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时明月
秦时明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20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个人简介
往事,成空,皆付风月中。

QQ:22545134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2-12-19 11:50)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声色纪】

  丸子味道在晨色里盘着这座破旧的楼逶迤而上,若隐若现触到他鼻尖,他迷糊的意识里有了感知——老王又要出门了。果不其然,老王吼了两口痰,那辆破三轮摊车的嘎吱声便渐渐远了。

  他不喜欢这个味道,不只是因为他最近食欲越来越差。每当他看到老王那些长时布满油渍粗短的手指,心情就有些黯,瞅着老王油腻的领口以及永远慢吞吞“吧嗒”着的那双大得不太合脚的旧棉拖,他脑子里就像摔下一支判官笔定了那些丸子死刑——这也能吃?那被食客们啧啧称道的味儿就此被株连。
  彻底醒了。他甚至在心里怨气过,好像很多时候是被那些从窗户溜进来的味道扰醒的,他不会比阿芹起得晚,但更不想比老王早。他睡觉从来不关窗户。房间很小,窗户一关他立马觉得心里瘆瘆的,“啪”的一声又掀开了。
  猫不在枕边,它已经失踪了好几天了。也许被人抱走了,那猫天生不怕生且很黏人,否则他也不会轻易就将它捡了回来。想到这里,他心里多少有些惆怅。以往的日子里,醒来过后,猫总是乖顺地卧在枕边,软糯的皮毛贴着他苍瘦的脸,他用手指点了点猫须,眯声卡了下壳,那须含羞草似地缩了缩,再点,又缩了缩,猫半睁了眼,他好像在猫瞳里看到了无限微小的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5 00:50)
标签:

杂谈

分类: 【流年纪】

 

 

   图、文:秦时明月

  chapter.one^.^

  她,是他的人。
  生得精致,犹似蜀女。一开颜,便浅浅笑。
  他不是他,是另一个人。
  倒希望是他,那么,就可以得到点滴温暖,在她那里。岁岁年年。
  可惜,不是。

  chapter.two^.^

  没什么来由地,就认识了。
  比如、比如回个贴;再比如,加个分,以及什么的。
  初语之時,他说妳好呀妳好呀。在这头,她笑,说是的呀是的呀。
  好像有些晚了,时间。
  他说妳几时睡呀。她说马上。
  他说刚见到,就走吗。
  沉默少顷。说,破个例儿,陪陪我吧。
  她说给个理由呐。他说,扣扣上没人了,这就是理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04 13:41)
标签:

杂谈

 

  有时,会无端查看自己资料。如同审视一个陌生人。
  
  这些天倏忽一看,这扣扣,十二年了。记得那年我说,飞哥,我们去上通宵吧。
  
  我在门口,他在里头,这是阿帅寝室。他俩听了笑笑,阿帅问我,你想去玩什么呢?
  
  我说他们用扣扣聊天,看起来很好玩似的,我想去玩这个。飞哥说,你有扣扣?
  
  我说直接去啊,不可以吗。他淡淡一笑摇摇头,说,我给你一个吧,不然玩不了——22545134

  
  我进去记上,转身就走。走出门口又折回去:你们真不去啊?
  
  阿帅说:后天就考试了。彼时,我尚年轻,不知道这场战役的惨烈,说,飞哥,那咱俩去。
  
  飞哥坐在那里,感觉还思忖了下,说,你去吧,时间太短,恢复不过来。
  
  暑假过后,飞哥去了成都理工大学,而阿帅以理科658分砸开了北大那扇老旧而沉重的门。

  
  第一次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0 13:32)
标签:

文化

   

 

  七月的帛书未曾寄,妳可知晓。
  
  可还记得,半个时辰的那一场雨,蛰伏于妳心事之前。
  待到东边日出云散,妳在他种下的芍药旁静默。道是无晴却有晴么?妳开口问打脸旁飞过的蝴蝶。而后折了一朵水灵灵的,揣往袖里而去。
  西边彩虹若隐若现。妳统统不理了,拈花一笑的了然。

