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2016年1月17日,由新浪网主办的“打破思想的智子·2016新浪思想盛典”将在云南丽江隆重召开。作为华语互联网传媒的领军者,新浪致力于时代思想的传播。本届盛典将聚焦于时代进步、思想创新主题,通过颁发年度致敬大奖与各领域分论坛全方位剖析中国思想发展的脉络。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年度致敬

  • 消解英雄否定雷锋?“历史虚无主义”激起舆论波澜

    年初,新华社退休记者李竹润在其个人微博上向公众道歉,称“西点军校学员学雷锋”的报道是一则让自己上了当的谎言。在质疑和争论中,如何客观理性地应对“历史虚无主义”及被其消解的英雄,成为大众讨论焦点。随后,在毕福剑因“私人聚会戏弄领袖视频”辞职、加多宝因“烧烤英雄广告”道歉、贾玲为恶搞花木兰道歉等事件的争议中,该问题被推向新一波舆论中心。
  • 雾霾之下,如何厘清政府责任和公民义务?

    2015年,空气污染持续成为中国人的一项心病。2月28日,雾霾新闻调查视频《穹顶之下》向中国舆论场投下一枚“震撼弹”。该片既是对雾霾现象的一次科普,同时也是对雾霾治理的强烈呼吁。可以说,享受现代科技生活的公民,人人都是雾霾的贡献者,治理雾霾全民有责。但主导工业生产和监管的政府,也应当将公民的吐槽当作治霾的动力。
  • 余秀华走红汪国真去世,诗歌该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

    2015年初,沉寂的诗坛热闹起来,一是因为乡村诗人余秀华,一是因为逝世的汪国真。人们惊艳于余秀华诗歌的质朴滚烫,也追忆汪国真诗歌流行的时代,而文艺评论家和诗人的评论则明显呈现两极分化,毫无疑问,我们需要诗歌,但这类流行一时的诗句,是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能不能成为诗歌的代表?
  • 中国作家“走出去”遇冷,多元文化竞争与文化相对主义

    5月底,中国“豪华”作家团在美国纽约书展受冷遇的消息传回国内,引发网友对中国文化“走出去”议题的讨论。有人认为,强势的西方掌握着文学话语权,迎合西方风格已成成功“走出去”作家惯例。面对文化冲突、斗争,中国文学该积极参与文化竞争,还是保持自己特色,坚持文化相对主义?
  • 刘慈欣、屠呦呦获世界大奖,要民族自信也要自省

    8月23日,第73届雨果奖在美国揭晓。中国作家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获最佳长篇故事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10月5日,“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名单揭晓,发现青蒿素的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科学类奖项的中国人。一科幻文学,一自然研究,双双走向世界获得大奖,也引发了热烈社会讨论,开启了巨大想象空间。在民族自信心提升的同时,我们也需有足够的自省意识。
  • 瞭望智库转发《别让李嘉诚跑了》,民粹主义潮流值得关注

    9月,因旗下公司注册地集体迁离香港,李嘉诚在内地舆论中陷入极尴尬的争议。有人撰文《别让李嘉诚跑了》,直指“李超人”必须为过往的获益支付代价,此文在9月12日被新华社瞭望智库转载。虽然李嘉诚的商业行动在合法性上未必有问题,但网上有大量网友对文章热议及支持,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民众的诉求和对经济、社会的不满,民粹主义潮流值得关注。
  • 中央全面放开二孩,经济理性还是归还公民权利?

    undefined
    2015年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放开二胎政策。至此,实施了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正式宣布终结。必须看到的是,从鼓励生育到计划生育,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背后多是政府的经济考量,充斥着工具化思维意识。如今既已时过境迁,国家应积极归还公民权,在全面放开二孩之后,要逐渐解决黑户、社会抚养费、户籍改革等问题,让新的人口政策体现出最大政治善意。
  • 范玮琪微博晒娃遭抨击,引发爱国与个人自由讨论

    undefined
    在9月大阅兵和11月巴黎恐怖袭击期间,台湾艺人范玮琪因在微博晒孩子照片,多次遭到网友横眉怒指。部分网友认为范玮琪的行为是对国家不爱,对先辈不敬,而另一方观点则认为对范玮琪的抨击是以爱国的名义绑架了普通民众对于幸福生活的表达。范玮琪因微博晒娃被骂虽是社会小事,却映照出网络上值得担忧的非理性极端主义倾向。
  • 专车管理新政引热议,加强监管还是顺应潮流?

    undefined
    11月10日,出租车改革方案及专车管理办法为期一个月的公开征求意见工作正式结束。根据交通部公布征求意见情况可见,外界对专车监管问题最为关注。尽管专车新政方案尚无定论,但专车将被纳入监管已基本确定,滴滴等专车平台未来发展也备受瞩目。网络约车是新业态,契合了分享经济,是“互联网+”的生动体现。如何对待新业态考验着相关部门的监管智慧。
  • 冯唐新译《飞鸟集》受质疑,文化创新与维护经典之争

    undefined
    年末,一部泰戈尔诗集的新译本在中国引发关注。其译者是中国作家冯唐,有人指责其译作用词不雅,“亵渎原著”,亦有人认为冯唐的译作不是“翻译”而是“再创作”。事件发展的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出版方宣布因为“争议极大”,决定下架召回该书。跳出翻译技术来思考冯唐事件,经典作品可以在新时代被赋予新面貌,但对经典又该如何继承维护,保持足够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