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个人资料
芦江烟雨
芦江烟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488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零零碎碎

我的母亲是党员

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夕阳把地上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白天的酷热还是久久不肯散去。在仰岛湾通往白峰村的那条石子路上,一群年轻人挑着一担水,脚下的石子被踩出沉重的“吱嘎”声,汗水早已湿透他们的衣背。

一位甩着两条长辫子的姑娘走在队伍最前面,个头单薄的她一边气喘吁吁,一边不停地给小伙伴们打气:“大家累不累——”“不累——”小伙伴们异口同声地喊到。“加油加油!坚持就是胜利!”“坚持就是胜利!”一阵阵响亮的口号回荡在通往村口的道路。

那个夏天,家家户户的水缸搁浅,庄水河干涸,村里老百姓饮用水得去门浦金家庄、司沿仰岛湾等山脚下的井中汲取。这一群年轻人正是从仰岛湾挑水归来,为村里的孤寡老人、烈军属送水。

队伍最前面的那位“长辫子”是我的母亲,那年,她二十二岁。时任白峰村团支部书记的她,经常性地组织共青团员和先进青年开展各类有意义的活动。一年前,母亲已经向党组织递上了入党申请书。

母亲把水送到目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校长和白峰中学的故事

胡 虹

前言:今年七月下旬吧,张开佩校长来电,说白峰中学六十周年校庆快到了,想组织几篇关于白峰中学的文章。感谢她,让我有幸为母校写点东西。恰巧,前几天《北仑新区时刊》编辑为即将到来的教师节专版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3 11:34)
分类: 零零碎碎

大礼堂

第一次走入大礼堂,是我12岁那一年。我搬着把椅子,走在长长的队伍中间,穿过楼梯旁那条通向大礼堂的狭窄走廊。记不得是上午还是下午,但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1983年9月1日。也是从那一天起,我开始了在白峰中学的初中生涯。

大礼堂很大,容得下全校师生同聚一堂。大礼堂很明亮,四周的门窗上没有任何东西遮拦,包括一块玻璃,一块木板。它们就像一个个四四方方的大窟窿,阳光和寒风可以肆无忌惮地从那些窟窿里奔涌进来,与我们欢聚一堂。

迈入新的学校,同学之间大都是陌生的,尤其像我这样没在白峰小学读过书的人。我不敢主动和同学们搭讪,包括坐旁边的同桌。我的同桌叫张跃芬,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孩,大大的眼睛会说话,嗲嗲的嗓音又甜又糯。当时我就想,她唱起歌来肯定很好听。果不其然,后来,她成了我们班的文娱委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零零碎碎

养猪大户之华丽转身

 

春光荡漾,小浃江越发柔美动人。波光粼粼的河面上,清清涟漪微微起伏。水上的桥,河畔的柳,转角的亭,岸边的花,翩飞的鹭……与小浃江相依相偎,回忆着过往的故事,述说着今日的美好,憧憬着未来的梦想……

小浃江是小港人民的母亲河。当岁月的车轮在历史的长河中辗转而过,千年流淌的小浃江,哺育了浃江两岸的百姓,构筑了堰闸碶桥的历史文化,形成了浃江流域的农耕文明。小浃江的源头处于东钱湖和天童、凤下、画龙三溪交汇之处,流经塘河,折入五乡碶太史湾,由西南往东北方向穿过鄞镇渡桥、金银渡桥、鄞镇江桥、东岗碶、堰山碶、长山桥、义成碶,蜿蜒小港全境,终至笠山浃水大闸入海。

其中,架在小浃江水域最宽阔处的金银渡桥坐落在小港桥头严村。走近金银渡桥,走进桥头严村,只因那里有一个水果种植基地,有一位叫王岳兴的农民。

去之前听说,王岳兴原本是个养猪大户。听闻之际,眉头微蹙。仿佛看到一滩滩混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8 08:43)
分类: 零零碎碎

手机叮咚一声,有短信进来。打开一看,是宁波血站发来的——胡虹女士,您好!感谢您对我们献血事业的支持,您在8月10日捐献的血液检验结果合格,即将用于挽救病人。感谢您捐献热血,奉献爱心!

