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辽沈晚报
辽沈晚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730
  • 关注人气: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供暖首夜 我的心和暖气都热了 
薛雪

    10月31日下午5时,主任叶枫神秘地召集了几路人马,开了一个短暂的小会:“今晚,我们兵分五路,到沈阳的各个区查供暖,半夜12点行动……”
    此言一出,吓退众路“英雄”——
    “夜里12点去敲老百姓的门,咋去呀?”
    “走去呗!”叶主任一句话,兄弟们拼了……
    晚上11时整,我和孙哲两个小女子,在夜幕中穿大街过小巷,辗转来到了位于沈阳市和平区民富社区的锅炉房内,那时,惠涌第四分公司经理董威仍在供暖车间内值班,为的就是确保供暖首夜万无一失。
    第一次进入锅炉房重地,里面的景象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不同。车间里干净整洁,4台3层楼高的漏斗形状机器里发出轰轰声,里面的火光照得工人师傅脸红红的。
    “师傅,往炉子里添点煤呗,让我看看是什么样子的。”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社区新闻记者 有事您说话
张虹
    当记者跑社会新闻是精彩的,什么样的事都能看见;跑深度新闻是刺激的,需要胆量和智慧;而要说跑社区新闻呢,说是贴心的最恰当不过了。
    我现在就是一个社区新闻的记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喜欢上了社区新闻,更喜欢上了社区。想想,应该是在跑新闻当中总会接受“贿赂”,呵呵,才让我没有办法不喜欢。
    哦,对了,我所说的“贿赂”可不是物质,而是真情哦!
    起初的时候,我还曾经迷茫。
    我想,整个沈阳市1066个社区,七百多万人口谁能认识我啊?谁能讲心里话给我听啊?谁有事能需要我帮忙啊?    而就在一个月后,我才发现,原来还有人认识我,有人信任我,有人需要我。
    有一次,我去采访沈阳市和平区八纬路28号居民楼,看到家家户户都在从外面提水或买水喝,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得知因为地下水管长年被污水淹,导致水管老化有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给阎崇年当了把书童
刘臣君
    10月28日,阎崇年独家做客本报,和他聊了50分钟的我意犹未尽。
    现在回想起来,采访过程中印象最深的倒不是历史问题,而是一个八卦问题:阎崇年和易中天的关系。
    我也好奇,阎崇年到底和易中天是啥关系?
    阎崇年,72岁,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主要研究清史;易中天,现任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长期从事文学、美学、历史学等多学科和跨学科研究。
    从这可以看出二人不论是生活还是事业,都没有过多的交集。但是从2004年起,两个人的生活都面临着一个重大转折点:《百家讲坛》。可以说,阎崇年是让《百家讲坛》走进平民视野、创造良好收视率的人,而易中天则是一位话题人物,他的名字和讲史风格使他的风头很快超过了阎崇年。
    这也是媒体与读者不断将二人进行比较的原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个新闻人物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李国旭
    那次的采访中,他哭了
    我很少见到男人落泪,尤其是体魄强健、勇敢智慧的公安干警和保卫人员,现在回忆起来心里还是会有阵阵悸动。
    2006年7月14日,在锦州警方成功侦破“12.3”特大国有资产诈骗案件后,中国石油锦州石化公司在其宾馆召开了反赃大会。其实也是个庆祝胜利的大会。会上,我见到了在一线办案的派出所所长李永恩和石化公司保卫处的李春成。
    古塔公安分局局长李维民悄悄告诉我:“太不容易了,近一年没着家,李永恩老父亲在病床上、都是他妻子和亲戚照顾的。”
    李局长的话提醒了我,每位破案人员的背后一定都会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会后,我找到了李春成,这位30多岁的小伙子开始不愿说,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说起了自己5岁的宝贝儿子。
    李春成有时上夜班,但他每天都要坚持上幼儿园接送孩子,儿子几乎不见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情感天桥
倾诉者:lina
倾诉时间:10月16日
倾诉方式:信件
老公是学理科的,当初喜欢他,是因为他的稳重,依靠在他的肩上有暖暖的踏实。然而,三年恋爱、两年婚姻下来,我却有些倦了。恰恰是当初的“喜欢”,成为现在“倦”的所在。
我是个感性的小女人,敏感细腻,渴望浪漫。而他,却天性不会制造浪漫,木讷到让我感觉不到爱的气息。
那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对他说:“咱俩分手吧!”
他呆呆的问:“为什么?”
我说:“倦了,就不需要理由了。”
晚上,他只抽烟不说话。我的心越来越凉,连挽留都不会表达的男人,还能给我什么快乐?!
他终于说了一句:“我怎么做才能改变你的做法?”
望着他的眼睛,我慢慢地说:“回答我的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能使我满意就可以。比如,我非常喜欢悬崖上的一朵花,而你去摘的结果是百分之百的死亡,你还会去摘吗?”
他想了想,说:“明天早晨告诉你答案好吗?”
第二天早晨起床,他已经不在,只有一张写满字地稿纸压在枕头边。第一行字,就让我的心凉透了:“亲爱的,我不会为一朵花而选择死亡,请允许我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只是想留下你们最美的身影
记者 孙海涛 
    獾子洞“拍鸟”三人组是它世界采访小分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成员有记者李振村、司机赵箭和我,任务就是前往獾子洞湿地,拍摄鸟类的美丽身影。
    接到这个任务后,我搜集了一些资料。鸟儿这小动物吧,感觉上平时离你很近,好像挺熟悉它们似的,可是真一细想就会发现,关于它们的习性啊、生活方式啊,甚至包括性格啊,我们都并不了解。我查阅了相关资料,学习如何才更容易接近它们,还看了一些摄影者们关于捕捉鸟类镜头的拍摄经验。
    临行前,我和李振村一顿狂准备,水鞋、手电筒、帐篷、迷彩服……把能想到的都带上了。我把自己的宝贝相机精心打理了一番,还不忘冲它说一句:“嘿,哥们儿,这次都靠你了!”
