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畅销书楼兰阴谋
畅销书楼兰阴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46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版权公告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楼兰阴谋》:一部关于楼兰的神秘传奇

 

     一部关于楼兰的神秘传奇——《楼兰阴谋》现已全国震撼上市。本书是作者游历新疆罗布泊探险10年,历经九死一生搜寻楼兰遗物,查阅大量简牍残片和历史典籍,耗时8年的心血力作,现由金城出版社、北京习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联合出品。本书网络点击量突破千万,书中盛世楼兰的繁华和跌宕起伏的情节,让人对这个神秘消失的古国楼兰充满了无限神往。

     故事源于楼兰王后承恩受孕,汉廷和匈奴分别向楼兰提出了质子的约请。楼兰王表面同时应承,暗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书试读”新书《楼兰阴谋》全国上市后受到广大读者的追捧,现征集100名首批读者的读后感书评!我们将筛选十位读者免费赠书到家。邮箱:ximeiwenhua@qq.com截止日期2011-1-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6

 

许久悄无声息,两名僧兵感觉纳闷,走上前掀开帐帘,才发现里面早已空空如也。四下搜寻不见踪影,只得垂头丧气地回禀迦乌诺。

“坏了,”迦乌诺跺脚叹息,忍不住斥责道:“你们两个蠢货,空有一身蛮力,怎么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他推测苏曼莎和方品奇是奔王陵而去,但若想拦截已经来不及了。首先,南北两路均可通往城西,难以判断他们的行进方向。再者,考虑到不虞泄密,这件事不便假手于人,而自己也无暇分身,因为神圣的“浴佛礼”就要开始了。

风和日丽,草长莺飞,碧波荡漾的蒲昌海岸僧众云集,熙熙攘攘。随着一阵低沉舒缓,被称作“梵呗”的佛乐响起,喧闹的场面顿时平静下来。人们翘首引颈,专注的目光投向湖边,那里有三日前从城内最大的伽蓝里“请”来的一尊高达丈余的檀木佛像。用以包裹佛身的纱幔被轻轻撤去,法相乍现,慈蔼庄严,双手合十,盘膝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4

 

都说福无双至,但自从苏曼莎和方品奇上船以后,形势似乎一下子变得无往不利。僧团的招牌果然响亮,货船通过水门的时候并没有受到过多盘诘,继而顺流直下,来到城南三十里外的一处村落。难怪那两名艄公会遭到上官的呵责,实在是一对粗心大意的家伙,只顾吆喝岸边仆役卸船,居然没有察觉到舱尾的木桶中悄悄钻出两条人影。

借助芦苇的遮蔽,苏曼莎和方品奇迅速离开河岸,绕过村庄,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前进,不久发现道旁有几间庐舍,前堂后院格局分明,附近还有一排亭障,不用说是一所驿站。“十里一亭,三十里置驿。”负责迎来送往,传递信息的邮驿制度在汉代已经非常完备,随着汉廷势力向西拓展,丝绸之路的开发,逐渐延伸到西域诸国,甚至远及印度、缅甸和波斯等地。没有“驿卷”或“信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3

 

半个时辰后,苏曼莎和方品奇已经穿行在楼兰王城的街道上,仍然同骑着那一匹被毡布包裹四蹄的马。这是一次探秘兼逃亡的行动,在此之前,苏曼莎作了相应的准备,干粮、水囊、川资之外,又带上了防身的武器。她自己选择了短刀和那架强劲的弓弩,把阿盖达的佩刀和一副红木长弓交给方品奇。方品奇腰悬佩刀,背挎弓箭,紧张之余也感受到了异样的刺激。就象阿盖达所说,出城的关符对他们来讲全无意义,劫狱事件发生后,两人多半已成为楼兰官方的通缉对象。这一点很快也得到证实,驱马来到城西,发现城门口灯火通明,守卫的士兵比白天多了几倍,严格盘查着为数不多的过往行人。转向城北亦复如此,而且,在一些重要路口增设了哨卡,并有小队的官兵沿街巡逻。

“从城门混出去不可能了,我们必须另想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1

 

关于世事无常,方品奇的体会更加深刻,刚才还是国师长老的座上客,转眼间就成了谋害重臣的主要疑犯。当他被绳捆索绑,带往监牢的途中,还试图向押解的侍卫申诉分辨,但不知是言语不通,还是严守命令,侍卫根本不予理睬。

监牢在南城,一面是条小河,一面是菜畦,正中苔藓斑驳的高墙上开了一扇异常低矮的小门。进入狱门,是一条黑黝黝的甬道,两旁隐隐可见无数栅门,转过几个弯,眼前突然一亮,抬头可见一方天窗,日影斜射,照出单独的一间囚房。侍卫和前来迎接的狱吏交谈着,一边打开牢门,连推带搡把方品奇送入,然后木栅落锁,人各散去。

囚房昏暗狭窄,虽然栅门相对的方向有一个通风的小窗,仍消除不了阵阵阴湿、腥臭,令人作呕的气味。方品奇无暇挑剔环境,脑海里不断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0

 

