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晓隆
张晓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153
  • 关注人气: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八一

八一

弟子甘愿小情小爱

佛说:

 

你大明大智
理应立地成佛
只因红尘滚滚
你孽缘未了
只能再世为人
了却你在世间之情 之爱 之悲 之喜 之苦 之乐 之身 之一切业绩

 

小龙说:

 

感谢大慈大悲
感谢上天赋予的莫大的恩泽
只因弟子愿继续沉沦世间之苦
甘愿背负小情小爱
上天造人就要有人来承受这人间疾苦
弟子愿处身于人世间

 

佛说:

 

世间之根本只因有情
你可在人间道续缘
来承受世人的悲苦
助他们摆脱轮回之苦

 

小龙说:

 

感谢我佛慈悲

弟子愿竭尽身心

不枉佛之红尘泪

图片播放器
红尘恋
   一枝纤瘦的笔,扯不动一场繁华的感情。

    一直在寻找,一个春天,一个繁华的春天。那里,轻风碧草,拈花白壁,一江烟水,飘渺梅影。花深人静,帘下笑靥荡开覆檐的青藤。像一些轻巧的手语。微微醉眠在柔丽的风中,似兰花轻吐心事。

    人的感情,此刻是红丝线。虚拟一场风花雪月,醉花蕊间。于是水袖轻撩,牵绊到流年。一些被枝拦截的光影,或停滞,或擦肩,或生灭。多年后,再看,依旧一湾清水,洗亮半痕新月。

    灰瓦褐脊,让位香薰的春天。逮一群苍凉,岁月深处定居永远。忽略一些时光的意境,它可以一枕轻语,梦入一个,也许只有在文字里才可出现的春天。清澈明净。恍若还有三月桃的水灵气息。只是,目送芳尘远去后,唯留一片闲愁,梅雨时节纷纷到日暮。

    两个人的苍凉,只能相望烟水。

    转身,芦花吹白山间月。听窗外雨潺潺,心事滋生。回首,石桥浅水滩,偶有游鱼,天边云卷云舒绵长。一双叠飞的蝴蝶轻轻昵喃。有风,温润拂柳,一枝枝,一簇簇,惹相思抵天涯尽头,浓浓淡淡,梦里寻到花无数。

    人也散,空留荒凉的轮渡。看夕照染红的雏菊,冷香浮动,牵着影子走过。萧萧败叶声里,混着一些足音传得好远好远。寻梅处,只有几枯枝横挂湖塘深处。

    三盏凄凄孤灯。一盏无眠,一盏轻悬,一盏只是淡淡的影烟,风里摇曳,如豆烟火,依约冷风中,细数流水落花几朵?

    一帘蝶梦,缓缓掩上那个春日黄昏的木门。细想蝴蝶飞不过沧海,因彼岸也失去,说好的等候。

    隔了时间,修剪的树也只剩炭笔速写的春天。黄昏太素,清光独舞。

    有残雨。微凉路边的木棉树,横向的枝,挑满层次的叶。那些被路灯嫣红的叶尖,像挑动的火焰。暗想旧日情牵,流萤几点,飞来又去,终锁不住一院相思缠绵。

    落眼。发觉,你的生日,又事过境迁。默然停靠椅边,看嫣红翠草满院。分取烟波,寄一段离愁。等下一次轮回,乘扁舟轻抚两岸垂杨。那时,有人会轻说:该是樱红蕉绿。
菊香迷迭
    菊,绽放水里。细碎咋响的声音,像那年月光,瓷盘上初长成。

    心事如菊。壶水,像长长的雨流进一行诗里。应该有个心仪的背影,转身,也只是刹那。可是,多希望那温暖瞬间,是天长地久的一个开始。于是,那些把盏时分:柔和,安静,在诗里,却蓄意隐藏一桩等待的心事。

    壶的一半,是墨绿胶质,掩了一半的记忆。相信若有等待的事件,一边徐徐淡定的柔美,一边掩蔽着尘世最疯狂的花絮。

    开在水里的菊,米白,清澈,透明。若单纯的白不足将其画神,你加一点柠檬黄,再加一点绿,那质感里就隐隐透出浅浅的象牙色,很微妙。像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私语。顺着米白延伸,咖啡匀染,花蒂处,深深的灰绿渡舟轻移。水域幽深处,心怀温柔,你是否留意过?

