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叶曼:应该恢复繁体字 简体字就等于白字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3月10日18:08  新浪博客
叶曼:
叶曼:现在很多简体字,在我那时念书的时候等于写白字,都要挨打的。

    精彩语录:

    秦始皇作恶多端,他最了不起的就是统一文字,书同文、车同轨,他要书不同文,没有中国文化。他要不车同轨,中国就跟欧洲一样,一定分裂,这是秦始皇两大功劳。中国的文化在目前来说,古文化还能够保留到今天,文字是一个很大的关系,应该恢复繁体字。

    叶曼:现在的企业家应该懂《孙子兵法》

  主持人:现在在中国大陆或者是内地这边,掀起了一股国学热。很多人过去可能都不读孔子,不读庄子,不读老子,最近这一两年很多人就对这些东西突然感兴趣起来,去学孔子,去学老子,去学庄子了,一窝蜂都来学了,但是好像都停留在表面上,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叶曼:当中国三反、五反要破四旧的时候,我成立文学书院,那时我没想我能活这么长,也没想到政治这么开放,我回来了。我在这儿差不多讲了一年,我在居士林讲两样,一样是《道德经》,一个是《维摩诘经》。聚众到600多人,政府没有干涉我,我很自由地讲,当然我只是讲,真正经上讲什么东西。所以,我现在就说,如果我再讲,我希望讲《孙子兵法》,现在的企业家应该知道《孙子兵法》这个仗是怎么打法,打企业仗真根带兵打仗方法一样,中国这些东西真了不起。

  主持人:您觉得老百姓都应该学这些东西。

  叶曼:应该,不过可怜的是我发现我们中间耽误了十年左右。很多人很简单的古文都不懂,我们现在先让大家伙懂古文,都要好好念古文,能够把古文读通了,才能那什么。因此,我就想到对于目前使用的简体字,我有很多微辞。

    叶曼:写简体字就等于写白字

  主持人:刚好我想问。

  叶曼:因为现在很多简体字,在我那时念书的时候等于写白字,都要挨打的,打一个大叉。但是现在由政府恢复简体字,我们称之为白字,我觉得很可惜,很多字要恢复。不要说旁的,用汉字不只是中国,韩国跟日本,他们都是为了本国主义,尽量把汉字取消,最近连至两个消息,以及是日本的,一个是韩国,恢复汉字,日本要恢复300多,韩国也是要恢复这么多,拼音不够用了。所以,我们现在弄的简体字,我认为将来慢慢大家学术普遍了,要是全国都写白字,太可笑了。

  主持人: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您看我今年20多了,我这一代人从生下来接受的教育就是简体字的教育,所以我不认识繁体字,我这20多年都用简体字下来了,您觉得像我这样的,他再去学繁体字,全国人都这样,是不是有点太困难了?

  叶曼:我们就当重新认字起,已经比刚认字好多了,至少我们说的话国语是统一的。所以,我常说,秦始皇作恶多端,他最了不起的就是统一文字,书同文、车同轨,他要书不同文,没有中国文化。他要不车同轨,中国就跟欧洲一样,一定分裂,这是秦始皇两大功劳。

  主持人:我们重新认字,您会不会觉得有点浪费大家的时间了?因为现在每个人都很忙,都得重新回去再去认一遍字,而且是十几亿人再重新学一次,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很麻烦?

  叶曼:其实繁体字里头已经有很多简体字了,按照古时候的说法,已经有许多简体字了。不过虽然古时候的繁体字,中国造字是一种艺术,它是有四种原则的,象征字、会意字、形声字、指事字,都离不开这四个,这样反而容易记。比如像我这个叶字,我一直反对,怎么一个口一个十就变成“叶”字呢,繁体字叶写起来很美,但是现在给我一个“口”、一个“十”我也只能接受,我自己写还是写繁体字。

  主持人:您是支持写繁体字的,您认为它有助于中华文化的流传,这是根本原因。

  叶曼:对。我们看看真正有汉字体系的东西,像日本的片假名,就是把中国文字拆开,变成它的偏旁,变成适合它的发音,但是真正要写的时候,中国字用很多。而且很多人都会读中国诗,虽然他们用的音不同。

  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文化在目前来说,古文化还能够保留到今天,文字是一个很大的关系。

    叶曼:我和南怀瑾陈上民的往事

  主持人:是。文字的话题我们就讨论到这儿,下一个话题我们讨论文化,我们说文化是人的精神食粮,到底文化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其实很多人也在讲。我举一个例子,像南方有些地区,他觉得孩子不愿意读那么多书,从小就让他学做生意,将来给我们挣大钱,干吗学那么多东西呢?也有人认为文化是知识分子或者是一个人的精神食粮,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您觉得文化对一个人来说它能起到多大作用?