看到这则短信,我有些小窃喜,说明我的血目前为止还是健康的。除此以外的感受和那天在献血现场看到横幅后的感觉一样。“向勇敢无私的献血者致敬!”横幅上的话语让我有些不好意思。我根本没有那么高的境界,什么勇敢无私,许多事都是凭一时兴起。这回献血也是如此。如要究其缘由,有三点。其一,是想检测一下快到知天命的年纪了,自己的血是不是还合格;其二,把血液清理一点出来,或许对日渐臃肿的身体有好处;其三,也是最大的原因,献血场地就在我办公室对面,跨出门便是。我这人比较懒,也怕事儿麻烦。所以,这回街道组织献血,我说什么都要去一下。

还没到上班时间,就有好几位献血者在门口等候了。我到办公室做了一些琐事,然后过去了。一进门,吓我一跳。献血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8 08:41)
分类: 零零碎碎

吃过夜饭,窗外的天,还亮晃得很。有风吹来,穿过纱窗,竟把客厅的吊灯击打出一串串轻脆悦耳的风铃声,叮叮咚咚。走到窗边,看到小区里的绿植异常欢腾,呼啦呼啦欢呼雀跃的。这段时间,我经常看到它们耷拉着脑袋,灰土着脸,有气无力地杵在那儿。酷暑难耐的日子把它们体内的精气神也快熬干了。此时,风来了,而且是夜晚的风,夜晚的风少了份燥热,多了份清凉,怎能不让它们欢喜?

屋外的风,撩拨得让我再也无法安静地呆在闷热的房子里。想起这两天正准备抽空去剪个发。头发长了,捂着脖子成了夏天的围脖。走到楼下,风迎面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于是,我一激动,不开车了,步行过去,好好享受一番难得的夏夜的风。

那家美发店其实也不远,垂直距离穿过三条马路——芦山路、宝山路、泰山路,然后从泰山路的辅路进去,转到渭河路,没一会就到了。这是我作出步行打算时,脑子里快速出现的路线图。说走就走。对于平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7 10:45)
分类: 零零碎碎

把昨天拍的雨中的槿树花放上来

(照片摄于2007.8.19)

又到木槿花开时。

小时候听到大人们都在喊“槿树”“槿树叶”,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一个好听的名字——木槿。这个名字,让人仿佛看到,有一位安静的女子,她梳着发髻,穿着大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6 08:46)
分类: 零零碎碎

      接到母亲电话,说父亲不肯吃我带给他的药。说了一大堆,最后,母亲吞吞吐吐地又说了些,意思就是我已经好久没回家了,让我抽空回家看看。

       我听得有些烦躁。我不就是没时间嘛。上上个周末,陈总约我去海钓,已经约了好几次,不好意思再推托。上个周日,周副书记约我去打牌,他能约我,是我没想到的。本来这个休息日说好和妻子一起给丈母娘过个小生日,可接了母亲的电话,我想还是回家一趟吧。妻子挺明理的,说陪我一起回家看看父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2 13:58)
分类: 零零碎碎

昨夜,整理书橱,发现了一扎扎旧日的书信。

信纸泛黄,一行行字迹依旧清晰。每一张信纸上都是属于某个人独一无二的字体。它们有的豪放,有的拘谨;有的工整,有的潦草;有的灵动,有的笨拙;有的娟秀,有的遒劲……无论是哪一种字体,它们都是从来信者手中的钢笔或者圆珠笔里流淌出来的。不同风格不同形状的字迹带给我的却是同一种感受——真诚。那一刻,我的眼前出现了他(她)们埋头写信的模样——有的咬着笔头,微蹙眉头,思索着下一句该怎么写才好;有的嘴角泛笑,眉梢带着喜悦,信纸上跳跃着满满的快乐;有的眼中含泪,多愁善感的她把心中的愁怨,通过手中的笔倾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零零碎碎

这天气,什么时候会好呢?她望着窗外的雨,心里像被雨塞满了一样,湿漉漉的。酒店的房间里充满了一股霉味,这是江南梅雨季特有的味道。她原本是喜欢江南的。喜欢江南的山,江南的水,江南的诗情画意;喜欢江南的雨,温柔而又浪漫,缠绵而又动人。也许这正是她喜欢上他的原因,一个生活在江南的男人。

此刻的她,却盼望着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阳光,能让人睁不开眼的灿灿烂烂的阳光。这些阳光或许会驱散她体内的晦涩潮湿阴暗。或者来一场狂风、冰雹、大雪……反正所有的天气都比这蔫蔫乎乎的梅雨天强。

来到这个城市快十天了。来之前,她和单位请了半个月年休假。和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