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宁夏作协副主席:深切悼念张贤亮

第一次见到贤亮主席,是1990年,那时我在宁夏教育学院进修,他来给我们讲课,倍感幸运的是,稍后,在校园的马路上单独碰到主席,鼓足勇气请主席签名,不想主席十分和蔼地接过笔记本,写下他的大名,之后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好好学习。对于一位文学青年来讲,当时的激动可想而知。之后,再读主席的作品,就多了一份亲切和温度。

朱大可:张贤亮的苦难修辞学

跟其他作家完全不同的是,张贤亮“亮出”了自己半宗教式的修辞体系。这是他获得官方文学殊荣的主要原因。没有任何作家能够像张那样,借助东正教加斯大林主义的苏联文学的混合教义,调动完整的隐喻—寓言修辞技术,营造了一个中国痛苦记忆的有序的书写体系。这不仅是苏联前辈文学经验的展览,也是中国记忆修辞学的一次成功尝试。

最新博文

  • 全部
  • 本色人生
  • 博友悼念
专题内重要博文

作家张贤亮书法作品赏析

王南方 | 2014年09月29日 10:02

专访张贤亮:我是很生猛的

南方人物周刊 | 2014年09月28日 17:25

冯骥才:我失贤亮其痛有过文坛

feng | 2014年09月28日 11:19

张贤亮:中国文坛最真实的光明

盛京关捷 | 2014年09月28日 11:17

张贤亮:我这种男人你们女人不能找

长余量化对冲投资 | 2014年09月28日 11:01

朱大可:张贤亮的苦难修辞学

朱大可 | 2014年09月28日 10:58

重读张贤亮被社会功能吞噬的文学

解玺璋 | 2014年09月28日 10:58

叶倾城:张贤亮曾与我的爱情启蒙有关

作家叶倾城 | 2014年09月28日 10:58

张贤亮:我因《大风歌》被打成“右派”

张贤亮镇北堡西部影城 | 2014年09月28日 10:54

微博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