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INJIANG68
LINJIANG6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60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11-04 19:12)

 路的尽头是青山

 

年纪大了以后,心里多了几分不安全感。出门遛狗只带一把钥匙都不踏实,生怕钥匙掉了回不了家。现在家在十一楼,爬是万万不能够了。于是在另一个裤兜里又装上一把钥匙。

带着一狗两猫驱车200公里来临安,是五月一个星期天的事了。之前一直为自己不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3 22:17)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这个春天的临门一脚十分犹豫,让人甚是着急,担心它来不了。刘军从加拿大打来一通电话,和我隔着辽阔的大洋,连着白天与黑夜,深深浅浅地谈起流浪队的往事。今夜离我俩加起来102岁的同月同日生辰很近了,而流浪队也过了而立之年。说起流浪队,西溪故园之外的人也许并无好奇之心,但于我们却是说来话长,情动于衷,它远不止是个故事。

1985年秋,杭州大学首次举办以自由组队方式参赛的“振兴杯”足球联赛。时任校队中场主力、法律84的刘军闻讯便召集了外语系、法律系和计算机系的队员,火速成立了流浪队,一套印有亚洲举重竞标赛字样的浅黄色圆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2 18:20)

             失败的晚餐和一坨屎般的诗人

 

炉子上的水沸腾了,我把刚刚冒着雨从菜市场上买回来的一堆黑毛猪猪手扔了进去,瞥见一块肉皮上还挂着蓝墨水的纹身,便抬手丢进了垃圾箱。然后我又一股脑地往锅里加了盐、老抽、八角、干辣椒,突然想起还应该加点料酒,才发现货架上没有。凝思片刻,再也想不出还该或还能加些什么,那么就这样吧。我开始祈祷两个小时以后,味道能出乎意料的好。但我深知届时为了填饱肚子的烹饪水平能够维持在尚能下饭的程度便该额手称庆了,对此我一向预先就以失望的态度来应对。曾经最失败的一顿晚餐,是在数小时的文火慢炖之后我还能从一块猪肉上闻到新鲜的尿味,那晚味蕾那么粗糙的我竟也难以下箸,一如我看到沙龙圈里有人又发了新的诗作,这些恬不知耻地自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3 20:36)


暌违30年之久,即便是昔日同窗,相见时候大概也要像机场接人似的写上名字吧。还好晓梅把名字写在了《花事》-----一本短篇小说集的作者栏上,省去了漫长的日子早已把我们变成熟悉的陌生人的尴尬,让久别重逢有了回旋的余地。班荆道故风雨对床的重遇固然美妙,那无疑是充满诗意的人生时刻。但和不怎么亲密的人重逢其实隐藏了巨大的风险,多年前就十分无趣的嘴脸有可能会变得触目惊心地丑陋,让我们彼此都添上不如不见的遗憾,人近半百的时候,这样的重逢毫无必要。

亚马逊上《花事》早已售罄,我检索了其他书店,也只有一家书店尚存一本,于是急忙下单。这些年来,我身边有不少熟悉的名字变成了某本书的作者,但大多味同嚼蜡,殃及梨枣,可怜巴巴地变成一堆无人问津的废纸。《花事》却能洛阳纸贵,让我大喜过望。这大概可以佐证晓梅出手不凡吧。

光看完晓梅亲笔的序言,我就觉得脸上有光。“这光阴浩大的世间,文字好像穿梭在里面的一粒尘埃,如此鲜活,就像站在阳光底下的小女孩脸上纤细的毛孔。.....我怕我的笔会弄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2 02:20)

 

  •                 长日将尽

                   The remains of the day

 

史蒂文森大半辈子都在达灵顿庄园度过,作为一名管家,他无疑是称职的。现在他终于要出门旅行了,他想去西部看看,然后去克利夫登。路易斯问他上次出门看世界是什么时候,史蒂文森想不起来了,不过他说以前都是世界到这个家里来的。在他的眼里,达灵顿勋爵显然是伟大的绅士,内心善良,热爱和平。那时二战阴云笼罩欧洲大地,暴雨将至。达灵顿庄园里的会客厅不时地成为左右欧洲和平进程的舞台。这让他有种参与了曾经服务于世界和平的自豪感。尽管后来达灵顿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7 21:32)

 来知了的人

 

刷了一遍群里的信息,我以为南海问题已经解决了,于是去知了。

拉斐尔赶在一阵突如其来的雷阵雨之前闪身进了店里,坐到了角落的沙发上。他从南非来,在上海工作了四年。周末不是他的休息日,他周一周二才不上班。他说清晰好听的英语,懂七国语言。在一长串的精酿啤酒单里他选了一瓶强弓汽水,原因是他对啤酒过敏,还有面条和味精。这几样浑身不搭界的东西竟然会同样对他造成伤害,显示了无论哪种听上去出不了什么大问题的疾病都不是好惹的,至少减损了一个人在面对100多种啤酒时的选择自由。

