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秀柏山人
秀柏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604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秀柏山风情

瞎二外婆

特殊时期的人性与人情

孤寂少年

那些事儿

袁裁缝和他的情人

20世纪农村匠人系列

阉匠传奇

上世纪秀柏山匠人系列

巨蟒先生

秀柏山灵异事件

跑滩匠

上世纪的匠人故事

博文
标签:

杂谈

  韩寒与打假名人方舟子笔墨官司从兔年打到龙年,方舟子拼命“质疑”,韩寒拼命“释疑”,但都是各说各话,标准的“鸡跟鸭讲”。

  将近十年时间里,韩寒打笔墨官司的时候不少,诸如与白桦、与梨花诗(赵丽花)等等,以前的每次“官司”,韩寒总有惊人之语,经典之论,但这一次,韩寒的回应大失以前之水准,先是如小儿撒泼打滚,后是如老太絮叨,让人甚觉无趣。但愿这是如“近乡情切”那般“关己情切”,关乎自己容易失了从容。

  其实,质疑韩寒不如“直观”韩寒,从2011年开始,能公开见到的韩寒博客的文字,已大不如前,以前的率性,以前的灵气,以前的犀利,以前的杀阀,没有了,代之的是老气横秋的八股,看看那几篇彻底埋葬过去韩寒的谈革命、自由、民主的文章,已直观感觉到韩寒已彻底沦为学究了。韩寒其实不适宜做学究--这就象一个提着剑到处找人拼杀的纠纠武夫并不适宜做绣花姑娘是一个道理。但韩寒好象拼命往学究方面发展,拼命往“老成”方面发展,直到最近的一篇《这一代人2012版》,简直就味如嚼蜡了。

  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日本国的核辐射来没来,专家知道,专家很多时候很鬼魅,所以,鬼才知道辐射到你我无知的小民皮肤上或者肠子上没。

  专家说,碘可以阻隔某些核元素对人体的伤害,这也是鬼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是专家说的。

  老百姓只能听鬼说。老百姓只知道现实中,有两种常用的东西:盐和海带是含碘的,而海带说不清是太平洋哪片海里来,有可能是疑似被辐射物,所以最亲近的盐成了最可靠的东西。

   抢盐这事,发生得其实很偶然---

  就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第四号机组第二次起火的那天早上,张三麻子去买了一袋盐,正好店家无零钱找补,就干脆给了二袋盐,张三想,反正盐这东西啥时都用,也就提溜了二袋盐回家。小区的李四娘正好碰见,于是告诉扫地西施潘大娘,说是张麻子聪明,先买了四袋盐(夸大2倍)囤起防辐射。随着扫地西施潘大娘扫帚所到之处,消息象灰尘一样飞扬,连平时三月才用一代盐的张三麻子都买了4袋,要买盐赶紧。

  于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31 09:57)
标签:

杂谈

  最近几天,陕西志丹县县委书记祁玉江当众“熊抱”管彤一事,在网上炒作得很火爆。

  “熊抱”这个事儿,其实并不新鲜,女明星被男人“熊抱”或男明星被女粉丝“熊抱”甚至“强吻”的事,并不鲜见。这类事,出现了,大家也就基本上当个趣闻作饭后谈资,谈上几天也就完了。但这次的“熊抱”主角变成了县委书记,网民的“义愤”就当然爆发了,如今,骂富人和骂“贵人”(官员)都最容易引起共鸣,无非是想在虚拟的网络上找点敢骂富贵者的“权利感”平衡--其实这些网民也许在现实中从不敢对富者贵者稍有微词的。

