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禅意如潮
禅意如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图片播放器
陌路天涯的BLOG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11-28 22:23)

红袖添香夜读书,一向有妙不可言的感觉。时分已是夜阑更深,初秋的雨悠长而缠绵。爱人静静地读书,灯光温柔,人亦娴雅,书卷的气息一脉一脉地散发着,弥漫了我的意念。红袖读书我添香,也别有一种情致…… ­

安适甜蜜的气氛中,怀想没有了距离。打开音响,低乐曼徊:意映卿卿,再一次呼唤你的名,今夜我的笔沾满你的情……李建复深情悱恻的吟唱,至情至性,柔肠百折,让这平凡的秋夜更有了浓得化不开的真情。

在为林觉民而作的歌曲中,更为打动我的是童安格的《诀别》。这是一曲壮士悲歌,铁骨柔肠,面对着生死诀别,为国捐躯的激情与对爱妻的深情同时激荡。惜哉,林觉民!“貌如玉,肝肠如铁,心地光明如雪”的美少年!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2 01:37)
当时还没有那首“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勇敢留下来”的歌,但那支被打败的罗马军队溃散到甘肃永昌遭到汉朝戍边官兵伏获时,一定就是这首歌所表达的心境。
公元前53年,古罗马的执政官克拉苏派出5万将士攻打中亚。这支不可一世的远征军最终被强悍的对手打得落花流水,其中一支约6000人的军队血战数十日后突出重围。然而,这支突围后的远征军却神秘地消失了!古罗马的史书里找不到关于他们的任何下落!
17年后,汉朝戍边的官兵遭遇了一支采用古罗马用兵方式的奇特部队,并将之降伏招安了。从此以后,西汉设置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2 01:19)
标签:

感悟随笔

 

窗外的雪静静地落着,无声地堆积起虚软的情绪。于是,小未便十分自然地坐在了一位耄耋老人的对面,开始了闲敲棋子般的漫谈。
    窗外雪花飘飘,帘下的一老一少款款而谈。Oldman is the twice of child.小未是一个认真的阅读者,一页一页地翻动着老人尘封经年的不算厚重也不算轻松的历史。
    老人八十有五,在额尔齐斯河源的小城中以暮年习字不缀而有名。年轻时总想做大事成大气候,其志通青云,结果每每与所企及的东西失之交臂,后来竟坎坷起来。当生命的五颜六色几近褪成枯黄的时候,老人对一切淡漠了,重新拾起了颜柳苏黄,并且习有小成。
    一种从故事中逸出的脉息在几十平方的小屋里渐渐弥漫开来,一如小未被烟雾笼罩下的目光“惊蛇入草”、“飞鸟出林”了。那些年少春衫薄的日子依然翻动起老人久蛰的心之浪花。尽管这浪花已不能如往昔那般激情四溅,也不再鲜活。不知道老人在人散后的寂寞寥落里,是否一遍一遍地回忆过这些曾经得意过的日子,是否因了这些曾经的梦的依伴而捱过了几十年的泥泞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22 00:47)

 

   元月十七日,无风,也无雪。乘一辆老式轿车,无声地来到阿勒泰,独自住进骆驼峰下的一家客栈。
    这是一个僻处,行人少,车辆也不多。无喧闹的市声骚耳,正合此时心境。斜偎榻头,望窗外暝色渐浓,燃雪茄一支,静听沉静里的思绪之潮。
    我是蓄意涉了大漠越了群山造访这座山城的。盛夏七月,初次涉踪这座边城,也正是住在这家不算大的客栈里。泊车系马,呼朋引伴,那是极疏狂的时日。晚间楼台纳凉,听克兰河水浪拍波击,涛声澎湃,心中不禁涌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激情!次日,站在纵跨两岸的大桥上,望那由远处山峡奔腾而出的水流,裂山断石,推撞而来,襟怀间也因之博大起来。什么阋隙恩怨、鸡零狗碎荡然无存,顿悟俯仰之盛,人生之大。
    一如醍醐灌顶,我无备而来、大悟而去,直度夏至之极暑,纵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9 12:24)
 月光如涨潮的海水,涌上南窗,结满霜花的玻璃上,便闪动起晶莹的光。抬头斜望这静夜里的涨潮,我仿佛听到了澎湃着的涛声,也仿佛看到了于骇浪惊涛中起伏的点点帆影。 
我不是生于海之滨,没有机缘领略冲天干霄的钱塘大潮,也未曾能试楫于声势浩大的东海黑潮,但 祖辈的安土重迁,令我有幸尽览黄河的雄性纵放。
那往往是于解冻后的春天,从上游的云天际,冲下一河断裂的冰块,那阵势,冰山横推冰山,冲冲撞撞,激激烈烈,排向下游。我是站在离 岸不远的一座小丘上一睹这宏阔博大的动人场面的。于惊心动魄之中,只觉那击碎的冰碴同着冰块相撞的“ ”“ ”之声,一起推向我的脚下。开始有些害怕,后来终于被这伟大的气度所感染,竟也伸开双臂,任那长河的英雄之气、遒劲之势扑入我的襟袖......
抑或是夏日的暴雨天之后,河水变得更 浊黄,有如溷浑的泥浆,急急地打着漩涡。那排山倒海之势,那股子奔放而强悍的英雄气呵!直令我沿河为之奔跑,为之高呼,为之狂啸!
那是激流中的羊皮筏吗?上面有一位驾驭脱缰野马般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9 11:53)
 
