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少平
陆少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36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1-12-10 16:53)
标签:

诗歌

            空茫

           陆少平

           [为一位失明的姑娘而作]

多少次

我凝视你的眼

却发不出声息半点

这空茫的黑洞

旋进了多少尘世的云烟

象爬满古屋的藤蔓

在无声的浪漫中

等待岁月的风干

偶尔推开那扇锈蚀的门

也看不见门外的星满天

上苍失落了空茫

全落入了你眼中的黑暗

怎相信

沉默是你心灵的苦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0 16:49)
标签:

诗歌

    初冬

     陆少平

北雁南飞的季节

有的是白露凝霜的感觉

一点失落

一点收获

冷暖都无以挂怀

奢望催生的苦闷

永久地印在岁月的河床里

与之交臂的是想象中的辉煌

象夕阳下湖里的云影

不知被哪条竹篙拨碎

沧桑掩住了春的背影

连秋的果实也舍弃了

风吹乱了长发

风掀起了衣衫

迎风而立

不知想听还是想诉

这个冬天就这样开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辽南的樱花快开了

去年那个陪我赏花的朝鲜族女孩

又来电话了:平姐,还来看樱花吗?好想你啊。

我:也真想你,好想再去,我喜欢樱花的素雅、洁净,可今年恐怕没时间了。

她:那么忙,两天的时间总有吧。

我:看吧,如果可能,一定去。

她:好啊,等你,可别让我失望。

我:不会的,否则,樱花都会失望。

。。。。。。。。。

一年真这么快!下一个季节也带着春寒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4 09:52)
标签:

杂谈

 记得车站那场雪,记得你站在雪里的身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9 15:27)
标签:

别离

冬天

杂谈

不知这世界上最长的距离是什么

而我的感觉竟是那拇指宽的距离

我们曾很近很长久的凝视

谁也没有拉近那最短也是最远的距离

你走的那个冬天特别长

连冰凌花都谢了几次

当第二个春天来的时候

你的影子再也没有出现

相约如梦里

记忆里定格的只是那没有吻的别离

多少年后知道了流落的你躺在无人的路边

手里攥着的竟然是我丢失的那方绢帕

我后悔,那个冬天那个晚上

手指宽的距离为什么没有变成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6 17:11)

三江平原,那是父亲留过脚印最多的地方

星罗的沼泽

散发着菌藻迷人的气味

沿着父亲的足迹我找到了黑土地的原点,在自由的阳光下,品尝劳动的快乐是多么幸福.

三江平原上的山城----双鸭山,平静安详中也有几分落寞.

三江平原的秋天格外的恬静、秀丽,带着北方特有的原生态的美。

三江平原的标志性建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6 16:30)
标签:

青藤

麦田

农家

青藤绕上墙

与感情无关

湿润的气息

像一个难缠的渴望

坠入翠玛瑙

你的院门打开又关闭

有一些农村来的换鸡蛋的老乡

从听不见鸡鸣又没有果树的门前走过

俸禄不咬手

一年里我歌唱过365次伟大的粮食

种麦的种稻的人没有听到

他们此时正把自家产的新鲜鸡蛋

从颠簸的汽车上取下来

问你可换点什么

水里去捞一些资本和身外之物

树叶黄了败了与感情无关

真正从田里走来的

敢轻言麦子稻子么

吃农家的粮

知了一样唱几声麦子是当今很时髦的事

可是你的藤一般柔软的笔

探出墙头描绘的田里作物

果真是那些沾满泥浆饱含甘苦的东西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5 14:39)
标签:

原创

诗歌

杂谈

脚悬空

踏上离地的火车

火车笨重地一吼

压过冰冷而平行的钢轨

一颗心就托付给不知去向

  

辨不出前进和倒退

目光钟情的小小窗口

山迎面扑来  川迎面扑来

士兵样成排的树齐刷刷

高速伐倒

  

随遇而安

规矩地走钢轨如走钢丝

赌注运气都远

火车是最安全的行囊

不止不休  由你白日拾起

夜里抛弃

  

大泽围困

遂洞围困

缩成一团的流速缓慢的血肉受阻

像一个巨大的无奈

没有激情地悬在

无着落的始终两端

去不知向何处去

归无以得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5 14:32)
标签:

杂谈

    前不久,在存放了很多年的大纸壳箱子里,我找出了一封舒婷的来信,那封信的日期写于1998年。当时我受托广西民族出版社策划一套女作家散文丛书,我组来了铁凝、赵玫、陆星儿、迟子建等文坛著名女作家的书稿,原本这套书为5个人,其中,还有一个舒婷。记得当时的舒婷出过两本散文集,虽然产量不多,但是,却像她的诗一样受欢迎。我委托福建文学副主编、散文家朱谷忠先生帮忙联系舒婷,这之前,我知道舒婷的地址是鼓浪屿中华路13号,我大学时写毕业论文时,舒婷给我寄过她的一本诗集《会唱歌的鸢尾花》,就是出自这个地址。淡淡的笔迹,舒婷在这封信上说她最近没有新的东西,以前的都发过了,谢谢。等等。可以说,是舒婷让年轻时的我知道了鼓浪屿,知道了舒婷对自己家乡鼓浪屿那种痛切肺腑的爱,即使舒婷官做到福建省作协副主席的位置,仍然没有去省会福州、也没有去厦门,一直待在鼓浪屿。如果说鼓浪屿岛是有形的,那么它的形象就是岛上的凤凰树、日光岩、三角梅,这些颇具舒婷色彩的元素的组合构成了我头脑中鼓浪屿的那遥远的印象。至于琴岛,至于岛上的人们对于音乐的热爱,还是后知。2005年,全省大学生就业会议在福建召开,我跟随会议代表100多号人来到了厦门。而我们刚到厦门的时候,就接到了消息,有一朵叫“莲花”的台风不日即将登陆福建,一度,飞往厦门的航班都被阻止了。像很多处于风口中央并没有感到害怕的人一样,2005年8月的厦门显得相对平静,并没有感到危险的逼近。

