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有财
林有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9,958
  • 关注人气:3,6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微信公众号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7-03-07 14:34)
标签:

旧时光

有生以来,我所见过的最会吹牛的人叫张泽玉。当然,那个时候我用“有生以来”有点早,因为毕竟才八岁,上小学二年级。

张泽玉给我们做老师的时候,也只比我们大了十来岁,刚从师范进修回来。在他之前教我们的是一个代课老师,教学生就跟放鸭子一样,小学一年级我们连aoe都没学好。张泽玉回来以后就接手了我们这样一群野孩子。对于我们落下的功课他一点也不急,继续带我们玩,但玩的非常不同。

 

我们的学校在村子南头。村南头有一颗皂角树,学校就在皂角树下。这棵皂角树,看起来很有些年头,张泽玉说他如我们这般年纪的时候这棵树就有一百多岁了。因为年代够久,裸露在地面上的树根亦如虬龙,而关于树根扎进泥土的深度是我们争吵很久的问题,直到张老师告诉我们“树有多高,根有多深”才算一锤定音。

如果要说这棵树的树围有多大,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四个孩子手拉手也围不到头,余下的距离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4 16:01)

想写罗永昌先生的念头动了很久,从去年秋天到今年春天,就一直当个心事落在心里。我与罗先生亦师亦友,有时候我喊他先生,有时候我叫他兄长,单就一个称呼我就解决不好,这也是迟迟不能动笔的原因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5 08:50)

弥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5 12:12)

等秋到深处

落叶萧萧  看白云

十八星宿如何反了天庭

去呼啸山林

 

一支响箭穿破秋风

挡住去路的王伯当是天下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1 16:40)
标签:

二千石

三鞭子

在乡村,走夜路遇鬼,跟嗑瓜子嗑出臭虫一样,都是平常事。

但是别怕,在我听说的故事里,夜路遇到的都是好玩的鬼,人心富饶之地,是没有恶鬼的。比如王定伯卖鬼,得钱一百二十贯。是说隔壁老王赶夜路遇到一鬼同行,后来他把鬼抓到集市上去卖掉的故事。这些鬼都是兔子狐狸之类的动物变的,战斗力不强,动不动就被人涮了。

 

也有涮人的,比如搬头鬼。搬头鬼一般都是化作美艳少妇,夜晚坐在路边梳头。搬头鬼坐在路边也不为害人,只是为验证自己的魅力指数。如果回头率不高,就会不高兴。

路上遇到搬头鬼,你若不看她,她便在树下喊你的名字。等你回头,她就把头搬下来放在膝盖,拿梳子仔细梳理了给你看。能把自己头搬下来的自然是很厉害的法术,在西游里,悟空跟一黄毛狮子斗法,互相搬头,最后孙猴子把黄狮子的头搬没了。所以夜路遇到有人喊你,千万不要回头。

不回头便没事。

 

村里赵木匠有一次在邻村做活,回来的晚了就遇到了搬头鬼。彼时也是夏夜,月光汤汤。蝉声不息,草木可辨。路边树下,端坐一貌美少妇,绿衣红裳,独自梳头。想来此时的情景,应该有无限风情。

只是赵木匠不懂风情,擦身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3 15:43)

鬼火是真实存在的。

 

就在北岭后。

北岭后上有乱树昏鸦,有黄仙儿,也是村庄里人们最后的归宿之地。有一些老坟,因为没有了后人打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少时的村庄跟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我愿意忽略掉那个时代的背景,那还是蒲松龄的村庄,野外荒村,神鸦社鼓。月亮在天,狐狸在野。农人使用牛来耕地,在暮色里荷锄而归。妇人在晚上点起灯火,熊孩子的哭声能传到三里之外。

月亮下,猫头鹰蹲在树杈上,半闭着一只眼睛。由于司法不严,动物们在建国后还准许成精,路上三人行,一个是怪一个是神,剩下一个人还是猴子变的。

 

村人的夜话里,全是怪力乱神。

 

