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峰

欢迎大家来到庐山,今天我们讨论“出世与入世”的话题。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感和对人类社会、自然认识的透彻导致了他有“出”与“入”的纠结。所谓“家国情怀”是每个读书人都具有的,这也是我们知识分子越通达则心情越沉重的原因。我想大家通过表达,通过思维的激荡,会对下一步如何面对知识分子“出世”与“入世”的千年沉重话题可能会有当代更加现实的思考,当代思考若能达到一个新高度时,应该就是更好的服务于人类社会的发展。 [ 博客全文]

崔峰 庐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讲座现场

张千帆:权利无保障怎么隐居

知识分子的出世和入世,我觉得两者其实没有矛盾。在今天这个世界,我们是没有“世外桃源”的。国家体制不搞好,知识分子也没有资格享受清静的生活,我们的基本欲求都可能得不到保障,甚至连庐山的美都保不住。

鄢烈山: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

现今中国社会仍然需要两方面东西:一是要有传统儒家知识分子那种抱负,自觉承担历史的使命,促进社会前进,即《论语》上所讲的“士不可不弘毅”。另一方面,也要有道家的精神,拿得起,放得下,享受人生。

权利无保障,我们其实无处可以隐居

出世与入世二者并不矛盾

知识分子的出世和入世,两者其实没有矛盾。传统上,道家好像是儒家的一种补充,也是一种对立,一个“出”、一个“入”;一个消极,一个积极。传统知识分子一方面要“达则兼济天下”,要入世;失败了又要出世,但逃避其实是逃避不了的,是无处可逃的。当然,今天应该不会再饿死人,但会出很多其他事,比如会冻死(某地农民工在卡拉OK门口)、过劳死、污染得病死,或者被毒大米、毒猪肉、毒蔬菜、毒奶粉毒死。今天早上吃早餐,发现庐山的油条非常诱人,炸得香脆,我忍不住多吃了几口。一般我是不敢吃油条的(现场笑),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不敢吃油条。当代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实在太多了,而这只是中国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它们最终反映的是我们政治体制层次上的问题。 [博客全文]

政治不是一种泡沫

庐山对于我来讲不是一般的山,不只是文人骚客过来排解一下郁闷、抒发一下诗性,不只是白居易、李白、陶渊明的山。在我看来,它更是毛泽东的山、蒋介石的山,围绕庐山的事件影响了中国历史。但我不同意政治就是一种泡沫,好像泛起了、平息了、忘记了,就没事了,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我们都知道“庐山会议”发生了什么。当时饿死人的悲剧在那个时间段前后就已经开始,不过“庐山会议”本来可对毛泽东的错误政策踩踩刹车,但是最后没有,彭大元帅还受到批判、遭到迫害,由此导致全国“大跃进”、浮夸风愈演愈烈,最后导致几千万人饿死的大悲剧。

“庐山会议”是一个典型的宪政问题

“庐山会议”是一个典型的宪政问题,它几乎涵盖了所有宪法领域。它涉及言论自由,涉及新闻自由,涉及党内民主,还涉及央地关系。在所有这些领域我们都出了问题,最后才酿成了饿死几千万人的大悲剧。要饿死几千万人,相当于一个中型国家的全部人口,也是不容易的。那个时候像信阳这些农村的老百姓饿得慌,出去逃荒要饭都没门,路口都有民兵站岗不让走。所以我主张大家要怀着一种适度的心态,平衡出世和入世。当然,该享受生活的时候不妨享受生活,但是不要因为我国的政治体制而产生一种逃避心理,逃避是逃避不掉的。自己的权利不去争取,是没有谁赐予我们权利和自由的,最后甚至连饭都没得吃。

嘉宾观点

张千帆

张千帆:

