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摘要: 新闻专题>>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第一枪在武昌打响,这次革命结束了中国长达2000年之久的君主专制,为中国走向民主共和提供了一次契机。

  • 名博关注:

辛亥那些事: 更多>>

  尚武中国,丛林之争,枪杆与笔杆,暗杀与炸弹,造反与经济,革命与保皇,立宪与新政,科举与学堂……真相,总在历史最深处。

辛亥革命的五个岔口
辛亥革命的五个岔口

辛亥革命的发生发展过程,面临多个岔路口,哪怕一丁点因素加了进来,历史的路径就会因此而拐弯。更多>>

“第一枪”为何打响于武昌
“第一枪”为何打响于武昌

张之洞推行“湖北新政”的本意是想挽回清廷的颓势,支撑其欲倾大厦于不倒,没想到诱发社会裂变。更多>>

民国是谈出来的
民国是谈出来的

以和谈解决政治危机,中国历史上尚无先例。民谣反映了当时情景:同居一国开和议,今日君民势已均。更多>>

清帝退位的瞬间
清帝退位的瞬间

公元1912年2月12日,养心殿举行清王朝最后一次朝见仪式。隆裕太后嚎啕大哭,喊着:“祖宗啊……”。更多>>

武昌起义后报纸开天窗
武昌起义后报纸开天窗

武昌起义爆发后,《国风日报》开了头版一整版的天窗,这一下,京城更乱,都以为肯定革命党人大胜。更多>>

中华民国成立时相片都没拍?
中华民国成立时相片都没拍?

据革命党人戢翼翘的回忆,孙中山的就职仪式极其仓促简单,灯很暗,也没照什么纪念的相片。更多>>

辛亥革命将剪辫子推向高潮
辛亥革命将剪辫子推向高潮

遇有垂辫者,无不立予剪去,其间有不愿割爱的,多是跪地求免,有手提断发垂泪而归的,也有大笑的。更多>>

辛亥革命后未婚同居最时髦
辛亥革命后未婚同居最时髦

辛亥年后,未婚同居渐成最时髦风潮。更有趣的是,当时的男女还以在报刊上打同居和分居广告为时尚。更多>>

辛亥人物谱: 更多>>

  都督的样儿,党人的棒儿,名士的案儿,侠客的范儿,八旗的枪儿,新军的弹儿,帮会的堂儿,暗杀团的胆儿……大革命,过场的都是角儿。

孙中山:执着革命的领导者
孙中山:执着革命的领导者

孙中山一生都表现出了对革命理想的偏执,最终成为反对军阀独裁、为改善民生而奋斗的革命者。更多>>

黄兴:无公则无民国
黄兴:无公则无民国

“孙氏理想黄氏实行”,辛亥元老、国学大师章太炎曾以“无公则无民国,有史必有斯人”评价黄兴。更多>>

宋教仁:民主政治的开始与失败
宋教仁:民主政治的开始与失败

宋教仁所设计的“责任内阁”制度,权力由民所授,而非以力搏获,总统是个虚位。更多>>

蒋翊武:民国“开国元勋”
蒋翊武:民国“开国元勋”