1

我的村庄,四围有树,有菜园。菜园里的蔬菜青青,有石头垒起的矮墙,或者是荆棘扎起来的篱笆,篱笆上爬满了豌豆花。再远一点树林里,还有不知名的孤坟,斑鸠和野兔子随便出入,偶尔还能见到黄鼠狼。

乌鸦不能呱呱乱叫,而黄鼠狼永远是一副做贼的样子。

 

黄鼠狼的的俗称叫“黄皮子”。年轻的“黄皮子”名声不佳,只能干些偷鸡的勾当,被乡人鄙视。又因为名字里带个鼠字,就被归于过街喊打的鼠辈。黄鼠狼皮毛金黄,据说是上好的皮子,但极少有人敢真去惹它。

因为据说黄鼠狼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9 08:52)
标签:

无患子

告别博客

分类: 乱弹

这次只说树。

 

1

单位的院子里有几棵合欢树。

合欢的花期在五、六月份。合欢树说开花就开花,开的让人毫无心理准备,也从来不与人商量。一夜之间,就花开满树。合欢花的样子像一把打开的小扇子,扇子是京剧里唱戏的那种,扇子顶上带着红缨,非常招摇。

所以,我每次从树下经过,都觉得树上有一群摇着扇子唱戏的小人儿。而且每一朵花都是一个角色,各不相同。这一簇扮的是群落第秀才,捶地大哭;而另外两簇,却是初相遇的张生和莺莺,眉眼含羞,互相瞅一眼就赶紧别过头去。树上的合欢花们,长衫青衣,绿环翠绕,依依呀呀的唱歌,她们热热闹闹地簇拥在一起,自弹自唱,只顾沉浸在风华的花期里,至于树下的路人,管他甲乙丙丁,那都是爱理不理的。

合欢花们每一个都生的眉目清秀,一个轧髯环眼的黑脸大汉也没有。

 

我一直认为合欢也叫马缨花。大约我是把它们的名字弄混了。因为有一次游下渚湖,在湖心的亭子上导游指着亭子边的合欢树肯定的介绍说,这叫马缨花。导游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姑娘,想来漂亮的小姑娘应该是不会骗人的。

 

关于马缨花,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花开在天涯

周日,漫生活的老板娘约了吃饭。唐斩,我和罗兄。

 

谁都知道,漫生活老板娘是个美人儿。坐落在英溪河边的漫生活是我们常去的地方,我的很多兄弟也都去过,去后就念念不忘。漫生活的格调优雅,还有一个能做一手好菜的大厨,但我觉得除了这些还有一半的格调是来自老板娘的风雅韵致。漫生活的店临着余英河,因为美人的存在,英溪河的水也温婉,河边的柳也温柔。

江南如美人,江南风物,原本就该如此温柔湿润。

 

美人只可远观。因为老板夏兄也是自己兄弟,兄弟的媳妇就不比莫家的女邻居,连早上约个跑步的机会都没有。夏兄是画家,安静沉稳,却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前日他在朋友圈晒图,一人独斟,说一杯酒就醉眼蒙蒙,看山看人都是醉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6 08:45)

是的,我是个好孩子。这一点不需要单独指出。

 

昨天很忙,是忙的没时间批阅微博、微信奏章的那种。如果你跟朕一样是一个网络勤政的人,你就会理解这一句话。但还是收到了如花和老七联合发来的英雄帖:《白月光》,明天三点发.

我说我可以认为这是约会吗?

当然。

美人有约。即使清明天气淋漓,没有月光也要造一个月亮出来。

 

红裙飘拽,看名字就是个美人。她在微信说:昨日暴雨,赴一美人约。本来蛮好的心情,后来读了林有财的《分田分地分媳妇》,最后一段,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其实小鱼儿和我本家,按排行我应该叫他二哥。只是我在《锦衣》里就叫他小鱼儿,都习惯了,还有就是我写过另外一个二哥,是酒鬼二爷的儿子。后来二哥也成了二爷那样的酒鬼,宿命一样。像阿Q那样活着。他在正月初一喝酒以后失踪了,五天以后人们在山里水库向阳的水边找到他,他已经死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