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路丽
路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天涯社区qiulu2006.blog.tianya.cn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6-24 15:31)
分类: 岁月
    我的姐妹故事,如一道爽口的家常菜,食之温暖,嗅而迷香。父母共生养我们姐妹三人。三姐妹在父母身边生活了十六年。我十七岁那年起,三姐妹纷纷离开父母身边,大姐在县城帮亲戚做事,我和二姐分别在县城和省城求学读书。那些年,三姐妹还能保证两三个月在家团聚一次。此后,各自闯荡,天各一方。有每年团聚一次的皆大欢喜,也有奶奶的离去、姐妹的新婚之喜,姐妹中总有不得以的缺席,而留下无法抹去的遗憾。
    童年时姐妹嬉笑打闹一路走来,热闹非常,思之有趣,诉而不厌。我调皮成性,喜欢惹怒两个姐姐拿起鸡毛掸子或扫帚追着我打,那是最刺激的游戏了,疯闹一场,我总会津津乐道。二姐心直口快,待人诚挚体贴。我刚入小学很是贪玩,喜欢玩够了做作业。有一次玩过了头,家里人都准备入睡时,我才想起写作业而急得大哭。二姐一骨碌从被窝里爬起来,痛快淋漓地教训了我一顿,最后还是帮我写完了,直到最后,还没忘说一句,下不为例。大姐稳重细腻,含蓄机敏。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芝麻
    最近,教师与学生之间的不愉快事件接踵而来。北京海艺事件,重庆涪陵事件,山东聊城事件,件件动人心弦,不是让听众啧啧道怪,就是千里之外的指手画脚。虽不能说传媒的信息百分之百的准确,但也不是孔穴来风。
    一说海艺,虽放宽心地评价不是罪大恶极的事件,没达到涪陵教师猝死的悲局,但面对着一位老者,一位教师,年轻人的胡作非为,有悖于尊老尊师的常理,更会触动人们对京城的那份敏感。网络的时代,网友“申张正义”,舆论铺盖盖地,应都在意料之中。专家称学生是寻刺激心理,我们只当听众,却不好再下结论。
    二说涪陵,虽是动口没动手,发生的悲剧却是事实。学生打牌老师阻止是合理的,学生骂老师就不合常情,不管老师当时是怎么批评学生的,也不知学生是怎样毒骂老师的,总之老师猝死了,悲剧发生了,来之四海的嘘声一片,这又给专家出了难题,到底如何下结论呢,看客只能拭目以待。
    三说鲁城,一听说又是师生事件,听觉有点麻木。但知道当事者只是一个不足五岁时孩子时,想象不出是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9 17:52)
标签:

无需孤独

分类: 人生
    生命的两端,一头系着生,一头连着死。生与死之间承载着生命。谈及生命,人们愿意说起生,如生长、生命力、生生不息,词意积极进取,鼓舞人心;不愿提及死,认为落寞、扫兴致、不吉利。人们对生与死的偏见可以理解。孔子说过“未知生,焉知死”。既然谁都是被动地来到世间,人生又变化无常,终究有一死的,便无需将死挂到嘴上了,避讳有理。然而,生死之间的过程,不管回避与否,每个生命都有姿态呈现。有谦谨的,也有从容的;有贪欲的,也有淡泊的;有懈怠的,也有执著的。各种姿态,或贯穿于生命的始终,或在生命的旅途中交替变换。姿态的呈现,既能通过主体精神自觉或不自觉地映像出内心的世界,也能流露出受世相影响对生命产生的情感。
    快节奏的都市生活,色彩斑斓的缤纷世界,物欲横流的喧嚣时代,映衬了生命之旅拥挤的底色。于我,不知何时盯上了孤独的情感与生命之旅的纠缠。人们常说作家是孤独的,我原理解为是恒久的孤独感生成了作家的一部部作品,是孤独的灵魂推动了作家的文学创作。当读到郭国昌《文学'生活'创新》的文章时才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1 10:25)
