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陌小丹
陌小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86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当我们没法让时间停下脚步,又没法让记忆跟上脚步的时候,记录是唯一可以证明自己曾经存在的证据。——陌小丹2014.3.17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博文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4-05-22 15:55)
标签:

杂谈

分类: 【陌小丹】生活笔记

文/陌小丹

      箫声咽,离人泪,相逢不识,梦断魂牵,奈何情深缘浅。

——陌小丹题记


      《归来》是我继《1942》以后看过的最有感触的影片,整部作品中没有太多冗长的情节,却有种无声的朴实的强大力量触动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影片从一个生在特殊年代的微小家庭述起,以令人匪夷所思的凌驾于亲情之上的特殊矛盾的激化开局,以人物感情错位的悲哀为主线,整部作品着重人物的精神世界,如缓缓流淌的溪水,沉静内敛,但也不乏力量,隐忍的悲与怒、遗憾和无奈贯穿始终。这是一部能够打动我的作品,当然我个人对于影片的理解一定是狭隘的,看官们可以求同存异。影片中我多次被击中泪点,5号的车站,无声的钢琴,相逢不识……他们就像两条平行线,她在过去的回忆里期盼着他的归来,他在当下的现实里等待她的归来。
       看完这部作品,我突然更加理解了我的爷爷。他过世已有几个年头,可这是我第一次在文章中提及他。常言隔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分类: 【陌小丹】生活笔记

梦の日记:

 

1月9日
昨晚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大一开学,爸爸开车带着全家人一起送我去上学,到食堂吃了一顿南瓜面条后,大家全吐了,像是食物中毒。这个场景实在太熟悉,所以我使劲想在哪见过,突然想了起来,是我曾做过的一个梦!如果没有记错,这个校园天黑以后,所有植物都会疯长,包括摘下来的果子树枝都不例外,所以我们要在夜幕降临以前离开这里!我立刻把我的梦说给家人听,可是他们狂笑,还说我的脑袋瓜有问题…此时,外婆正在花坛里拔草,还拿塑料袋装了满满一袋子。我立马奔上前把她提着的塑料袋夺过来扔了好远,我一边夸张地比划一边说,这不能要,是怪物,会在夜里长得巨大!可是她不听,坚决地说这是野菜,还去捡回来带上了车。我焦急地不肯上车,我说一会它长大车里人就坐不下啦!家人还是觉得我有病,硬把我拉进车里…………还好,此时,闹铃响了!我得救了…

 

1月2日
 昨晚上做梦梦到一个老同学在同学聚会时开来一辆皮划艇样子的超酷的军绿色敞篷跑车,同学惊呼,这是什么~然后他说,是把普通汽车去掉全部外壳之后改装的~后来大家一起去吃自助餐,吃到一半,我在水果沙拉里吃到一个特别古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分类: 【陌小丹】生活笔记

2013年9月14日晚,我做了一个很长很复杂的梦:

在商场偶遇susan,一袭宝蓝色长裙的她带着一匹棕色的骏马,甚是拉风。她摘下墨镜,掩饰不住炫耀,说这马是她的新宠,还说这马听得懂英语,而后便唧唧哇啦地对着马说了一堆蹩脚的英文。惊奇的是,那马果然跟听得懂英语似的表演起来。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突然马就发飙了,开始踢人,大家慌乱逃窜。不一会人都跑光了,连susan都不见了,就只剩下我和马。我走向马那边,马竟然弯起嘴角,露出一排整齐的牙,开口说话了:“我讨厌自己被当成马戏团的小丑!你竟然没跑。”我惊呆了,马居然会说话,还是普通话!看我楞着,马继续说:“其实我是来自罗马的精通各国语言的马。”!!!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我答应马不把这秘密告诉任何人,然后还傻乎乎地和马说,那你教我英语吧。马问我,怎么教?我说,我讲中文的时候,你就顺带告诉英文怎么说。马答应了。接着,我怕susan着急,又在微信里告诉她我找到她的马了,又按她的吩咐,把马带到了路边。然后,不一会儿她就开着敞篷车到了,她又用她很拙劣的英语喊马上了车。马在敞篷车上恋恋不舍地望着我,可是,susan一脚油门,我就已经被甩得老远了。我突然觉得好失落,而后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9 14:40)
标签:

休闲

分类: 【陌小丹】生活笔记

    在太阳焦灼炙热的目光下,窗台的肥皂变了形,天天浇水的葱蒜还是奄奄一息,楼下小卖部的狗耷拉着耳朵摊开舌头赖在阴凉的角落里。即便我抬头看到蓝天白云,放眼望到满目苍翠,也还是有种一切都可能被瞬间融化的危机感,每一个毛孔都让我感觉缺氧。只有知了们不知疲倦地为夏天欢呼,也许,这真的是它们的一种节日。