    首日出战獾子洞,几位专家随行。专家们给湿地分了几块,并向我们讲解了不同地域都有什么不同的鸟类。当晚我们住在当地的一个农户家里。农户主人热情地领着我们又转了转这块湿地。晚上,大家盘腿坐在炕上,七嘴八舌地唠了一宿第二天怎么拍。
    看看,这硬件、软件都具备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丽的自然 幸福的我们
记者 王晓倩
    终于做好准备,要把这些画面呈现给读者时,沈阳的天气已近深秋,连第一场雪怕也马上就要悄然而至了。
    在这个秋风萧瑟的时候,我再次回想起整个夏天里出现在我眼前、镜头前的那些鸟儿、那些虫儿、那些花儿。我曾经以为,人类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但当真正面对它们时,才发现应该俯首称臣的是我们。
    在它们的世界里,野鸭在夕阳中的苇塘里筑窝下蛋,孕育着新的生命;蜘蛛悠闲地挂在自己精心织好的“网络”上,晒着太阳打盹;蜥蜴盘踞在蝉蜕旁,为那已经失去的食物伤感;天鹅带着自己的孩子,迎着夕阳晚归;怀孕的螳螂拖着大肚子,张牙舞爪对着每一个它认为能够威胁它的人……
    这是属于它们的世界,这个世界清新美好。
    当我们贸然闯入时,必须要蹑手蹑脚,时不时地被它们惩罚一下也是避免不了。
    先是找不到。刚刚到达目的地沈阳森林公园时,满眼只有青葱的草木,除了比较明显的蜻蜓、蝴蝶外,哪里有什么昆虫的影子。
    “快来看,这儿有一只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18 00:44)
新闻真的无处不在
记者 吴新星
    新闻无处不在,只是我们缺少善于发现的眼睛
    世界艺术大师罗丹说过:“美无处不在,只是我们缺少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其实,采写新闻又何尝不是呢?
    昨日值班,因为是周末的原因线索不多,到了晚上竟然出现稿荒,心里很不是滋味。你说有稿子没版面的时候郁闷!这有了版面你却没稿子,还有啥说的?
    呆到晚上11点下班回家,坐在车上昏昏欲睡。“这都怎么开车的?”司机突然喊出一句,吓了我一跳。
    定睛一看,原来是路口的信号灯不好使了,路灯也全都不亮了。路边的小饭店都点上了蜡烛。
    这时,我才恍然发觉,走了这么远,竟然没发现一点儿灯光,几百栋楼黑漆漆的,信号灯、路灯都罢工了。
    大停电!
    天啊,这是一个多么好的稿子啊!
    我赶紧给值班领导打电话,来稿了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大,我们被盯上了
实习记者 王婷婷
    昨日下午2时,“提个醒”版读者座谈会在本报贵宾室召开。
    编辑、读者们欢聚一堂,那场面真是温馨。话匣子一打开,每个人都是畅所欲言。
    我和李娜看着桌上的名单,私下猜测着,谁是徐盛财?谁是张云岱?经过他们自己的介绍,一位位都对上了号,看着大家,我总觉得挺有意思。
    以前都是在电话里和他们交流,只能听声儿看不着影儿。而今日见了面,他们却还不知道我和李娜就是曾经在电话里接受他们纠错、评报的工作人员呢!有一种读者在明,我们在暗的感觉,呵呵,我自己偷笑着。
    然而,也不敢轻易说话,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就是热线的工作人员,当场指出我们有什么不足可咋办啊?唉,还是老老实实地开会吧。
    座谈会结束后,就在我正为身份没有暴露而窃喜之时,乔睿姐姐介绍了:“这位是王婷婷,这位是李娜。”
    “你就是王婷婷啊?”
    “是啊,我接过您打的电话,提供新闻线索的,还有评报。”我有些不好意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需要互相提个醒
编辑 乔睿 
    “今天变天啦,拿出一件毛衣闻着一股霉味儿,看了‘提个醒’里面有提醒大家晒冬衣的内容,挺及时的。听你的,我把羽绒服都拿出来挂上了……”今日一大早,朋友在电话中一口气说着,我的睡意顿时被她的夸赞赶跑。嘿嘿,还小小地得意了一下。
    上午,又接到一个电话,“今天‘提个醒’不错啊,内容丰富、实用,版面也变化了……”这次是读者徐盛财打来的。
    晒冬衣,就是徐盛财在昨日的“提个醒”版读者座谈会上给我提的醒。
    做“提个醒”版的编辑差不多有一个月了,我每天挖空心思搜集各种信息,只为给读者们提个醒。当然,热心的读者们也会拿出他们的生活经验,给大家提个醒。
    生活时时有新意,生活处处有难题,正是大家的这种互相提醒,成就了这个版面,也让这个版面能够更好地为读者服务。
    前几天,做了暖气开始试水、注意家里留人的提醒。昨日的座谈会上,读者张云岱拿着报纸对我说:“这条提醒太有用了,我家暖气试水时就留人了,可是七楼一家就因为没人被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