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中筠:政权终极目标不能是自保

民生要求越来越高,不是以前稍微给点小恩小惠就满意了,因为有横向比较,而且生命的价值以等级论的观念,越来越不能为普通百姓接受。结论是只有政府根本目标改变,只作为一个保护公民基本权利的手段,不能达到这个目标就要改革,或换掉,这样才能建立法治。

许章润: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我们衷心希望经由民主转型,此水水土蔚为亿万国民分享的家国天下,一个惬意而宜居的家园。这是我对资先生的讲座所透露的心灵世界所做的解读,也许触及了资先生的心思,而道出大家共同的焦虑与憧憬,则言有尽而意无尽。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

不同类型国家与法治的关系

我不懂法律,完全不是学法律的。让我报题目,我就说了一个不同类型的国家跟法治的关系,但什么叫法治你们都比我更在行。开头我先说怎么会想到这些问题。我从哪个问题开始想的?虽然我一直研究外国、搞洋务,但我真正比较感兴趣的还是中国历史。为什么中国历史上中原常常被周边少数民族打败,多少次了,真正完全亡于少数民族的一个是元朝、一个是清朝,不能说中国从没有亡过,绝对亡过。 [博客全文]

正常国家的执政理念必须源于宪法

谈出来国家的执政理念是怎样的?开始时美国执政理念是从洛克《政府论》来的。不过洛克当时想象的是君主国家,只是君主是被大家推选出来的,而不是王位、血缘继承的关系。据我理解,洛克觉得国家存在的理由是保障基本公民权利,基本公民权利核心一条是私有财产的权利。政府结构的设计是为了贯彻宪法的精神,宪法可以随发展的需要而改进,所以美国到目前为止有27条修正案,但都是要经过已制定的程序而后通过,是很复杂的过程。

打出来的天下最终只能是人治

打出来的天下最终只能人治而非法治,有时候强调“德治”,实际上往往流于虚伪,归根结底还是人治。古代法家如商鞅、韩非、李斯跟现在的法治观念完全是两回事,因为第一不保护人的权利,不承认私有财产,只讲惩罚。第二最高司法者是君主或者被授予大权的宰相如商鞅,还是人说了算,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完全是一句空话。最公正的,大家都说包青天,包青天最后靠的是皇帝的尚方宝剑,如果皇帝把尚方宝剑一收回他完全完了。最公平的君主、最愿意讲法治的,最高裁判者还是君主。

嘉宾观点

资中筠

资中筠:

著名学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原美国研究所所长

这天下,原是亿万国民分享的公共家园

国家观不只是宏大叙事

资先生娓娓道来,讲的是一个立宪民主、人民共和与法治建国的故事。这是一个历史故事,也是一个政治叙事,更是一个涉关芸芸众生居家过日子的生活故事。我和大家一起聚精会神聆听下来,获益颇丰,浮想联翩。在此,想从以下六点谈我的体会。 [博客全文]

“爱国”和“爱祖国”不是一回事

“爱国”和“爱祖国”不是一回事,切切不可混同。过去讲忠君就是爱国,今天却要分梳这样的概念:作为国民之爱祖国,以及可能都爱祖国,与作为公民之爱国家和他们可能不一定非爱这个国家不可,实乃并行不悖。换言之,作为公民,没有义务非爱这个国家不可。为什么?因为国家是我们公民让渡权利而共同缔造的政治家园,以互惠关系为基础,而牵扯到相互承认的法权。就是说,国家有德性,以民权、民生至上,照顾亿万公民的身心,则对你奉献政治忠诚和法律信仰,蔚为互惠一方公民之义务。基此,我服从你、我热爱你、我为你完税纳粮、我为你当兵打仗。

打出来的天下早晚会和平过渡

“打出来的天下”能否过渡成为“谈出来的国家”呢?特别是能否实现“和平过渡”呢?资老师说她不知道,我同样不知道。不过,事关中国的未来历史发展前景,虽说不知道,但却希望如此,可谓人心所向,而情同理同。如果从世界范围的比较政治来看,则事有前例,倒也未必太过悲观。比如台湾也算是“打出来”的,“中华民国”同样是打出来的,但台湾于晚近三十年里顺利实现了和平政治转型,可谓大中华文明圈“先民主起来”的样板。今日台湾政权的民主更替已然上了轨道,虽然还有诸多问题,包括民粹主义、民主运作之有欠不成熟、党际斗争极化等等,但民主转型及政权的和平、公开、理性授受已然完成,实堪欣慰。

嘉宾观点

许章润

许章润: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往期回顾

十四:走向公民社会
十三:聚焦铁道部改革
十二:苏联兴亡教训
十一:风雨过后看重庆
十:名家思想论坛
九:法治的理念
八: 财政关乎宪政
七:出世与入世之辩
六:遏制野蛮强拆
五:中国人的信仰
四:为普世价值正名
三:真有中国模式么?
二:聚焦预算法修改
一:解析南海争端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大学人大与议会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新浪博客
本期责编:张翔 房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