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学者邓正来的传奇人生

著名法学家、政治学者,复旦高研院创院院长、复旦特聘教授邓正来1月24日在上海逝世,享年56岁。邓正来教授生前侧重法律哲学与政治哲学研究,翻译了哈耶克、博登海默、萨拜因等著作,皆有口碑,对国内哈耶克思想的传播功不可没,其对公民社会的研究亦开国内之先河。在当下的中国学界,邓正来教授可以说是一个“异类”,也可以说是一个“传奇”。

新闻

VISION CLUE

邓正来其人

读书报:在对学术的追求中终结自己的生命

圆脸宽肩,顶上留着一层薄发,近似于光头;身上常披一件深色对襟,袖口翻白。这就是邓正来。在朋友的圈子里,他被认为是一位真性情的人。而听过邓正来论辩或演讲的人,大都心里会喝一声彩,惊讶于一位真正的法学家的思辨风采。多年来,他执着于读书与做学问,走自己的学术“小路”,凭自己的功力,在学界开出了一条路,获得了学人的尊敬。除了从事个体化的学术研究外,他还创办了《中国社会科学季刊》、《中国书评》等杂志和现在的复旦高研院。他相信冥冥之中有一种超越人力之上的力量在主宰着每一个人。他曾在“正来学堂”上发表悼念好友王炜(风入松书店的创始人)的文章——《他是愿意这样走的》,他说,对于一个读书人的一生,在学术追求中终结自己的生命,是最好的离开方式。 [博客全文]

新京报:睡过地铁站的教授

1956年出生,1982年毕业于四川外语学院,后进入外交学院。1985年硕士肄业,个人独立治学,被媒体报道称为“中国第一个学术个体户”。2003年被聘为吉林大学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后任复旦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中国书评》和《中国社会科学评论》主编。邓正来创办的《中国社会科学季刊》与《中国书评》均被认为是中国学术水平最高的刊物之一。他是国内哈耶克研究的顶尖学者,出版的论著有《国家与社会:中国市民社会研究》、《研究与反思:中国社会科学自主性的思考》、《自由与秩序:哈耶克社会理论的研究》、《哈耶克法律哲学研究》、《关于中国社会科学的思考》、《自由主义的社会理论》、《规则·秩序·无知:关于哈耶克自由主义的研究》等。此外,他还是《布莱克韦尔政治学百科全书》的主编兼主译,翻译了共220万字的哈耶克著作以及《法理学》等多部经典著作。 [博客全文]


邓正来是国内最早介绍哈耶克著作的学者

百科

VISION BAIKE

邓正来式的“真学者”如何炼成


在中国做学问保持独立的人格很重要

生活经历:人生核心问题是独立人格

人生问题不是一个非常虚无飘渺的问题,当中最核心的问题,首先是我们是独立的个人;其次,我们是社会的一员,我们和这个社会的关系到底该如何处理,我们和这个学术体制,你们和这个教育体制的关系到底如何处理,你们和这个国家体制的关系到底如何处理,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你们想学习,如果你们想做学问,但凡这个问题没有考虑清楚,今后你们的学问是走样的。这就是为什么要有独立的人格——既不是依赖于一方,又不与他对抗——而是非常独立的人格。
我想,做学生,做学问,如果没有这个品格的,很少轻易成功,学问是做不好的,你做出来的学问是花里胡哨的,莫名其妙的,会随着时尚,而走的,不太会变成你自己的真正的学问。 [博客全文]


邓正来是中国研究市民社会的第一人

学术研究:做学问与生命相关

市民社会主要关于以下几个问题:它关心在市民社会国家的构建以前,中国的学术研究基本上是自上而下,而不是自下而上的。市民社会本身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力量,我们不仅要从上而下,我们也要从下而上。扭转整个思维方式,这是个范式。这种范式的转型非常重要,经济学也好,社会学也好,历史学也好,法学也好,这个范式的影响非常大。
请你们一定要记住,做学问、学习并不是书本上的一个概念。那些概念,很重要的原因,恰恰是跟你们生命相关的。如果和你的生命不相干,你的学问在哪做?没有一个大师,没有一个大学问家,他所做的研究,是和他的生命不相干的。从苏格拉底开始,从柏拉图开始,亚里士多德,古希腊开始,没有的,没有一个,你找不出来一个,都是来源于生命当中的困惑,所以你一定要对你自己的生命经验非常的珍惜,不要觉得你的生命经验是被人看不起的。是否被人家重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给你带来了什么,你去思考这个问题。[博客全文]


