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来聊聊文艺青年

多年来,关于“文艺青年”这一群体的属性与褒贬之争一直存在,不争的是:贬义渐盛,褒词日衰。这一次风波又起,源于苗炜先生一篇自认草率的文章:《为文艺青年一辩》。文章为我们提出了第一个问题:谁在妖魔化文艺青年?

背景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苗炜:作家

苗炜:为文艺青年一辩

  这些描述,把文艺青年的特征总结为,第一,没有生活能力,挣不到钱;第二,有不切实际的梦想,痴呆而固执;第三,爱好文艺,喜欢电影啊音乐啥的。这几个特征互为因果,爱好文艺,所以不会挣钱,穷,因此更加痴呆。当然,从外部特征上,他们都受安妮宝贝影响,喜欢穿点儿白衣服,但脚下的匡威球鞋多半是黑色的。他们可能还喜欢上豆瓣,给新出的书和电影打分。[博客] [专栏]


黄觉:艺术家

黄觉:答新浪专栏编辑部问

  新浪专栏编辑部:现在在某些场合,文艺青年成了贬义词,你有什么看法? 黄觉:在中国、所有流行词语最终都会沦为贬义词、这不是它们的宿命吗?只要是向往美好的最终被人民踩在脚下、只有屌丝冉冉升起、 新浪专栏编辑部:能不能描述一个你认为最符合定义的文艺青年形象,或者举例具体的人?黄觉:老狼、以及他身边的一些朋友、还有杨树鹏应该也算 [专栏]

理论

“文艺是好的,可惜被曲解了”


庄雅婷:作家

庄雅婷:如何治疗文艺癌

  文艺青年们有时无疑是走了弯路的,选择了趋利避害的人生态度,蜿蜒曲折的去完成一件事,以达到不俗的效果。初级中级文艺青年没什么好说的,就如我开始所说那样,他们都是“有情趣的正常青年”,就算爱好古怪点,为此多付出了金钱、精力与热情,也并不碍别人的事儿,犯不上冷嘲热讽。不过凡事走极端的就完蛋了,那就得演变成文艺癌,还传播价值观呢,真是要让大家都过得乱七八糟。[博客] [专栏]


叶三:作家

叶三:文艺青年之存在意义

  一个热气球吊着医生、士兵、工程师、农民和诗人,气球一旦漏气,最先被扔下去的肯定是诗人。在现实生活中,所谓文艺青年就是这样一个地位。拍出《立春》的顾长卫曾在采访中说,如果没有文艺青年,生活多没意思。是的,气球不漏气的时候,文艺青年是最好的装饰品。正如英国人说他们宁可失去东印度公司也不想失去莎士比亚——那是因为他们既有东印度公司,也有莎士比亚。[专栏]


冯唐:作家

冯唐:给未婚大龄文艺女青年的六个锦囊

  如果还想出嫁,远离饭局上的老男人。他们四十年前就开始就着北京白牌啤酒看春山春水春花,抱吉他,抱姑娘,抱《朦胧诗选》。他们像《西游记》里的老妖,肺腑里吐出的舍利球常常能熨平皱纹,抚慰心灵。和他们相比,未婚小男生怎么看入眼帘呢?锦囊之外的超级锦囊是:如果真的不想嫁,就别嫁了。男生是比女生低很多的物种,二逼、傻逼居多。绝经之后,退休之后,和剩下的闺密和老男人结成社会主义互助组,一起补钙、饮酒、蛋逼、旅行、泡澡,混吃等死,不知老之将至。[专栏]


大仙:诗人

大仙:给文学女青年上课

  最近,一些女文青可能是博客微博写多了,突然跟我探讨从事文学创作的事儿,我比惊风雨还受惊吓,比泣鬼神还欲哭无泪。赶紧狂劝:文学真不是你干的,就算你硬努着干,干残了也得不偿失。都奔三张的人了,青春没多少了,找个富二代嫁了,踏踏实实把最后的青春时光,安然度过,让未来与你悄然同在,也算实度一生。文学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你没生下来我就想这文学,我比你多想了二十多年,不还没把文学想明白吗?性感一脱就行了,文学光脱可不行,那A片里的演员全都是文学家了。[博客]

情感

“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无用的”


某小丫:编剧

某小丫:称自己为文艺青年的人越来越少了

  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无用的。无用的东西不能用来牟利、讨好、取巧、标榜、炫耀。文艺无法改变命运,甚至也许遭人鄙视,一部分人还是选择将生命浪费在它上面——美好但无用,这是文艺的本来面目。文艺青年在我心里本来是中性词,没什么感情色彩。不分高下,无论善恶,只是普通人的一部分。他可能是杀人犯,可能是瞎子阿炳,可能是绿茶婊,也可能是胡适和陈寅恪。比方说,文艺青年是牛奶,被划为各种品牌,很多人给自己打上标签,借此推销自己。但我欣赏的那一类文艺青年一般都说:我不是牛奶。[专栏]


坦克手贝吉塔:乐评人,专栏作家

坦贝:放文艺青年一条生路

  这些新时代病理学的标本,迫切需要加入某一阵营以求正名,于是他们选择加入相对门槛较低、评判标准模糊的“文艺青年”队列,并轻而易举地篡改这个群体的本来体质。这使得一批老牌传统文艺青年陷入比较艰难的境地,有苦说不出,这些血脉正宗、在青春期常年焦虑,长期与内心中的自己搏斗,以读书写作观影为苦修的古典文艺青年们,遭受到极大冲击,面对彼岸这些快餐式速成的二手货,无计可施,很难在短时间内展现出自己真正的优势。导致的结果便是,“文艺青年”这一类别的口碑在豆瓣等点评类约炮网站上的信用值爆跌,毫无品质可言。[专栏]

 大多数时候,我们看似争论观点,实际上是在厘析概念。在对文艺青年们表达态度前,我们最好尽量互相确认:我们所认为的文艺青年,是同一群人吗?希望在这个热闹的世界里,每一种无害他者的生活方式都能被坦然接收。希望在越来越多的争论中,每一样概念都能被明朗认清。

出品:新浪博客频道 本期责编:2kays版权声明:新浪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