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鲁明clr
鲁明clr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31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作家凌丁曾经这样说:“写作也好,阅读也好,观影也好,如果不能和我生而为人、生而为我相关是很可恐怖的一件事。那样太虚无了,虚无到不必写作的地步。”
 
QQ连线

点这里用QQ联系我

标准计时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锐博客

 

御风博客

博文
标签:

杂谈


7个葫芦娃 

胡进庆。

 

中国青年报记者 付雁南 文并摄

 

    他执著于追求艺术,拍摄了许多精致的动画片,但他的努力却始终被隐藏在巨大的“集体”成就中。他所创作的“葫芦娃”,给整整一代人的童年带来了美好的回忆,但他本人却被公众遗忘了20多年——

 

                  被遗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下午。
    不能十分清楚地描述这种感觉,仿佛是在一瞬间积聚到了一点,像是在眼睛,又像是在心头。在我的身边,不大的操场上,1000多孩子们围成了一个“心”的样子,用心地跟老师做身势语。耳边伴着熟悉的音乐,去年的这个下午过后,我们的情绪曾无数次跟随它的旋律起伏。就像此刻。
    一年前的这个下午,好像离我很远。我蹲在地上打电话,忽然觉得双腿发软,身体左右摇晃,有点晕,电话那头儿,年轻的女同事先叫了起来:电脑和桌子摇得厉害——地震了!
    电话打不通了。
    “汶川,7.6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也不知道它怎么写,甚至,对后边的数字也没有概念。。。
    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下午。一个很遥远的下午。对我来说,至少,在那个下午,一切都很遥远。这种遥远,似乎不只属于空间。遥远地,像已经被埋进坟墓的唐山大地震。
    从那个下午以后,更多的人开始揪心:四川,陇南。遇难的亲人,生者的悲恸,泪水,感动,以致于后来,“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3 10:54)
标签:

杂谈

    一篇未发的稿子。贴在这里。

 

    一条山路蜿蜒如蛇,是常年生活在大山里的人们出入鹰嘴崖的唯一通道。两年前,偏僻闭塞的新德庄才刚刚通电通路。这个只有32户人家的村落,地处甘肃的最南部——文县以北约100公里的群山深处——

                                   山里人家
(小标题)从“外来户”到“山里人”
    2月18日,天气略显阴郁,有点湿冷,本打算到山地里敲打土疙瘩平整土地的徐景山夫妇没有出门,和父母一起坐在厨房地板上的火盆边闲聊,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柴火燃烧后特有的味道。在他们头顶,一根长长的杆子上,挂满了20多条大小不不一腊肉。
    去年腊月,徐景山家宰了一头270多斤重的年猪,一部分肉过年食用,更多的则被制成腊肉挂在这里,留着今年慢慢吃。火盆里的柴火快烧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4 22:26)
标签:

地震灾区

轶事

杂谈

分类: 蹒跚境地
    今天,想写两个地震灾区比较雷人的小事,笑一笑呗,呵呵。 

   (一) 
    武都的老城区——旧城山的一个家属楼六层住着两个退休老人。老头老太太都是勤快人,家里平时收拾的一尘不染,条件也不错,早几年就买了个大液晶电视,尤是老头儿,爱好高雅,弄了俩大花瓶放在家里,好像花了不少钱。 
    去年5月12日的下午,两个人都在家里待着,地震来时,整栋楼剧烈摇摆,两个老人在房子里就好比坐在来回摇动的筛子上一样。哐当!放在客厅的大花瓶有一只倒在地板上摔得粉碎,老头那叫一个心疼,箭步上前一把扶住了另一只眼看也要壮烈殉身的花瓶,并且坚持不论房子晃得多厉害都不撒手。老伴儿更是有意思,生怕大液晶给碎了,双手扶住屏幕。直到强烈的震感过去后,两人都才慢慢放开了手。 
    从地震发生后,家属楼里上上下下几乎所有人都搭帐篷住到街上去了,只有老两口坚持住在自己家里。当时,武都的天气已经很热,正是蚊子横行的时节。每天清晨,当睡在街头帐篷里人们整夜饱受闷热天气和蚊子的折磨准备好好睡一阵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陈江/文

 

    除夕当夜。时间尚未及凌晨,地震灾区——曾经的震中映秀镇——已经焰火满天。人们三三两两走出门外,观赏这往年从未有过的盛大庆典。硕大的焰火弹幕不间断地铺满天际,喜庆的炮竹声接管了天地间所有声音,农历新年的气氛被完美地营造。曾经长久笼罩在此处的惆怅与悲伤,在某一刻也终让位于喜庆与祥和。人们长久驻足,不愿错过任何奇异的美景。这是震后首个新春佳节,悲喜交错中,时间越过子夜,终告别戊子年。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年初三写的春节最后一篇稿子见报。很喜欢这位深圳来陇南援建的年轻技术员的话:对于留守灾区的援建人员来说,留在灾区过年,帮助灾区群众重建家园,过这样一个非常特殊的春节,是每个人一生都只有一次的经历和机会—— 

