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直面埃及社会变革

我们看整个阿拉伯之春的自发性,它本身实际上是从经济斗争开始的。埃及可以说是整个阿拉伯之春的关键。我们过一百年之后,能不能说阿拉伯之春是一次民主运动。埃及这个民主转型能否最终修成正果,我觉得是关键的环节。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不应该怕艰难、怕投入、怕等待、怕时间。

王炎:埃及国家转型仍然在路上

现在埃及就处在一个转型就过度阶段,它还没有转型成功。政变引导潮流的人,他会遇到多重困难,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宗教的。特别在中东地区,阿拉伯的伊斯兰教也是比较复杂,不是那么顺的就能转向民主之路的。所以它正走在路上。

直面埃及社会变革

阿拉伯之春是从经济斗争开始的

我们看整个阿拉伯之春的自发性,它本身实际上是从经济斗争开始的。最早的,我现在网上查到,包括我跟当地的朋友了解——因为本身我在当地也生活过——最早发生的并不是突尼斯,最早发生的是约旦。然后突尼斯的事情大家知道的比较多了,布阿齐兹事件。最早发生这些事情,的确它是自发的,而且它是以经济斗争为主的。一开始它并没有以民主为号召,或者以推翻专制为诉求。因为它实际上一开始发生在九个国家,这九个国家最终完成民主转型的只有突尼斯一个国家。其中像阿尔及利亚已经进行过一次改革,而且这次改革最后被证明是原教旨行动,最后不了了之。包括约旦,包括阿曼,这些国家有的是浅尝辄止,有的根本就没有跟进民主运动。 [博客全文]

埃及国家转型要靠加强公民意识

埃及不像利比亚东部、南部、西部分开居住。埃及经过多少次的移民,是一代一代移民移出来的国家,它的人口完全是混杂的,你在埃及一个区里会看到各种派别,像调色板一样住在一起。我个人认为除了加强它的公民意识以外没有任何办法,否则的话,我觉得埃及转型非常困难。坦率的跟大家说,我对埃及民主转型的乐观程度远远不如对中国自己。

阿拉伯之春的问题在于民主派怕民主

民主派的旗手就是这样一个表现,甚至于当时我在文章里面写过一句话:埃及最大的问题,不光是埃及,包括整个阿拉伯之春最大的问题是,民主派特别怕民主。比如巴拉迪多次反对直接进行立法选举,多次反对公投修宪,他要求直接把过渡政府的权利交给他,由他来当过渡政府总统,最后一次也没当上,当了一个主管公关的临时副总统,说白了就是花瓶。他当了几天花瓶不尴不尬,自己也就辞了。

嘉宾观点

陶短房

陶短房:

国际问题专家,专栏作家

应研究和借鉴复杂的中东社会变革

枭雄往往都通过政变或暴力掌握政权

这些枭雄或者僭主,都是通过政变或其他暴力手段夺执掌政权的,他都是什么有利就利用什么,其实他是无所谓的。你说萨达姆是什么呢,内心信仰什么,我看他也不信仰什么,他就信仰权利,只要能夺取权利,他就怎么来。 [博客全文]

缺乏正当性的统治必然会引起社会动荡

政变引导潮流的人,他会遇到多重困难,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宗教的。特别在中东地区,阿拉伯的伊斯兰教也是比较复杂,不是那么顺的就能转向民主之路的。所以它正走在路上。但是我想也不能得出那样的结论;好像接受那个枭雄或者僭主的统治好,也不行的。它要是好,为什么崩溃了?为什么引起革命呢?可见它是缺乏正当性的统治,所以一遇风波,必然造成大动荡。

好的主张在变革中未必会得到人民呼应

中东的动荡或者变革,你不能用中国人传统的市民思想去分析,那样什么也分析不出来。但是像这些国家,我们看它转型带来很多复杂问题,也不是那么简单的,特别是不像自由主义者或者自由派想象的一帆风顺吧。可能你的终极主张不错,但是在它转型的复杂形势里头,可能得不到人民呼应。像刚才陶先生讲的,埃及的自由派仅有1%或者更少。

嘉宾观点

王炎

王炎:

政治学者

嘉宾观点

王建勋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王建勋:国家转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不少人认为埃及转型失败了,因为它没有一下子转型成功,即从威权统治转向民主政体。但是,如果我们放在一个长时段的历史当中去考察,似乎不能简单说它已经失败了。因为从第一波民主化以来,转型似乎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个复杂的过程。比较早的民主化可能经历数百年,再后来数十年,再后来十数年。 [博客全文]

王从圣

法律学者

王从圣:国家转型最终要落实在宪法上

我与王建勋老师关注的重点差不多,还是在宪法这一块。我觉得转型最终要落实在宪法上,由宪法把转型成果固定住才行。埃及,或者说很多国家宪政转型的问题都出在哪呢?我可以归结为两点,一个是多数傲慢;一个是执政傲慢。执政的时候,不顾及别人,反正我当权,手里有军队警察,我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我爱把谁抓起来就抓起来,傲慢得很。[博客全文]

马俊杰

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马俊杰:欧盟切断援助等措施无法扭转埃及局势

在现在的埃及的情况下,民主和共和走向哪一边,埃及民众的所谓公民社会的成熟度到底有多大、有多强,这些问题学界在讨论,国际各国各方政治家也在讨论。他们有没有拿出来一个解决方案呢?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这两天我在看新闻,我发现美国他们说了,他们要切断对埃及的援助,欧盟也在紧急开会,外交的秘书长也提出来我们欧盟要切断对你的援助了。只是切断援助,只是给他提供一些智力支持,能不能带来真正的秩序,扭转埃及的局势?我觉得这是不行的。[博客全文]

杨俊锋

法律学者

杨俊锋:民主转型需要各政治集团力量均衡妥协

要实现民主转型,最为重要的现实因素,恐怕就是在真正的政治现实中,各个政治集团力量的均衡和妥协。套用昂格尔所讲的现代法治国生成的两大要件之一,即多元集团主义,没有一个集团能够独大,或者说被视为是当然的可以执掌政权。这一点非常重要的。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各个政治集团不仅要在实力上是均衡的,而且能够达成妥协,在一套游戏规则下分享权力,而不是通过暴力消灭对方。 [博客全文]

往期回顾

十五:国家观与法治
十四:走向公民社会
十三:聚焦铁道部改革
十二:苏联兴亡教训
十一:风雨过后看重庆
十:名家思想论坛
九:法治的理念
八: 财政关乎宪政
七:出世与入世之辩
六:遏制野蛮强拆
五:中国人的信仰
四:为普世价值正名
三:真有中国模式么?
二:聚焦预算法修改
一:解析南海争端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大学人大与议会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新浪博客
本期责编:张翔 房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