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未来10年决定改革成败

现在改革的动力不够了,因为官僚很多,政治家很少。未来10年是中国改革的窗口期,之所以说是一个窗口期,是因为新一代领导人由于特殊的历史和家庭特殊,可能保持足够好的、强的领导力来推动改革。如果我们错过了未来10年,中国下一步路怎么走就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刘剑文:财税改革是政改关键

财税改革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改革,也是一个政治改革、一个社会改革、一个文化改革,是一个综合性的改革。行政主导性的财税体制,不可持续。其中有一个突出的弊端是:中央与地方的事权、财权不匹配。

中国未来十年改革的重点和难点

中国未来三十年的发展目标应该是建立自由、公正、法治、民主的社会

我觉得中国未来三十年要建立这样一个总目标:如何建立自由、公正、法治、民主的社会。现在改革要在这个大目标前提下做。具体来讲,经济上进一步自由化、市场化。政府现在大量的经济权力应该废除,政府部门在公权范围内不应该侵害私权。与此相关,特别要强调的是私有产权制度,私有产权制度的确立依赖于法律也依赖于司法制度,这就走到另外一个问题:政治问题。 [博客全文]

中国未来十年要警惕理念陷阱

比较麻烦的是我们有一些理念陷阱。第一个理念陷阱是“中国模式论”。“中国模式论”是一个非常错误的理念。我们35年的高速发展是因为后发优势,我们其实是一种寄生经济,别人在修路,我们在走路,我们走得很快是自然的,并不证明我们比别人伟大。第二个陷阱是政治不改革,经济改革可以成功,其实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第三个理念陷阱是还有很多人认为现有体制对既得利益者好。第四个理念陷阱是是说国有企业是共产党执政的基础。

既得利益者也能变成改革者

既得利益者能否变成改革者?有三种可能性:一种是观念、理念的转变。共产党的创始人没有几个是无产阶级、工人阶级出身的,大部分是地主、资本家、军阀、知识分子的后代,如果从利益角度没有办法解释他们的行为。他们为什么要革命?是因为他们相信了一种新理念。第二种是既得利益之间本身的博弈也是推动人类进步、社会转型非常重要的力量。第三种是统治阶级意识到变革的必要或者有了危机感。中国下一步变革有两个因素非常重要:一个是理念,一个是领导力。

嘉宾观点

张维迎

张维迎:

著名经济学家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以财税改革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

财税改革不仅是经济改革更是政治改革

三中全会《决定》出来后,我作为一个专门研究财税法的学者,看完以后非常振奋,这次《决定》的亮点非常多,最大的亮点是对财税改革和财税法治的高度重视。我们在学习、领会、贯彻三中全会的精神时,不能够仅仅将目光聚焦在最后形成的《决定》这一个文件,而应该将三中全会的《公报》、《决定》、习近平总书记有关《决定》的说明,以及在三中全会召开前的10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的《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以下简称《条例》) 联系起来,进行“四位一体”的系统解读。纵观上述四个文件,财税改革都是当之无愧的“重中之重”。 [博客全文]

财税是整个国家治理的基础和支柱

我想随着三中全会《决定》出来以后,财税这样一个领域会受到更多人的重视,它成为我们国家整个治理的基础和重要支柱。如何实现国家长治久安?就要解决国家与纳税人的关系,国家征税要有度,税征上来后怎么使用也需要我们考虑。所以在这里可以说,三中全会的《决定》把整个财政问题、把整个财政法治问题提到相当高的高度,财税、财政是我们所讲的要强国之道?为什么强国之道?是因为国家要强国首先要有物质基础,物质基础来自于财税,这是第一。第二,我们讲强国,财税问题能够实现民富国强,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实现强国,需要法治尤其是财税法。

财税改革比政改更易操作

为什么新一代领导人把财税改革致于如此重要的历史高度呢?我们所讲的财税改革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改革,也是一个政治改革、一个社会改革、一个文化改革,是一个综合性的改革。所以在这个改革中,高层非常重视。我们的财税改革不仅意义重大,而且成本最低,共识最多的一个优秀的路径,因为它是低调的,不过分提高人们的期望值;它是具体的,比抽象的民主政治更容易操作;它是务实的,可以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取得看得见的变化。比如去年中共中央关于“八条规定”禁止公款吃喝,就是这条规定让我们的政风、民风、党风和社会风气有了根本好转。

嘉宾观点

刘剑文

刘剑文:

北大法学院教授

北大财经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

本轮司法改革的难点在于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对于政府主导的改革应该保留几分谨慎

政府主导的改革容易在中国社会里获得一种期待,但在当下特殊时期我们要保持几分审慎:一是社会利益多元化时,威权主义会使改革落入歧途;二是威权主义一定会解决不了经济学所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三是威权主义没有社会层面的动员,为福能量比较大,但为祸之甚、为祸之烈可能性也比较大。 [博客全文]

应建立科学的司法机关人员的分类管理制度

“司法统管”之改革面临的第五个难题,省以下法院地方人财物统一管理是否会加剧法院内部的行政化,使法院上下级之间的审判业务监督关系异化为行政上的“领导关系”。因此未来时态下即将展开的司法改革,必须不违反宪法法律的基本精神,在确保审级独立并在坚持二审终审原则的前提下,探索建立科学的法官选任制度和法官人员定额制度,建立科学的司法机关人员的分类管理制度,理顺上下级法院关系,防止上级法院尤其是省级法院干预下级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情况。

这次司法改革就是在加强中央控权

这次的《决议》有一个目标倾向:加强中央权力,控制地方诸侯。还有一个目标有人说是保障人权,保护社会稳定。这个问题我们姑且不论。但起码有一个共识是加强中央控权。加强中央控权有很多路径,比如在党内改变纪委体制,在司法里改变区域司法的地方化问题,在行政层面上划分所谓事权,推行税收、工商、物价等直管。可大家有没有想过,大的制造业都是以省为单位,湖北不允许买上海的大众汽车,上海不买湖北的神龙汽车。以省、直辖市作为去地方化的区域其实就确认了一种地方化,没有深度触及中央和地方的关系。

嘉宾观点

秦前红

秦前红: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往期回顾

十六:埃及国家转型
十五:国家观与法治
十四:走向公民社会
十三:聚焦铁道部改革
十二:苏联兴亡教训
十一:风雨过后看重庆
十:名家思想论坛
九:法治的理念
八: 财政关乎宪政
七:出世与入世之辩
六:遏制野蛮强拆
五:中国人的信仰
四:为普世价值正名
三:真有中国模式么?
二:聚焦预算法修改
一:解析南海争端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大学人大与议会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新浪博客
本期责编:张翔 房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