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现场

陶景洲:争议源自诚信缺失

从法律方面来说,方寒之争实际上是中国社会诚信体系的问题。中国社会诚信严重缺失,你说什么话大家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韩寒的作品的真实性是否能够通过这样一个检验:它是否超过了一个正常人对其真实性的合理的怀疑。

岳南:凯撒的归凯撒

现在中国已到了改革的十字路口,作为文化人和有使命感、道义感并有文化良知的知识分子,在这方面要勇敢地承担起责任,将这些不够规范的社会关系理清,并努力向前推进宪政的落实,使公权私权有个明确的界限,且受到宪法的切实保证和保护。

第一单元:给方韩之争画上句号

吴稼祥

著名政治学者

吴稼祥:我不同意韩寒关于国民素质的说法

这件事的起源是韩寒写的三篇文章:谈革命、论自由、民主(韩三篇)。曾经我这么形容整个事件:其父亲挽救他的前途。出了一系列的策划,最后做得不错,这也就罢了,后来名声搞大了,写民主理论,搞了素质论出来。我这本书《公天下》也讲素质,中国四千年历史,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怎么可能有素质的问题?素质再差也不可能比70年前的印度人差,不可能比20年前的印尼人差。[博客全文]

沈浩波

诗人、磨铁图书创始人

沈浩波:没必要对一个年轻人期望那么高

韩三篇背后未必也那么复杂的动机,就是一个不到30岁的年轻人思想正在往这方面走,他不断的思考这些问题。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当一个思想不完全成熟时,昨天所形成的思想今天就会推翻,这些东西是相对正常的状态。但他因为所具有强大的对年轻人的影响,韩三篇获得了不应该如此广泛的关注。我们是否有必要这样看重一个年轻人或者说对他期望那么高?[博客全文]

石述思

著名评论人

石述思:很多人打韩寒其实就是泄愤

方舟子打韩寒是一场非常绝望的PK。给韩寒贴上盗贼和剽窃标签时,必须有直接证据。目前我还没有拿到让我个人信服的证据,尽管我也有怀疑韩寒,但我宁可接受程序正义,这种程序很重要,能够避免文革再度重演。当然不排除很多人的泄愤,很多人写了一辈子论文、出了一辈子的书也没有获得巨大名声。过去大家在毛主席时代没有得到充分的释放,好不容易赶上改革开放伟大的时代可以抓住民间人把这种怒气释放出来。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动机,回到问题最初的原点也要有证据,有直接将韩寒扳倒的证据,哪怕是韩三篇。[博客全文]

苗炜

《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

苗炜:年轻人要圆滑的面对媒体

这个事情影响很大,造成了媒体的分裂,并让我想起一句成语:杀君马者道旁儿(意为,爱之者就是害之者)。韩寒后来被《南方周末》树立为好公民典型时在知识分子里引起关注,这跟媒体的塑造有特别大的关系。年轻人要特别清醒的意识到媒体能帮你,也能损你。2006年我们给韩寒做了一次封面,文章的题目是“网络暴民”,网络吵架涉及到很多人,新浪博客是一个大战场,当时能体会到网络上的暴戾之气,完全是那种毫无道理的谩骂。[博客全文]

解玺璋

著名学者、文化评论人

解玺璋:韩寒很多时候是被绑架

我觉得韩寒这小孩很好,挺喜欢他,第一次采访他感觉特别好,当时觉得他有点像我接触的王朔,看他说话不便,其实就是羞涩,不是装出来。后来有人质疑他写的文章真真假假,他们贴出来的我也看,但没有看出所以然来。后来我很同情韩寒,韩寒之所以到现在这样,一是受到商业“绑架”,很多人为了商业目的在利益他;另外被一部分公知“绑架”,有些人想利用韩寒说一些话,自己不好意思说或者不敢说,借孩子的口气说出去,这特别不好。[博客全文]

第二单元:谁是下一个莫言

王久辛

双语月刊《文化》总编辑

王久辛:中国作家继莫言之后会很快获奖

在未来的50年内,莫言的影响,我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是说我们中国人以后无论走到哪个国家和地区,只要和当地的文化人交往,我们所听到的谈论最多的中国作家,可能不再是鲁迅、胡适,而是莫言;不再是阿Q、孔乙己,有可能是莫言的《蛙》中的姨妈,《丰乳肥臀》中的母亲。这是一个事实,虽然我现在还不能更清晰、准确地表达莫言获诺奖的世界意义,但有这样一个事实放在这里,我们对莫言获奖的意义,就会逐渐清晰、明确。[博客全文]

全勇先

电视剧《悬崖》编剧

全勇先:莫言的光辉不会把鲁迅给淹没

对莫言的印象停留在《红高粱》时代,很长时间写剧本,文学的事就忽略了。莫言的作品在二十几年前看的,没有特别发言权,但我一定会补上,现在还没有来得及看。我有朋友跟莫言是好朋友,也是写剧本的,我听他介绍了莫言的很多事,莫言获奖对中国文坛、纯文学的创造一定是有积极影响的意义,但因我对后期作品太不熟悉,现在不太敢说。但莫言的获奖光辉不会把鲁迅给淹没,会交相呼应,作为一个文化现象肯定是这样。[博客全文]

邱华栋

《人民文学》副主编

邱华栋:莫言获奖是世界文学的一环

莫言获奖对从事文学的人是特别兴奋的事,那几天前后很激动。2009年出过读书笔迹,把一战以来最重要的人类小说家分成欧洲、美洲、亚非,里面选了三个华裔作家,其中两个分别是高行健、莫言。莫言获奖很简单,他是世界文学的一环。最近一百年文学有一种创新热潮,从欧洲到拉美到1980年代以来无国界作家兴起和中国30年文学的黄金期,是一个大脉络。我在书里清理了一遍。从卡夫卡、詹姆斯·乔伊斯到美国文学二战以后的兴起、1960年代末期拉美爆炸,再到1980年代以后的拉什比的兴起以及莫言。世界文学一环接一环的走着,所以莫言获奖是世界文学的一环。[博客全文]