   
     北国的四月应算得初春。这是个月儿尚未上梢头的黄昏前,薄薄的暮色布施着慵慵的怅意。一位这时尚还可以谈几句不咸不淡的话的朋友,递来一张绯红得令人有些心颤的舞票,说是二十二年前她在这一日出生,该为之庆贺,不然于她的履世颇有些辜负。 
 应了这绯红的邀约,迈着一向与舞厅陌生的步子,过了一道卡,上了两三层楼梯,拐了五六个弯,红绿的灯光和疾宏的乐声一下子推到我的面前。 
 沿舞池边缘曲曲折折寻了一个僻处,坐下,面前便有了杯淡黄色的柠檬水。 
 舞乐铿锵起来,急促起来,极富节奏地轰鸣起来......久羁的情绪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9 11:47)

  

 

     我曾把你奉为明亮的星辰,哦,父亲!那么多的夏夜,我偷偷地猜测着您一怀博大的神秘!慷慨,睿智,坦然。是星空,神秘的星空,不迷乱,却迷住了我的童年。哦,父亲!你是一个只出谜语而不给谜底的人。解呀解呀,越解越神奇,直把好奇解成我小小的执拗,直把这谜解成个严峻的人生课题,我依然是那样执拗,执拗蒂落瓜熟而韧而耐!是遗传?不动声色中我承袭了您的毅力与坚忍!
    哦,父亲!
    我曾把您奉为心坛清辉。哦,父亲!在您山一般的沉重的目光下,锻锉了我男儿的体魄!您膝上绕满我的淘气,却容不下一丝柔腻的撒娇。哦,父亲!蚁负您厚重的爱意和期望,吃地挪动寸步,我却十分乐意!我深知承祖赓业的艰辛,我深知图腾举翮的能耐与勇气!
    哦,父亲!
    你是浑沌天地中孩子们的阳光、空气、水,你却不提供房厦与衣食;您是催化反应的宽暖温床,却不供给遑遑中我身与心的安适所在!
    哦,父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6-15 10:14)
   
  
   五、六月的煦风吹过,霍茨布雅克草原便美丽无边了。花与草致密地杂织成三尺厚的锦绣,野生芍药或含苞或绽放于山巅。从冬春牧场迁徙而来的牛羊群,告别了饥寒交迫的季节,毛色已经有了肥壮前兆的亮色;新生的羔犊们对丰美的草原满眼的新奇和欣喜,幸福地跳跃撒欢儿。顶顶毯房上冒起缕缕清烟,家家奶茶的酥香也渐次弥漫开来、最后融合到一起......
   牧事悠闲,又到了阿肯乱弹的季节。牧民们开始做着待客的准备,与这草原有着丝丝缕缕关系的大人物、小亲友,从大大小小的城市里纷至沓来,原本闲逸静谧的霍茨布雅克便有了些许的忙乱与喧嚣。
   阿肯弹唱本是民间的曲艺互娱形式,不知何年经过互助、合作,形成了公社的模式,这便是阿肯弹唱会了!后来又经好事的文化官员一弄,规模更加空前,进而编上届次,染上政治的亮色,官味儿十足了起来。2000年,是个了不起的年头儿。世纪之交啊!这阿肯弹唱会自然不能一如往常。善于动大手笔、做大文章的各级官员也不会放过这真正“千载”难逢的机遇的,[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已经在新浪BLOG安家了,欢迎你时常过来做客,大家多多交流哦。我会把一些新鲜有趣的东西记录下来一块与你分享。也希望你记住我的BLOG地址,你可以把她添加到你的收藏夹,也可以把她复制下来告诉你的朋友们。

  :)

  我的BLOG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123785224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