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INJIANG68
LINJIANG6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24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6-03 02:33)

  山家清供

 

美味是一种乡愁。对于久处石屎森林的人来说,他们一定会同意这样的说法。不知从哪天起,日常的味道是被各种化学调味品勾兑出来的。在杭州的那几年,丽清的嘴里简直淡出鸟来。市面上的农产品都跟拆迁户似的有了城市的光鲜,而失去了天然的清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4 19:14)

 路的尽头是青山

 

年纪大了以后,心里多了几分不安全感。出门遛狗只带一把钥匙都不踏实,生怕钥匙掉了回不了家。现在家在十一楼,爬是万万不能够了。于是在另一个裤兜里又装上一把钥匙。

带着一狗两猫驱车200公里来临安,是五月一个星期天的事了。之前一直为自己不会作别十年来无所事事的日子和生活离开上海,而那种日子和生活正是我人生的理想。不过这种离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谈不上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这就如同买了彩票没中一样,换家店继续买,碰碰运气。

顺着杭徽高速向西,看到山峦滚滚而来的时候,临安也就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4 19:12)

 路的尽头是青山

 

年纪大了以后,心里多了几分不安全感。出门遛狗只带一把钥匙都不踏实,生怕钥匙掉了回不了家。现在家在十一楼,爬是万万不能够了。于是在另一个裤兜里又装上一把钥匙。

带着一狗两猫驱车200公里来临安,是五月一个星期天的事了。之前一直为自己不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5 01:57)

听蝉声于已断处

我就叫它周一吧。以下是周一的一生。

这枚叫周一的知了蛰伏地下四年之久,刚破土而出学会飞翔,便被40多度的热浪击中,折翅在我看守的那片球场的中圈弧。我数到十的时候,它仍然没能将自己的肚皮翻过来。五十年的人生经验告诉我,它中暑了。

我把它移到阴凉处,用半杯水濡湿了它的身体。一边捏着鼻子用平时和猫狗说话的语气、模仿电视上共产党员最淡定的神情鼓励它“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总以为这样的声音更能接近这个跨界的生命,让它感受到自己还是土地上的一朵花时茁壮的生命力以及我真诚的慈悲。我并不知道物理降温对它是否有效,它毕竟披着一身化石般的甲胄。但这是我绞尽脑汁所能想到的最有效的方法了。当年生物课上老师让我们切掉青蛙的脑袋用一根竹签捅出青蛙那声惨叫的情景让我对这门课程毫无兴趣,缺席了现在看来也许是我一生中大部分的生物课,以至于我对眼前的这枚知了毫无认知。我甚至想不出该如何称呼它那六根像律诗一样对仗工整的纤足。此时它们在我的掌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1 18:53)

                 人民的名义

“没有但是了。”育良书记没有让吴老师继续说下去,挂断了电话。既然决定破釜沉舟“但是”就是句废话。吴老师虽然欲言又止,但也动了杀心。我很欣慰,因为我也想把这个令人讨厌的反贪局长做掉。做掉是行话,老谋深算的人从来不说杀人,显得太业余,不够有道行。随着剧情的深入,我越发坚定地站到了腐败分子的这边,他们更真实,更有人情味,人也更帅和漂亮,关键是演得比对手好得多。

陆毅的演技有点像国足的表现,一直都很稳定,从来都是保持在合不上眼的程度,十几年前是永不瞑目,这次以男一号扛起反腐大旗,戏码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3 22:17)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这个春天的临门一脚十分犹豫,让人甚是着急,担心它来不了。刘军从加拿大打来一通电话,和我隔着辽阔的大洋,连着白天与黑夜,深深浅浅地谈起流浪队的往事。今夜离我俩加起来102岁的同月同日生辰很近了,而流浪队也过了而立之年。说起流浪队,西溪故园之外的人也许并无好奇之心,但于我们却是说来话长,情动于衷,它远不止是个故事。

1985年秋,杭州大学首次举办以自由组队方式参赛的“振兴杯”足球联赛。时任校队中场主力、法律84的刘军闻讯便召集了外语系、法律系和计算机系的队员,火速成立了流浪队,一套印有亚洲举重竞标赛字样的浅黄色圆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2 18:20)

             失败的晚餐和一坨屎般的诗人

 

炉子上的水沸腾了,我把刚刚冒着雨从菜市场上买回来的一堆黑毛猪猪手扔了进去,瞥见一块肉皮上还挂着蓝墨水的纹身,便抬手丢进了垃圾箱。然后我又一股脑地往锅里加了盐、老抽、八角、干辣椒,突然想起还应该加点料酒,才发现货架上没有。凝思片刻,再也想不出还该或还能加些什么,那么就这样吧。我开始祈祷两个小时以后,味道能出乎意料的好。但我深知届时为了填饱肚子的烹饪水平能够维持在尚能下饭的程度便该额手称庆了,对此我一向预先就以失望的态度来应对。曾经最失败的一顿晚餐,是在数小时的文火慢炖之后我还能从一块猪肉上闻到新鲜的尿味,那晚味蕾那么粗糙的我竟也难以下箸,一如我看到沙龙圈里有人又发了新的诗作,这些恬不知耻地自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7 13:51)

欲望的骨头

 

 

   和省元老队的比赛,我刚下场,吴斌就调侃到 你小子活活追着球跑了九十分钟。最大的作用是在形式上完成足球场上的对抗,是长征路上白匪撵红军的路数。

   何止场上,寻常日子里我也好比是疲惫不堪的老狗依然孜孜不倦地追逐着那根一直在前方的欲望的骨头。

   昨天我说了三句话,精疲力尽。

   下午遛狗的时候和楼上的小美女道了声早上好。准备去跑圈的时候,保安跟我寒暄到“刚起床啊?”,那会都快下午六点了。4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7 10:21)
过             

 

   岛上的人说话总爱拖着一般尾音,像日头下椰子树长长的身影。时光仿佛也在这咿呀的尾音里变得慵懒,丝毫不理会岛外寸金难买的步调。回家的路三十年了都还在,些许的变化也是怯生生的,唯恐那些归家的人迷了路。人们死守青春不肯老去,这个海岛城市牢牢守住的是回家的路。年轻时代迫不及待的出走,年近半百时刻惦念的却是归家的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7 00:42)

              

 

   岛上的人说话总爱拖着一般尾音,像日头下椰子树长长的身影。时光仿佛也在这咿呀的尾音里变得慵懒,丝毫不理会岛外寸金难买的步调。回家的路三十年了都还在,些许的变化也是怯生生的,好像是唯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