   鼓浪屿是必须去的,那一天的早上天色有些阴沉,我们乘坐渡轮来到鼓浪屿,渡轮很大,尤其是渡轮的甲板,宽大,厚重。海水翻卷着小小的水花探上甲板,然后又缩回头去,好像在预报台风消息。我们被告知只有两个小时的游览时间,我们跟那一朵“莲花”赛跑,上的鼓浪屿岛上,就起风了,树叶夹杂着腥味发出的很大的声响,间或有雨点落下。我抬眼看了看日光岩,心里泄了气,田红和蒲姐也认为,我们不比男生,走得慢,两个小时肯定回不到码头,如果赶不上渡轮,后果不堪设想。这时,一个小伙子走过来,问是否需要导游,10元钱,走一条游览之路,既看了鼓浪屿,又听到了讲解。就这样,我们跟随小导游脚步匆忙地上路了。这一路,曲径通幽,岛上很静,很优雅,导游很尽心,讲解也到位,可我就是觉得没讲出来我内心最想感知的东西。我问他:“那一种树是凤凰树?”导游很是诧异我一个北方人怎么会知道凤凰树,我又问到三角梅,他回答不知道。我最后小心翼翼地问到:“你知道舒婷么?”小导游笑了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我不知道。” “你是这个岛上的人么?”小导游回答是。

之后的脚步有些沉重,心情也有些沉闷。七拐八拐地一个小时时间溜过去了,我们顺着一个山坡下来往码头的方向走,风越刮越大了,棕榈树弯下腰像扫帚来回扫地,天空中阴云密布,那一朵朵乌云跟随着我们好像伸手就能够着。我的左手边是一排排院落,一人高的围墙围住那些被绿树掩映着的小院子。突然,一个门牌号抓住了我涣散的眼神——中华路11号。顿时,我像被电击了一样,一时动弹不得。可脚步还随着人流机械地前行。然后是中华路9号,怎么,中华路13号,舒婷的家,在没有一丝征兆的情况下,我竟然与她擦肩而过。我刚想放慢一下脚步,从9号院子里走出来一位老人,穿着背心裤衩,端着一盆水,他略显焦急地对我们说:“快走吧,看看这天,风大了,一会儿船都不允许出海了。要是走不了,你们就得住在岛上。”

    来到厦门,根本没有想到会遇到熟人。从鼓浪屿回到厦门,厦门市政府已经下令,所有车船一律不许出行,因为据报台风将在当日的午夜两点登陆。我本想静候台风了。晚上,黑大学生处长关健、哈尔滨学院高彩霞领来了一位黑大的师兄,中文系81级李文刚,原来,文刚兄两口子早已离开黑龙江落脚厦门,文刚兄在厦门城市大学做办公室主任,一听有黑大的师弟师妹来,每天晚上就做一件事,开着学校的车,停在我们所住的宾馆门口等着。文刚兄是带着酒来的,关健、彩霞加上我,带着微醉的感觉趁着夜色上了车,关健非常想见见舒婷,同时又气愤:鼓浪屿的人竟然不知道舒婷。文刚告诉我们,舒婷的丈夫在他们学校理论教研室工作,他们两口子人都很好,可是不巧,舒婷到福州开会去了。

    我们来到海边,大小金门岛在夜幕中伸手可及,岸边有一家小吃店,地下一片狼籍,几个圆桌面扔在地上,桌腿胡乱卸下来堆在地上,仿佛台风刚刚过去。好容易叫来了服务员,前后任黑大广播站站长用他们依然动听的洪亮的嗓音伴着涛声朗诵诗歌,久违的诗歌在台湾海峡上空飘荡,沉睡了多年的诗在这个夜晚过来醒过来,站起来,原来它还在我们的心中。有人眼里竟泪光盈盈。午夜两点海潮退去,我们没有等到她,那一朵叫“莲花”的台风也与我们擦肩,侧过身子朝浙江掠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0 15:31)

      网络真的很神奇,转瞬之间你们就来到了我的身边,这让我十分感动,我会用这个新的平台与你们进行心的交流。

 

        伴着思考、伴着茫然、伴着苦闷、伴着欢乐,伴着那无以名状的思念,时光已经在荏苒中流逝了20多个春秋,岁月留给了我们太多的感叹太多的遗憾,我们都肯定有过“青春似水,华年如梦”的叹息,有时我偶尔去翻翻我那本早年以爱为主题的诗集,不为别的,只是想聆听一下那曾经响遍校园的青春的脚步声,想看一看那渐行渐远的年轻的背影。刚刚开博,最近又有好多事缠身,我有太多的话想对你们说,让我梳理一下心境再和你们交流,好吗?恕我不能一一回复你们的留言,想念你们的,阿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