做学问一定要有大视野、大格局

学术活动:学问是普及天下的问题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就提倡一种运动,叫“学在民间的运动”。第二个活动,就是在九十年代中期,我倡导了一个中国学术规范化的意义。第三个活动,九十年代末我在学术界掀起了一场学术脱色的运动。
学问的问题是什么?那是普及天下的问题。什么叫大学?University,英语中“大学”这个词汇,就是universal,“普世的,普遍的,世界性的”,大学生到大学来做什么?大学不是旅店,那么你住在这里又干什么?其实让你们那么多人,聚在一个地方,就是让你们用最青春、最美好的时间在这里思考、关心人类怎么遍及人类的问题。你没有这种的品德,你没有生命的担当,你没有知道如何去生产知识,你怎么完成这个任务?没有这些东西,你们就只是把大学当作一个小旅店,四年以后毕业了,各奔东西,小旅店的钱也交光了,人也该走了,各自的道路各自寻。这不是你们应该有的态度啊。 [博客全文]


大学生一定要亲自读经典

学习方式:要有追比圣贤的欲望

学习是很有讲究的,我有资格和你们讲这个是因为在我的课堂里有两拨学生,一类学生是正式由我指导的硕士生、博士生;还有一类可以算得上“私墅弟子”,他们自愿拜在我门下的,有本科生,还有其他学校的学生,西北大学的、扬州大学的、南京大学的、清华、北大的(学生),本科的、硕士生、博士生,都有。我们的课堂不是你们这种类型的,是圆桌型的,课堂里人都站满了,什么人都可以听。我这里本科生很多,二年级、一年级都有。所以我知道我上课的经验对你们都会有帮助。我底下有很多读书小组。比如说法律史读书小组、西方哲学史读书小组、西方法律哲学读书小组。学术方面有五六个读书小组,这五六个读书小组,他们根据自己的兴趣来分组。我对学生有两个要求,第一必须把法律书读好,第二必须把身体锻炼好。
我再强调一遍:第一个就是我们一定要有志向,第二一定要有追比圣贤的欲望。那些教授来讲课都慌,因为我的学生都是读书的,你不要乱讲。所以一定要用你们在学校中最美好的青春,构筑你们的人生,不只是读书。[博客全文]

故事

VISION STORY

老友眼中的邓正来


著名学者袁伟时先生高度评价邓正来

袁伟时:邓正来两个没有实现的雄心壮志

杭州的一个学术会议后,一部分与会者(记忆中有汤一介、庞朴等人)再到复旦大学聚几天。在复旦旁边一家宾馆住下,分配我与正来同住一间房。晚上回到房间,听他滔滔不绝讲话和不停地吸他的二手烟!其中讲得最起劲的是两件事:在北京建一座中国社会科学大厦,地块和资金都没问题,有哥们搞掂。他念念不忘的是建立民间研究机构,出版刊物,全面超过官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那时中国社会科学院还栖居在建国门内5号低矮的楼房中;至于刊物嘛,他根本看不起《中国社会科学》,认为他办的两份刊物早已超过它。
另一件是:“将来我要竞选总统!”我听后哈哈大笑,并给他提了两条建议:“第一,戒烟!第二,戒掉‘三字经’!”他的烟瘾惊人,一直接一支,没有停歇,整间房烟雾腾腾。私下谈话则是三五句就夹一句粗俗的“三字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树立公共形象,这两条不能省。 [博客全文]


邓正来创办的复旦大学社科高等研究院

许纪霖:上海学术界的“猛牛”

我想邓正来是倒在战场上的,他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战斗。他的病情是在一个多月前发现的。12月22日,他还在主持复旦高研院的论坛,当时还生气勃勃。我们后来才知道他当时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他自己可能已经知道自己得病了,但是感觉他的精神状态就像一个战士一样,活跃在学术战场上。他那天好像意识到什么,晚宴的时候,特别招呼我过去坐在他旁边,大家一起痛饮茅台。
邓正来是在上海出生长大,然后去了四川,最后到了北京,就兼具了这三个地方的特性。我觉得他有上海人的细致,做事非常细腻,对人非常关照,也有上海人的精明,做事踏实;他还有四川人的豪爽,讲究义气;最后是北京人的大气象,所以中国南北文化的要素都在他身上体现出来了,他三教九流都能交往,有学界、政界、商界很多朋友,性格鲜明,在中国学术界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后来他离开吉林大学,落户到上海复旦,好像上海学术界来了一头“猛牛“。 [博客全文]


   "我喜欢在深秋黄昏时静坐在我北京家里的小鱼塘边上,头顶蓝天,望着这一汪水。这样就构成了“一人,一水,一世界”的广阔图景,一个人,一汪水就是一个无限的世界。我总是说人不正,则无气象;无气象,则无学问。我绝不会因身份的变化而放弃我的批判态度、放弃对学术的挚爱以及对“学在民间”理念的信奉,因为这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基本担当"——邓正来。当下中国浮躁的学术圈中,邓先生是一个传奇,或许多年以后人们才能更深刻的体会这一点。邓先生早逝于胃癌,戏剧化的是,在制作本期专题的时候,小编也一直在胃痛。我们追忆先贤的同时,也提醒大家,千万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出品:新浪博客频道 本期责编:张翔 郑正 范琛版权声明:新浪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往期回顾
悦博主张

您是否赞同:中国需要邓正来这样的学者?

29,874
VS
28,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