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从生存焦虑走向权力的游戏

 

    青阅读:请谈谈反腐小说和官场小说的关系。二者应该区别看待吗?

    李云雷:两者之间有联系,都是写官场,涉及权力斗争,不过也有明显的区别。反腐小说有明确的价值取向,有正面人物,是正邪斗争的故事模式,最后正义一方获胜,比如张平的《抉择》和陆天明、周梅森的作品。官场小说主要是呈现官场的生态,日常的运作方式,其中很难看到正面人物。近些年比较畅销的官场小说经常采用成长小说的模式,写一个小人物的成长史。

 

    青阅读:从90年代后期开始,出现了一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在2014—2015的贺岁档,徐克导演的电影《智取威虎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智取威虎山”的故事取材于曲波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这部小说是十七年时期的经典作品之一,并于1960年改编为同名影片;文革时期,京剧《智取威虎山》是著名的“八个样板戏”之一,曾长时期风靡全国。今天,徐克又为我们带来了他的电影版《智取威虎山》。     

      为什么“智取威虎山”的故事可以引起不同时代读者与观众的兴趣,不同时期的“智取威虎山”在艺术与表达方式有何相同或不同之处,与时代的变迁又有着怎样的内在联系?作为一个香港导演,徐克有过《青蛇》、《倩女幽魂》等艺术片时期,也有过《通天帝国》、《龙门飞甲》等大片时期,此次他执导《智取威虎山》,以“大片”的方式正面处理革命历史题材,可以说是一个具有症候性的文化现象。徐克的《智取威虎山》上映后,有不少评论与讨论,有的评论者将徐克的电影与样板戏加以比较,认为影片采用了“智取威虎山”的故事,但抽取了其核心内容——比如革命精神,以及共产党的“群众路线”,而只是强调故事的传奇性,以及视觉奇观的呈现,也有的评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最近打工诗人许立志的自杀,引起了社会各界对诗歌尤其是底层诗歌的关注,诗歌界也在讨论底层经验如何生成美学等问题。但是在我看来,我们也有必要对当代诗歌的评价标准进行反思。梳理新时期以来诗歌史的源头,我们可以发现“三个崛起”奠定了此后诗歌发展的主要倾向,谢冕的《在新的崛起面前》、孙绍振的《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徐敬亚的《崛起的诗群》等文章在诗歌与文学界影响深远。但在我们今天看来,他们所提倡的“新的美学原则”,是一种精英化、西方化、现代主义式的美学标准,可以说这一标准作为诗歌评价的基调一直延续至今,是当代诗歌的一种审美规范或审美无意识。当然“新的美学原则”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曾起到了重要作用,对于新时期初期中国人恢复知觉、打开视野以及诗歌形式的探索都有很大影响,但在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以这样一种精英化、西方化、现代主义式的美学标准,很难将当代中国人丰富复杂的经验与情感容纳进去,尤其对于底层的创作者来说,要将他们的经验“生成”符合这一审美规范的诗歌,无疑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底层诗人在以他们的创作实践逐渐突破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做了重要讲话。这可以说是党中央所做的一项重要文化战略部署,不仅体现 了我们党在新世纪新阶段对历史经验的继承与发展,也体现了我们党面对复杂国内外局势在理论上的高瞻远瞩,我们必须在战略的高度上理解与认识。习近平总书记 的讲话在文艺界引起了热烈反响,目前文艺界正掀起一个学习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的高潮。要深刻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既要有理论视野与历史的眼光,又要 对当前文艺界的核心问题有着清醒的认识。在我看来,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最核心的命题是——在新时代如何“为人民”写作。我们必须辩证地理解习近平总书记讲 话的不同层面,并在其内在联系中把握其精神与精髓,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推进文艺的发展与繁荣。

  “为人民”写作与市场经济

  “为人民”写作,是我们党一以贯之的文艺思想与文艺政策。在延安时代,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最早提出了文艺“为群众”以及“如何 为群众”的问题;在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在《在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的祝词》中提出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漫画徐鹏飞
 

  相比于新文学,当下的青春文艺并不“新”,反而回到了新文学之前的通俗文艺,这是文艺在市场经济中的一种变异

 

 

  青春文艺最初兴起时,有不少人与之对举,将我们习惯的文学称为“传统文学”,但在一般的用法中,“传统文学”是指五四运动以前的旧文学,而与之相对的则是“新文学”——以白话文创作的倡导新思想、新道德的文学。在一个世纪之后,当“新文学”也被称为“传统文学”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历史的沧桑巨变,也让我们重新思考“新文学”与青春文艺的关系。

  我们知道,新文学是在对旧文学与通俗文学的克服与批判中建立起来的,其中的主人公充满着启蒙主义、理性主义与理想主义精神,比如巴金《家》中的觉慧、叶圣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在当今中国文学界,谈论现实主义是困难的。现实主义作为一种创作方法本无可厚非,但在1980年代以来的审美视野中,“现实主义”却成为了一种落后保守的象征,在技术的层面上,现实主义被视为“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进化链条中的一个环节,相对于现代主义是“落后”的,这样一种规范可以说是一种美学无意识。但在我们今天看来,所谓“进化”也只是一种虚幻的建构,真正决定一部作品价值的并不是其创作方法,而是它在开掘人类经验与心灵上所达到的深度、广度与高度。在这个意义上,现实主义并没有过时,仍然是一种重要的创作方法。而在我看来,当今中国最缺乏的就是清醒的现实主义,最需要的也是清醒的现实主义。