分类: 人生
    一位博友素日写下的文字,近一年来我常去品读。与博友文字交流的时刻,不时就能产生心灵共鸣的瞬间。一来二去,我似乎长了瘾,无论身在何处,只要闲下来就想走进那个空间,如饥似渴的,横竖都要读。我像在追赶一份意念奔走的精彩,来不及停步念想自己的旅行。近日,博友向我敞开了另一扇窗口,让我们有了轻描淡写的沟通。渐渐的,发觉我的音符也待发在弦上,满载着诉说的欲望。于旧日,我经历过的生活点点滴滴,没有波澜壮阔的故事,没有缤纷绮丽的风景,似乎缺少了诉说的主题。而如今,深深浅浅的情与义,或浓或淡的痛与喜,擦身而过的流云万象,都可以在诉说的片段里真情释放。博友说,叙述需要持久的耐力,借题言之,诉说也需要足够的勇气。经历的与路过的世故与悲欣,呈现的都是生命历程的色彩,于时于世的别样姿态。诉说的广度与深度,流露的都是对生命历程的端详。
    从我读小学直至大学毕业,父母天天如一地为生活劳累奔波。他们的劳累之苦我无法分担,劳心失眠之事更让我手足无措。除了以优异的成绩回报于父母,其他任何事情都没有理由让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7 20:04)
分类: 人生
    午夜驻足于自家博前,班德瑞的《清晨》旋律渐起,游漩至心窗:鸟鸣清脆婉转,清溪涓涓细流,似有盈润的春风迎面,夹裹着翠林与青草的气息,传递着奇妙的心香。此景如梦如幻,唤不起了少年时侯的憧憬。任凭博前一撮文字占满视线,兀自生硬地沉醉于微不足道的情思,却也撩得尘事飘飞,影影绰绰的,似斑驳的光影,串起了一曲独特的心音。
    心音重若磬石,轻如蝉翼,似近又远,似真又幻。这小摄文字如袅袅游丝,弥漫于心底。顷刻,心际似有了距离,莫名的划出了此岸与彼岸。然两岸既相斥着要分至遥远,又相吸着要彼此占据。既矛又盾的心灵相持下渐似失重在半空,让你拾不起,放不下,如空气之无形,如水火之无情。它不沉重,不轻浮,不伤感,不喜悦,不呆滞,不敏捷,是任凭视觉、听觉、味觉、触觉的流动都无动于衷,是完全被那份失重笼罩的不知所措。心际两岸找不到的呼应,亦是街接不到的共鸣,只呈现出一幅幅幻景,难以衡量出轻重,情景交融。
    心际间是深遂蓝天下白茫茫的冰山,山间屹然怒放着纯净的雪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1 19:06)
分类: 人生
    我虽习惯了几年来平淡如水的乡野生活,但对都市的周末依然充满着新奇与向往。想象中,那是劳累五个工作日后,身心自由自在的放飞,哪怕要辛苦地陪伴爱人闲逛,或纠缠于琐碎的家务中,或不得已而钻研苦读,总之那是工作之外的一种节奏,打破枯燥平淡的音符。
    这次回城考试,正巧周六。下午四点半离开考场,便迫不及待地计划着体验一下都市周末,消遣一把:约几个朋友海吃一顿,然后冲饮几杯浓茶,或畅饮几杯红酒,间或一展歌喉。想罢,顺手摸出手机,第一时间拨通几个朋友的电话,电话那头一一作答的却让我始料未及。“加班赶写报道呢,九点钟后再聚;今晚陪客户;老板开会发火呢……”。三个电话就嘎然止住了我初始的兴致,取而代之的是怀疑这个计划是否过于鲁莽和单纯。不是自己喜欢动摇什么,而是感知了一股源于肺腑的顿悟,莫名其妙的,既沉重模糊,又虚无清晰。意识混沌了片刻后,放弃了与朋友欢聚的念头,却一时不知所措。独自走进餐馆,美美吃了碗炸酱面,心里渐渐恢复了乡野间的那份安静与平和,随时准备融入霓虹绚烂的都市夜色。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14 09:50)
分类: 故事
