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李云玲
李云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34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感谢您的光临!07年重点诗歌的灯,08、09、10年在《诗刊》、《黄河》、《诗人》、《军工报》、《神剑》、《先锋队》、《诗选刊.下半月刊》、《五台山》、《汉风》、《梨花》发诗歌散文若干,有诗收入漓江出版社《2009年度诗歌》、长征出版社《超超主义诗选》,受邀编辑散文诗歌集一本,自印诗集2本。2011年当更努力,更上层楼!欢迎指导,评论,留言!

联系方式:leeyunling@163.com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9-02 16:03)
标签:

文学/原创

杂谈

北京  鸟巢

向北10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08 13:34)
标签:

杂谈

很少写诗

写不出来的时候就不勉强

并没有远离诗

没事就翻翻陶渊明

最近迷上洛神赋

在这个精神苍白的年代

写诗不如读诗

爱听戏

最爱看的频道是十一频道

京剧

越剧

豫剧

都爱听

尤其爱听在洛阳与南阳一带流行的

曲剧

苍凉悲切,质朴缠绵

有历史的回声

泥土的味道

能安慰我思乡的心

能让我对儿时的乡村记忆

投去一瞥

 

全忘了我是在物欲横流的京城

现在的我

感觉越来越活出了状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9 00:01)

“平静”与“赞颂”,似乎是两个相当矛盾的词汇。在鲜花簇拥、掌声雷动的事迹报告会等场合,我们习惯于用外放的方式表达对英模典型的赞颂。在部队这些年来经历的一些事,却让我发现,有一些人,用他们平淡的工作和平静的举动,同样赢得人们无声的赞颂。在那些清晰、温润的脉动中,我分明能够感受到,即使是在利益驱动太多的今天,默默的奉献就像涓涓的细流,在我们周围始终存在。

今天,我只讲一个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司机。在这片茫茫的高原深处,在卫星发射基地,战士们更愿意到火箭加注、卫星吊装这些最核心、有时甚至散发着神秘光环的岗位工作。而司机,身处相对不起眼的岗位,也就成了不那么起眼的人。但再不起眼的活,也总得有人干。“火箭城”处于人烟稀少的大山深处,缺少社会依托,一年里有大量的军用物资被拉进拉出。

去年夏天,组织安排我带车跑长途去送一批军用物资。司机姓王,河南人,是一位军龄16年的老兵,党龄也有十多年,我敬重地称他“王班长”。王班长不善言谈,业务熟练,偌大的“斯太尔”在他掌控下进退自如。经过两天一夜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将物资安全送达目的地。那天晚上,躺在大都市某酒店的房间里,我们的心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9 23:46)

差不多每个星期我会给远在故乡的父母打一次电话。打电话的过程,与其说是我在嘘寒问暖,聊表一个游子的孝心,不如说是我在倾听父母的诉说,诉说村庄里的普通故事,诉说泥土的信息……我将这样的过程叫做“接地气”。

长期生活在城市,生活在机关,似乎给人一种印象:我们正坐在时代的列车上,一日千里。有时脱离地面太久,还真有一种心浮气躁、飘飘欲飞的感觉。通过父母的电话,我知道来自广阔天地的人间烟火总是有冷有热,有时忧愁的消息还更多一些。某种意义上,我和父母之间的电话线就像一根风筝线,让我总能和大地平行,并及时回到大地的怀抱。父亲是不善言辞的,接电话的总是母亲。母亲和父亲不同,她是一个口无遮拦、直肠子的人,似乎所有想法、所有心情并不搁在心上,而是放在嘴边。和母亲通话,我总能立即想象她的表情:或喜,或悲,或失望,或满足,或气愤,或埋怨……母亲的心情经常和庄稼有关,天旱了几个月没下雨,麦子没种上,怎么办?别人家的麦子都浇了,就咱家的麦子没浇,急死了。连阴雨,连下一个月,田里排山倒海的水,五亩芝麻都淹死了。肥料、种子贵死了,一袋复合肥一百多块。现在种庄稼还是划得来,为啥呀,价贵了,国家还给补贴。西院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19 23:42)

女儿三岁多了,天真烂漫,充满童趣,一天到晚给家里带来很多欢乐。现采撷一二。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

可能受部队环境熏陶,女儿爱听铿锵雄壮的歌曲,边听还边手舞足蹈。我给女儿唱歌,多次“碰钉子”。当我唱舒缓一点的歌曲时,女儿会“罢舞”,要求换歌,并毫不客气地说:“这首歌不好听!”有一次我给她唱《一二三四歌》,女儿一下就喜欢上了。以后每当女儿舞之蹈之兴致正浓的时候,这首歌就成了必点曲目,“爸爸,你给我唱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

 

“爸爸,该升国旗了!”

女儿最爱做的游戏是模仿电视里的“跳水比赛”。从上台、跳水、打分、颁奖、献花、升国旗,甚至到接受采访一个程序不落。我家的床是女儿的“水立方”,所谓“跳水” 其实就是从床头往床上跳,看起来更像跳远。每当女儿“跳水”,我就是发令员、解说员、颁奖者、献花者……有时稍有迟缓,女儿就提醒我:“爸爸,该升国旗了!”