               留在灾区,过一次特殊的年

本报采访团记者鲁明 

  1月28日,农历正月初三中午,陇南市武都区安化镇钟楼滩,高福林和3名来自四川、黑龙江的工友一同守在武都区城关中学工地上。

  城关中学是“5·12”特大地震后易地重建的学校,由深圳市援建。高福林和20多名家在四川、云南、宁夏及省内各地的工友们则在工地上度过了一个特殊的春节。

  今年春节,51岁的高福林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没别的,就是想孙子!”提及没有回家过年,高福林说,他心里最惦念的是刚刚6个月大的孙子。去年9月,他离开黑龙江齐齐哈尔的家往地震灾区的工地赶时,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除夕,我再次走进蒿坪村采访。早上起来,看见昨晚的稿子发在大年初一的《甘肃日报》二版上,贴在这里,给自己的这个年留个纪念吧。

 

              “感恩村”里的幸福年
本报采访团记者 鲁 明 

  “这个年,我感觉比过去哪一年都过得幸福!”1月25日下午,农历大年三十,陇南市武都区马街镇感恩村村民杨柳英在新搭的灶台上炖了两锅肉,精心准备着年夜饭。

  屋外,杨柳英的丈夫李黑儿忙着劈柴烧火,身边一双儿女正在尽情嬉戏。李黑儿说,历经地震,家园被毁,能在灾后重建的新家里过上年,自己心里比过去哪一年都要高兴。为了一家人能过一个丰盛的春节,李黑儿在集市上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50公斤猪肉、12公斤重的猪头,加上鸡、羊肉、水果和烟酒饮料,他花了2000多元钱办年货。

  感恩村原名叫蒿坪村。“5·12”特大地震中,蒿坪村几乎成为一片废墟,69户人家有近半数的房屋全部倒塌,其余所有房屋都变成了不能住人的危房。幸运的是,村里的年轻劳力都在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26 00:47)
标签:

牛年

在陇南

杂谈

    看了看表,刚过凌晨。现在,是牛年正月初一了。
    长这么大,头一次没在家过年。和报业集团“赴地震灾区新春采访团”的同事们一起采访。
    我去的是蒿坪村。十天之内,我第二次去了这个村子。前次的采访对象硬留我在家里吃年夜饭,和陇南电视台的美女帅哥一起蹭了这顿特别的饭,心里似乎没有多少离家的感慨。倒是去的路上,心里有点急,怕看见人家团圆过年的情景,心里会想家。
    夜色降临,鞭炮阵阵,走在蒿坪村的街道里,大红的灯笼一盏盏亮起。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父母在厨房里忙,接电话的是姐姐,简单的报过平安,挂断了。不知道是在工作,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心里非常平静。

    从现场回来,抓紧写稿子。屈指算算,到陇南也快半个月了。跟着主任一路走来,采访,写稿,学习。恍惚间,似乎感觉已经来了很久了,兰州好像越来越陌生起来。
    传完稿子,一个人坐在偌大的记者站里,打开电视,将春晚的声音调高,听着声儿在这里敲东西。忽然很想念兰州,对,是想念。今年这个春节,最开心的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1-13 11:53)
        1、一个永远要你对她负责而她却不对你负责的是谁?
        答:二奶。错!是银行。
        2、腐败多发地点是哪里?
        答:权力部门。错!是主席台。
        3、说起来与你时刻密切相关,但需要时却看不见也找不到的是什么?
        答:空气。错!是相关部门。
        4、如果女娲在当今补天,要用什么材料?
        答:五彩石。错!是肾结石。
        5、为什么有人从几千米高空跌到一千米仍不死?
        答:因为他在飞机里。错!因为他是中国股民。
        6、全副武装的人与手无寸铁的人激烈搏斗,这是什么情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02 21:09)
标签:

qq

十年

回忆活动

杂谈

分类: 信手涂鸦

    看到好友QQ个性签名前面加了一个好看的图标。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腾讯十年的活动,所以啰唆了这些,只为那个图标。呵。


【回忆1998年】
  很遗憾,山脚下长大的我至今没见过汪洋,也没到过长江,更无亲历98洪水的机缘。第一次见到所谓洪水是在97年,当时我正在麦地里庆幸暴雨可以让我回家休息休息,没想到却在村口看见满沟的泥水冲出来。考上高中前曾第一次跨越黄河,眼前龌龊的泥河让我对之深表怀疑:怎么可能是黄河?
【回忆1999年】
  97以全班倒数第一的身高优势挺进高中,99让眼前一惊:身高开始飙升,座位明显后移;直发开始变卷,包括我和父母在内的所有人都莫名惊诧。
    爱情的火星点燃了全班这个荒原,有关爱情的新闻不断传出,而我总是最后一个知道。
    喜欢出风头,第一次喝醉,面对全面男女扶门傻笑;在女生宿舍做饭吃,一位女同学禁不住美食的诱惑,二次进食被撑,写请假条曰:腹痛难忍。
    学习很差,进喇叭站,无论干坏事还是干好事全校人都认识,感觉自己像通缉犯,不需要身份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