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醉梦客
醉梦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49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介绍

李家少爷李庆利

醉生梦死醉梦客

非女 无聊人 生年不祥
看书 写字 打球 画画
走路 吃饭 睡觉 做梦 

梦里常遇到一女子
腰细眉弯 赤唇玉牙
漂亮的脸蛋的笑
醒来发现
那便是传说中的贵妃杨

我常常想起我的朋友
他们却不在身旁
但我还是常常想他们
因为我们是朋友

文字散见于《青年文学》《诗歌月刊》《菲律宾商报》《镇江日报》《三峡晚报》《三峡日报》等等,用稿请联系

E-mail:
 zuimengke@163.com 
QQ:371611268

注:网站内文章皆为原创,禁止转载,用稿请留言!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0-09-30 01:13)
标签:

星座

大队部

双子

玩意

猛虎下山

休闲

分类: ◎边走边唱◎随笔◎

朋友要结婚了,我很激动,所以一下子就喝了很多酒。酒那玩意是生活的调和剂,就像女人和男人,都是互相调的过程。越是兴致高,越是有心情,那玩意才越有味道,才越能显出她的魅力来。所以几千年过去了,酒还在源源不断的流淌着,而女人跟男人也是纠缠不清一直给我们呈现着一出又一出的悲欢离合。

今天喝的多,就不说酒的事情了,因为说到酒字,我就想起我老爹,我老爹是个酒鬼那是远近闻名,凡是我们村庄的人,提到我老爹的名字,没有一个说他不能喝的。不过我就不行了,老爹的光荣传统落到我这一代就给丢下了,常常在酒桌上出丑闹笑话,把霸王说成王八,把男人当成女人,那也是常有的事。

说是出丑闹笑话,那是我用了夸张的手法,怎么说我老爹也是一代酒中豪杰,到我这虽然没落了,但还是能喝个两三杯的吧。我喝第一杯酒的年纪我也记不大清楚了,只是记得那时候年年过年村子里都会唱大戏,戏台子就搭在大队部的那个平台上。那时候看戏都喜欢凑热闹,一唱戏我们就搬了板凳大老远的跑到大队部的稻场上占位子。又一次村里又唱戏,我去邻居家叫双子一起去看戏。没想到去了双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30 01:09)
标签:

武大郎

脑壳

小学六年级

娃子

偏风

休闲

分类: ◎边走边唱◎随笔◎

 

 

好多年了,我总是记不起我小时候的模样。偶尔的翻起相册,看到小学六年级我和几个哥们儿的合影,突然想起我出生的那旮旯儿了。按理说,大山里长大的娃子都应该是又高又壮的,可我却长得一副武大郎的模样,每每照镜,总觉得磕碜。

我想这应该不能怪我,要怪也只能怪邓爷爷他那英明伟大的决策下达的晚了点,小时候天天吃苞谷碜和红薯轱辘子,所以长成红薯的摸样,那也在情理之中,怪不的父母,更怪不得我。

其实话说回来,我小时候长得还是挺帅的,每次看小学六年级的照片,我都兴奋好一阵子,那时候天天梳个大偏风,没事两个手就在脑壳上左右摸索,把头上分出一道白白的线来。遇到刮风的天气,那更是潇洒,脑壳左一甩右一甩,那头发立马就活跃起来,活像插在我脑壳上一面旗帜,迎着风就哗啦哗啦地响个不停。

那时候我就奇怪,为啥有事没事的那些女娃子们都喜欢围着我转,后来我是想明白了,主要是头发太招摇了。那时候才屁大一点啊,情窦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30 01:49)
标签:

月色

二弟

楼顶

奶奶

盛世

杂谈

分类: ◎如水行板◎散文◎

 

【一】

我悄悄的抱了凉席,在盛满月色的楼顶躺下来。夏热依然蔓延着,楼顶种植的藤蔓,在暗夜里微微地泛着绿光。我的头顶就是一轮明月,很近,仿佛伸手可攀。

很喜欢这样的夜晚,在楼顶安静的躺着,凉风是一种贴心的毒药,总让人在清醒中沉沉睡去,于梦里起死轮回。这个夏天,阳光与雨水互相缠绵,把遥远的记忆一点点撕裂,然后再一点点的缝合,最后在完好无缺的夜色里,置于角落。