  
  妹妹、妹妹。
  妳似又听到他在唤。恍惚起身去掀门帘。
  触处即空。
  妳惊疑,继而急切,羞恼。
  那声音还在。不大、不小,不深、不浅。
  
  门帘终于给掀开了,扫碎一屋子月光。
  妳和衣斜躺着,纱帐被妳掀开半边,转头看,未绣完的鸳鸯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手还在半空,泪水却落了下来。
  不敢念、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0 13:28)
标签:

文化

分类: 【流年纪】

   

 

  【壹只蝶】当年

  
  稚面垂髫当年好,不知时日久长。
  
  那年岁,管你是哪家小儿女,纯生生,皆是一幅能动弹的娇俏画儿。
  
  是否还曾记得?当初有人在念,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
  
  要么是你蹭到我家来,要么是我溜到你家去,鬼鬼祟祟盗了你爷爷的唐诗,就着一股尘埃味儿,头顶头瞅着黄黄的纸面就念开来。小孩子哪是懂那些凄凄艾艾的,边念边没心没肺的笑,笑声远比书声高,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即断肠!也不知受了哪个喜哼腔的蛊,好好的一首诗,被我念成戏了,末了还恬不知耻的问你爷爷,爷爷,啥叫断肠?
  
  你爷爷怕是恼咱动了他的宝还戏了他的诗,无知可恨呐,摇摇头不理人。你撅撅嘴说不理他。丢下那书,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4 00:41)
标签:

杂谈

分类: 【流年纪】
5月3日《画饼》
五花肉,二锅头
添香红绫裹素手
朱颜好似云出岫
四年恩,百年休
逶怀随卿同杯醉
莫言与君共长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26 06:26)
标签:

文化

分类: 【流年纪】

  ■
  
  九州之南,大河静默,乌云漫天驻。
  
  眼看十年未降那雪就要来。然他先到一步。
  
  雪前夜降临,纯洁,却至寒的品性。小宗师不知道,今后的行走于路途上,连看风景的眼都是冷的。
  
  诚然,也会笑。只是笑的时候,心是冷的。
  
  母当然不知小宗师已经到来。摸摸脸,他仰首一笑,乖顺的神色掩藏了霜。
  
  其实也无所谓掩藏。那寒意入了骨,平常女子,看不穿。
  
  小宗师却在此刻踏出第一步,他要行走于世。
  
  只是这世上走一遭,哪是这般容易的?三步未满,跌了一跤。
  
  大千世界动了一下,却无人知晓。像在告诫他:此生不顺呐。
  
  另一个平常女子见了生怜,抱进怀里俯颜挨了挨。然后递与母。
  
  小宗师不哭不语,挣扎着要下来。
  
  这次走得委实稳妥。不想走到第三步,他停了停,又摔了下去。
  
  一个太爷路过,蹒跚着来拉他。不拉还真真不知道——他那一摔,自己成全的。
  
  我要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7 21:39)
标签:

那里

文化

分类: 【流年纪】

   在白天快要结束的某个瞬间,偶尔的,我会看到我没去过的地点。
   比如,一处老房子。
   我离它不远不近。青砖红瓦,宽敞,却不明亮。因为我的目光迟疑着踱进它敞开的大门,立马就被吞噬了。里边没有光。
   黑窟窿,我无端的念念有词。
   陪伴黑窟窿的,除了近旁枝条乖顺的树木及前面这块宽阔的青草地外,还有几段颓圮的墙。墙上有青苔,从头到脚狠劲儿的绿下去。
   其实已经很完满了,这幅简单的画。
   可我还是略显固执或者奢侈的想:这些绿是怕阳光的,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再有些繁茂的藤蔓呢,替精致却孱弱的绿挡住光。像个伟岸的爱人那样。
   这一笔如果被我允许,那么结果会比预期更美妙,因为藤蔓本身就需要阳光。
   两全其美。我甜甜的笑了,在心里。
   眼睛却依然盯着那扇开着的门,跟里面的黑暗对峙。它一动不动,淋漓尽致的彰显着一所老房子该有的层次。
   我也一动不动,尽量的。
   时间边走边侧目这两个奇怪的事物,一个依旧岿然不动,一个开始微微颤抖,它们在对视。或者说,是心虚的一个在窥探满不在乎的另一个,他就要在这场莫名其妙的对峙中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