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娱乐

一本诗,一张碟,一千封信


洛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4 17:51)
标签:

蓝色片段

蓝色片断

 

 

我的发小和死党,叫老朱,在楼道里找到我,说,哥们,这次给你介绍个好看的。

我说,算了吧,我已经怕你了。

老朱说,不信你就看看。

老朱第二天拉我去学二食堂跳舞。这是一九八六年,北大的舞厅已经遍地兴旺,学二那个地方却很破。我不认为美女会在那里出现。

老朱说,你要是不去,那丫头就归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2 12:18)
分类: 诗情画意



七个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说了要去电影院看聂隐娘,但是没做到。食言了,很惭愧。
坐火车的时候,全须全尾欣赏完这部名作,感觉吧,还是惭愧一下比较好。

这片子要是内地导演拍出来,早就被黑出翔了。

个别镜头不错,风景很美,剧本孱弱,台词很烂,写得烂,说得更烂。
其实,要没有那文化,要没有那内力,就不要说什么古文吧,听着难受。
很多空镜头放纵到了令人发指,比如傻了吧唧的白牡丹,羊那几家子。
一些交待性镜头延伸到催眠级,比如女一贴在梁上,差点让我以为死机了。

你要玩格调,玩情怀,玩高冷,玩孤绝,都好,都支持,但你得拿出真货来。
大千世界,阴阳相生,动静相宜,必须拥有丰美的节奏之变,才有真实的生命力。
没人物,没张力,没推进,没戏眼,
光是一幅一幅风景,一幅一幅人像,死板板地往上贴图,那不叫本事,只叫技穷。
正所谓:有皮毛,没有里子;有笔触,没有质地。

在我心目中,这部电影,大致就是几尊浓妆艳抹的唐三彩,在虚张声势的大鼓和喧宾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6 10:15)
标签:

杂谈

分类: 音乐江山


四个多月的棚,拍完这次的《我是英熊 · 最后一课》,就要拆了。顺义之行,去意彷徨;譬如朝露,你在何方?

和幕后黑手合作,写了一首歌,男女声对唱。


表白


风吹乱你的长发

你害怕风的选择

难道这就是你的表白


北方很冷

不用担心夜的凄凉

也许这就是你的回答


你唱给我

惊动小鸟和小草

在最近和最远的地方表白

我唱给你

惊动小鸟和小草

让离开对着盛开表白


橙色凝视黑暗

这里有过你和我的课堂

寒冷对着温暖表白


有没有人知道

两个问号如何表白

就像两个流浪 在荒野中告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对谁干过坏事

猫在冬夜撕心裂肺地叫  对谁有意
那些时候  我对谁有过漆黑的伤害
屋檐们东张西望  今夜有多少人
溺死于丑闻  有多少人检查好肉体的准星

我的心暗暗一痛
碎成憔悴和枯叶
堵塞意犹未尽的窗户
一种太远的距离  如梦内梦外
色情之猫  金绿之眼粲然张开
我究竟对谁干过坏事
撕心裂肺的惨叫骤起

溯林涛之源  上界的风口
我的忏悔如乌云舒卷来去
被摧残的容颜花朵般冉冉上升
被摧残的爱情却在岩壁上风干  无人认领
炫耀和惩罚都早已完结
在这急于求成的仅存轮回
有谁还在守卫渐渐寒冷的夜幕
守卫月白风清的辩辞

我对谁干过坏事
对哪一个女人
经年广大的肉体?
大片欲火从高处跌下
风衣领纷纷竖起  
风声太紧
哭泣的都是来世的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01 23:11)
标签:

杂谈

三月是新叶一样的月份。三月的南桥布满集市,红藤缓缓溢上老
墙,溢到白天去。而草地不是我们居住过的。只认为三月,我们
的确在一个城市,一个都市;

粉红和粉黄的衬衫挂在手上。阳光清香而耀目。一切都清香而耀
目。一切都走过集市,是在三月,树林和森林的藤蔓,茂密的三
月,的同一个树林;
         
当然我会永远后悔这清泉外的夜晚,嵌满逃亡和失踪的印迹。偶
游之后,我巡视青草的古别墅,也像是你年轻的石路,让我在你
身边,看见失踪者留住在三月的户外,建成那些木桥,让你穿过
去;

