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运启
李运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418
  • 关注人气: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自述

     当过农民,当过工人,当过教师,当过记者,当过经理,当过干部。 

   

湄河纪事
迷途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中印此时如果开战,最高兴的恐怕不是两个国家的民族主义者,而是站在一边隔岸观火早已迫不及待的美国和日本,俄罗斯多半也会躲在那里暗中偷笑。

道理很简单,唯恐天下不乱的西方媒体,对印军侵入中国领土竟大都视若不见,而对中国在自己的岛屿内兴建设施却大放厥词,横加指责。他们巴不得印度成为遏制中国的急先锋,而一旦中国对印度采取反制措施,各种批评中国的文章必将铺天盖地而来。而饱受经济制裁之苦的俄罗斯,一则可以借此缓解西方的压力,二则可以借此大卖武器。

之前有传闻说,中印同意双方军队各退一百米,当时都以为事态即将很快平复,却不料几天之后,中国军方矢口否认,说没有这回事,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终将失去你,不知何时。

也许就在明天,

你发来短信,和我告别。

也许就在后天,

你约我去咖啡馆,谈我们的分手。

我不知如何应对,没有你的日子,世界将变成何种模样。

可我毫无办法,无法抓住你的身影,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在我的梦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爱人

寻欢作乐

诗歌

分类: 诗以寄兴

此时已近黄昏,

不知归向何处,

我的爱人,

你正在和谁寻欢作乐?

 /

此时已近夜半,

街道寂然无声,

我的爱人,

你正在和谁寻欢作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0 15:08)
标签:

爱情

不可告人

文化

分类: 诗以寄兴

众里寻她,

何曾期待一朝相遇;

围炉夜语,

何曾期待一生相许。

这是一段不可告人的爱情,

只能独自在心中幸福。

 

心心相印,

抵不过他人的流言蜚语;

海誓山盟,

抵不过岁月的暗中侵腐。

这是一段不可告人的爱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8 10:48)
标签:

diao丝

爱情

分类: 诗以寄兴

虽然你长得并不美,

甚至皮肤还有些黑,

可是遇见你的那个晚上,

仍然让我彻夜不寐。

 \

虽然我长得并不帅,

甚至个头还有些矮,

可你仍然陪了我二十年,

任皱纹在额头上蔓延。

 \

或许我能腰缠万贯,

或许我能出人头地,

纵有黄金万两也买不来,

你对我此生的情意。

 \

虽然你长得并不美,

甚至皮肤还有些黑,

可你仍是我一生的至爱,

仍是我一生的安慰。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大言不惭地说,他的一生从未在男女情感问题上遭遇过挫折和困惑。男女之间的情感与性爱,是人人都懂,人人都能讲出一些道理来,然而又是自古以来谁都没有说清楚的一个问题,即便是那些为世间定规立矩、为凡夫俗子顶礼膜拜的大思想家们,对于情感问题,要么不屑一谈,要么浅尝辄止,以至今天很多博学之士,即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却偏偏在男女情事上一知半解,不得要领,在情感问题上屡屡受挫,甚至有极端者铤而走险,做出一些伤人害己的事来。古今中外因男女情感纠纷,导致破国亡家的,也是屡见不鲜,不在少数。可见男女之间,看似事小,实则事大。

宗玉先生的《与子书》,以一个父亲给儿子写信的方式,就男女之间的情感与性爱,坦率而诚恳地谈了许多独到的见解和建议,虽不能说已就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终极圆满的答案,但他通过一个作家的自身经验,和多年来对人性与社会的细致观察,用一个散文大家优美的文字条分缕析,循循善诱,为他儿子小谢子,同时也为许多涉世未深的懵懂少年,在遭遇情感的困扰与挫折时,提出了多种可供选择的办法,实不失为一本启迪少男情感性爱的发蒙之作。

《与子书》,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9 18:35)
标签:

南海

开战

分类: 一家之言

文/李运启

南海仲裁之后,战争离我们如此之近,无数的“爱国者”群情激愤,慷慨陈词,战争仿佛一触即发。

但很少有人想到,即便是一场可控的局部战争,它的后果也将不堪设想。

开战一个星期内,毫无疑义将引发股市暴跌,接着将是资本的加速出逃。因为战争意味着剧烈动荡,意味着经济衰退,谁也不会把钱投在一个前景毫无把握的地方。

战争爆发后,马六甲海峡肯定将被迅速封锁,石油和贸易航线将处于瘫痪状态,石油运不进来,货物运不出去,这对中国经济来说,将是最为致命的一击。这种状况只需持续三个月时间,国内许多工厂将渐次倒闭,大规模的失业将引发剧烈的社会动荡。

如果中国不甘坐以待毙,对敌人实行报复性打击,则战火将迅速从南海燃烧到沿海城市,广州,深圳,珠海,这些中国最繁华的地区,短时间内就将被炸得百孔千疮,体无完肤。如果战事进一步失控,则势必危及上海北京的安全。

当然“爱国者”会反驳说,我们承受了如此巨大的损失,敌人就难道毫发无损?与中国交战,敌人肯定也会损失惨重,但敌人损失惨重,丝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9 17:49)

2011年春节,我带安妮(一只喜乐蒂狗)去打防疫针,来回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回来时感到左小腿有些痛,当时也没怎么在意,以为只是走得太久,损伤了肌肉,没想到一个月后,右边小腿也开始痛起来。去医院检查,医生怀疑是腰榷间盘突出,做了腰部CT,也认为是腰榷间盘突出,于是按摩,扎针,牵引,艾灸,各种方法都用尽了,结果越治越差,双腿日渐无力,疼痛也从小腿扩展到大腿。

后来到市一医院住院,各种检查都做了,甚至还做了梅毒、艾滋病检查,说梅毒、艾滋病也可能引发神经变异。当时因为不知道什么病,隔几天便试一种新药,甚至打了一种治肝炎的药,我实在受不了这种药,浑身无力,好象要虚脱了一般,到网上一查,才发现是主治肝炎的,第二天我无论如何不肯打了,医生说已经开了,不能退,打了这一天再说,我说钱我照出,不打总行吧。医生见同意付钱,便不说什么了。

治了一个多月不见效果,我提出转院,医生又极力挽留,说请湘雅医院神经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9 16:46)
标签:

父亲


        父亲离开这个世界有三十多年了,几乎没留下任何值得外人称道的事迹。我作为父亲的后人,在父亲节的这一天,写一点纪念的文字,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父亲那时在方圆几十里内小有点名气,父亲的名气是因为会的手艺多,绘画、油漆、雕刻、乐器、唱戏、理发、修车、养蜂。在那时,这些手艺学会一种就可以生活得很好了,所以即便在改革开放前那样十分困难的年代,我们家依然称得上丰衣足食。我记得公社第一台机耕船,便是由父亲动手设计制作的。村口原有一个榨油坊,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一直靠水力推动磨盘,水力小,速度慢,也是在父亲的手上改成了机械推磨。

        改革开放后,本是父亲可以大显身手的时候,但政策刚刚有所放宽,父亲就得了癌症。从地区医院检查回来,父亲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叫他放心不下的是我们兄弟姐妹的将来。一天晚饭后,父亲将我叫到床前,说要教我修手表,修锁,将来也好有门手艺,可以混口饭吃。我将几个旧手表拿到父亲床前,父亲很费力地打开表盖,给我讲表的原理。父亲教的时候,不停地咳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