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鲜旧情人
新鲜旧情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997
  • 关注人气:5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如此新鲜


 

缪晓俊,男,82生。

撰稿人,专栏作家。

喜欢写古旧的词句,芬芳如香橼的故事。

淮扬菜系大厨,擅烹各式清雅甜润菜品。

精神食欲双丰收。

 

作品:

 

 

 
☆★《春深》
新鲜旧情人著
 
出版:汕头大学出版社

 

 

 
☆★《承泣》
新鲜旧情人著
 
出版:沈阳出版社
 

 

 
☆★《悠悠花巫》
新鲜旧情人著
 
出版:新世界出版社
 
 
☆★《你好,我们的故事》
新鲜旧情人著
 
出版:黑龙江美术出版社
 
 
☆★《我们是糖 甜到哀伤》
新鲜旧情人著
 
出版:新世界出版社
 
 
☆★《当爱变成爱过的时候》
新鲜旧情人著
 
出版:太白文艺出版社
 
 
☆★《青春的伤口》
新鲜旧情人著
 
出版:天津人民出版社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6-03-07 13:14)



赠婢

唐 崔郊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爱已成诗

文/新鲜旧情人

 

那日,她只是娟秀的云鬓,旧涩的长裙,在廊檐的转角,四步一停,三步一走,两步一抬头。崔郊坐在小圃尽头的水榭读一卷旧诗,看见她托一盏茶,犹豫,辗转,欲走还留。他朝她笑笑,她才有勇气走过来,“公子,请喝茶。”

 

碎花青瓷的茶盏,青翠欲滴的碧螺,也只有在姑母家才会有如此甘甜糯香的一盏茶。崔郊每年都会来姑母家小住,他喜欢这一片青砖黛瓦的旧宅子,面对一汪大湖,侧着山。只是,来过许多次,却从没见过她。

 

她垂手立在他的身侧,低着头,目光落在一旁的诗书上。他把书举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4 14:17)



空山

文/新鲜旧情人

 

进山的时候下雨了,一群人飞奔着躲进旁边的海芋田里。她蹲在一片硕大的圆叶子下面,雨还是淋湿了她的衣服,而她白色的衣服有点透,只能尴尬地把身体埋进膝盖里。旁边的男生脱下冲锋衣给她披上。是另一组的吧,从来没有见过他。

 

“不常进山吧?”他问。

 

“嗯。”她点头。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喜欢吃什么?”

 

“我吃素的,只要不是肉类,什么都可以。”他说。

 

雨停了,山中天光青碧,云朵无声涌动。她和几个女生在山前的空地上摘豆角,几个男生在支烤炉,背风的地方已经星星点点拔起几座简易帐篷。

 

他光着脚,把三角架支在溪流中,用塑料布将相机裹好,然后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3 15:09)


 

1.

故事已经很久了,很旧了,是93年?还是94年?我们争得面红耳赤,黄秦豪甚至激动地摔烂了一小瓶红星二锅头,他吼:“不是93年,也不是94年,就是昨天。”那就是昨天吧,因为它的确清晰如昨,从来都不用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是因为大气层被破坏地球变暖吗,记忆里,那时候的冬天,是货真价实的冰天雪地,一夜北风呼啸,树瘦人肥。我们中文系的几个男生写了一首歌,抱着吉他,蹲在女生楼下的雪地里唱。一栋楼的女生都沸腾了,开灯关灯的,鬼哭狼嚎的,笑成一团的。黄秦豪问我,“你喜欢的女生到底是哪一个?”

 

九十年代初,在我们那个很闭塞的小城,校风严谨的师范学校,在女生楼下唱歌是一件很轰动的事情。教导主任大跌眼镜,摔烂我的吉他,“唱,唱,唱,你到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4 18:49)

 





                                                 目  

 

时光有序

 

第一章:枥木

小树没有说话,笑笑地走远了,同手同脚,跨着大步。文森喜欢这样的女孩儿,甜白,婉腻,又有几分透明,含粉含光。

 

第二章:私信

那应该是冬天的沙滩吧,因为他画在沙滩上的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30 17:41)


1.

我在听一首歌,楼上总是踢踢踏踏的脚步打扰我,清绘过来安慰我:“楼上住着一个花痴,天天在上面把花盆搬来搬去,吵死人。”我把脑袋探出窗外张望,只看见一双手,折着铁丝在缠一棵梅树,然后弯出很沧桑的形状。我们离得那么近,我能看清楚他腕表的时间,十一点整。他有一双完美的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2 14:21)



   
1

柳湖路的傍晚,夕阳已经落到了瘦西湖的那一边,温暖的余晖把粼粼的湖面染成一片绛紫色。清绘站在空荡荡的房间,窗外细碎的阳光透进来,令这房间更显旧和舒适,隐约像是最后的归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2 15:59)



这是一个琥珀颜色,琥珀质地,琥珀般遥远又忧伤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我还是一棵树的眼泪,摇摇欲坠,当你扑扇着翅膀,恰好路过我的忧伤。

于是,故事不得不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4 22:59)


听说有一种花的名字叫朝颜,清晨开放,日上三竿便合拢,等待明日太阳初升。

听说还有一种花的名字叫夕映,傍晚开放,暗香盈袖。

 

朝颜夕映

文/新鲜旧情人

 

这么好的初夏,阳光是软的,风是甜的,我想,我应该开花了。是的,我已经迫不及待,风一吹便开出一朵来。绿篱白花,路人都驻足,深呼吸,沁人心肺。“今年的朝颜开得比任何一年都要繁茂和馥郁。”听,有人在夸我,忍不住从心底又开出一朵来。

 

那个女孩儿,拎着水壶,拎着裙摆,风鼓起她碎花的裙子,她鼓起嘴巴,气呼呼:“哎呀,太阳出来了,朝颜合拢了,我还来不及看见。”是啊,阳光太热烈,我的脸红彤彤,我不是害羞,我是怕见光死。

 

女孩儿坐在矮墙上,巨大的裙摆一直遮到脚踝,她托着下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9 13:45)

 

1

那一片斑駁破落的青色樓群,孔政民的琴房在向海的那一間民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