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视角下的甲午

在大多数国人的印象中,持续了一年零七个月的甲午战争,恐怕不过只是中国近代史上遭受到的连串凌辱之一。提起甲午,人人都能背出一些大道理,比如清王朝腐败无能,李鸿章丧权辱国,洋务运动改革不彻底,然后就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凶残。在意识形态的影响下,甲午战争的历史叙事往往具有局限性。悦博这一次尝试从一些新的角度去解读一下这场对东亚各国都影响深远的战争。

日本

VISION CLUE

日本人眼中的甲午战争

蒋丰:甲午是日本走向侵略的基点

据《明治大正见闻录》里记述,甲午战争开战那年,家住上州沼田的生方敏郎正好12岁。他家里有一道被视作珍宝的中国屏风,他家乡一年一度的夏日祭的山车上,高立着刘邦、项羽等中国豪杰的等身人像,他一直被父母和老师教授的是汉文典籍。他不明白日本为什么要与这样一个国家为敌。“当时的日本人,可没有谁敢自负说要比过中国人,我们只奢望不要太落后于中国就好了”。直到明治维新,日本人都把中国视为“圣人君子之国”,称甲午战争是场“文明之战”。但在这场“文明之战”胜利后,日本人在自诩是文明人的同时,开始轻视中国,认为中国代表的是野蛮。[博客全文]

仓重拓:日本人对中国的偏见始于甲午

当东亚地区处于这种历史性分水岭时,回顾可称为“东亚史最大事件”之一的甲午战争,并对其历史意义进行批判性的思考,是相当有意义的。尤其是对仍沉浸在甲午以来的百年梦中而不愿醒来的当代日本来说,这本应该是一个刻不容缓的课题。但遗憾的是,在甲午战争迎来第二个甲子之际,好像很少有日本人关注这场战争及其给当时日本社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即甲午战争以来深深地烙入日本国民心中的对中国的偏见和蔑视。[博客全文]

日本描写甲午战争的书籍

中国

VISION BAIKE

中国到底是怎么败的

日本联合舰队在舰船动力等指标上占优

【军力对比】日本军队完全领先于清国

在陆军方面,清军参战军队的枪械装备率为85%,而日本装备率达到100%;海军方面,尽管清军进口战舰的吨位数在亚洲位居第一,但日本联合舰队在舰船动力、巡航速度和火力等其他多个指标上占优。无论是制度建设,还是观念教育,日本军队都全面领先于清国,这才是日本最终能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如果说,在军事装备的各项数据上,明治日本还没有明显优势的话,那么在军事后勤方面,日本则是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在交通运输上,开战前日本国内的铁路线已达3200公里,陆海两军征用汽船近2.8万吨,而清国全国保有铁路才300公里,在海上还需要租赁洋船运兵。在兵站、野战通信、军队医疗、情报收集和媒体宣传等方面,日本也都建立了一整套近代化的系统,最大程度地调动了国内国际各类资源,这些资源为战争的胜利提供了巨大的保障.而在清国国内,后勤体系却仍处散乱无序的状态中,这些系统要么仍在沿袭旧有的八旗和团练系统,要么干脆就付之阙如。[博客全文]

最高统治者居然希望战败

【上层领导】慈禧居然是日本以外最大的赢家

李鸿章借御敌为名,开展洋务运动,实借敌自重之策,乃出于不得已;而中央借其御敌,故无削藩之计,能两相无事。然中央亦不愿地方势力坐大,故用清流为其掣肘,而李鸿章亦知北洋海军实无御敌之力,无外敌入侵,还能粉饰太平,一旦有事,则不免上下相激。甲午年,为慈禧六十寿诞,移北洋海军之饷银,为置办寿诞之礼。日人闻之,故有甲午之变。晚清政局本身因其关系复杂,利益纠葛,故甚难言。统而言之,晚清自太平天国后,形成中央与地方的对峙,中央由清流与后党为主,地方以湘军淮军为首,四方势力相互制衡。至甲午之战,清流逼迫湘淮军出战,借日本削弱地方势力,却不料战争兵败如山倒,连带自身亦遭到排斥。我们不妨大胆猜测,甲午之战实际为慈禧一手策划导演,先用清流逼迫李鸿章就范,然后因战争失利先罢黜李鸿章,再排斥清流党,最终将权柄收回己手。[博客全文]

甲午战争日文战地报纸

【战场之外】日本比中国更注重宣传战、媒体战

甲午战争中,中国为什么失败?当然有很多原因,在此我想说的是被国内学界常常忽略的一个方面,即甲午战争期间的日本宣传战。除去战场上的“枪杆子”争夺之外,我们在“笔杆子”争夺的软实力方面,比如国家形象的包装、媒体宣传战略,都与日本存在巨大的差距。甲午战争期间出现了两次大的公关事件,一是“高升号事件”,一是“旅顺大屠杀”,日本都成功进行了危机公关,扭转了局势。
甲午战争中日本人为什么能够打败中国?除去战场上的争夺,日本很大程度就得益于宣传战、媒体战,在国家战略上把媒体宣传当做投枪、匕首来用。相形之下,当时清政府则太过保守落后,不仅输在了枪杆子上,也输在了笔杆子上。重新审视甲午战争这段历史,我们首先应抱有“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学习心态。[博客全文]