    而我在这个季节发现的唯一舒适的事情就是裹着被子吹空调。昨晚不知不觉睡着后,我做了一个梦。

    我和W,还有一个姐姐,一起生活在几千英尺的浅海海底,一个像极了巨型肥皂泡泡的半球形区域,由于这里气压的原因,球面以外就是海水和各种五彩斑斓的小鱼,触手可及。有时候,鱼还会游进来,悬在空中摆摆尾又游出去。因为这里没有水,他们适应不了太久。我们也一样,有时候到海水里游泳,不背着氧气瓶也游不了太远。

    这个小小的空间,什么都不缺,就像一个巨大的海底别墅,而且空气清新,含氧量高于海平面上的空气。可是我不记得这里的历史,问他们,也不记得。

    我们每天用着相同的方式生活。夜幕降临的时候,驾驶我们的小潜艇出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5 10:50)

昨晚上我又做了个有关2012末日传说的梦,不过梦境的内容并不同于上次。

这一次的梦境——


我开着车,刹车却突然失灵了,虽然行驶速度并不快,但还是造成了几辆车的小追尾。无奈,我只好下车步行,此时还下着蒙蒙细雨,橘黄色的路灯在氤氲的雾气中显得虚幻而飘渺。我漫不经心地走着,看身边的街道因为一个个灯火通明的店铺而显得霓虹闪耀,看路上的行人也并没因为这不算太好的天气而减少,一切都如往昔一样的安静与美好。我深吸一口气,心想,生在这样太平的年代真好。


可是,突然间,细雨变成冰雹,没有伞的行人都像我一样拿棉袄裹着头往商店里跑,我的头部还能感觉到那冰雹隔着棉袄砸过来的冲击力,越来越强烈。当我跑到屋檐底下的时候,落下的冰雹已经像铅球一样大了,顿时街上除了冰雹就只剩下破烂烂的伞了。我感到越来越冷,越来越冷,突然人群中有个朋友喊道,快回家,快回家,气温已经降到零下三十度了。然后一阵慌乱,街上挤满了顶着袄子的人,我也随着人流往家跑。


路过一个熟悉的礼堂,竟然放着哀叹亡灵的乐曲,门缝里透出一道亮光,门正缓缓打开。有人喊,是鬼屋!我不敢看,我拿袖子挡住眼睛的余光,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陌小丹

 

    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读完了《穆斯林的葬礼》,合上这厚簿子的时候,竟仿佛沉溺在了老ROSE讲起泰坦尼克号时候闪着泪光的深邃眼眸里,心情也湿漉漉的,像最近江南的梅雨季节里久久不能晾干的衣服。那个穆斯林家族六十年的兴衰起落、几代人的身世浮沉以及那颠沛流离曲折复杂的情感,始终在我脑际徘徊。

    回家路上,车水马龙,尘埃飞舞,可最终还是悠悠落地,突然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尘埃落定,终归于黄土一捊。想起小说里的情节,宛如红楼梦里透露的禅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一切不过过眼烟云,只是红尘走一遭。

    我跟着笔者游过了玉的长河,游过了半世纪的历史海洋,游过了穆斯林信仰的圣地。

    我随着笔者叹过了月的圆缺,叹过了兵荒马乱的年代,叹过了这家几代人的悲欢离合。

    穆斯林的葬礼,这是一个家族的葬礼,一个从清贫到富贵又回到清贫的轮回。

    韩子奇一生系玉,惜玉如命,最终玉尽人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9 20:33)



文/陌小丹

 

6月9日,星期六。

 

告别·烤肉店

 

今天中午,和W面对面坐在烤肉店吃烤五花肉喝冰水的时候,W说,嘿,外面一定有个人在吃凉皮。我问,为什么。他贼贼地笑了,说我真笨。

我这才想起在搬家的那几天,我们住在几乎搬空了的屋子里,除了水什么粮食也没。江南六月的夏天闷热潮湿得让人窒息,没有晚霞的傍晚昏黄沉寂,凝固的空气让人只想吃些流质的或者清爽的食物。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个卖凉皮的小摊,我总喜欢在下班的时候打包一份带回家边玩电脑边吃。清清凉的,有时候甚至觉得如果一整个夏天都吃凉皮也不错。“嘿,老板,来份凉皮,不加蒜。”我照旧买了一份打包带走。一转头,W已经在和对面拉面馆的老板比手划脚地说着要吃什么面。拉面馆的门口有几张露天的桌椅,我和W就坐在那边吃起来。隔壁是去年生日时候去吃烤肉的店,阵阵香味袭来,瞬间瓦解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