妹妹发来消息说,奶奶的破屋在连日的阴雨中已然倒塌。想起那些被洪水和泥石淹没的生命,心里猛地腾升起一丝恐惧。赶紧发信息问二弟,家里的情况如何,奶奶是否安全?二弟回的消息说,一切安好。悬着的心,顿时轻松许多。

只是让我难过的是,奶奶的土屋倒塌了,却没有住进我家的房子。我知道母亲和奶奶之间的隔阂,那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见到的,我不明白女人之间为什么那么喜欢斤斤计较,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总会成为一场旷世隔绝的争斗,却谁也不肯低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0 15:14)
标签:

杂谈

分类: ◎边走边唱◎随笔◎
     前些日子,我出去办事,碰到了大学的同学,阿娟。

    大学毕业,很多同学都有了各自的工作和生活,阿娟也开了一家画具用品专卖店。在学校的时候,整天不是睡觉就是游戏,或者就是打篮球,对画画向来不是怎么感冒。但看到阿娟在店子里悠闲自得的画着油画,我忽然感到这双老手已开始痒痒了。

    上班的工作不是很繁重,天天就是对着电脑,看看报纸,喝喝茶,偶尔的写一点稿子,也都不怎么用心,但没事总喜欢拿一支炭笔,找一张素白的纸,在上面毫无目的的瞎话,隐隐的感到一丝快感,却不酣畅。

    说起画画,那是很久远的事情。高一下学期快过完的时候,由于看到自己的文化课成绩不怎么样,为了考大学,所以才走了美术这条路,不想一下子就是五六年过去了。大学毕业了,可是那些学画的经历却依然清晰难忘。一起在画室里喧嚣,一起背着画架从十堰跑到武汉,后来便考上了大学,又来到了宜昌。

    因为画画,认识了很多朋友,也因为画画,跑过了许多地方,宜昌的就不用说了,南下宏村,北上太行,见过了江南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6 14:18)
标签:

杂谈

分类: ◎异地零落◎日记◎
   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一仰头,那大块大块的雪团就从突兀的树丫上滑落下来,飘散成一片灰白的光阴。这是新年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冷风呼啸的间隙,整个城市被涂抹的白茫茫一片。很多人开始了新一年的打算,而09年的那些往事,也随着寒潮的来临,被匿藏在记忆的深处。准备沿着一条小路,孤独的走下去,却忍不住又去缅怀那些凋残的青春。

    09年,我倒霉的一年,被朋友骗进传销,骑车差点掉进北苑桥的河里,刚取五百一回寝室就丢了;09年也是我幸运的年,顺利的大学毕业,顺利的工作,一切都没有因为那些霉运而变得糟糕。相反的,认识了很多朋友,了解了很多不曾了解的事情,稿子也开始频繁的见诸报刊,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朝着好的一面开始慢慢发展。

    很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我,关心过我的人,感谢父母为我的事情呕心沥血,四处奔走;感谢冬瓜等一大批兄弟对我的关心与帮助;感谢我的老师让我能够顺利的大学毕业;感谢我的师父,让我学会了做人做事并为我解决了工作;感谢我的老总,没有你的批评,就没有我的进步。同时也感谢那些欺骗过我,伤害过我的人,不论怎样,都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04 01:11)
标签:

杂谈

分类: ◎不成诗行◎诗歌◎
   【凌晨一点】
  
  时钟,把一切都装进
  黑色口袋
  安静沉稳的就如一尊泥塑
  
  想象天亮的样子,地上洒满时间的露水
  起床,伸个风一样的懒腰
  阳光在窗台,花枝招展
  
  【半支烟】
  
  一半在手,另一半就跌落了
  这样参差不齐的长度
  总让人担忧
  
  腾升的,下落的
  都是灰
  
  残留的,是褐黄
  或者黢黑
  
  【心上的月光】
  
  真漂亮,这些时光
  就像初年那漆黑的眸子
  生满了春色
  
  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景象
  可以伸手,也可以闭眼
  
  还是起身去拉开帘子吧
  不,带瓣的花朵
  就在窗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4 12:51)
标签:

g8

四爷

牛逼

姿色

韩寒

杂谈

分类: ◎闲言碎语◎杂文◎

     G8是个什么玩意?