  叶曼:所谓的文化离不开时间,古时候的跟现在的,我们没有一个人自己可以创出文化来。但是我们也人人都可以创造文化。我常常把张载的那首诗念给大家听,他的历史观,为天地立心,这不是天有天神,地有地神,我们生在天地之间,我们是三财之一,靠天吃饭,也靠地吃饭,这天地代表代表自然,你要为天地立心,为自然立心,不可以毁坏自然。为万民立命,我们不是只顾自己,我们要顾所有的人。假如只有我一个人活不下去,我种米我没种过一粒,织衣服没有织过一寸衣服,没盖过一寸房子,我饮食住行都靠别人。我们是万民帮助了我们,我们也要为万民立命。

  主持人:您觉得为万民立命的方式是什么?

  叶曼:怎么样能够使大家都好好活下去。

  主持人:这是我们要做的。

  叶曼:文化是什么呢?为天地立心,为万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往圣都死了,他们一辈子的智慧、经历、精神都在那儿制作,他们可以集一家言。

  主持人:叶老师我明白了,虽然读书人不去织布或者种田,但是他的使命是替人说话,去传播这些东西。

  叶曼:刚才我们便宜读书人贬义了很多,但是张载说的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还要为未来开太平,这样一种文化继往开来。

  主持人:所以文化要传承。

  叶曼:而中国的心胸不是为一个地方,不是为一个民族。

  主持人:要为全世界。

  网友:现在很多人迷盲是因为把老祖宗的东西给丢了。您同意吗?  

  叶曼:我同意。假设我们知道真是观今以鉴古,看现在的东西就知道看过去的东西,拿过去做镜子,我们人到现在还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张嘴,没有改,我们的心也没改,只是外头的物质生活使我们不必点油灯了,我们可以由电灯,只是一种环境的改变。所以,假设我们真正抱着这一个东西,天下那么黑人、白人、黄人,我们没有自卑感,也没有自高感,只是我们很幸运,我们有那么多了不起的好祖宗。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学佛能给您的生活带来的改变或者是给您内心带来的改变是什么样的?

  叶曼:我学佛,南老师就是我第一个老师,我跟他把《楞严经》听了一遍半以后,我就跟南老师说应该把楞严经写成白话,这是佛学里的百科全书,因为《楞严经》包含太多了。在这种情形之下,我那时候正好留在国内,我们就用一年半的时候,我们成立了楞严答疑经室,我把它改了之后,请南老师更正,然后就把这本书印出来。等到后来我听说有这么一个人叫陈健民陈上师,我只是读他的书,我就跟南老师说我想见陈上士,他说好啊,他宝贝多极了,挖他的宝,这一点我很佩服南老师,他没有说我是他的弟子,我不可以跟旁人学,我就飞到旧金山见陈上师,但陈上师到纽约,沈家珍请他去讲。我听他讲完了以后,就把他请回洛杉矶,在洛杉矶见陈上师,然后又把他请到台湾,陪着他环岛讲一遍。

  主持人:您觉得是可以作用于人心的。

  叶曼:因为他的密宗、净土宗、禅宗,这三宗都很好,南老师也是密宗、净土宗、禅宗这三宗都好,但是南老师这么宽宏大量,普通自个儿的学生不愿意跟别人学,南老师倒让我去挖宝。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只能聊到这儿,真的是非常受教,希望有机会还能请您到现场来跟我们网友再讲一讲。同时也感谢大家能够收看我们今天的新浪网上大讲堂,谢谢您,再见!

点击进入网上大讲堂往期精彩回顾


叶曼:世间情
叶曼:《世间情》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国学,叶曼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