    一朵菊的轻柔,在水里被你弹落。那段曲,奏成一道婉约。水意的,缓慢的。就像某个等待的黄昏,风云里升起一片水墨,记忆,恍惚在花香里,盛开一朵,一朵。

    固然,若干无由的想象,只是失语的姿态。但在烦躁,喧嚣的尘世,至少也让情节在片刻里多了抹亮光。深究是无痕的,只在多年后翻阅这些浅浅的文字时,希望心还是暖暖的,至少一些记忆,可以寂静的开着甜美。

    想到这些,我又怀念年少养菊的日子。那时栏外,遍地花语。坐在梦里,看菊的眼眸深长,诗意。那些醉墨亮起的花蕾,在墙角,拼凑若影若现的心事。我们阐释一场虚拟的光阴,却不知,被时间打乱的文字游戏,原有着怎样的一种明朗和安静。

    阳光微凉的时分,如果推开窗子,你会发现,壶上光源,它亦是有着潮湿的心事。沿着旧旧的时间,幽深的铺下来,被倒影的事物就越来越远,悄然无声。此刻,只有你自已知道,这样寂静沉浮在水里的菊,让人惊见自已所有的前尘,教人黯然。

    如果,用笔薄薄画出菊的美,你可见到那种颜色里若断若续的情丝,带一点点的幽怨。若有光线掉在那窗外的枯枝,你要相信,某一瞬间的伤感和喜悦都来自一些事事而非的记忆。像在梦境,终要离开的。而我们,除了心生惆怅撒手放开,还能做什么?

    其实,人生不也如此。永远是一盆昙花绽放的凄美。在黑夜,为着一个梦悄悄靠近,然后黯然枯萎。然而,那曾经的盛开,是多么的芬芳和柔美。
穿越红尘的思念
    那一天我沿着一条河流突然又看见那一千次错过的美丽。一片金黄的麦田。一只红色蜻蜓轻掠而过,将沉睡麦田的思念惊醒。我不知道,误入的爱苑,轻易就惹上了相思的愁怨。但我忘记了,那是什么地方。有好心人告诉我,那是被遗忘的时光岛。

    我沉默。在城市边缘,聆听流星滑落最后的许愿。那缕幽蓝的青光,触摸着水面。看不透深浅。是谁,弄皱了水面;是谁,截载了我来回的身影;是谁,在我心底时隐时现?居然,连蜻蜓翅膀都斜裁一幅烟雨水彩画。印在玻璃上。嵌进心里。久久不能停歇。

    夜幕温柔下坠。一个人,牵着影子前行。漫无目的。用石块打出水飘,都激不起一点涟漪。一段路,走了好长好长。有一种无形的声音,泅渡着一个灵魂。有一种莫名的东西,恐慌着荒芜的心田。我不知道,思念的长短,可否用脚步来丈量。思念的深浅,黑夜和白昼可否衡量?

    我真的不愿,一个人,疲惫着无止境。我混进流动的人群。想一种热流的氛围,削弱一些哀思。我,错了。每一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仿佛再一次经历,你离开时的无语。每一个片段背影;每一个似与不似的手势;每一抹晃眼而过的色彩,都迷惑我久久渴望的心。你在哪里?可曾有过一丝的共鸣?

    多年前,我带着你捕捉黄色,红色的蜻蜓。你说,黑色蜻蜓是坏东西。我们会在清晨醒来,光着脚丫跑到麦地。沾湿翅膀的蜻蜓,还来不及睁开眼,一只只就被串成了回忆。满眼的麦穗,涨满一坡的深情。象布匹,在风力的山口隔阻出一短尘世的宁静。我时常在想:没有那些蜻蜓,或许,不会有什么记忆。亦或,只是为曾经找一个说词。

    寂寞红尘,你我只是路人。我已经很久,体会不透夏天气息里,翻滚着的愁思。如同一只鸟儿,痴守在枯垭的枝头,一遍一遍的鸣叫。只为有天,有人驻足,从它眼里读懂某年某月某天,有一些事曾经停留过,又没入红尘里。

    回眸一瞬间,掌心轻滑似水流年。一路走过的恋恋风尘,多少亭台楼阁入定。多少飘摇的日子压弯着岁月的腰际。一些零星的片断,象撒落水面的阳光星子。一些光亮亮的往事,想一点点装扮灰色调子的今生。想起小时候,妈妈带我去吃的小笼包。汤里漂浮着的油星儿,喝进肚里,回味一个世纪。

    有时,我情愿,我只是一株麦杆子。我,不要溶合在别人的环境里。幻想我,只是一个孤独的麦田守望者。一种倾斜的姿态,只为你,偶尔的低头间,与你的眼光相遇。时间:一秒钟而已。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5-11 17:5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廷庆典吉语厌胜钱,历代上诸多朝代皆有铸制,以满足宫廷节日典庆之专用,通常称之为宫钱。至清代,这种宫钱的发展达到鼎盛,尤其是嘉庆以后的几朝。宫钱与花钱不同之处,在于其由官炉铸造。譬如每年春节之前,在腊月来临之际,负责铸造宫钱的官钱局,都要把一批铸造精到,有庆典钱文的宫钱送入皇宫,作为宫灯的钱坠或其它装佩之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2 15:4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和李正文教授

 

李正文,1942年12月生,湖北武汉人。196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师从王临乙、王合内教授。1973年至今任教于湖北美术学院雕塑系。70年代末开始做陶。现为湖北美术学院陶艺研究所所长。 1980年起开始创作陶瓷壁画及陶雕。

    个展
1992年 李正文陶艺雕塑展 中国.台湾

    参展
1981年 首届全国城雕展 中国.湖北
1985年 首届全国陶艺家邀请展 中国.湖北
1988年 中国传统陶艺及现代陶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10 11:10)
标签:

张晓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