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龙扬志
龙扬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740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在诗人中穿行

《人民》:“经验之诗”的命名可能

 

龙扬志

 

      王光明先生曾将那些受社会公共事件激发的诗歌概括为“经验之诗”,此类诗作在新世纪成长为一道习见的文学景观,因为重新凝聚了公众对于诗歌的期待,道德感与担当精神在社会转型期被纳入诗歌的内在精神而备受瞩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别用小商贩思维看待科研工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重读哈维尔1990年新年致辞
 
龙扬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广东省作协主席、暨南大学党委书记蒋述卓教授致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在“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港澳文学论坛的发言

 

各位专家上午好,其实我谈的“澳门文学批评场域”有一个限定条件,是中国大陆学界如何建构有效的澳门文学研究的学术空间。回顾历史,饶芃子、刘登翰、杨匡汉、张建桦等前辈学者针对澳门文学展开了一系列研究,摸索出一些富于启发意义的方法,不论澳门本土,还是内地及其他地区,愈来愈多学术新人关注澳门文学,这是一个值得欣慰的现象。可惜本次大会专门谈论澳门文学的学者只有我一人(甘以雯编审是从澳门散文大赛的角度介绍澳门文学,我是会务组成员,当时我们向二十多位澳门学者、作家发出了邀请,但出席者只有二人)。我认为,内地的澳门文学批评(或研究)需要意识如下几个问题,才能建构有效的研究场域。

 

一、“外省批评”与文化在场的问题

 

内地的澳门文学研究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主要以批评的方式展开,并且随学科发展不断推进,存在诸多不可避免的历史局限。澳门学者郑炜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指出内地学者存在随意性和片面性的问题,呼吁内地同行改进。
郑炜明的“不满”反映了当时存在的普遍状况,也折射出本澳学者对“外省批评”的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5-25 22:47)

龙扬志

今年元旦之前,曾敏之老人约定我们几个去他家小聚,不料还差几天就传来先生仙逝的消息,一代名记飘然西去,令人扼腕叹惜。曾老是有恩于我的,他一离世,广州两个定期叫我打牌的人都走了。会打牌的人都知道,打牌的乐趣在于过程,隔三差五找个理由聚到一起,既轻松又愉快,世界上简直没有比打牌更好玩的事情了。这样一种令人感觉温暖的挂念,一直催促我写点什么,然而他去世之后,看到各种怀念和凭吊文章潮水般涌现,我竟然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千万情绪,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我接触曾老其时也晚,一切绚烂归于宁静,而他仍在有条不紊地展开人生的精神图景,直至终极之完满。在先烈中路黄花岗剧院后的那座小楼中,我有幸多次与曾老交谈,不论风雨人生的启承转合,还是家国命运的兴衰起落,于聆听者皆是一种特别的财富和荣耀。曾老的一生是一部波澜起伏的大书,既有潮平两岸阔的炫丽情节,也有风正一帆悬的静穆风景。在他笑看沧桑的生命长河中,像我这样的“小伙计”,想必是不计其数的。

曾老近年听力衰退厉害,只要降低语速,日常交流基本可以顺利进行。先生一大雅好是搓麻,一到周末召集三五老友,酣战半天。大概因为年岁已高,很少在牌桌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刊于《诗探索》理论卷,2015年第1辑)

一  谁是东荡子?

东荡子是一位来自外省、最终被岭南大地接纳的诗人。东荡子的经历与其他远离故土流落异乡寻找出路的失落青年别无二致,但他将外部挑战转换为生命本体的深邃认知,并升华为个体思辨能力的诗性表述,这些形诸文字的作品最终成为他穿越精神困境的通行证。虽然他抽身离去,为数不多的作品将代替诗人继续发出声音,甚至擦亮当下这个人文主义理想式微的时代。

东荡子给人留下的印象是诗坛侠客,热情、豪爽、坦率,又用他独特的智慧包容身边每一个朋友。当下诗坛堪称“最好的时代”,从写作自由与喧哗景观看,确实涌现了不少优秀的诗人,但是与想象中的盛唐气象比较,显然还缺少一些什么。干脆果敢,率性洒脱,超越世俗,此种精神气质与诗歌结构、韵律、张力等诗学问题没有关系,却不可或缺。东荡子在诗性萎靡的年代横空出世,即展示出类拔萃的抒情能力,虽然诗坛对他所知甚少,但他的作品在广州诗人圈子里飞速流传,这应算当下诗坛为数不多的神话之一。《诗选刊》“2006•中国年度最佳诗歌奖”授奖辞说,东荡子“是一位应该更多被诗歌界关注的诗人”。在非诗的年代展开诗歌,亟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龙扬志:就你的诗歌写作举行一场对话,或者写一篇批评的文章,这个念头在我心中由来已久。年头到年尾,时间转眼即逝,看来没有哪一个日子是专门为诗歌对话而特意留出的,我们也不必再等待良辰吉日了,就这样随意开始吧。老实说,你的作品传达出的信息量太大,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要不请你简要描述一下你的90年代?你是如何开始文学创作的?诗歌在你人生道路中扮演什么作用?

梦亦非:我发表第一首诗在一九八九年,那年十二岁。至于我为什么喜欢诗歌,如何开始文学创作,几乎是“没有原因”的,我祖父那一代、父亲那一代都不识字,周围也没有任何人从事文学创作,甚至连诗歌类书籍也没有,我是从模仿课本上的诗歌开始写作的,大约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四年级时很奇怪地得到一张安徽的《诗歌报》,开始琢磨上面的诗歌,然后,从模仿课本上的写作变成了朝向纯正诗歌趣味的学习。至今回想起来,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如果的确存在所谓的“人生道路”,诗歌起着某种“宗教”的作用。

龙扬志:说到诗歌的“宗教”作用,还真是找出了诗歌与宗教二者的隐秘关系,诗歌像宗教一样引领个体内心走向纯粹,从自发的阅读转变为自觉的写作,诗歌似乎经常扮演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诗歌欣赏<10>略)

 

龙扬志主持人推荐语——

 

1993年刊于《上海文学》的《崇明》组诗中有一首《诗歌》,最后一节大概算是施茂盛当年对于诗歌的理解吧:

 

我早已在我家乡安定,但我像

这一群鸟雀一样,时常回忆起上海的朋友

留给他们回忆的,已是另外一个人了

今天,我剥开粗粝的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文学场与澳门文学批评话语之建立

 

龙扬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