“武昌光复,翊武功最巨。”蒋翊武是被孙中山称为“开国元勋”的唯一将领。更多>>

陈其美:青帮的里子 革命党的皮
陈其美:青帮的里子 革命党的皮

陈其美一生都热衷于暗杀,最后也死于暗杀。依赖地下帮派搞暴动暗杀,符合孙中山的暴力革命思路。更多>>

梁启超:预言之准令人惊讶
梁启超:预言之准令人惊讶

1902年梁启超就预言清王朝将在1912年垮台,新的共和国定都南京,几十年后上海召开“世博会”。更多>>

毛泽东:唯一的一次士兵生涯
毛泽东:唯一的一次士兵生涯

孙中山当新政府的总统、康有为当国务总理、梁启超当外交部长。这是毛泽东生平第一次公开发表政见。更多>>

鲁迅:选择避开革命党
鲁迅:选择避开革命党

辛亥革命前夕,鲁迅从经济到精神都很困顿,辛亥革命改变他的处境,使之成为无所顾忌的独立撰稿人。更多>>

袁世凯:逼宫清廷 钓翁谋位
袁世凯:逼宫清廷 钓翁谋位

1911年10月11日至11月9日,从彰德到北京,从“钓翁”到清政府的实际代理人,袁世凯只用了一个月。更多>>

黎元洪:逼上梁山做“元勋”
黎元洪:逼上梁山做“元勋”

“床下都督”黎元洪辛亥年的崛起,不能不说是历史的吊诡。大清朝的官僚一转意,就成了革命元勋。更多>>

冯国璋:北洋干城 三次屈从
冯国璋:北洋干城 三次屈从

冯国璋与袁世凯,是僚属,又是师生,但二人对革命的态度不一致。冯国璋三次抉择,三次屈从袁世凯。更多>>

徐世昌:北洋相国 为袁谋清
徐世昌:北洋相国 为袁谋清

清廷以徐世昌为国之柱石,而袁世凯更倚之为左臂右膀。诏书添墨,确定袁世凯新政府首脑的法律地位。更多>>

瑞澄:一个疆臣的仓皇溃逃
瑞澄:一个疆臣的仓皇溃逃

瑞澂开了清王朝高官显贵率先奔逃的口子,各省督抚遂走者走,变者变。短短一月,大清崩塌半壁江山。更多>>

溥仪:紫禁城的“囚徒”
溥仪:紫禁城的“囚徒”

清帝退位,换来的是政治优待。皇帝保留封号,继续居留紫禁城并保留私产,虚位仍保留在紫禁城中。更多>>

汤化龙等立宪党人参与首义
汤化龙等立宪党人参与首义

有人放第一枪,立宪党人就敢走第二步。尤其汤化龙起草起义通电后,几乎每省的独立,都有立宪党人。更多>>

梅兰芳忆梨园名角攻打制造局
梅兰芳忆梨园名角攻打制造局

辛亥革命着实让梨园行扬眉吐气了。社会上轻视伶人的心理开始改变,戏剧演员的地位从此提高。更多>>

百年思考: 更多>>

   辛亥革命,以及革命后的一百年,都是值得国人反思的一个艰难的过程,一百周年的纪念,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

金满楼:反思晚清最后十年与辛亥革命
金满楼:反思晚清最后十年与辛亥革命

晚清最后十年的核心是“革新与革命”之争,最后“革命”战胜了“革新”。但暴力革命不能带来国民幸福,“旧者已亡,新者未立”,制度的混乱和失范,在后来的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得到了充分的证明。当权者要善于积极的妥协,民众要学习有风度的对抗,这才是国民幸福的源泉。更多>>

雷颐:近代中国何以“激进”?
雷颐:近代中国何以“激进”?

近代中国的“激进”是清政府的“极端”逼出来的,与其指责民众变革“激进”,不如批评清廷顽固“极端”。“改革”是当事各方都以理性的态度妥协的结果,只要有一方坚持不妥协,就无法“改革”,社会矛盾必然以不是“坚决镇压”就是“激烈革命”一类的暴力方式解决。更多>>

张鸣:辛亥革命到底给国人带来了什么
张鸣:辛亥革命到底给国人带来了什么

辛亥革命带给中国和中国人的,不是西化的习染、新事物的出现、零星的现代化,也不是制度的革命,其实是制度的困扰和变化的焦虑。所谓的革命,无非是要借助革命的杠杆,撬起可以使民族翻身的巨石,当无论如何都撬不动的时候,不是换一个杠杆,而是接长这个杠杆,继续撬。更多>>

电影重现: 更多>>

  正如电影《辛亥革命》中,孙文在影片最后的画外音:“今天你们问我,革命所为何事?一百年后人们也许还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