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记忆

大栅栏:最浓烈、最地道的“京味儿”

大栅栏兴于元,建于明,盛于清,已有近590年的历史,这里曾经是北京历史上最繁华的商业娱乐中心,是国粹艺术瑰宝京剧和宣南文化的发祥地,这里是历史上戏楼荟萃之所、名宿云集之地,是商贾文化、仕子文化、民俗文化、会馆文化以及梨园文化等诸多文化的聚宝盆,是老北京古建筑的博物馆,是老北京京味文化的根和魂。想品味最原始、最地道、最浓烈的“京味儿”,您就得来这儿——大栅栏。

砖塔胡同:未被遗忘的北京老胡同

砖塔胡同是北京市有史料记载的最古老的一条胡同,也是目前北京遭到破坏较少,风貌保存较好的胡同之一,元朝就有了。砖塔胡同位于西四牌楼附近,砖塔胡同这一名称,来自于矗立在胡同中的一座青砖古塔,这座塔是元代名臣耶律楚材的老师,金元之际的高僧万松老人的葬骨塔。万松老人塔的精确塔龄已不可考,但根据史料推断,可以肯定在七百年以上,而砖塔胡同的年龄亦应与此相仿。

琉璃厂:墨韵飘逸,清香醉人

被誉为“九市精华萃一衢”的琉璃厂文化街,至今已有七百多年历史。这里集字画、古玩、古藉、手工艺制品、文房四宝等文化产品于一身,人文荟萃,古朴典雅,乃名人雅士消遣“寻宝”之地,堪称古老、神奇、充满东方魅力的一条文化街。鲁迅先生在京居住期间,就曾四百多次光顾琉璃厂。有人称之可与英国伦敦的弗业街、法国巴黎的塞纳河畔、日本的“书海”之街神田町相媲美,实则有过之无不及。

文化传承

宣南文化的红色印记

走进北京宣南文化博物馆,仿佛穿越在北京的历史文化长河中。从西周时期的燕国都城,到辽陪都、金中都、元大都,再到明清两个朝代的皇城,直至新中国的首都, 三千多年的建城史、八百多年的建都史,使北京不仅拥有故宫、天坛、颐和园、十三陵、八达岭长城等举世无双的宏伟古建,而且文化积淀丰厚,孕育出灿若星河的文化名人。而“宣南文化”作为极富特色的地域文化,被誉为北京文化的源头、缩影与精华。

北京非遗项目的传承和宣传

北京的非遗项目有很多很多,有国家级的、市级的和区级的,有你已熟知的,如老北京绢人、泥人张、兔爷、鬃等人;还有很多咱现在都不怎么熟悉的,如玛瑙雕、北京宫廷补绣技艺、面人郎面塑艺术等等,这些非遗文化不知传承了几代人才存留到了今天,这许许多多的民俗、民间艺术和文化不仅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才智,更是浓缩了中国文化的精髓,理应得到保护、传承和宣传。

古法“药香”在传承与创新中找到平衡

在传统养生文化中,品香即是利用纯天然植物的芳香气味和植物本身所具有的治愈能力,经嗅觉器官 和皮肤的吸收,到达神经系统和循环系统,使人身、心、灵平和舒悦,进而护肤保健。或许,在现代技艺下,传统药香的展现形式、品鉴方式、传承方式发生了表层肌理性的变化,但是药香固有的药用价值和调理身心功效,却会如历久弥香的古法技艺一般,代代相传,传颂至久。

博主原创

悠悠宣南:那人,那事,那条街

“冬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叮叮当当的自行车铃,公园里叽叽喳喳的鸟叫、公交车站‘请您先下后上’的温馨提示,还有豆汁焦圈的阵阵清香……”这就是我喜爱的“京南晨曲”。每天聆听着这样美妙的声音,不由让人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难怪在清代至民国时期,那么多文人雅士聚集于此,在这里听戏、品茶、逛老字号。这是我工作和生活的地方,这里的人,这里发生的事儿,以及这里的街街巷巷伴随着我的人生旅程。

宣南文化博物馆给我们的启示

在北京上百家博物馆中,宣南文化博物馆并不算大。但是这家不大的博物馆,却生动地告诉了我们:北京是怎么来的,历史上的北京什么样,我们的祖先创造了什么,这样的创造在当时的北京具有怎样的意义。作为新一代北京人,我们从这样的展览中受到的启发在于:着眼于未来,我们应该在前人洒下血汗的土地上,像我们的祖先那样,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承担起建设新北京、造福后代人的神圣责任。

“小清新”可以推动文化产业升级换代

本届文博会的“新”,说起来话就多了,但是,长话短说,总的感觉就是有新意、有创意、有新的风格和新的气象。北京以传统文化和民俗文化见长,国外很多商家和游客,对于北京的这些“老玩意儿”,始终是交口称赞的。在这次文博会上,北京不但保留了这个传统优势,给人更强烈的感觉是,文化创新之风越来越强劲了。一方面培养了北京的文化产业品牌,另一方面也看见了“真金白银”。

微博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