 

“李老师”或“李医生”

自从上了幼儿园,女儿似乎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8:05)

死机了更好

 

没日没夜地搜索、浏览、下载

我的电脑死机了

而我的大脑如初升的太阳清晰起来

我回到了生活的此岸

我是一个不善于打理生活的人

死机了更好

从此白天懂了夜的黑

从此生活开始回归

 

 

没有思绪的日子

 

经常,日子如一场平滑的梦境

水过无痕

雁过无声

大脑还没有一支点燃的烟

有思绪

 

总是在迷失很多天后

才良心发现地

找回一次自己

 

于是看看天上的云

挖挖耳朵里的草

 

 

大地的圆心

 

透着火车窗户

我看到一个牧羊人

悠闲地坐在空旷原野上

他的羊,如散开的花朵或星星

火车走了很久

他,依然如大地的圆心

一样凸显

而我,如一条擦肩而过的切线

与他越来越远

 

 

冬日的诗意

 

迷蒙的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1 17:57)

谁是庄天放?庄天放是谁?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拿到了一套《庄天放文集》。其实真正吸引我眼球的不是“庄天放”三个字,而是写在扉页上的“庄天放,本名刘忠义”几个字。“庄天放”于我是陌生的,而“刘忠义”我却神交已久。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1997年公开出版的《火箭城人风采》一书中,有三篇报告文学的作者即是刘忠义。这三篇报告文学无疑是中心对外宣传的开拓性文字,也是很有分量的文字。《火箭与爱情》描写被原国防科工委授予“雷锋式的干部”荣誉称号的中心科技干部盛金荣的光荣事迹,早在1980年就在《浙江日报》和原国防科工委《远望》杂志上发表;而《天地与我共风流》、《创造神奇的人们》这两篇长文,似乎仅从题目就可看到作者在历史上第一次对外宣扬“太原卫星发射中心”这个名称时的激动、豪迈,还有作者那遮掩不住的才情。但我对“刘忠义”的了解仅限于此。他长什么样?他在中心是干什么的?他后来去了哪里?我一概不晓。

匆匆翻阅文集,我粗略了解到如下信息:刘忠义,山西五台人,军龄二十年,曾任太原卫星发射中心政治部宣传处副处长,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转业于山西忻州。而随着阅读的深入,我仿佛走入了一条幽深的时光隧道,领悟了一个曾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又到了夏粮收获的时节。记者来到田间地头,看到的是一番丰收景象,听到的是农民心里的“纠结”和期盼。

  田头算 账:种粮收入不算高

  这几天,镇江市丹徒区世业镇卫星村种粮大户贡杰一直在地里忙活,他家种了110亩小麦,可喜的 是,今年麦子长势不错,预计亩产在900斤左右。

  “给你算笔账吧。一亩地种子要40元、机耕费60元、各种肥料差不多110元、防虫 治草40元、收割费60元;每亩地还需5个工时,一个工时50元。加起来,每亩小麦的投入成本在560元左右。”一口气报出成本后,贡杰接着说,“小麦亩 产900斤,按今年国家最低收购价每斤0.86元算,一亩地收入774元,刨去成本,那纯收入也就是200元出点头。当然,国家会发给农资综合补贴每亩 69元,良种补贴每亩10元。由于这110亩地中仅有10亩是自家的,其他是租种的,所以只能拿到10亩地的国家补贴,合起来也就是790元。摊到110 亩麦子上,每亩只多了7元。也就是说,种一季小麦,每亩最终收益也就220元左右,相当于一个泥瓦匠两天的打工收入。”

  盐城市盐都区 种粮大户陈鹏顺共承包了265亩地。他算的账包括了稻麦两季:国家对水稻有每亩20元的补贴,良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3 16:14)
标签:

文学/原创

杂谈

    春天终于来了。这高原深处的春天,如羞涩的少女,“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在阳历五月的中旬,踏着残冰,冲破冷空气、沙尘暴的重重阻挠,终于由远及近、姿态轻盈地走来了。

    在营区走一走,春意盎然的景象尽收眼底。草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许多黄色的蒲公英花,星星点点,如锦如织,开得朴素、热烈。那些到处都能看到的杨树,漫长的冬天一直在寒风中挺立,枝干刺向蓝天,像一个悲情英雄,现在终于抽出了嫩黄的新绿,在微风吹拂下激动地翻阅时光的叶片。就是那些四季常青的松树,仔细看也起了变化。冬天的时候它们灰突突的,没有一点精神,现在像输了营养液一样,绿得活泛、鼓胀,每一棵都生机勃勃。看来即使四季常青的松树,也喜欢春天。这儿几簇那儿一堆的丁香开花了,以紫的居多,有少量白的,将扑鼻的清香弥漫在营区里。仅仅几天前,它们还只有光秃秃、不起眼的枝干,很容易让人将它们忽略,现在却将最美的风景挂在了枝头,我不禁感叹自然的造化了。

    伴着鸟鸣啁啾、蛙鸣阵阵,我径直向航天公园走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波光粼粼的湖面,湖水跳跃着,似乎在庆祝什么。在“千里冰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韩寒

杂谈

早就想写这篇博文,耽搁至今,并不是我不依不饶,或炒作自己,只是不说不快。

韩寒就像一个娇生惯养的孩子,父母对他非常好了,他还说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父母虐待他。原因可能有二:一、不了解父母的艰辛。二、了解父母的艰辛,但为了博得更多的同情、宠爱。如果是第二种,小孩子常犯的毛病,教育教育即可。如果是第一种,那就无知兼可悲了。不光他可悲,也是社会的可悲,说明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

大凡否定一条路,就要指出一条新路。韩寒现在当然给我们指不出一条更好的路。他为了否定而否定,所以他还不是英雄,他只是被炒作,被外媒利用。

中国现在当然有问题。一是腐败,二是贫富分化。这确实到了警戒线,是当前最大的问题,比什么都重要。不能因为问题否定成绩,更不能因为成绩忽略这些问题。再有几年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那将是党的悲哀,中国的悲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