北大法学院、政府管理学院双聘教授

著名宪政专家,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

知识分子要自觉承担历史使命

中国社会历来有两个传统

中国到现在仍然是有两个传统:一是官本位,权力至上。除了当官,知识分子也好、别的人也好都没有别的出路。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所以公务员考试挤破头。二是重农抑商,从前叫本未之辨,农是本,商是未业,重本抑未。现在十八大提出要建设海洋强国,而以前是重视土地,不重视海洋的;而士农工商中商人社会地位最低(现在商人的社会地位也不像看起来那么高,不论你企业做多大,有权的人随时可以整死你)。知识分子生活在那样的时代有什么选择?没有选择,学成文武艺,只能货与帝王家,别无选择非常痛苦。只有一条路,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从古至今就是这样,所以要么是出仕当官,要么“出世”——当和尚,当隐士,要么当老农民终了此生。 [博客全文]

中国知识分子讲究 “儒道互补”

在这种情况下,“儒道互补”一直存在。所谓“儒道互补”,是中国社会(到现在为止,官本位、权力至上社会)的一种生存选择。即,得志时是儒家,为王者师;不得志时退处田园、归隐江湖自保。儒家讲“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也可以做这种理解。能够在仕途上“进步”、掌权,能够辅佐帝王,建功立业,这是中国文人的追求,就是这样一种。但是遇到阻碍时,就追求“独善其身”,自己找到心灵的平衡。道家关于治国平天下有很高明的主张——“无为而治”,“治大国如烹小鲜”。我们农民不比任何人笨,只要真正放开束缚,真搞市场经济,而不是政府经济,不是官员经济,社会发展远非现在这种状态,可以更充分地调动民间的创造力,发展生产力。

知识分子要“拿得起,放的下”

他们都有“兼济天下”的抱负,但在朝廷受到打压被贬官,他们通过道家的东西找到心灵的平衡。现在很多知识分子都非常崇拜苏东坡的精神境界,他是在那种境况中通过道家的东西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方式、表达方式,而且通过办学、讲学和民间交往留下一些名篇和在当地影响深远的文化传统。现今中国社会仍然需要两方面东西:一是要有传统儒家知识分子那种抱负,自觉承担历史的使命,促进社会前进,即《论语》上所讲的“士不可不弘毅”。另一方面,也要有道家的精神,拿得起,放得下,享受人生。贺卫方老师好像也讲到这点,人生短暂不要死磕,该享受生活就要享受生活。这是道家的一种思想。鲁迅也是这样的态度,战士也要休息要性交要有闲情逸致。

嘉宾观点

鄢烈山

鄢烈山:

南方周末著名专栏作家

著名评论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知识分子处在最不利的环境也要关心现实

我不赞成孟子的穷达有别的观点

这个题目的经典表述就是孟子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记得秦晖先生曾认为这句表述在历史实践中是有问题的,他提出应改成“达则独善其身,穷则兼济天下”。所谓“穷则兼济天下”在今天讲比较容易理解,知识分子哪怕处在最不利的环境也要关心现实、关心社会。而“达则兼济天下”则是指知识分子一旦进入仕途,应当要注意权力的自律,要有律己的精神。不过,我觉得“达则独善其身”还可以有一种解释:今天很多知识分子生活优裕,属于中产阶级,他们对中国的现实基本没有任何看法,只是一心过好自己的日子,这也是一种“独善其身”。刚才孟总也提到这是一种选择,但对于知识分子本身来说,应该有一个反思和自省的问题,因为中国最优秀的传统不是这样。 [博客全文]

权力的扩张导致人对于权力的疏离

西方文化最早对人有一个很重要的定义:人是政治动物。19世纪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兴起后,对人又有另外一个定义:人是经济人。但中国传统对人还有一个定义:人是自然人。所谓自然人就是回到一种自然状态,以自然为本位去看待人生和世界。大家都知道《桃花源记》,有一种说法桃花源就在庐山的一个山谷里。当然这只是一种说法。《桃花源记》里所描述的不是西方理性的乌托邦,而是中国传统的“帝力于我何有哉”,是一种对权力的疏离。这个序后的诗里提到的“秋熟靡王税”,就是盼望一个自然的社会。陶渊明同时代的鲍敬言也提出“无君论”的思想。当然,“无君”即无政府的理想在人类目前的历史阶段不可能实现,但这种思想表明中国知识分子自古就对权力持有很负面的认识,而今天限制权力的扩张也一直是我们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从自然人这个角度我想到孟子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个表述的问题出在哪儿?出在这是以个人仕途为转移,因此知识分子永远陷入一种囚徒困境,在入世和归隐上陷入囚徒困境。而在这之前的孔子恰恰没有从这样的角度来论述。孔子本质上是一个自然人,他的最高理想不是“克己复礼”,而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因此他最赞赏的知识分子是“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就是说,知识分子有两种人,一种是狂者,一种是狷者,但决定知识分子是狂还是狷,决定的关键不是在于个人仕途,而在于世道的有为和不可为,是以群体为转移,这是第一。第二,以自然人的状态看社会看政治时有一种疏离的感觉,因此是“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嘉宾观点