     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像脱了僵的野马,在京沪高速公路上飞驰南下。轻柔甜美细若游丝的歌声,淡淡地缭绕在车厢的各个角落。饰着幽绿镜片的脸上,堆着欲滴的暗喜。娴熟自如地驱车行进,如享用按摩椅带来的放松与舒适。他侧了下头说,“还得在那忙一年?”旁边的领导点过头微笑了,他却放声短笑,“哈哈,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啊”。继而,歌声增大了分贝,车速也提升了。他就是单位里人称公子哥的司机 —— 夫子。
夫子工龄三十年,驾龄二十八载。车技一流,爱车如命。喜歌善舞,评花品香。热情似火,朝气蓬勃,加之能说会道,办事左右逢缘,专职为领导服务了二十来年。单位的工作性质是一年四季有三季半在野外的那种,夫子敬业,若没有足够的理由,一般不回家。他的干劲,如一只放飞了的笼中猎鸟,一去不归,不知倦怠。内退后,在家呆了一个月就找领导为其返聘。这不刚上任,就随领导下南城杭州。夫子的世界里,只有南城如画的山水才能配上他那公子哥的气质;只有南城清秀可人的姑娘,才能让他心怡和满足;只有在那里,才能让北城的家遥遥相望,逃开来自家里的琐碎与纷扰;工作之余,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图文
尘封百万年的'天然地下画廊'位于九顶莲花山下,总长6600米。画廊内钟乳遍布,石笋林立。108处主要景观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卷曲石、石花、石旗、石毛、石冰花、石幔、石盾、月奶石、米黄玉等参差错落,千姿百态。
 
据说钟乳石生长很慢长,要生长500年才能达到一厘米,但半年生长,半年不长,所以两个相差一厘米的钟乳石需要千年。此图正中的上下两个钟乳石只差一厘米,原作“千载难逢”,又因上边钟乳石状如线,故叫“千里有缘一线”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05 15:35)
分类: 图文
 天然地下大峡谷旅游区位于沂水县城西南8公里龙岗山下,是中国特大型著名溶洞之一,形成于0.65~2.3亿年前,洞长度6100米,现开发3100米。洞内常年温度17/18摄氏度,冬暖夏凉,四季皆宜。 
 
洞内有一河、九泉、九宫、十二瀑、十二峡等景观100余处,构成了一幅气势恢宏的洞中峡谷雄奇画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9-23 10:46)
分类: 岁月
    缕缕秋风在落日的余晖下漫步,游走于脸颊,穿行于发间。我张开双臂,想截堵一股秋风,让它穿透胸膛,品味掠过瞬间的快意与清爽。秋风却载满了白日里翻飞飘落的微尘,有气无力地撞碎在衣衫,滚落一点微热,便溜开了肆意地徜徉。沿着水库堤坝那条公路,路的尽头是那样的遥远。斜面宽近百米的人造岩石坝坡,齐整整地斜插进水面。坝坡与公路同向分隔的石头砌墙打开个缺口,跨过坝坡,给公路划了条垂直线段,线段的那个端点是水位观测台。观测台粉色墙面,青色锥顶,四面留窗。远观如同一个倒直三角,一个斜角扎进水里,另一个斜角搭在坝坡顶公路边上,直角处托起这个如同空中楼阁的观测台。
走进水位观测台,立即凌空于辽阔的水上。远山环抱,波光碎影,迷离苍茫,一天的阴郁开始在暮色中释放。顷刻间,只想一头扎进水里,让那份清凉钻进每个毛孔,渍遍全身,涤荡掉身心的所有负荷。渐强渐凉的秋风裹着混杂的思絮,漫过水面,吹向远山,唯留下几只悠悠荡荡的渔船,无可奈何地等着夜雾的弥漫。接连几个秋天的往事,从心底翻涌升腾,顺着视线,落定在暮影渐浓的渔船。
第一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