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仁钧
韩仁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035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杂谈

自从离开您
我的身体就腐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你想隐瞒却欲盖弥彰。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身体、金钱和爱,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拘留的:生命、时间和爱,你想拘留却渐行渐远。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应回忆的:灾难、死亡和爱,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哥们魏生津是局长,每天的应酬多到不只三餐。我同学李建是魏局长的下属,同学李给魏局发短信很想请魏局吃顿饭,却被魏局短信“下次吧!”回绝。李建感觉很无奈,但对领导又不得不遵从领导决定,只好回短信:“好的”。谁知发给魏局的手机上却成了“妈的”。
   魏局接到短信一看,这还了得,气得鸡皮疙瘩,马上找到李建,就劈头盖脸骂李建:“李建,我姓魏的哪里得罪你了,你请我吃饭拒绝有什么错,你凭什么骂人?”“李建,你真TMD贱,我妈把你怎么了,你还骂老人家。”
   “我怎么骂您老人家啊。魏局,您说下次我就回了一个好的啊?”李建怯生生一个一个字地嚼着说,
    “你看是‘好的’还是‘妈的’”,魏局拿出掏出手机对李建吼道:“睁大狗眼看清楚,这是‘妈的’还是‘好的’”……
    李建看后,一个劲儿赔个不是。其实,魏局自明白李建是把“好的”误写成“妈的”后,气也消之云淡了。当然,这事也属于误会,也应该如此收场了。

   但是,这事过了三天,我与同学李建喝酒的时候,李建把这事陈述给我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龙凤剑客在本博博文《我们不能把文化溺死》中说道:

关键是,我们怎么来复兴自己的人文精神和传统,如今我们的教育体制是彻底西化的,教育内容里我们自己的东西,除了汉字外(还是简体字),自己传统的精髓已经丧失殆尽,如此下去,在全球风潮中,自然被其他文化同化了。

 

————————

我记得南怀瑾老先生说过,“国家亡掉了不怕,还可以复国,要是国家的文化亡掉了,就永远不会翻身了。”他说:“19世纪威胁人类最大的是肺病,20世纪威胁人类最大的是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时值当下,中华文明巍巍上下五千年,儒道释贯穿其中,试观历史,任何人民皆不愿为亡国之人,而华夏传承至今,传统文化几遭殆灭,传统美德仁、义、礼、智、信和忠、孝、悌、节、恕、勇、让逐渐被劣品质,伪道德,假诚信而挤压与颠覆。时下,到处浮动着存在主义的消遣,享乐主义的放纵,功利主义的浮躁,利己主义的市侩,物质主义的疯狂,消费主义的平庸,表现主义的轻浮,以及犬儒主义的玩世不恭。价值的真空导致了人心失衡,道德失落,傲慢与偏见偕行,执拗与无知并肩;歌德缺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歌声是从永定门左侧的地下通行道传来,男中音,歌声很饱满,特深情。

当我走近歌声时,歌声停下。看到的却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不惑年龄的男子,他的泪水像是眼睛被扎破一样,无法抑制地流出,滚出……

“你怎么啦?”“你为什么哭泣,有需要我帮助的吗”“你有什么痛苦能与我聊聊吗”“每个人都有落难的时候,你把你的困难说出来,或许我能帮到你”“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风这么大,你起来走动走动”……

无论我怎么问,他总不予于回答。只是,他停止了哭泣。他用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来回的捏。然后,十分不忍地推开我的手,示意让我走。

他倒底是怎么回事?是人不舒服还是外出打工找不到工作?还是否是他是来上访的?还是因为他有神经……我无法了知。但我能感觉出,他特需要钱。如果他有钱他不可能在这么冷的气候下,露宿于此。

于此,我掏出我的钱包,钱包里是一百零二元。对于他,我应该给予他多少?二元还是一百元?

当我把一百元给他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0 14:35)

切!没有人甘愿自己如此沉沦,我也不例外。如今,中国被西方文化的入侵,中华元素的东西慢慢隐退。浮在我们眼前的是繁华,是和谐文化。可是,谁能深思一下:什么是文化?文化难道就是面子工程吗?如今的劣文化,伪文化,假文化填补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难道我们就不再需要经典文化吗?新中国的解放,我们解决了不被“挨打”的局面,改革开放解决了我们不被“挨饿”的局面。如今,深化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如何解决不被“挨骂”。本身,历史传承于我们的是两种文化,一是华夏精神文明,另一是西方的物质文化,而今,却很多人思想全盘西化,把老祖宗的精髓视为糠粕……

——————————————

这个世界是因为爱而存在的。在于今我们在满足自己私欲的同时,能否抽一点时间与精力去“爱”一下身边的人或事?今天,是十月十号,我想了很久,写下了哪此糟糕的《十全十美》。重在宣誓,为了灵魂的“本位”,发族精神的“本位”。我一定要力守!!!!

 

 

“爱国者,你凭什么在爱国?”

这句话,我憋了很久

早就想对那些“公务员”们说说

你们真的是按着入团入党时的宣言那样爱国吗?

我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1 07:19)
标签:

杂谈

我不是说,你想的那件事。绝对不是!

我说的是我这条狗,在夜半看到了一伙小偷,正欲偷我家主人的东西时,我拼命地捍卫……可我感到无奈,我的叫喊,力量太单薄。小偷还是从我的眼皮下窃走了主人的东西。

被偷的东西,就是在大家不知不觉中发生。

我作为狗,为了表示我的忠诚,发出这声犬叫——是出于本能。

叫喊,是正义的声响,是清醒的声响,是呼唤的声响。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的叫喊无动于衷?或许缘于沉睡中,美梦中?妥协了,麻木了,被收买了,或许就是疲劳了?

虽然,我知道,在这个年代。谁也不会在乎一只狗的叫声。

但我这条狗,即要如疯狗般犬叫。冒着可能会被人打断一条腿的可能,冒着可能会被人割掉我的喉舌的可能。

曾有人也告诫我,文化即“纹化”,如祥云之云,风轻轻一吹,便无影无踪。他的意思是,主人的东西是可有可无的。

也有人告诫我,全球性变暧,不能只怪一塘污水。他的意思是,这种事情不是一只狗的汪汪声音就能解决的了的事。

但,在面对小偷时,我还是发出了我的一声响。虽然小偷说他是主人的好朋友;虽然小偷说他只是一个过路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22 17:27)

救我——

这里的一切都在糜烂

我所身陷的黑沼泽

要求我放弃尊严放弃身体和精神的自由

他说,光明都会被黑暗所蚕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说,“我是人,从子宫里来,到骨盒里去……”

“我是谁?为什么而来,为什么而去?”我说,“我是人,因性而来,因情而去……”

“我是谁?什么代表我,我代表什么?”我说,“我是我,脸代表我,我代表心……”

另一个我说,“我是鬼,从黑暗里来,到黑暗去……”

另一个我说,“我是狗,为宠我的人而来,为憎恨的人而去……”

另一个我说,“我是我,镜子代表我,我代表玻璃变成镜子的那层隔阂……”

“能动的时候是我,不会动的时候就不是我……”还有一个我仅说了这一句,却成谶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