景凯旋

景凯旋:

南京大学海外教育学院教授

著名东欧问题专家,翻译家

嘉宾观点

何三畏

南方人物周刊主笔

何三畏:知识分子身心都在流浪

你不打开新浪网,回到家里没有祖田,没有三、五亩地,甚至故乡没有故居,也回不去了。所以不叫“出世”,不叫“归隐”,而是“流浪”,身体流浪,心灵也流浪,找不到归属感,这是现代知识分子的一个困境。你坐在家里写作,写了就存在草稿箱,陶渊明是找个朋友看看,新浪不给你发稿费,不像李承鹏、韩寒,你饭都没吃就归隐了,就完成了。新浪微博、新浪博客就是让我们出世的,我们出来了,今天在这里开会。[博客全文]

孙越

著名俄罗斯文化学者

孙越:俄罗斯东正教慕名来到庐山

1897年,俄国东正教教会的传教士登访庐山,并且买到庐山一块宝地上,并将这块宝地置为教产。俄罗斯东正教的神职人员,不仅仅与中国有宗教交流,而且从19世纪以后就不断地研究中国佛教。同时说明他们为跟中国佛教对话灵魂对话,为后来登上庐山朝拜这座伟大的圣山做了充分的准备。[博客全文]

杨明

著名台湾传媒学者

杨明:出世与入世只是一种生活选择

今天的知识分子究竟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大众?在台湾人看来,大陆的社会太强调集体主义,一个人独善其身不算过错,一个人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也不算过错。更何况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做,能够做到“治国平下天”的人为少数。做得到“修身齐家”已经不错了。一开始我就说一个多元社会,自然有不同声音,来自不同的地方可能会产生一种不同价值,我想不同的性别也会产生一种不同的价值,所以对于出世、入世这件事,我宁愿不要看得这么沉重,更愿意当成是一种人生的选择。[博客全文]

杨俊锋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

杨俊锋:关注公共治理是全社会的事情

这种出世和入世怎么结合?朱光潜先生曾说要“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窃以为非常值得谨记。就当代中国的知识分子而言,尽量超越俗世的名利或困扰,为社会的改良而努力。当然,我略微不同意说关注社会一定是知识分子的责任,仿佛知识分子先天就应当是一副心忧天下的愁苦者;其实在一个健全的社会,关注公共治理的改善,应该是全社会的事情。[博客全文]

田科武

北京青年报副总编辑

田科武:知识分子有天然的使命感

知识分子为什么要入世?这是由传统知识分子的天性决定的。传统的中国知识分子都是忧国忧民、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先贤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些都是对知识分子心性的真实写照。因为心怀对天下及天下人的责任,知识分子选择入世是必然的。入世的态度,说白了就是知识分子渴望参与社会、改造社会、造福天下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博客全文]

孟波

新浪网副总编辑

孟波:知识分子只有两种道路可选

左拉说过一句话,“知识分子要从书本上抬起眼睛,”这是出世。辛弃疾有一句诗“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为生民立性命,为往圣继绝学。”虽然是并列的,但指向不一样,前一个肯定是入世,后一个是出世。有的学者“枯灯黄卷,陋室苦读”,这是一种选择;有的学者“拍案而起”“指点江山”,这也是一种选择,一个是出世一个是入世;有的“学而优则仕”;有的“优而仕则学”,这是两条不同的道路。[博客全文]

往期回顾

六:严惩暴力强拆
五:中国人的信仰
四:为普世价值正名
三:真有中国模式么?
二:聚焦预算法修改
一:解析南海争端

版权声明

主办:庐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新浪博客
      新浪江西
本期责编: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