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徐生
徐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751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5-04 10:22)

第44节

 

 

树。电话那头传来十三伤感的声音。你知道那个男子是谁吗?他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220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6.0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8.16,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无题》。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44,319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0 20:54)
标签:

文化

分类: 《伤》。长篇小说

第43节

 

 

那个城市留给我的最后一个记忆是,烟青色的夜空,痛楚绽放的烟花寂寞。是那年的除夕之夜。我驾着十三遗留下来的小车,载满记忆里的点点滴滴,出逃似的离开那座城市。

220迈的速度,似乎在梦游。心知这种速度很可能令自己走到尽头。然而内心没有丝毫的恐慌。如一潭死水般的平静。对于这座著名的北方城市,来的时候我心怀一生绽放的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2 19:33)
标签:

文化



于人命而言,甲子即为寿的分界线。乡俗中未至六十而亡之人视为短命,叫做“未上寿”,甲子之后而亡者为“已上寿”。如此,则世人似乎觉得人到六十就该知足,哪怕是死,也是件自然之事。

徐生即将而立,如此,言之“半世”亦不为过。故开博名曰“徐生半世”。

徐生何许人也?徐生姓不为“徐”,名不为“生”。某日偶翻旧卷《道德经》,经曰: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久思不能寐。自问己身前事急噪,未免戚戚然、飘飘然,视短而智泯,惊得凉汗及脊,顿悟昨日之非,预善明日之是。“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深以为然,是以取名“徐生”,以自勉。

 

既为人,自有其坎坷起伏,无永夜之天,亦无永恒之道,唯有亲之、敬之、坦然处之。然谁人能真正做到?古今亦唯老子一人。如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5 14:41)

第42节

 

 

    将身体蜷缩进藤椅里面,音乐在耳边,往事浮起。记忆里自然有它的甜蜜温馨。只是画面恍惚。常常会看到四月,晓夕,还有他。仿佛他们是不曾离去的。只是自己落了单。仿佛他们是还能寻回来的,是自己的不小心所弄丢。而许多时候又会心悸,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们已经死了。他们已经死了。那种惊悸,是五脏六腑被一只大手揪住,缠绕,攥紧。

    又是一年的尽头了。

    突然想起这个城市还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1 22:12)

第41节

 

 

    那天早上,广播上说,夜间将会有一场大雪。



 

    这个消息令人兴奋。尤其是对于我这个在南方长大的人,更是如此。那天早上我们起得很早。像学生时代,我们抱了个篮球便往小区球场奔去。由于气候寒冷,晨练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老人家在练太极。这亦正常。年轻人有时间,但不懂珍惜。人到年老方知时间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0 12:45)

第40节

 

 

我致电十三,没告诉他我身处何方,发生了什么事。他自然是问的,但我只是叫他帮我打钱。通过重重检查,医生说我的肾可以捐给他。于是在那个下午,我在深圳一家医院被缓缓推进手术室。之前,我给十三打电话。我说,十三,如果人生只有一次机会告别,那我想应该是时候了。语气平静。不待他问话我便挂了,并关了机。

这一刻的世界是静的,摸摸自己的胸口,居然感觉不出它的跳跃。对于自己的打算,内心分明。做个提前上路的人,于是也应该提前跟人说谢谢。告别,有时候原来是这世间最轻率的决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4 00:39)

第39节

 

 

接到她电话的时候,列车正钻进一条幽深的隧道。手机上显示的是东莞的电话号码。我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俩汽车喇叭声。还有模糊不清的,是雨声。然后便听到她在那头轻轻地唤我,树。

停了一下她又唤着,树。树。之后便听到她在那头轻轻地哭了起来。我问她现在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她不回答,只是哭。过了10分钟左右,她停止哭泣。开始跟我说。她说她现在在东莞。跟他在一起。

我说,这一年多来你过得好吗?

她又抽噎起来。声音哽咽地告诉我。不好。过得很辛苦。一直都不如意。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说,树,对不起。对不起。其实我一直都记挂着你。许多次想打电话给你,问问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9 18:10)

 

时光已经走过了又一个三角形

朱漆木箱的秘密早已被老鼠们啃光

吠了三千年的狗叼走了生命中的最后一个馒头

缺了一角的木头方桌上堆满灰尘的梦想

此刻只见它在轻轻叫

给我一双翅膀呀,给我一双翅膀

老鼠们嬉笑着把木屑吹给它



玻璃瓦上的青苔在风中招摇

它抬起头却没能见到阳光

于是只见它又轻轻唱

我的床板没有被褥

我的口袋尽是错误

年华已走街巷空留

洗白的蚊帐请你告诉我

蚊子们今年还来不来点缀这一帘幽梦



三千年的尘土没有埋住那木头桌上的思考

老鼠们啃不光那缺了一角的追求

明天的明天是一个又一个三角形

梦想望着挡住它阳光的青苔没有叹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4 06:49)

某天,如果看到我成了木匠,请不要诧异

或许我更向往的是农夫的生活

而需要的只是一亩地

这是属于我的村庄,我在这里跳舞

在长青的公王树下数完整个冬天

来年的春耕

你会看到我披蓑戴笠的模样

在一声声吆喝中

从这头走向那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