我是愿意在集市上化装成一只猛兽,比如花豹,悠扬地穿过灰楼,
菜地,以及你的三月。三月你把新叶放在额上。飘动的三月衣衫
飞落。我从后面看见你隐向踪迹。我是愿意我们在同一个城市,
找得到你,找不到也能等到的一个城市;

直到三月。粉红或粉黄的光闪上面颊。当你又一次生长后,我就
像一只猛兽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铝镁粉尘爆炸事故 (2011-12-19 20:01:09)转载▼

标签: 杂谈分类: 火灾爆炸(粉尘)

序号

时间

地点/企业

粉尘

事故概况

原因

1

2011/10/23

浙江温州

不详

车间几乎夷为平地,16伤

不详

2

2011/05/20

成都富士康

铝镁粉尘

iPad抛光,除尘系统和抛光车间爆炸,3死15伤。

不明。可能为抛光机粉尘浓度高,机械摩擦点燃粉尘云,爆炸沿除尘管道传播至除尘系统。

3

2011/04/01

浙江缙云某车业公司

铝粉尘

零件抛光车间,车间内发生爆炸,5死1伤。

一台松动的排风扇造成与排风扇连接的电源线端长期处于较高的温度。电源线老化短路打火。没有除尘系统,车间粉尘多。现场作业人员在扑救过程中措施不当,引起铝粉尘飞扬。

4

2011/03/27

浙江永嘉一抛光作坊

铝粉尘

铝制品抛光作坊,车间内发生爆炸,1死10伤。

车间内排烟机电气线路故障产生火花引起爆炸。车间无除尘系统。

5

2011/03/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和我一起,去星之海洋。

————————————

——你自己去吧。

——没有飞船,子何恃而往?

——恒星还是海星?

——那太虚幻,触及不到,我没有翅膀

——你是哪颗星?

——你去吧,我晕星星

——撒癔症呢诗人?

——何时启程?还回地球吗?

——不去。晚安。

——送我一颗好了

——你付钱,我愿意。

——星之海洋是啥?洗浴中心?

——对不起,没时间

——我只有落寞的时候才会抬头看星星

——我愿陪你,在夜空流浪。

——很吊

——那里没有我的位置

——这是系统消息么 太文艺

——为什么要去?

——诗人的世界,吓死我惹

——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好啊。

——不要欺负一个抑郁的人。

——和其他关注消息不同,确实是诗人作家。

——我准备一张大网和一艘大船,把众星捞上岸,晒一晒,去掉水份,再上市。

——又是系统。

——时间?地点?

——要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7 12:03)
标签:

杂谈

郑灵这两个字用微软拼音一敲就出来,用不着选一二三。我的左眼皮跳了一下。这并不说明郑灵和微软有什么关系,只能说我对这两个字很敏感。这很正常。和郑灵的故事一直都正常,超出了我对邪行、怪异和完美的刻骨追求。我向来不甘平淡,所以经常受罪,这是活该。郑灵却不该这样。在那些年代,她的聪颖和漂亮总让我万分钦佩,不能忘怀。那真是些快乐时光。

要声明一下:我们没有什么瓜葛。她从黄毛丫头艰难地长成立体女孩,又发面般膨胀成丰满少妇,整个过程我都看在眼里,有点像皮影戏和动画片,跳来跳去洋相百出。想必她现在也这样看我。我不在乎,只要我这样看她就行。我对她始终没有那方面的行为。这一点,完全是她自己造成的。

不知道那是什么树,如果百科全书上有,肯定没什么好名字。百科全书上当然有。这就看出来了,我一回忆,就有点心神不定。刚开始她是一棵豆芽菜,脖子还有点歪,爱抢着说话,走路小脚板吧叽吧叽飞快,让我厌烦。她第一次掐我,那些树正在我旁边怒放着大朵灰褐色的花。花长得很狰狞,从结苞开始就有几分戾气,开得也不正常,骨朵从枝条缝拱出来,整棵树长出一层金黄茸毛,腻扎扎的,好像在蠕动。到了中午,骨朵剧烈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