     哥们,发挥一下的你的想象,是八国峰会?还是高速公路?还是……

     不要想歪了,我只是想说一个人。

     前两天上班,说起一个论文,老总突然兴高采烈的对我说,你快去看一篇文字,我还没反应过来,老总已经在百度的搜索框里打出了“G8高速公路”的字样,然后点开,刷的一下,整个页面都布满了G8,下面缀着,作者,韩寒。

     看了文字,我忽然明白老总的意思,韩寒依旧是犀利无比,写起文字就像在G8高速上飞驰一样,肆意弥漫的是阵阵风声和丝丝寒意。这个社会无时无刻都在变化,高速由AX变到G8,小韩同志也由一个愤青转换为一个开着赛车的文艺青年。但变来变去他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没变的,依旧桀骜不逊,依旧辛辣无比。

      记得最开始知道韩寒这个人,是在初中的时候,那时候听说这小子挺牛逼的,天天考试得鸡蛋,还他娘的出书,心里颇有点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感觉。后来上了高中,去地摊上买书,见得最多的就是韩寒文集,拿起来随手翻翻,竟然发现许多精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6 00:09)
标签:

李宇春

绵羊音

芙蓉姐姐

男人

女人

人妖

杂谈

分类: ◎边走边唱◎随笔◎

    传说,传说,很久……

    哥不是过客,哥是传说!

 

    信春哥,得永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春哥就如春雷一般在网络之中四处轰响,玉米教徒呼声呐喊之势,就如一场声势浩大的战役。人总是很贱的,明明嘴里叫骂着,心里还想去探一究竟,看她到底是男是女,还是一人妖。但是人妖没看到,却在自己卡开腿撒尿时看到了那一张张闲的没事拉扯的脸皮,很厚,很贱,很无敌。

    不论春哥,还是曾哥,都是这个娱乐时代的产物。你不管人家有没有胸,你也不要管人家长的想不想史泰龙,人家就是火了,这才是硬道理,有种你也整个平胸或者弄一张丝瓜脸试试?

    你,没那勇气!

    有时候也很讨厌芙蓉姐姐,那一身的横肉,可以与猪八戒媲美,那S型的造型更是可以雷倒众人无数,但人家还是在唾沫口水的烟雾之中走上了舞台,进入了荧屏,成为了娱乐的焦点。这是需要勇气的,而芙蓉的勇气足够让很多人惭愧。因为真诚,所以无敌,因为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所以才能够经历永久的辉煌。长的丑没关系,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9 11:14)
标签:

杂谈

分类: ◎边走边唱◎随笔◎
     写下“不可不戒”这四个字,我就忽然想起《笑傲江湖》里的那个大头和尚来,整天抱一坛酒,说话粗声粗气,一边为了保护自己的尼姑女儿而费尽周折,另一边又为寻找失去多年的情人而愁苦无措,正可谓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而不可抑制。

     说到“水生火热”,我不得不说说我现在的生活。我现在的生活,可以概括为“生于热火之间,死于深水边缘”。留在宜昌,一直是为一个目的,但时机不巧,只能暂时寄篱于此。整天坐在办公室,做一些不知所谓的事情,虽然也与文字打些交道,却不是自己想要的。

     游走江湖,没有利剑,当然得见机行事。看人脸色的日子不好过,却也没办法。老总说了一句话,你们这些大学生,都TMD是垃圾。到底是不是垃圾,想一想大学走过的路途,花的费用与自己的收获比起来,那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说是垃圾,那也不为过。毕竟,你要经验没经验,要学历就那个大学的本科,你还想咋滴。独自认命,不能怪谁。

     其实垃圾也没啥,记得一句话,即便是垃圾,也要做垃圾中的战斗机。这是颇有死猪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