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放:苏共醒悟太晚了

苏联共产党实行的党为人民作主、党替人民作主的党主立宪制或者党主宪政,在落后国家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合理性。但党的领导人应该总结历史经验,应该看到这种党主立宪制、党主宪政还有历史局限性和历史非理性,应该自觉进行体制内改革。

张千帆:千万不能把邪路当正路

苏联教训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要搞清楚,它对中国以后的改革应该怎么走下去,意义很重要。千万不能把正路当成“邪路”,把邪路或死路当成正确的道路,还满怀“自信”地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苏联兴也勃焉亡也忽焉

苏联对我们有镜子一样的意义

今天讲“苏联解体启示”是从“苏联的宪法与宪政”这个题目来讲。也许有人以为苏联这个国家22年前(1991年)就已经退出了世界历史舞台,退出了世界政治版图。过了22年还要讲苏联的宪法与宪政是不是太脱离中国实际了?我认为不是。今天来研究苏联的宪法与宪政,仍然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我们国家从50年代到70年代基本上是照搬苏联模式,也可以说,过去60多年中国的宪法与宪政基本上是照搬苏联模式,甚至弊病比苏联更加严重。今天改革进到了一个重要的深水区、转折点,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就职后都强调要遵守宪法、实行宪法,依宪治国。可见今天讲讲“苏联宪法与宪政”这个题目对当前改革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博客全文]

行政权独大,立法司法成摆设

按宪法规定,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苏维埃政权集三权于一身,立法、行政、司法统一于苏维埃,在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上产生一个中央政府。这个中央政府最初叫人民委员会,1945年以后改名“部长会议”,相当于中国的国务院。苏联宪法的第一个缺点是行政机关的权力太大,苏维埃三权统一的机关很难对行政机关进行监督和约束,行政权太大。三权统一于苏维埃,司法不能独立。苏联有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但都在共产党严密控制之下。重大刑事案件形式上也有审判,但这个审判都不是司法独立做出来的。特别30年代苏联搞大清洗时,经苏联法院审判、镇压、关禁闭、判徒刑的有370多万人。

领导人终身制且没有违宪审查

苏联宪法以至党章均未规定最高领导人的任期,这样就给领导人搞终身制开了绿灯,留下了漏洞。斯大林担任政府总理12年(1941~1953年)之久(不算他当总书记),如果把当总书记计算在内他当了31年之久(1922~1953年)。勃列日涅夫当总书记18年(终身制),到76岁,斯大林到73岁。最高苏维埃主席加里宁担任了27年之久(1919~1946年)。宪法对国家领导人没有做任期的规定,可以连任多少届,结果搞出了终身制。苏联宪法没有监督宪法执行的机构,没有违宪审查规定。苏联制定了宪法,若共产党领导人违背宪法,没有宪法法院,也没有法规规定最高苏维埃有权力监督政府领导人遵守宪法。

嘉宾观点

高放

高放: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国际共运史泰斗

苏联灭亡为什么竟无一人是男儿

苏联体制的国家有没有可能回到真正的民主?

高老师为我们梳理了苏共兴亡史的路线图,非常清晰,对我和在座很多人起了扫盲性的作用。都认为列宁比斯大林好一些,但不太有人知道列宁一开始还确实实行过一段民主。可惜经过斯大林、经过历代的苏维埃领导人,党内民主荡然无存。即便赫鲁晓夫也实行了一定程度的改革,但根本弊病没有解决。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发现苏联领导人确实尝试过自己所信仰的理念,在这当中会发现跌宕起伏的历史。当然,苏联的出发点就有偏误,一开始就实行一党专政,很容易从一党专制变成一派专制,最后变成一个人的专制。这种国家有没有可能再回到真正的党内民主,真正实现宪法所做出的承诺?这类问题对我们今天的中国改革很有启示。 [博客全文]

苏联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改革之路不仅有历史上的前车之鉴,国外也有很多经验家训,所以今天讨论的题目是“苏联改革的启示”,实际上是讲苏联解体和苏共垮台的教训。国家领导人最近有一次内部讲话,表达了他对教训的理解:“竟无一人是男儿”。我不知道这个“男儿”究竟是谁?在特定历史环境下应该怎么去做?如果当时苏联有哪个“男儿”挺身而出的话,是否可以挽救苏联和苏共。但是苏联教训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要搞清楚,它对中国以后的改革应该怎么走下去,意义很重要。千万不能把正路当成“邪路”,把邪路或死路当成正确的道路,还满怀“自信”地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这会出大问题的。

苏联解体的真实故事比我们听到的复杂

苏共的经历来看,自己都把自己解散了。苏联难道不跟中国一样,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具有个人独裁的强人政治传统的国家吗?如果真的把选择给人民,不可能把所有选票投给一个人,变成一个人的民主。所以问题不是怎么样改变社会现状,而是怎么把这个选择真正交给人民。从高老师的讲座中,我自己也有困惑,苏联最后“毁”在一个人手里,戈尔巴乔夫发挥了关键作用,导致后来的苏东剧变。为什么苏联出了一个戈尔巴乔夫,中国却出不了?是什么样的历史条件造就了这样一个人?我想故事远远不只是戈尔巴乔夫一个人,苏联解体的真实故事远比这个复杂。

嘉宾观点

张千帆

张千帆:

北京大学教授

著名宪政学者

往期回顾

十一:风雨过后看重庆
十:名家思想论坛
九:法治的理念
八: 财政关乎宪政
七:出世与入世之辩
六:遏制野蛮强拆
五:中国人的信仰
四:为普世价值正名
三:真有中国模式么?
二:聚焦预算法修改
一:解析南海争端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大学人大与议会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天则经济研究所
      新浪博客
本期责编: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