根据战争创作的美术作品

【体制之辩】一个封建王朝对一个近代国家之间的战争

事实上,无论是军队装备的差距,还是后勤体系的落后,其背后更深层的是对近代国家观念的认识差异。甲午战争,或者说清日战争,从本质上来说,是一场完全意义的近代战争。尽管从鸦片战争开始,清国与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已经进行过频繁交手,但清国的国防观念仍属于“中世纪式”。曾为清国建立开国功勋的八旗制度早就腐朽败坏,而道咸年间在镇压国内叛乱中壮大起来的地方兵勇,则只能算是官僚政府的雇佣军。在清国和朝鲜,大部分民众都对战争态度漠然,即使像天津水师学堂这样的“国家军事院校”中的学生,也同样对战争毫无兴趣。信夫清三郎在《日本政治史》一书中指出:日清战争(甲午战争)终于统一了日本的国民:“日清战争在使天皇‘君临在每个国民心中’的同时,也在‘每个国民心中’确定了‘臣民’意识。三国干涉则使国民的统一进一步加强。”显然,甲午战争前后,近代日本以臣民的方式形成了“国民”。[博客全文]

古今

VISION INSIGHT

清末以甲午为契机的变革为何都失败了

戊戌六君子

雷颐:以强敌为师才能走出失败

百余年前的维新运动有着深刻的社会、政治、文化和国际背景,而最直接的原因则是甲午战争中中国的失败,不得不“以强敌为师”。在中国为日本打败、举国同仇敌忾之时,同样热血沸腾的维新者却没有仅仅停留在对敌人的谴责、痛斥阶段,更不是简单地否定侵略者包括体制在内的种种优长之处,而是冷静地提醒人们看到敌人的长处,提出全面向敌人学习,确实难能可贵。然而一个庞大帝国的体制整体性变革,本应由最高权力的实际掌握者来推行。然而此时却由一小群权力不大、缺乏实际政治经验的读书人主导,而最高权力的实际掌握者和体制内外的绝大多数人拒绝承认“强敌”的优点,更不可能在实践中“以强敌为师”,对维新不仅不支持还坚决反对。从这个意义来说,甲午战争如此昂贵的“学费”换来的却是如此“后果”。拒不承认敌人的“优点”,不以强敌为师,励精图治,改革振兴,等待清王朝的不能不是一个又一个越来越严重的“后果”。 [博客全文]

清朝洋务运动倡导者

孔祥旭:地缘原因导致中国失败

在欧美列强向中国推行殖民化政策的过程中,日本由于其在东亚地缘政治格局中的特殊地位,免遭被殖民地化的厄运,并且正是这种“适度的刺激”使日本比较顺利地完成了改革开放。之后,日本发动甲午战争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英国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支持日本。甲午战争推动了日本的产业革命,为日本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打下基础。接下来,由于欧美列强围绕瓜分中国展开的角逐,使日本在英美支持下赢得日俄战争的胜利。也正是在日俄战争的推动下,日本完成了产业革命,确立了资本主义制度,并成为帝国主义国家。所以,忽略了地缘政治因素,就会把日本近代化的成功仅仅归于内因,甚至还会引出几条“人种”、“国民性”或者是“祖宗的传统”一类的结论。当然,内因是不可否定的,但是内因也不是单纯的要素。在日本近代化过程中,地缘政治因素也影响着日本的各种文化要素的重新组合,也就是那些被称为国民性的东西。也正是在地缘政治因素的“自然选择”下,才形成了日本近代的国民性。 [博客全文]

师夷长技以制夷

马勇:只变其末不变其本是对国家的不负责

从现在的眼光看,洋务新政确立的中体西用富强道路并不错,清廷如果在那个时候明白告诉知识人,中国的事情必须一步一步走,中国不会拒绝一切好东西,中国不会因为西方而不接受西方的体制、思想和道路。中国文明之所以大,就是因为中国文明从来不拒绝外来的东西,中国从黄河一隅走到今天的四至,就是因为包容,因为吸纳,因为不拒绝外来文明。
其实,清廷当年已经这样做。清廷在宣布中体西用后,并没有画地为牢,固步自封,并没有真的只变其末不变其本。中国自1870年代开始,也吸收了不少西方思想,乃至法律、体制,西学之用的范围有无限度扩大的趋势。只是清廷统治者不愿这样说,以为只有坚守祖宗老路才是中国正路,于是等到甲午战争结束,没有人旧话重提,继续进行,而是用最简单的办法弃旧图新,从头开始。这是中国历史发展中最大的不经济,是对国家不负责。 [博客全文]

   和中国人大张旗鼓的纪念甲午战争不同,这场同样深远的影响了日本历史的战争在日本却无人提及。我曾经问过几位日本友人,他们说大多数日本人根本不知道今年是甲午年,更别说那场120年前的战争。反思中国的纪念活动,官方的话语体系之外,真正从国家转型角度的思考并不深入。甲午开启了日本人霸权的世纪,同样也将日本人带入了狂妄的深渊;甲午宣告了古代中国的衰落,也激励了今日中国的崛起。国运本无宿命,历史却会轮回。中日这一对好邻居的竞争,从未停止。

出品:新浪博客频道 本期责编:张翔、房爽版权声明:新浪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