乘他等女朋友前来的空隙,我们很自然地攀谈起来。从他喜欢的皇马开始,调侃了一下没了c罗却折桂欧洲杯的葡萄牙队。估摸他女友快到的时候,我问了下他对这座城市的感受。他毫不迟疑地表达了热爱,因为在这个城市的每一分钟他都感到比在约翰内斯堡更安全百倍。所以他果断地让大白天走在街上都要紧紧将手袋捂在胸前的女友于周三买了一张南非航空公司的机票,在经历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7 21:29)

 来知了的人

 

刷了一遍群里的信息,我以为南海问题已经解决了,于是去知了。

拉斐尔赶在一阵突如其来的雷阵雨之前闪身进了店里,坐到了角落的沙发上。他从南非来,在上海工作了四年。周末不是他的休息日,他周一周二才不上班。他说清晰好听的英语,懂七国语言。在一长串的精酿啤酒单里他选了一瓶强弓汽水,原因是他对啤酒过敏,还有面条和味精。这几样浑身不搭界的东西竟然会同样对他造成伤害,显示了无论哪种听上去出不了什么大问题的疾病都不是好惹的,至少减损了一个人在面对100多种啤酒时的选择自由。

乘他等女朋友前来的空隙,我们很自然地攀谈起来。从他喜欢的皇马开始,调侃了一下没了c罗却折桂欧洲杯的葡萄牙队。估摸他女友快到的时候,我问了下他对这座城市的感受。他毫不迟疑地表达了热爱,因为在这个城市的每一分钟他都感到比在约翰内斯堡更安全百倍。所以他果断地让大白天走在街上都要紧紧将手袋捂在胸前的女友于周三买了一张南非航空公司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7 16:22)

 岁月贪杯

 

FionaEric是我在知了结识的最年轻的熟客,他俩的年龄加起来还比我小十多岁。上次来这里是因为Eric失恋了,再来的时候Eric知道自己为什么失恋。一周之内,Eric尝到了失去与背叛的滋味。作为那么老的过来人,这两种滋味我自然绝不陌生。年轻的时候是谁都会有少年维特的烦恼的。几杯酒过后,我还是斩钉截铁地告诉Eric不必太过认真。爱情到底是沧海桑田,蓬莱清浅,此事少有。年轻的日子不妨可以大手大脚地挥霍一些时光,稚声未变就开始过循规蹈矩的生活实在太过无趣。

Fiona是作为好友来开导和倾听的,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而我也势必会有同样的经历,无论结果怎样,对于命运所做的安排,我都将甘之如饴。”Fion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0 14:51)

 下雨的夜晚我翻墙入室

 

半夜快三点的时候回到家,一掏口袋,只有钢镚,而无钥匙。心头凛然一惊,暗呼不好。里里外外地搜索,终于还是没有找到,钥匙掉了。三分酒意顿时全消。

下楼打探邻居家的动静,谢天谢地,四楼的灯还亮着,从四楼的阳台跳下,可以轻松进入我的房间,我的阳台从来不锁门。健步上楼,怯生生地敲门,稍微等待了一会,一个男人的声音警惕地盘问,我说明情况,门后毫不迟疑地回绝,语气坚定而冰冷,那是说破天也没有回旋余地的口吻。

这是一家三代同堂的中原人,数月前搬入。不久就在阳台上悬挂起内衣外套,长袍短褂。从绝经老太婆的大裤衩、花甲老汉汗渍斑斑的白变黄的破背心,到咿呀学语的熊孩子地图画了又画的尿裤,还有两夫妻由里到外都让人心头一凉的各种行头,统统像爬山虎一样肆无忌惮地长满了露台,更他妈不要脸的是还向外架设了一根不知跟哪找来的乞丐棍,将以上各种皱巴巴且死气沉沉的破衣烂裤延伸到公共空间,这种自说自话的做法是压根也没有考虑过邻人的感受的。向物业反应之后仍未见收敛,于是晴空之下仰视蓝天的时候总会遭遇这些褴褛的破布,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7 23:25)

 永嘉路上的知了

  还有几天,知了该放歌了,掘土四年,终于可以穿上漂亮的衣裳,长出与飞鸟匹敌的翅膀,嘹亮而持久地歌唱那来之不易的刹那欢愉。同样地,我们也熬过了四年的等待,迎来了欧洲杯。

  我们的酒吧名字就叫知了,大小也相仿。它厕身于永嘉路689号一幢由叙利亚人建于1924年的三层地中海式老宅,几扇长窗紧邻着不那么宽阔的道路,伸手可及三四株年青的法国梧桐,梧桐刚好越过楼顶,阳光透过叶子而斑驳,这里是曾经的法租界,同样斑驳的还有往事。

  一直认为看球的地方无需太大,比邻而坐更便于在知了相遇的人们举杯。啤酒永远是观看足球赛事的标配,难怪欧洲杯形影不离的赞助商从来都是啤酒厂家,那颗红星全世界的人都记住了吧。知了虽然不大,却有150种以上的各地啤酒,“乱花渐欲迷人眼”,要记住它们的名字,比记住球员的名字难多了。你只要知道自己爱喝哪款就够了,当然你也可以挨个试过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