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千帆

据《人民日报》报道,9月21日上午辽宁盘锦市兴隆台区民警在处理一起征地纠纷时,出于自卫开枪打死一王姓村民。而调查发现,该事件肇因于兴隆台区有关部门在没有和村民达成拆迁补偿协议、且没有法院裁决的情况下违法强拆,导致矛盾迅速激化。这一举国震惊的恶性事件令人既痛心又惋惜。因为如果征地纠纷和冲突能够通过司法程序予以及时化解的话,类似悲剧其实完全可以避免。 [ 博客全文]

杨俊锋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讲座现场

盛洪:表达自由是人的基本权利

不让自由采访本身,是不亚于杀人的罪行,就要受到惩罚。具体到现在的中国,就是违反了宪法的第35条,就是表达自由。没有表达自由,许多罪行就会被掩盖,就得不到纠正,杀人者就得不到惩罚,所以比杀人还恶劣。

党国英:我们要放弃“革命”思想

我们要从历史遗产上认识这个局面产生的原因。我们国家处于转型时期,这是我们常说的话。从抽象层面上说,所谓转型,就是从军人政治转向民主政治。军人政治的特点就是革命,就是找出社会能接受的理由用暴力重新分配财产。

现有框架之下如何保障百姓权益

强拆花样翻新

现在搞强拆越来越多的新花样,例如,官方不出面,但房子却被拆了;政府说查,但不会有结果。明眼人能想到端倪,但受害者要打官司却很难,因为找不到拆房暴徒。这是令人不齿的勾当。这样的事情遇到的太多了。今年初一个河南的农民找我诉苦,他拿了若干材料,其中两个官方文件的公章不一样。这个事情挺奇怪的,政府的公章怎么能不一样?我要他问一下为什么不一样,他说根本没人解释。这也是令人不齿的勾当。在拆迁行动中,目的压倒一切,只要能拆,手段可以不论,这就是很多地方的做法。上级政府将GDP的增长目标放在首位,连地方政府做假公章也可以容忍,这样无法无天的施政行为如何得了?[博客全文]

政府想做其实是可以解决的

在现有的框架下这个问题能不能缓和?如果高层领导人意识清楚,能采取有力措施,可以缓和。欧洲人起码1000多年的封建社会,人家都不存在这个问题,资产阶级革命之前人家那些封建王国这样的问题都很少,人家那个政权都能做到的事咱们现在做不了,香港的殖民主义时期都能解决的问题我们解决不了,这不正常。至于怎么样做,官方现在也很努力,因为温家宝已经承诺了,有关乡村征地补偿的条例必须要出台。高层越是能认识清楚这个问题,条例就会越体现善政的特点,至于要根本解决问题就是立政之本要变,要真正体现执政为民,立党为公。

我们要从历史里走出来

我们要从历史遗产上认识这个局面产生的原因。我们国家处于转型时期,这是我们常说的话。从抽象层面上说,所谓转型,就是从军人政治转向民主政治。军人政治的特点就是革命,就是找出社会能接受的理由用暴力重新分配财产。在革命过程中,往往无法可言,往往不讲道理,所谓“造反有理”。在和平建设时期,官员们仍然会习惯用暴力革命时期的简单做法。拆百姓的房屋,就沿袭了旧的做法,继承了革命政权的历史遗产。改革开放,给老百姓很大的一块自由,但这种自由没有得到法律强有力的保护。政府官员和利益集团捆绑在一起,放给老百姓的一部分权利的就不愿意保护。

嘉宾观点

党国英

党国英: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主任

著名农业经济学家,三农问题专家

以人为本应该是国家的基本精神

对强拆已经有了审丑疲劳

这个案件,坦率的说,我并没有太多的仔细看其详情,因为这些年来,类似的案件太多了,已经有了审丑疲劳,因为案情差不多,情节也差不多,都是征地、暴力、死亡、掩盖,大概就这四步曲或者五步曲。过去两三年,这样的事情陡然增加,因为08年以后,政府要刺激经济增长,基本上是放纵地方政府通过房地产开发或者开发区建设,刺激经济增长、吸引投资。而且,这一次分布很有规律,基本上都是在地级市和县级市。08年以前,大量的拆迁纠纷或暴力事件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过去两三年,则主要集中在县级市和一些地级市。从这样的分布可以看出,这样的纠纷跟中国经济增长的格局及其背后的政治走向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博客全文]