      在前人的论述中,“清醒的现实主义”并非是一个固定的词汇,而是一个词组,“清醒”是对现实主义的一种修饰。瞿秋白在《鲁迅杂感选集序言》里论及鲁迅精神时,指出其第一个特点就是“最清醒的现实主义”。王瑶在《鲁迅思想的一个重要特点——清醒的现实主义》中也指出,“无论是鲁迅自己,还是他的战友,都一致地认为,清醒的现实主义是鲁迅思想的一个重要的基本特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台湾文学对于我而言,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陈映真、黄春明、王文兴、白先勇、张大春、骆以军等老一代作家,对于青年一代的创作,虽然也很有兴趣,但平常较少有机会阅读。之所以对台湾青年作家的创作感兴趣,其实也是想了解青年一代的情感结构与内心世界。可以说,陈映真等前辈作家虽然处在台湾,但他们的情感结构、问题意识、美学趣味与大陆作家并无太大的差异,台湾文学1960年代以降对西方现代主义极为推崇,大陆在1980年代以后也以相似的轨迹发展,台湾有关于乡土文学的论争,大陆也有关于寻根文学、新乡土文学的讨论。虽然这些文艺思潮在海峡两岸有着不同的思想、社会语境,但相似的主题与“问题域”却也显示出两岸文学的内在根脉相连之处,以及中华民族在现代化进程中所面临的共同问题。但是对于青年一代作家而言,相互之间的精神交流却变得愈发困难,一方面在大众文化崛起的背景下,文学在海峡两岸都已处在了较为边缘的位置,已不再是精神生活的主要形式;另一方面,1990年代以后,台湾政治、思想领域的巨大变动也形塑了新一代青年复杂的自我意识与自我认同,对于这一时代变迁的隔膜,也让大陆读者很难切身体会到台湾青年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热闹喧嚣的场合,东君总是安安静静的,说话也慢慢悠悠的,但他又很认真,一板一眼的,以缓慢的语调竭力想将某件事情说清楚,有时和周围的环境甚至不太合拍。这是我有限接触中对东君的印象,我想这似乎也是东君在文学界位置的一种象征——他总是在热闹中保持沉静与清醒,以缓慢的方式展开自己的艺术世界。在他受到广泛关注的短篇小说《听洪素手弹琴》中,我们可以看到,东君并没有脱离现实的世俗世界,相反他置身于这个世界之中,并在这个世界中追求一种更加高远与纯粹的境界。孟繁华将东君的追求称为一种“清”的美学,他指出,“作为传统美学趣味的‘清’,本义就是水清,与澄互训。……东君对清的理解和意属在他的作品中就这样经常有所表现。也就是这样一个‘清’字,使东君的小说有一股超拔脱俗之气。但更重要的是,东君要写的是这‘清’的背后的故事,是‘清’的形式掩盖下的内容。”在我看来,东君所属意的是“清”与“浊”在当代中国的紧张关系,他更加关注“清”在浊世中的命运,以及虽然失败但仍然值得坚持的品质。

    自2000年在《大家》发表《人·狗·猫》开始,东君的创作已有了14年时间,他的艺术追求也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何顿的《来生再见》,是一部有着复杂的时间结构的长篇小说。小说取材于抗战时期的厂窟惨案、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以“我父亲”黄抗日、田矮子、毛领子、龙连长、马德志等人为核心,描述了抗战的艰难、惨烈与苦难辉煌。小说还描述了黄抗日等主要人物在抗战之后的大半生经历。值得注意的是,小说是以两种不同的时间与叙述方式相互交织而成的。在叙述抗战时期的故事时,采用的是线性时间叙事;在叙述此前此后的故事时,则打乱了叙事顺序,以一种马尔克斯“现在将来进行时”的方式,将过去、现在与未来融为一体,从一种全知视角写出了作者对历史的思考。在这样一种叙述结构中,我们可以看到线性叙述的抗战故事,与交叉叙述的其他故事,虽然两条线索并行,但抗战故事仿佛是一个核心,被镶嵌在交叉叙述的整体结构中。而在小说的结尾处,我们又看到了传统中国循环时间观的因素——当黄抗日在多年之后,又遇到了昔日的战友黄矮子、毛领子,他们在一起回忆往昔时,故事的走向很容易滑入“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或“一片茫茫大地真干净”式的传统小说结局,但是在这里,作者并没有安排这样的结局,毕竟他们所亲身经历的历史——20世纪中国的惨痛经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坐在中国作协的大楼上,手里捧着作协会员证,心中万感交集。从一九四九年秋季里在蓟县大刀剪营做起文学梦,至今恰恰十年。这十年是漫长的,曲折的,也是坎坷的,我这样一个农民的后代,一个只有三年半学历的基层干部,终于圆了美梦,跨进了文学这个大门口。”

 

 

这是浩然“自传体三部曲”最后一部《圆梦》中的一段,整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