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炎平:宪政必须和公民同行

中国历史上有刁民、暴民、臣民、良民,就没有公民,到现在还忌讳公民,不知道为何。我们在走向宪政时,必定和公民同行。没有公民就没有宪政,而没有宪政公民也做不成。

熊伟:公民如何参与立法

公民参与立法是指公民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合作,特别是和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合作,向各级人大及常委会、政协提交议案、建议、提案,特别是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议案、建议,推动有关法律(包括法规、规章、法律性规定、立法解释、司法解释等)的制订及实施等。

中国缺少“公民文化 ”

公民、宪政和民族性格有关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公民、宪政和民族性格”,民族性格是我们最关心的事情。这里要提一个非常永恒的问题,我们一直在谈论,恐怕在人类(大约3500年之前)进入青铜时代后,我们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也就是说我们到底是宪政和公民还是明君和臣民?作为中国人提出这个问题是近代的事情,但这的确是人类面临的一个非常长期的问题。 [博客全文]

中国文化缺少公民基因

谈到公民,不得不谈到托马斯·杰弗逊的《独立宣言》。不过有意思的是,几年前美国国会博物馆发现他的手稿上“公民”这个地方被涂抹过,那涂抹之前是什么?他们用现代技术把涂抹色剥去后,发现托马斯杰弗逊最初写的是“Subjects”(臣民),“Our fellow subgects”(英国女王的臣民),但在墨迹未干时抹去,改写成“Citizens”,公民和臣民之间的区别既然如此一念之差,于他而言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但突然之间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概念。美国《独立宣言》大家很清楚它讲了什么,实际上就是讲了公民和政府的问题。那中华民族这一段历史是什么样的?千帆提到我曾说过一句非常刻薄的话“中国几千年来进行了那么多次战争,但没有一次战争是为了自由。”

中国缺少博爱的传统

当我们谈到公民、宪政,它们有一些特点:自由、平等和博爱。关于自由,严复说“中国历来圣贤最怕这个,所以从来没有成为教导国人的理念。”平等也是,严复这样说:“中国最重三纲,而西人首明平等;中国亲亲,而西人尚贤;中国以孝治天下,而西人以公治天下;中国尊主,而西人隆民。”所以,自由和平等一直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得到重视,不仅如此还刻意回避这两个概念。我们根本没有创造出这两个概念,而后来引进时还是特别恐惧这两个概念。博爱是另外一个概念,跟前面两个不一样,前面两个是权利的话,那博爱恐怕是一种责任。中国的“爱”有很多,有“仁爱”、“关爱”、“热爱”、“溺爱”……真正的“博爱”概念在中国这些“爱”里并不存在。

嘉宾观点

林炎平

林炎平:

著名社会活动家

浙大“走向公民”奖金设立者

成为公民从参与立法做起

公民要参与立法过程

公民参与立法是指公民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合作,特别是和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合作,向各级人大及常委会、政协提交议案、建议、提案,特别是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议案、建议,推动有关法律(包括法规、规章、法律性规定、立法解释、司法解释等)的制订及实施等。 [博客全文]

公民参与立法的方式

公民参与立法的重要时机是每年3月的全国"两会"。今年两会期间,我看了一下新浪微博,很多人在发牢骚,在嘲讽“两会”。但其实很多全国人大代表,特别是基层全国人大代表,知识分子、民主党派的全国人大代表很有责任感。我们要和他们多合作。 公民参与立法的重要特点是主动性、全程性,是公民主动和全国人大代表等合作,参与立法(包括实施监督等)的全过程。我1998年就开始和全国人大代表合作推动立法,那时网络不发达,全国人大代表是谁都不知道,只有翻报纸才知道,想尽办法跟他们取得联系,现在好很多了。

国家制度给公民参与立法提供了保障

公民参与立法的过程包括法律立项、法律起草前的调研、起草法律建议稿、征集专家等建议(可包括学术研讨会)、和全国人大代表合作向全国人大及常委会提交议案、建议(主要是在全国“两会”期间,也可以是在闭会期间,也可以向全国政协、各级人大及常委会、各地政协等提交)、召开有新闻记者参加的研讨会(发布会等)、修改立法建议稿、法律实施过程中的监督等。可能有一些朋友知道我在推动《村民委员会选举法》(2002年开始),民政部对此很支持。

嘉宾观点

熊伟

熊伟:

新启蒙智库负责人

公民参与立法的推动者

往期回顾

十三:聚焦铁道部改革
十二:苏联兴亡教训
十一:风雨过后看重庆
十:名家思想论坛
九:法治的理念
八: 财政关乎宪政
七:出世与入世之辩
六:遏制野蛮强拆
五:中国人的信仰
四:为普世价值正名
三:真有中国模式么?
二:聚焦预算法修改
一:解析南海争端

版权声明

主办:北京大学人大与议会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新浪博客
本期责编:张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