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丁艳,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学会会员。黑龙江省林口县人,作品见于《美国侨报》、《诗刊》、《星星》、《诗歌》、《北方文学》、《诗林》、《散文诗世界》、《岁月》等各级刊物。有作品入选年度选本。
个人资料
丁艳
丁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891
  • 关注人气:4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注)本刊采用模版编辑,因浏览器不同或版本过低可能会出现显示乱码的状况,推荐您使用谷歌或360等浏览器查阅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生活,只剩下活着

文/丁艳

家家悦门前的广场上,有成群结队跳广场舞的老人;有相偎着漫步的情侣;还有三三两两的小朋友,在踢毽子、跳绳,而他们的家长则聚在一起,嘻嘻哈哈地聊着家常。路过这些人身边的时候,虽然很饿,我还是忍不住多瞄了一眼,多让人羡慕啊,这样的人间烟火。

回到出租屋,已经将近八点了。晚饭做得很简单:白水煮挂面、榨菜、大葱。一方面我实在太饿,已经不求味道,只要填饱肚子就行了;另一方面,这屋子也实在太冷,煮好面再炒菜,面就凉了;而最要紧的是:如果我太讲究味道,饭菜做得太复杂,这一个月的房租、电费、水费、伙食费加起来,我兜里那几个微薄的工资会直接跳出来找我拼命!

吃完饭,我赶紧打开电热毯钻进被窝里。这九平方米的小屋,一床一桌一凳是全部家当。路灯昏暗的光线顺着门缝爬进来,一起爬进来的还有嗖嗖的冷风。

想起临来这里之前,母亲嘱咐我:在那里能找到给交五险一金的活,就别回来了,熬15年老了就有保障了。

到了这里才知道,像我这样40多岁的农民,没文化、没技术、没工作经验,出来找工作已经是很尴尬的年龄。而且,现在这样的日子,我能熬住15年吗?现在这样的日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当生活,只剩下活着


         家家悦门前的广场上,有成群结队跳广场舞的老人;有相偎着漫步的情侣;还有三三两两的小朋友,在踢毽子、跳绳,而他们的家长则聚在一起,嘻嘻哈哈地聊着家常。路过这些人身边的时候,虽然很饿,我还是忍不住多瞄了一眼,多让人羡慕啊,这样的人间烟火。

         回到出租屋,已经将近八点了。晚饭做得很简单:白水煮挂面、榨菜、大葱。一方面我实在太饿,已经不求味道,只要填饱肚子就行了;另一方面,这屋子也实在太冷,煮好面再炒菜,面就凉了;而最要紧的是:如果我太讲究味道,饭菜做得太复杂,这一个月的房租、电费、水费、伙食费加起来,我兜里那几个微薄的工资会直接跳出来找我拼命!

吃完饭,我赶紧打开电热毯钻进被窝里。这九平方米的小屋,一床一桌一凳是全部家当。路灯昏暗的光线顺着门缝爬进来,一起爬进来的还有嗖嗖的冷风。

想起临来这里之前,母亲嘱咐我:在那里能找到给交五险一金的活,就撤回来了,熬15年老了就有保障了。

到了这里才知道,像我这样40多岁的农民,没文化、没技术、没工作经验,出来找工作已经是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7 19:17)

今夜风冷

 丁艳

天上的月亮出来了,就把流水当琴弦吧

地上的野菊开花了,就把花香当信笺吧

 

你欠我一座青山,山上绿竹成林

你欠我一江春水,水中碧波袅婷

你欠我一个答案,我在诗经的断句中等了又等

 

今夜,我的长裙子曳着流水

弦上有微微的风

今夜,野菊花埋了回家的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9-04 10:33)
 

文/丁艳

咝咝,咝咝
梁上的蟋蟀,叫来了雨声
你要在这里安家吗
矮墙,篱笆
秋风爬上了南瓜架

——屋里一根藤,藤上结个瓜
一到太阳落,瓜里开红花

太阳落了
架上的瓜暗了
而屋里的那个瓜
还在拼命地开花

咝咝,咝咝 
雨越来越大
蟋蟀,蟋蟀
你要在这里安家吗
当年在南瓜架下仰着脸想知道谜底的孩子
如今去闯天下
如果有一天他回来
请你再替我说给他

——屋里一根藤,藤上结个瓜
一到太阳落,瓜里开红花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16 22:33)
标签:

杂谈

七夕

文/丁艳

我的鞋子湿了

我的裙子湿了

我的长头发湿了


秋风一阵比一阵紧

虫声一声比一声凉

我找不到家了

只记得初见你时

牵牛花香满篱墙


夜深了

我一点一点小下去

就要小成一滴露了


走投无路的露

你想我一次

我就复活一次

在月亮的睫毛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5 14:35)
标签:

杂谈

清明

文/丁艳

那个男孩子从我手中接过南瓜粥的时候

阳光在他的额头上,亮

——我妈今天出院了

我可以带她出来吃饭了

他对我说道

仿佛我也是可以分享他快乐的亲人

我看了看那张仍有几分稚气的脸

又看了看他身边那个

一阵风就能吹走的妇人

不过,我知道

风不会把她吹远

风,只会把她吹进儿子的怀中

她可以是多病的林妹妹

而那个大孩子

一定会做个体贴的兄长,或者父亲

“父母在,人生即有来路”

想起这句话

我抬头望望对面桌子上的顾客

他们,是一队结伴出来祭扫的兄弟姐妹

人生的来路,已是一片荒草,几页纸钱

他们也从我手里买了粥

只是,他们说到南瓜的时候

声音很低

仿佛小时候的土墙外

南瓜架下,有倒春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20 21:51)
快餐店的同事
文/丁艳

午休的时候
她在镜子里试一件新衣服
在想象里,试下一件新衣服

每天,她用眉笔描掉三岁
用粉脂掩去三岁
用唇彩靓丽三岁
她逢人便说自己25,未婚

我年长她十岁
总是站在她左边,为顾客
煮烩饼,盛白菜炖豆腐
锅里的水沸腾成浪花的时候
我顾不上想
自己额角的白头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卖白菜的人》

 

那个叫卖白菜的人

向人们兜售着整个秋天

 

乡土路上,几只鸡向他跑来

几只鹅向他跑来

几阵风,在他眼前趔趄

他眯了眯眼睛,缩了缩脖子

 

又一年的光阴,像

脱了一地的白菜帮子

 

2016.9.30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又见故人来
丁艳

再次见到那个穿红衣服戴红帽子的小女孩儿,还是从前的样子:她脚下的雪,依旧白;她头顶的星,依旧明;她身后的林子里,依旧安静得没有一丝风。她依旧双手合十,对着那颗璀璨的流星,做着虔诚的梦。

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海上。那晚,灰白的月亮像极了薄薄的冰。仿佛一朵浪花就能把它打碎,仿佛一阵风来就能把它吹散。仿佛一个黯然的眼神,就能让它从此下落不明。而船舱里油画上的她,让我忘记了甲板上的冷。用手机把她拍下来发给你,照片下面一行小字:平安夜,平安。那时候,茫茫大海不过是你的一个微笑;那时候,茫茫世界不过是你的一个姓名。那时候,你若安好,便是天

一直以来,看见结网的绿萝,便觉得自己还有大把葱茏的光阴;看见结伴的情侣,便觉得你一定是冬夜里握紧我手的那个人。今夜,在网络图片上又看见她:满地的雪还是雪;满天的星还是星;那片静悄悄的林子,还是没有来过一个人。对着那颗转瞬即逝的流星,她究竟许了什么愿呢?拿起手机:没有大海,没有浪花,没有月亮,没有星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