过之处碧色潋滟,宫人随从恭恭敬敬地将我扶上车辇,我没有问,他也没有交代对一个亡国公主如此待遇的渊源。

  但我们其实都知道。

  我的故国卫国被攻破之时,祁帝自尽,后妃四逃,而昭宁外姓王慕容阮献城于当今皇帝朱詹,那朱詹精通兵法,唯一的缺点竟是好色。

  而慕容阮号称卫国第一美男子。

  当初琼林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9 22:53)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当年青杏小

  楔子

  民国十二年,末秋时节,我在北平最大的吉祥戏院第一次登台。据传,这个戏院曾是一位名叫吉祥的前朝名角儿所建,后来吉祥渐渐地没了昔日风光,不再唱戏,便从这楼上跳了下去,而这戏楼,反而因此闻名了起来。

  三尺高台上,当时最红的名角儿孟冬生着一身凤冠霞帔正在唱一出《贵妃醉酒》,声腔婉转细腻,缠绵回荡,让台下的听客们如痴如醉。而我,站在台上最末的角落,扮演一个不起眼的过场小厮。

  戏末,台下叫好不绝,掌声雷动。我退回幕后,在转身之际,忽闻得身后台上有一声轻响。

  从红色的幕布下回头望去,我见到戏楼内所有的灯在瞬间全部亮起,将一切映照得雪白刺眼目,无数花瓣从高处落下,纷扬如雨,坠到台上落了一地,也落了孟冬生满衣。

  猩红的幕布还被我挑握在手中,我都忘记松开,就这么侧身逆光地看着台上人的半张侧脸。那一身的光华流转,脸上的笑意款款,让他璀璨犹如明珠,只看一眼,让教人再也不能忘记。

  有人抬上一块绑着红绸花结,以红布覆盖的牌匾上台,台下的听客们都站起身来,掌声雷动不息,要孟冬生接下牌匾的呼声一声高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当年青杏小

荆无欢比嫣息早一日回到竹楼。病榻前,只有十岁的妹妹又呕了一地的血,可怜地抱着荆无欢:,大哥,嫣息姐姐她真的会取回碧血幽泉的水来救陵儿吗?

  荆无欢心疼地替妹妹擦掉嘴边的血渍:,她会的,她已不是从前的柳嫣息了。她不会再做魔教的杀人傀儡,以后等陵儿好了,大哥还要跟她成亲,然后我们就带陵儿一起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好不好?

  那一刻,夜深人静,一灯如豆。

  荆无欢看着枕边的一朵兰花,那是他从东海带回来的岸芷汀兰,世间罕见的毒花。而碧血幽泉,亦是一口毒泉。陵儿身中剧毒,唯惟有将这两种世间奇毒混在一起,方能以毒攻毒救她一命。

  但是,他们只有七天时间。岸芷汀兰在东海,碧血幽泉却在西域,荆无欢唯惟有跟嫣息分头行事,约定七天之内务必回到竹楼。

  然而,七天过去,回来的只有荆无欢一个。

  苍白如纸的小姑娘躺在他的怀里,沉沉一睡便再也没有醒来了。后来的荆无欢便一直记着陵儿死前的那番话:大哥,不要再相信嫣息姐姐了,她连累得陵儿中毒,又怎会救陵儿呢?她是魔教妖女,大哥再执迷不悟,只会让陵儿走得不安心。大哥,你要永远恨她,永远!

  sect;五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