张颐武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张颐武:莫言的作品够中国且单纯

莫言把握文学的分寸感特别强,形式和本土特色不是太深。中国文化不能太复杂,中国历史也不能太复杂,太复杂真的就完了。莫言作品非常中国文化,但相当单纯,把中国文化化成简单的意象,能够了解、能够进去,这是他独特的路径。贾平凹作品的中国文化很深,文化修养也很好,但对于国际传播、跨文化传播上有阻碍。[博客全文]

第三单元:我们保得住文化古建么

雷颐

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

雷颐:只有土地私有制才能保护文物

文物、故居被拆从1949年之后就开始了。有两方面:一是文革中砸四旧,把文物、庙宇给拆了。1949年到现在,比如吴稼祥的房子有四合院,文革中一下子挤进很多人,产权怎么算。现在地是国家的,你所拥有的只是地上的房子。我觉得文化保护说到底不是一个简单的要求政府怎么样,最根本的是要限制政府的权力。外国很多房子保护得很好,一家人可以传多代,归根结底是土地私有制。[博客全文]

解玺璋

著名学者、评论人

解玺璋:中国的文物最终会拆光了完事

尤其是现在的新农村建设、城镇建设等,把这个都给拆了,没有办法,因为国家政府和开发商勾结在一起做这个事。不要妄想政府有什么保护措施,都寄托在政府身上完全是空想,没有一点出路,这是中国文物的前景,最后的结果将是拆光了完事了。对此事我比较悲观,没有人可以阻挡,只要对开发商或者政府收钱有利,什么事都敢干,没有谁不敢干。但现在有很多人呼吁,可网上说半天,政府还要拆,很无奈。[博客全文]

岳南

《南渡北归》的作者

岳南:宪政不成,什么都保护不了

我想到了当年顾城写的诗歌,“我们出生得太晚了,我们出生的时候,大地上已经有了国家和一堆颜色不同的党。”(顾城)。我们出生得太晚,一出生就有这样的国家。虽然国家被一个政府操控,但政府就是国家,反对政府就是反对国家,操控这一切就形成了国家意志。人民要得到应该得到的权利,政府是一个服务员,人民的权利要回到人民的手中,这是一个根本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其它问题难度解决,文化人至少在这方面要琢磨一下,将这个东西往前推进一点,哪怕是一点点。[博客全文]

第四单元:经典文化能不能变成消费品

陈昌凤

清华大学新传院副院长

陈昌凤:恶搞经典实际上是反抗性身份认同

从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来说,政治诉求非常明显的是民意诉求或者身份认同的寻求。经济意义上已经把文化作为一种商品关注,所有文化都能当成消费品,拳击、快餐、牛仔裤已经当成文化,当成消费,现在把经典文化也当成消费品。从文化意义看,过去文化是一种社会权力的分配,而且也强调过文化实际上一种社会阶级或者阶级团体的表达,去经典化变成这个时代的追求。[博客全文]

丁启阵

北外副教授、文化学者

丁启阵:我们的教育才真是“恶搞”经典

去年9月成都有一个关于杜甫的大会,杜甫诞生1300年嘛。当时与会的研究杜甫的学者,大多数人觉得,那不算是一个恶搞。首先,它有底线,各种各样形象的转化,没有一个是真的让人讨厌的,而只是好玩,对杜甫形象基本没有什么损害,所以,说它“恶搞”,其实有点过了。我们感到“杜甫很忙”是恶搞,恰恰是因为我们的教育实际上背离了真实的杜甫。现在我努力做的事情,是让大家了解真正、鲜活的杜甫是什么样的。[博客全文]

王晓乐

中央财大传媒学院副院长

王晓乐:恶搞其实也是另一种创作冲动

官媒喜欢用这几个词,比如不容置疑、不容挑战、不可侵犯等等,现在想想都觉得面目可憎。有一种强烈的话语强权在其中,这太可怕了。今天所谈的恶搞其实并没有多少主观恶意,比如“杜甫很忙”貌似最早脱胎于台湾青少年在课本上涂鸦。青少年对经典的篡改,有人会产生过激反应,说什么“亵渎文化”、“败坏人心”,实在没这么严重。传播者都是些“思无邪”的孩子,哪里有批评者这般深谋远虑。[博客全文]

陶景洲

著名律师、财经专栏作家

陶景洲:中国人缺少真正的幽默感

中国缺少真正的幽默感,没有幽默的文化。王老师提到不容质疑、不容怀疑,什么东西他们都是千真万确的,所以怎么把低俗化变成幽默化,需要文化人引导一般民众向幽默化的方向发展,同时官方应该趋程式化,往大众化方向,这样未来才能使我们的文化气氛轻松一点,不要弄得那么严肃。这次有中央七常委的文章,至少有朝这个方向发展的想法,稍微轻松了一点。我记得北大百年校庆,每个人讲话都有一句“以胡锦涛为核心的党中央……”,这种腔调感觉很不好。[博客全文]

往期回顾

九:法治的理念
八: 财政关乎宪政
七:出世与入世之辩
六:遏制野蛮强拆
五:中国人的信仰
四:为普世价值正名
三:真有中国模式么?
二:聚焦预算法修改
一:解析南海争端

版权声明

主办:新浪博客
协办:国家电网
      大雁楼宾馆
本期责编: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