方品奇遭遇意外之变的同时,宋钧正身处峻宇雕墙的王宫里。他生平医人无数,上至公卿王侯,下至贩夫走卒,但贵为一国之君的患者还是初次碰到,因此不免有些拘忌,也无心观瞻金碧辉煌的王室风光,低头顺目地跟着内侍径直来到寝殿。

也许是怕病人受凉,寝殿内门户紧闭,罗帷重重,原本光线十分昏暗,为了方便诊视,才临时增添了十几只婴儿手臂粗细的蜜烛,把卧榻周围照得通亮,提前回宫的王后母子就坐在旁边。

宫娥挑起丝帐,宋钧看到了斜倚在床上的国王。五十多岁的年纪,颀长的身躯瘦弱不堪,一条薄毯裹住腰际以下,须发凌乱,面色焦黄,高耸的双颊隐现潮红,两眼半睁半合,不知是迷梦初醒,还是恹恹欲睡,看上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9

 

“神雀苑”北边琼楼玉宇,似乎是王室的行宫,另有一处正方形建筑,门外侍卫把守,室内宽敞明亮,正北居中供奉着佛龛,西面是一个壁炉,东面有两排高大的书架,上面塞满了捆扎整齐的木简。窗前桌上也有摊开的木牍,以及红柳木制成的书写用笔,大小不一的印章和银制的烛台等。屋里分布着八根彩漆立柱,锦织的地毯上放置着细杨木矮几,均配有软垫茶具,可供多人安坐,看起来象是一间议事办公的“签押房”。

国师黎贝耶本来在一张矮几后合目养神,听到动静,看见方品奇同阿盖达入内,立刻扶着手杖起身相迎,和善的笑容里透出几许憔悴。

“方郎官,你所需的关符已拿去王庭加盖印鉴,宋公也出诊未归,我请你过来小坐片刻,免得一个人在外面枯等无聊。”黎贝耶说,阿盖达招呼仆役斟茶,然后尽皆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

 

葡萄藤上翠绿的枝叶间开满了黄灿灿的花朵,令人不免憧憬着硕果累累的季节。但更吸引方品奇的是葡萄架下方,一副秋千上坐着的一位风姿绰约的年轻女郎。

她有一头柔顺而略微卷曲的褐色长发,标准的瓜子脸型,两道弯眉乌黑细密,眼窝自然凹陷,一双眸子宛若艳阳照射下清澈见底的孔雀河水。鼻梁挺直,鼻尖小巧,菱角形的嘴唇两侧各有一个浅浅的酒窝,显得几分俏皮可爱。穿一件葱绿色的罗衫,下面是深灰色宽松式束脚裤。身材苗条,体态匀称,足尖时而点地,在藤条编织的秋千上悠悠荡漾着,嘴里轻轻哼唱着一支欢快的歌谣。

和王后稍显病态的美丽不同,她红润的肌肤象是极富弹性,周身散发出一种蓬勃的活力,仿佛漫漫苦旅中见到的一股喷薄的甘泉,又似炎炎夏日里扑面而来一阵清凉的风。她的衣饰简洁普通,除了腕上的玳瑁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

 

“神雀苑”距国宾馆不远,占地深广,建制恢宏,本来是王室的别业,却常常用来举行大型庆典,集会以及宴乐,除了画榭雕栏,金碧辉映的因素,还有很特别的一点,就是和庄严肃穆的王宫不同,在此无须遵守太多的繁文缛节,宾主脱略形迹,场面更加轻松愉快。

今日的宴会是例行的活动。位处丝路古道上的要冲,楼兰拥有成为西域文化物质交流中心的先决条件,而来自四面八方的商旅、使节以及僧侣等人员,也不断促进着该国的繁荣富庶和文明程度。为示优容和答谢,每逢月初集市开始前,楼兰王庭会折简邀请一些富商巨贾或使臣高僧,旨酒嘉肴,歌舞助兴,竟一日之欢。如此规格极高的聚会,即使国王不能亲临,也会有重要的王室成员参加,而具体照应宾客,提调席面的角色通常由年高德劭的国师黎贝耶出任。

宋钧和方品奇赶到时,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6

 

第二天船开的时候,方品奇还倚在货堆旁酣睡,不久被一阵啾啾的鸟鸣声吵醒,张开双眼,环顾四周,立刻困意全消。

这是个晴朗的暮春天气,湛蓝的空中漂浮着大朵的白云,孔雀河两边草木葱茏,视野开阔。岸北的芦苇足有一人多高,摇曳生姿,宛若少女的腰肢。晓露初干的碧草像是被净水仔细洗涤过一样,映入眼帘,惬意舒畅,熨贴无比。虽已过了繁花似锦的季节,绿茵之间依然朱朱白白,芬芳馥郁,仿佛不肯迁就时令的步伐。向后有大片的胡杨、桂香柳、梭梭柴,以及许多不知名的树木,枝繁叶茂,蔚然成林。三五成群的麋鹿或羚羊在林下嬉戏,欢快的追逐中惊起一对百灵,拍打着轻盈的翅膀从船头掠过,留下一连串悦耳的啼叫,与岸边行旅的驼铃声呼应成趣。水面渐宽,过往的舟楫也多了起来,人们隔船相望,颔首致意,脸上挂着恬适的微笑。南岸河网密布,波光辉映,其间点缀着桑竹良田,阡陌交通,远处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