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靖安
刘靖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10
  • 关注人气: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2012年小小说

《青年作家》3期:说聊斋

《百花园》4期:桃花扇

《青年作家》5期:桔子红了

《佛山文艺》6期:桃花扇之二

《佛山文艺》11期:有梦真好

《佛山文艺》11期:和一只羊在海边漫步

《佛山文艺》留用那年那月四题:吃肉、赶猪、抬肚皮、卖肉

《小小说选刊》23期:和一只羊在海边漫步

博客公告

       欢迎光临 

本博客是2003年以来所发表的小小说的集结地,尽管,发表了,但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请光临的朋友们,多多批评,以利修改!

不甚感谢!! 

 

作者简介

刘靖安,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小小说学会副会长。几年来,曾在《小说界》《百花园》《天津文学》《佛山文艺》《小说月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古今故事报》等全国报刊杂志发表作品60余万字,多篇被《故事会》《读者》等杂志转载。作品多次入选《2006年度小小说》《2007年年度小小说》《2010年年度小小说》《超人气现代名家小小说丛书》《21世纪最佳小小说2000—2011》等选本。曾获第三届、第五届和第六届全国小小说年度评选二等奖、2005--2006年度小小说选刊佳作奖、首届四川优秀小小说作品奖、首届四川省小说学会优秀作品评选一等奖。出版有散文诗集《心悸的音符》和小小说集《风铃丁当》《直立行走的羊》《捉阳光的女孩》《挂在树上的银子》《桃花扇》。籍贯:四川达州宣汉;现居:成都新津。

联系邮箱:lja2008lja@sina.com

QQ:314031055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思贤文学》2015年10月
(总第二期)目录
小说天地
·别样情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原创稿发信箱:weigushi@vip.sina.com
发表过的稿子:yaojiang@vip.163.com

不黄色,不暴力,不涉政。800-2000字。也欢迎小段子,一两百字的都行。 但是一定请先自己校对下,语句通顺。因为时间紧张。

不管不顾地热爱生活                        韩浩月   7
大人们什么都看不见                        简  平  26
改天请你吃饭                         饶建中  46
有的人会这样说                       马亚丽  47
无处安放的图书                         崔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3 11:10)
标签:

杂谈

那一年,小青高中毕业。
  小青没考上大学,再说,即使考上了,她也读不起。小青上有父母,下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全家六口人,年年欠队上的口粮款,拉拉扯扯的,上个高中都不错了,哪有钱让她上大学呢?
  小青回到家,没有跟着父母挣工分,像她那样的姑娘家,还不能算全劳动力,小青觉得很亏,就窝在了家里。窝了两天,小青也想了两天。第三天,小青从大平家抱回了一头小猪。大平是小青初中时的同学,住在另一个生产队,离小青家不远,几分钟就到了。
  那天,是个早晨。风撩着小青的头发,小青的头发就飘起来了,小青的心,和她的头发一样,跟着飘起来了。于是,小青就走得很快,不到十分钟,就打了一个来回。
  中午,父母收工回家,突然发现了圈里的小猪。
  哪来的?父亲问小青。
  小青正在喂小猪,听了父亲的话,就抬起头,说,赊回来的,钱嘛,后面慢慢还。不管怎样,总得找事做,喂头猪,总比挣工分强吧。
  父亲想想也是,就没再说什么,由着小青去了。
  可是,猪一天天长大了,父亲发现那头猪老往别的猪身上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父亲找到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31 19:02)
标签:

杂谈

李大觉得很委屈。
  李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再仰了仰头,他想看一下自己脖子以上的部份,可他看到的,只是灰白灰白的天。于是,李大就用双手在腰和背上摸了几把,就对他的堂兄李长军说,你说什么?我壮得像一头牛?李长军说,是啊,你看我们队上的人,哪个不是瘦成了一根筋?李大握紧拳头,晃到李长军面前,气愤地说,队上的牛,一点都不肥,瘪起个肚子,和你一样,咋个说我壮得像一头牛呢?纯粹是胡说八道。再说,这话让别人听到了,以为我偷吃了队上好多粮食呢!以后闭上你的臭嘴,不然我揍你。
  李大说完,张开五指,去抓李长军的肩。李长军退了一步,李大跟着进了一步;李长军再退了一步,李大又进了一步……李长军退了五步之后,就一溜烟跑了。
  看着李长军的背影,李大在肚子里得意地笑了一声。
  李大的父母,是饿死的。当时,李大二十九了,如果凭他的劳力,每天出工,挣点工分,是完全可以养活自己的,但李大偏不。他成天就像个无赖一样,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漫无目的地晃荡。遇到队上的人,他就扭住别人的衣服,说,还我爹来。不等别人说话,他又说,还我妈来。如果别人带着农具,他就一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31 19:02)
标签:

杂谈

李大觉得很委屈。
  李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再仰了仰头,他想看一下自己脖子以上的部份,可他看到的,只是灰白灰白的天。于是,李大就用双手在腰和背上摸了几把,就对他的堂兄李长军说,你说什么?我壮得像一头牛?李长军说,是啊,你看我们队上的人,哪个不是瘦成了一根筋?李大握紧拳头,晃到李长军面前,气愤地说,队上的牛,一点都不肥,瘪起个肚子,和你一样,咋个说我壮得像一头牛呢?纯粹是胡说八道。再说,这话让别人听到了,以为我偷吃了队上好多粮食呢!以后闭上你的臭嘴,不然我揍你。
  李大说完,张开五指,去抓李长军的肩。李长军退了一步,李大跟着进了一步;李长军再退了一步,李大又进了一步……李长军退了五步之后,就一溜烟跑了。
  看着李长军的背影,李大在肚子里得意地笑了一声。
  李大的父母,是饿死的。当时,李大二十九了,如果凭他的劳力,每天出工,挣点工分,是完全可以养活自己的,但李大偏不。他成天就像个无赖一样,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漫无目的地晃荡。遇到队上的人,他就扭住别人的衣服,说,还我爹来。不等别人说话,他又说,还我妈来。如果别人带着农具,他就一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8 11:03)
标签:

