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中筠:大国之间应摒弃冷战思维

进入21世纪后,国际关系也好大国关系也好应该超越狭隘、短视的国家利益,考虑一下跨国利益,就是人类共同的利益。因为科技发展现在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已经冲突不起了,本来冲突解决不了的话可以用战争解决,现在战争是绝对不能想象的,大国之间的战争就是人类毁灭了。

王缉思:中美关系的红线在哪里

戴秉国先生曾经说过,我国的核心利益包括三点。一是中国的国体、政体、政治稳定、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二是中国的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三是中国社会经济可持续的基本保障。

冷战虽然结束了,但是冷战思维并没有结束

中美关系成也冷战,败也冷战

中美关系成也冷战,败也冷战。在抗日战争结束后,中美关系曾经很好,但到1948年在中国共产党快要革命胜利的时候,因为冷战的关系美国在1948年底发生了正式的战略转移,就是“连日制华”,把原来铲除日本军国主义的战略完全改过来,造成今天的中日关系,美国的态度还令中国不太满意。 [博客全文]

国际关系应摒弃狭隘考虑人类共同利益

我进入21世纪后,国际关系也好大国关系也好应该超越狭隘、短视的国家利益,考虑一下跨国利益,就是人类共同的利益。因为科技发展现在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已经冲突不起了,本来冲突解决不了的话可以用战争解决,现在战争是绝对不能想象的,大国之间的战争就是人类毁灭了。考虑这个问题,一是要克制军备竞赛,一个就是环保,这就是科学的道路,作为领导世界的大国应该有责任把这个趋势转过来,这个是我觉得美国作为领导世界的大国在这个世纪应该考虑的一个问题。

被夸大的中国力量导致冷战思维

冷战虽然结束了,但是冷战思维并没有结束,这里面还有一个什么原因呢?我觉得最近几年来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举世瞩目于是夸大了中国力量的上升,这个夸大既有外国人夸大,也有中国人自己的夸大。刚才魏先生所讲中国取代美国的这个前提不存在,这个命题太遥远了,现在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如今天上午朱民先生所讲,我们改革这么多年之后人均GDP才占美国的20%多。这样一个13亿人的国家,距离取代美国还远着呢。

嘉宾观点

资中筠

资中筠: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前所长

中美之间如何相互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

包括国体、政体在内的中国核心利益

我个人理解我国的核心利益包括三点。一是中国的国体、政体、政治稳定、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二是中国的主权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三是中国社会经济可持续的基本保障。 [博客全文]

“共同进化”让中美之间建立新型大国关系

如果我们坚持正确的发展道路,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所指引我们要去做的这些事情,我觉得不会对美国造成根本的威胁。只要美国不犯巨大的战略错误,坚持自己的正确发展道路,最终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呢?我就要用基辛格博士所说的话,他说要“共同进化”。他所谓“共同进化”,是指生物的进化。如果双方按照自己的发展模式,自己的既定道路前进,我认为中美之间可以建立起新型大国关系。

美国担心中国搞和平演变是核心问题

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中国担心美国在中国搞和平演变,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而美国对于中国的担心并没有太多。现在20多年过去了,中国对美国的担心主要还是在这个领域;而美国对中国的担心增加了很多,因为中国坚持我们的社会制度和中国的发展道路,美国认为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在世界上会有很大的影响,美国所倡导的这一套制度秩序等就会受到某种程度的威胁。

嘉宾观点

王炎

王缉思: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嘉宾观点

魏建国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

魏建国:中美双方应照顾对方的核心利益

习主席跟奥巴马总统会见时确定了中美两国新兴大国关系,其中有一句话就是我们两国不冲突、不对抗,同时讲一句话双方照顾对方的核心利益,中国的核心利益和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我想我自己理解中国的核心利益三条:一就是主权和领土完整;二,安全;第三,发展;大家都知道美国没有主权的问题,也没有安全的问题,现在发展所谓遇到的问题是自己和世界引起的。 [博客全文]

Stephen ORLINS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

Stephen ORLINS:中美关系不是重建而是需要巩固

中美关系并不是要重建而是巩固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这个主要是来自于我们两国的领导人之间的高层会晤,比如说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之间的会面,在发展中美关系时我需要有这样的一种全面的这种领导力,他们可以确保在发展中美关系的时候保证各自的利益。[博客全文]

包道格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

包道格:找合适的人来解决中美面临的挑战

我想说的就是除了一些大方向的原则之外,我们还要能够找到合适的人,无论是中方还是美方的人都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合适、努力而且非常了解双方关系的人。然后一个一个的解决我们面对的挑战,这样我们才能实实在在建立起互信。[博客全文]

张燕生

国家发改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秘书长

张燕生:跨越灵活博弈的战略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非常重要

我想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中美之间如何执行一个我们叫做跨越灵活博弈的战略,也就是说中美这两个大国实际上如何能够开放合作,避免对抗,能够共同推动全球走向开放、包容、多元的世界经济。十八届三中全会中有三句话,我认为对中美下一步如何推动操作灵活博弈战略、开放合作,避免对抗是非常重要的。[博客全文]

往期回顾

十七:中国改革前景
十六:埃及国家转型
十五:国家观与法治
十四:走向公民社会
十三:聚焦铁道部改革
十二:苏联兴亡教训
十一:风雨过后看重庆
十:名家思想论坛
九:法治的理念
八: 财政关乎宪政
七:出世与入世之辩
六:遏制野蛮强拆
五:中国人的信仰
四:为普世价值正名
三:真有中国模式么?
二:聚焦预算法修改
一:解析南海争端

版权声明

主办: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
      《财经》杂志
      新浪博客
本期责编:张翔 房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