我们希望官员能够理性一些

我们现在坐在这个地方讨论这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究竟能起多大作用,让人怀疑。但还是想表达一些自己的感情,对因为政府要发展经济而遭受苦难的民众表达一种同情。因为我们没有什么可做,所有的道理,我们不知道讲过多少遍了,我们告诉政府应该善待老百姓,告诉政府发展经济不应该以老百姓的生命为代价,也告诉政府要守法,告诉政府要尊重民意,对土地制度,我们也做了很多讨论,希望政府能更好更有效地来保护民众对土地的产权。但是我们发现,所有这些声音最后都没有任何用处,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当然,我们也完全有理由抱这个希望,因为我们希望中国变得好一些,希望统治者变得理性一些。

官民冲突的本质是利益冲突

我们在过去10年所看到的官民之间围绕着土地严重的冲突,包括暴力的冲突,它背后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当然原因可以有很多,如果让我追溯,会追溯到这个国家背后的国家精神或者统治哲学,它出了大问题。更直白的说,这个国家是一个物质主义的国家,从一开始,这个国家就是一个物质主义的国家。征地的逻辑跟它是一样的,尽管其做法看起来是相反的。这个做法是什么?就是它占领物质。所以征地的目的就是政府来占领土地,把这个土地从农民的手里抢过来变成它自己的财产,然后转手再把它倒卖出去。也就是说,政府在过去十几年跟土地的关系中,扮演了一个地主的角色,是掠夺土地剩余的角色。它通过占有这个土地来占有财富,来给政府增加收入。

嘉宾观点

秋风

秋风: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著名学者,主要从事古典自由主义理论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译介、研究。

嘉宾观点

盛洪

山东大学教授教授

盛洪:为什么执政党应该推进宪政改革?

尽管国务院、司法部和公安部都三令五申禁止强拆,然而强拆事件却屡禁不绝,近年来因强拆而导致的社会冲突愈演愈烈。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一个规则,如果没有惩罚违规者的强制性手段,就等于没有。那么,为什么没有有效的惩罚手段呢?这就是我们国家今天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宪政问题。所谓宪政问题,就是一个社会的基本原则问题,就是这个社会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基本原则,以及如何遵循。在今天,尽管前一个问题,即用文字描述的宪法原则和法律框架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后一个问题,即如何在这个社会中实施这些规则的问题。[博客全文]

张千帆

北京大学教授

张千帆:土地管理须回归市场原则

实质性的问题是我们怎么样去改革农地用途的管制制度。现在的农地用途管制变成了国家垄断。对于国家来说,农地开发只有我能搞,你不能搞,而且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你们通通给我让路,唯一剩下的就是征地补偿协议,而这个东西说实话弹性很大。尤其是国家不让农地交易,农场的地没有一个客观的价格,那么这就变成双方谈,你有本事谈多少就谈多少。[博客全文]

郑振源

国土资源部专家

郑振源:尽快修法,解决官民矛盾

第一个错,没有制定合理适当的征地补偿方案,这个地方是否国有土地,土地权属没有搞清楚,虽然是一个国有农场,国有农场已经改制,国有农场的土地已经承包给农场职工了,农场职工有土地承包权。第二个错,没有达成协议就要去占人家的地。第三个错,征地纠纷不应该由警察处理,出动警察又是一个错误。后面才是警察该不该开枪。所以政府有很多错。就看盘锦市政府对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吧,这是第一个情况。[博客全文]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律学者

杨俊锋:预算收入的取得应当由宪法确定

在我国现有的权力格局中,司法权被错置和缺位的现象比比皆是。例如,很多本属司法性质的权力却被赋予行政机关,如对行政违法的处罚权、刑事与行政强制措施的决定权;而许多本属行政性质的权力却交由法院来行使,如行政决定与司法判决的强制执行权。而这两方面问题同时存在于我国现行土地征收制度之中。结构决定功能。当前我国征地制度中权力配置的结构性错乱,也正是征地矛盾与纠纷频发且又难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制度根源。[博客全文]

往期回顾

五:中国人的信仰
四:为普世价值正名
三:真有中国模式么?
二:聚焦预算法修改
一:解析南海争端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大学人大与议会研究中心
      天则经济研究所
      新浪博客
本期责编: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