  县委书记熊抱明星成了天大的个事儿,无限上纲上线,其实,也是网民自身骨子里“官本位”思想在作怪:平常人熊抱明星不是个大事儿,官员熊抱一下就“大逆不道”了?真把官员当成不是血与肉组成的特殊材料做成的了?我倒相信,像祁官员这样在公开场合调侃(即使说了管主持“白、美、俊”,也算调侃而非“调戏)加姿体语言的,肯定不会有什么非份之想,比起重庆那位从没在公众场合有过过头行为,而暗中“潜规则”明星的文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中秋前一天,华中科大教授肖传国因涉嫌雇凶袭击揭露他学术作假方舟子和方玄昌,在浦东机场被警方控制。教授非常适时地可以在中秋节与一群流氓在拘押所“团圆”了,教授与流氓的故事抵达高潮。
  受人景仰的教授与人见人恨的过街老鼠流氓,为何能划上了等号?流氓说“我是流氓我怕谁?”,教授说,“我是教授我最牛”,异曲同工。流氓可以一言不和便大打出手,可以为一己之利杀人越祸,甚至可以为自己的面子胡作非为。教授如肖传国者,别看公开场合人模人样,私底下骨子里却痞气十足,弄虚作假,学术欺诈,侥幸过关者,就更人模人样,被人揭皮,轻则恶言相向,重则雇凶袭人。如此看来,流氓与肖式教授,在本质上谁也不比谁更高贵一点。
  中国人最爱说的一句话,“书中自有黄金屋”,意指知识具有创造财富的价值,但肖教授也告诫人们“书中还有垃圾屋”。在人们眼里,流氓一般都是没文化的人,一般都是教育缺失之人,不曾想,最有文化的教授,教育别人的教授,竟然跟流氓的作派如此一致。
  无知识的流氓用砖头石块袭人,有知识的教授却无法用“书砖”去回应揭皮的人,而是用了最无知识的流氓的方式回应。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8 11:3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A> </A><TR> <TD align='center'>
<OBJECT id=mPlayer1 height=64 width=468 classid=CLSID:6BF52A52-394A-11D3-B153-00C04F79FAA6><PARAM NAME='URL' VALUE='音乐文件网址'><PARAM NAME='rate' VALUE='1'><PARAM NAME='balance' VALUE='0'><PARAM NAME='currentPosition' VALUE='0'><PARAM NAME='defaultFrame' VALUE=''><PARAM NAME='playCount' VALUE='100'><PARAM NAME='autoStart' VALUE='-1'><PARAM NAME='currentMarker' VALUE='0'><PARAM NAME='invokeURLs' VALUE='-1'><PARAM NAME='baseURL' VALUE=''><PARAM NAME='volume' VALUE='100'><PARAM NAME='mute' VALUE='0'><PARAM NAME='uiMode' VALUE='full'><PARAM NAME='stretchToFit' VALUE='0'><PARAM NAME='windowlessVideo' VALUE='0'><PARAM NAME='enabled' VALUE='-1'><PARAM NAME='enableContextMenu' VALUE='-1'><PARAM NAME='fullScreen' VALUE='0'><PARAM NAME='SAMIStyle' VALUE=''><PARAM NAME='SAMILang' VALUE=''><PARAM NAM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击“播放”按键,可“听”本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报载:1月3日14时20分许,昆明在建新机场立交桥在浇灌过程中垮塌,据昆明市政府办公厅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19时30分共计7人死亡,8人重伤,26人轻伤。
  在建桥梁或刚修不久的桥梁垮塌这几年因为见得太多,似乎已经不算“大新闻”了。

  云南这起在建立交桥垮塌最初并没引起我多少重视。倒是接下来的一段原因分析引起了我的重视,“记者与云南建工集团总公司总工程师甘永辉取得联系。甘永辉表示,目前云南建工集团总公司正组织相关人员、部门进行事故原因分析,也不排除有天气原因。”

  我没有“天气导致在建桥梁跨塌”的建筑知识储备,不知国外有无此案例。查了一下2009年1月3日昆明的天气为,晴,最低温度3度,最高温度6度,西风,微风。这天气算得上“风和”,是否“日丽”没亲见不敢胡言。总之算是这季节里有春城之称昆明的典型气候吧?就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天气也不能排队其自身的“罪过”,导致了在建浇灌桥梁垮塌?

  有过古有修建赵洲桥,当代建过镇江大桥、南京长江大桥传统的中国,几百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新年第一件对个人来说算是有点不爽的事件,元旦那天打开人民网,《人民日报》网络版只能看前4版了,感叹《人民日报》真是迅雷不及掩耳(不盗铃)地开始对数字报收费,虽然从09年12月下旬阅读这这个板块就不断看到有收费的“安民告示”,到真正实施时,长期习惯在网上浏览这份报纸的老读者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失落感。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数字报收费似乎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其实,单位上也订阅了《人民日报》,但此前确实不喜欢翻那厚厚一叠“新闻纸”,而喜欢轻点鼠标看数字报,一是方便,二是报纸上的好东西可以数字化留存慢慢欣赏。等习惯形成,现在要突然改变过来,如果要看数字报,还得交一份钱,有点被“钓鱼”的感觉。

  这是有条件订阅《人民日报》的人的感觉。其实,更多的人恐怕很少自费订阅这份报纸。《人民日报》是党中央机关报,宣传党中央的声音,按说党的声音,传播得越远范围越广,肯定算是好事。而免费让更多没订阅这份报纸的人从网上读到这份报纸,无疑是最好的方式。我们总在讲,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相结合,对《人民日报》这样的党报来说,恐怕社会效益比经济效益更重要。

  比较担心的是,象《人民日报》这样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打司马迁肚脐下三寸那话儿被一刀割下,中国历史就习惯性地被无数次阉割,从此之后,只有层层“把关”不断“演义”形成文字的《历史》(书)而已经没有了历史学。所以,在国国,只有“学《历史》”而没了“历史学”。

  “学《历史》”按照需要而“规定”历史曾经必须、必定、应该是怎样;“历史学”却要还原历史真相、全貌;“学《历史》”是工具,“历史学”是科学。很不幸的是,我们已习惯于拿起工具,放下科学。

    

  曾经,《历史》教育人们:

  --皇帝基本上没几个好东西;

  --农民造反叫起义,为“义”而起,肯定是好事,推动了历史进步,所以造反的带头人叫农民起义领袖;

  --历史上的知识分子基本上是受气包挨整角色;

  后来,人们发现:

  --皇帝中好东西其实也不少,秦皇汉武太宗康熙乾隆,为我们这个民族大家庭的生存发展、为形成如今这个“地大物博”的国家都作了很多贡献。“贞观之治”时,一年杀掉的“犯罪分子”才19个,其“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水平让现代人也汗颜。汉武帝把匈奴人赶得鸡飞狗跳,也才让我们如今才有了一个叫酒泉的地方无所干扰地发火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山人常去的博客
提示
秀山一夫(常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