杂谈

道歉
  其实,事情很简单。
  那天,下班后,老林在单位楼下遇到老蒋,老蒋刚好和一个他的熟人说完话,于是两人就一路回家。他们的关系不错,前几年一起在“江山多娇”买了住房,一个四楼,一个五楼。他们一边走,一边东拉西扯地说着话,说着说着,他们就说到了张领导。
  老蒋说,张领导也是,办个事咋个就那么酸呢?
  老林说,你的事,大家我晓得,领导嘛,当个领导不容易,别人是付出了代价的,总得要回收成本噻!
  老蒋说,我才不搞那一套,明天我到他办公室去,不走,看他办不办。
  老林说,想坐地等花开呀,不得行,领导都那样,我看,你还是给他表示一下吧。
  说到这儿,老林不经意间回头,突然看到张领导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就隔几步远。自己和老蒋说的话,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他应该听到了。老林的心,就快速地跳了几跳,不知说什么好了。张领导走到老林面前,老林不自然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不是说你哈。张领导也跟着笑了笑,然后又点了点头,就加快脚步,超过了他们。
  张领导人年轻,对老林这样的元老派,很尊重。见了面,不是问工作,就是问生活,很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6 11:33)
标签:

杂谈

怀念一些日子


  原来的老赵,是一个喜欢喝点小酒的人。
  老赵的朋友不多,但朋友们都挺喜欢他的性格,只要有聚会,都会叫上他。人不多,就三五几个。平时的老赵,话很少,可二两酒下肚,老赵话就多了,同事的一些秘密,领导的一些龌龊,不管说得说不得,他都说,听得桌上的人酒兴大发,喝一两的能喝二两,喝二两的能喝半斤。
  这天,朋友老张一个电话,又把老赵叫到了一个饭馆里。
  老赵到的时候,老张和另外两个已经到了。大家彼此都很熟悉,于是一见面,就开起了玩笑。这个说,老赵,这么久不见你,以为你死了呢,还活起的嗦?那个说,不可能死哦,如果真死了,老赵不可能不通知我们噻。老赵不介意,也接上他们的话说,你们说对了,我今天就是提前来通知你们的,不过,你们得先把礼赶了,每个人五百,给来——老赵说完,还伸出了巴掌,作收钱状。看着老赵的样子,几个人叽叽嘎嘎地笑了起来。
  酒来了,菜来了,该进入主题了。
  老张说,今天,一瓶酒,每个人二两五,先喝了再说。老张握着酒瓶,眼光扫过几张脸,征求意见。
  看到老赵面露难色,老张就说,咋的了?
  不咋的,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5 09:48)
标签:

杂谈

面子
  老邢沾了酒,有两大特征,一是满脸通红,红得像烙铁;二是过敏,全身发痒,痒得他坐立不安。
  所以,老邢不喝酒。
  现在,局长敬老邢的酒,不喝不行了。这是个晚上,单位同事聚会,其中有两位是领导,一个是局长,一个是科长。局长喝得很高兴,局长高兴,大家都高兴。局长敬酒,不分老少,不分男女,不分职务,从左边开始,一人一杯。
  局长端着酒,说,老邢,辛苦了,敬你一杯。
  老邢说,局长,你知道的,我不喝酒,这样,我以茶代酒吧。老邢端起了面前的茶杯。
  局长站起来,端着酒,走到了老邢身边,老邢立马跟着站了起来,说,局长,我真的不能喝。
  老邢,给局长个面子,是毒药你也要喝。再说,你说你喝了过敏,我们又没见过,晓得是不是假打哟。一个同事惟恐天下不乱,火上浇油。
  我干了,你随意。局长笑着说。
  局长的话,把老邢逼上了绝路。
  老邢豁出去了,他把牙一咬,说,局长,你随意,我干了。说完,老邢就干了。
  老邢,行嘛你。局长也一口干了。
  一杯酒下去,老邢的脸,立马就变色了。开始是淡红,接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7 11:12)
标签:

杂谈

吃饭
  六点,下班了。
  一行五人,嘻嘻哈哈推推搡搡进了一家小饭馆。他们选了一张方桌,坐了下来。服务员拿来菜单,叫点菜。于是,他们就七嘴八舌地点菜。点好菜,服务员把单子递进了厨房,厨房里的油烟机就轰轰轰地响了起来。
  碗筷摆好,几盘菜就跟着上桌了。突然,老王的筷子在桌边一敲,说,酒呢?
  老刘说,老科长,还喝酒啊?
  咋不喝酒喃?今天小李作东,难得吃他一顿。老王坐在小李对面,他看着小李,笑着说,是吧小李,权当为我老人家送行吧。
  废话多,喝就喝嘛。一个办公室,大家关系好,说话随便,没那么多忌讳,在老王面前,小李经常是没大没小的,有时开些玩笑连他自己都觉得过头了,但老王不介意,还接上他的话头,深入下去,很多时候反而把他自己弄得怪不好意思。
  这会儿,老王没接小李的话,自个儿走到吧台边,点了酒,坐回座位,杯子就来了。五个,一人一个。老刘把面前的杯子握在手里,连连摇头,说,前几天醉惨了,真的不敢再喝了,戒了。
  于是,老王就劝,小李也劝,大家都劝。坐在老王旁边的小李还去抢他手里的杯子。别看大家都把老刘叫老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