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柬埔寨前国王西哈努克10月15日在北京逝世,天安门广场甚至为他降下了半旗,“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称谓见诸各大媒体的纪念文章。毫无疑问,西哈努克的辞世,让“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又少了一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是一种由官方赐予的称号,这一称号见证了新中国的外交史。梳理和盘点“老朋友”们的故事,有助于我们在新的形势下重新审视我国的外交政策。

新闻

VISION NEWS

老朋友又少了一个

方可成:谁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柬埔寨前国王西哈努克15日在北京逝世,“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称谓见诸各大媒体的纪念文章。毫无疑问,西哈努克是一位典型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的辞世,让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阵营又失去一位重要人物。勿庸讳言,“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是一种由官方赐予的称号,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们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如果你俯身探入时代的洪流,去详细了解那些被称为老友的人物的命运,你会发现,他们当中有恋权者,有投机者,有争议人物,但也有不少值得尊敬的人。 [博客全文]

陶短房:最著名柬埔寨人的去世

从二战中的1941年继承王位,到隐居多年后病逝异国他乡,90岁的高寿、70多年的政治生涯,这位“小国的大人物”在国际政治舞台亮相的时间太长,机会太多,他经历过维希法国、日本、法兰西第四共和国统治下的附庸时代,和美国人结盟又被亲美政变推翻,和越南人并肩作战又被越南军队赶出王宫,在越战后起与苏联人站在同一阵营,十多年后却成为苏联人拒不承认的流亡政府首脑,他和红色高棉的恩恩怨怨,和朝鲜、中国的缠绵因缘,则更成为从政治家、战略家到小说家、八卦人士,研究了几十年、且注定还会研究至少几十年的课题。 [博客全文]


刚刚辞世的“老朋友”西哈努克太皇

百科

VISION BAIKE

盘点601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被称为老朋友次数最多的人

哪些人能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张清敏:“老友”遍天下源于中国外交羞于谈利益

有这样一群外国人,大多数中国民众一辈子未曾与他们谋面,但这些人的名字一旦出现,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脑中都会条件反射地出现一个称谓:“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些“老朋友”包括了埃德加·斯诺、西哈努克亲王、基辛格、李约瑟、萨马兰奇……中国人处理外交关系往往从感情、关系出发,羞于谈利益,而是代之以朋友的称谓。
601人——这是过去六十余年间被《人民日报》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国际友人总数,他们来自五大洲123个国家,可谓老友遍天下。601位“老友”绝大多数是在1977年之后才获此称号的。1979年,该称呼的出现频率出现了第一个波峰。从国籍看,在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日本人最多,达111名,是排名榜眼的美国人的两倍多。[博客全文]


著名的“老朋友”萨马兰奇

加藤嘉一:“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不是随便称呼的

根据我的经验,中国媒体上“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不是可以随意称呼的。这一短语必须在经过有关部门或领导的“批准”后才能统一使用。纵观历史,中国的“老朋友”有官方的和私人的两种,官方的老朋友是与中国关系良好的国家领导人或外交官,比如戴高乐、尼克松、铁托、金日成、福田康夫等。民间人士则有加拿大的白求恩、美国的斯诺和日本的西园寺公一等。可以说这些人在中国是非常有“面子”的。比如,南斯拉夫共产党总书记铁托去世时,《人民日报》曾经用整个头版进行专门的报道和纪念,这是一种极高的荣誉。
类似的“佳话”还有很多,比如,中国曾经以很高的规格邀请刚下台的尼克松到中国访问,尽力营救被政变者关押的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汉等等。这些似乎可以称之为一种中国传统的“老朋友文化”。中国人讲究“义气”,关心曾经对中国“有帮助”的外国领导人,这是一种很有效的外交渠道。[博客全文]


身陷囹圄的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

确实有个别“老朋友”引起争议

李子迟:“末路法老”穆巴拉克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曾被《人民日报》十度以老友相称。穆巴拉克本人曾经十余次访华,先后会见过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国领导人,并与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穆巴拉克由于其过于强硬、偏激的独裁手法,而被称为当代世界少数几位最著名的枭雄之一,与萨达姆、卡扎菲、穆加贝、金正日、米洛舍维奇、卡拉季奇、卡斯特罗等人齐名。他在埃及总统的位置上一干就是30年,年逾80之后仍然没有放手的迹象,更令埃及人愤怒的是,他还准备把总统宝座传给自己的儿子,而且,执政后期政府和他个人贪污腐化程度越来越严重,穆巴拉克的家族财产据说高达50亿美元,终于导致人民无法忍受,落得个身陷囹圄的下场。 [博客全文]


被自己士兵逮捕的罗马尼亚领导人

时代周报:齐奥萨斯库的“建筑屠杀”

有3万户的住宅建筑被拆除,许多不幸的住户们被勒令24小时内滚出自己的家,一些业主自杀了。被吓呆的老人被逐出自己的房屋,像阴森可怕的幽灵一样在他们被 推土机铲倒的房子周围转来转去。根据某个官僚的主意,这些不幸的失去家园者不仅要签字同意拆毁自己的住宅,有时甚至还要支付拆毁的费用。
夫人埃列娜(Elena)也起到了怂恿的作用,她让齐奥 赛斯库感受到,布加勒斯特和罗马尼亚都配不上他,他“太伟大了”。齐奥赛斯库决意要改造他的国家和首都。要建立一座干净、洁白、光彩夺目的城市,一个与伟 大的他自己相称的伟大首都。建立起宽广的主干道,把党政机关主要干部的9000栋住宅集中到同一地区,摧毁古老的布加勒斯特,将其纳入到“标准化”体系, 一如在其他方面对罗马尼亚的民族、精神和文化的统一性改造一样。建筑屠杀直到1989年齐奥塞斯库政权的垮台才告结束。布加勒斯特的老城区基本已经不复存在了。 [博客全文]


温家宝总理为基辛格撑伞

但大部分“老朋友”都为中国做过巨大贡献

东方虬龙:“中国通”基辛格

基辛格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作为第一位叩动新中国门环的美国高官,以及197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曾出访中国50余次,享受贵宾待遇,多次受到中国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上世纪七十年代,冷战的风云变幻中,中国未受“门第之见”束缚,积极展开外交活动,广结朋友,开启了一波恢复或建立邦交关系的浪潮。1971年7月9日,基辛格秘密访问北京,执行了一次最具有轰动效应的“秘密外交”,由此成为中美关系中最重量级的亲历与见证者。现已是耄耋之年的基辛格仍不断在各种场合为中美关系建言,他最近出版的一本书就叫《论中国》。基辛格坦言:“中国已经成为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博客全文]


毛泽东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

徐建华:回忆田中角荣访华

以“决断和行动力”著称的田中首相终于来到了北京。周总理和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郭沫若以及外交部姬鹏飞部长、外交部顾问廖承志(时任中日友协会长)等都亲临机场迎接。田中首相也是感触满怀。他对曾被日本军国主义者加害过的中国人民所给予的热情欢迎和款待,不会无动于衷。田中在钓鱼台写下的诗句“邻人目暖吾人迎”,表示要在日本离宫改造为迎宾馆的时候请周总理作为第一位客人访问日本。br />田中上台后,甘冒政治与生命的危险,优先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他派自民党老资格议员小坂善太郎率各派议员访华,以最终协调统一党内意见;同时派执政党副总裁椎名悦三郎去台湾安抚、摸底;然后自己来华谈判,最后解决问题。田中首相承认,谋求复交,就只能取消同台湾的官方关系,可是不愿造成混乱,不愿视与台湾“建交、缔约”并宣布双方“战争状态的结束”从一开始即为非法。 [博客全文]


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在北大演讲

国际先驱导报:痴迷中国文化的法国总统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和中国的交情则始于他对中国文化的痴迷。法国历届总统中,几乎每个人都与中国有着不寻常的交往,其中对中国最为钟情的莫过于希拉克。早在1978年,西安的兵马俑还在发掘之中,时任巴黎市长的希拉克就提出要拜访这处文明遗迹。被栩栩如生的兵马俑震撼后,希拉克在留言簿中写道:“秦俑坑的发现堪称第八大奇迹。”由此兵马俑“世界第八奇迹”的美誉不胫而走。
1997年希拉克以法国总统身份访华,与中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是在西方发达国家中首开先河。谈及这一伙伴关系的意义时,他甚至巧妙地引用了出自《周易》的哲言——“二人同心,其利断金”。有学者将希拉克执政期间称为中法关系的“黄金10年”:希拉克领导下的法国拒绝在日内瓦人权会议上与美国联署批评中国;正是从希拉克开始,中国与欧盟在人权领域由冲突走向对话,之后双方已经建立起常规式的人权对话机制。 [博客全文]

故事

VISION STORY

和“老朋友”有关的国民记忆


国人记忆中的莫尼克公主

雷颐:有关西哈努克民间记忆

美丽的莫尼克公主穿着一套又一套的漂亮衣服倘佯在飘荡着鲜花和歌声的地方,失去了祖国的公主浅浅地微笑着,她的微笑从那远不可及的天边穿越层层空气,掠过花朵和歌声,颤动着形成一道又一道波纹,一直来到多米的面前。
莫尼克公主:她有着一张令东方人倾慕的玉貌,特别是从这玉貌上还盛开着令东方人赞叹不已的腼腆的微笑,这微笑在那个荒漠般的年代里,如同一汪矿泉从沙丘里冒了出来——在洁净白皙的彼岸上,人们好像发现了个美的新大陆:清澈的眼泉、过肩垂腰的墨发,在黄、蓝、灰、绿的‘工农兵’装束的禁锢中,莫尼克公主就像是希腊神话中的美慧三女神溶进了人们的意念中,尽管这是封建的、资产阶级的。于是,在那个年代里,一个同窗学友在精神病发作的时候喊道:“我要娶莫尼克公主!”[博客全文]


天安门广场为西哈努克下半旗

几江的风:“享受”中国下半旗志哀的外国领导人

从1953年3月7日至9日,中国各地为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去世降半旗志哀起。此后数十年里,让中国为其去世降半旗的,主要是生前所属国家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外国领导人。
除西哈努克外,从1953年至今,中国先后约16次为外国人降半旗志哀,其中包括前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主席哥特瓦尔德,前蒙古人民共和国大人民呼拉尔主席团主席冈奇金·布曼增迪,前波兰统一工人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贝鲁特,前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萨波托斯基,前罗马尼亚大国民议会主席团主席格罗查,前保加利亚国民议会主席团主席达米扬诺夫,前越南主席胡志明,法兰西共和国前总统戴高乐,前南斯拉夫总统铁托以及前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等。 [博客全文]


   西哈努克的辞世,实际上是宣告一段历史的终结。近年来,“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人民日报》上出现的频次骤减,从每年50次左右降低至20次左右,老友之称使用的减少反映了外交策略的调整。随着中国外交不断走向务实和国际化,越来越符合外交惯例,“老朋友”这种称呼的意义也就逐渐淡化了。中国外交正从盲目的“道义导向”转向理性的“利益导向”。众神的历史逝去了,我们迎来的是人的历史。

出品:新浪博客频道 本期责编:张翔 郑正 范琛版权声明:新浪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往期回顾
悦博主张

您是否赞同为西哈努克逝世降半旗?

29,874
VS
28,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