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从生存焦虑走向权力的游戏

 

    青阅读:请谈谈反腐小说和官场小说的关系。二者应该区别看待吗?

    李云雷:两者之间有联系,都是写官场,涉及权力斗争,不过也有明显的区别。反腐小说有明确的价值取向,有正面人物,是正邪斗争的故事模式,最后正义一方获胜,比如张平的《抉择》和陆天明、周梅森的作品。官场小说主要是呈现官场的生态,日常的运作方式,其中很难看到正面人物。近些年比较畅销的官场小说经常采用成长小说的模式,写一个小人物的成长史。

 

    青阅读:从90年代后期开始,出现了一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最近打工诗人许立志的自杀,引起了社会各界对诗歌尤其是底层诗歌的关注,诗歌界也在讨论底层经验如何生成美学等问题。但是在我看来,我们也有必要对当代诗歌的评价标准进行反思。梳理新时期以来诗歌史的源头,我们可以发现“三个崛起”奠定了此后诗歌发展的主要倾向,谢冕的《在新的崛起面前》、孙绍振的《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徐敬亚的《崛起的诗群》等文章在诗歌与文学界影响深远。但在我们今天看来,他们所提倡的“新的美学原则”,是一种精英化、西方化、现代主义式的美学标准,可以说这一标准作为诗歌评价的基调一直延续至今,是当代诗歌的一种审美规范或审美无意识。当然“新的美学原则”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曾起到了重要作用,对于新时期初期中国人恢复知觉、打开视野以及诗歌形式的探索都有很大影响,但在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以这样一种精英化、西方化、现代主义式的美学标准,很难将当代中国人丰富复杂的经验与情感容纳进去,尤其对于底层的创作者来说,要将他们的经验“生成”符合这一审美规范的诗歌,无疑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底层诗人在以他们的创作实践逐渐突破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漫画徐鹏飞
 

  相比于新文学,当下的青春文艺并不“新”,反而回到了新文学之前的通俗文艺,这是文艺在市场经济中的一种变异

 

 

  青春文艺最初兴起时,有不少人与之对举,将我们习惯的文学称为“传统文学”,但在一般的用法中,“传统文学”是指五四运动以前的旧文学,而与之相对的则是“新文学”——以白话文创作的倡导新思想、新道德的文学。在一个世纪之后,当“新文学”也被称为“传统文学”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历史的沧桑巨变,也让我们重新思考“新文学”与青春文艺的关系。

  我们知道,新文学是在对旧文学与通俗文学的克服与批判中建立起来的,其中的主人公充满着启蒙主义、理性主义与理想主义精神,比如巴金《家》中的觉慧、叶圣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台湾文学对于我而言,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陈映真、黄春明、王文兴、白先勇、张大春、骆以军等老一代作家,对于青年一代的创作,虽然也很有兴趣,但平常较少有机会阅读。之所以对台湾青年作家的创作感兴趣,其实也是想了解青年一代的情感结构与内心世界。可以说,陈映真等前辈作家虽然处在台湾,但他们的情感结构、问题意识、美学趣味与大陆作家并无太大的差异,台湾文学1960年代以降对西方现代主义极为推崇,大陆在1980年代以后也以相似的轨迹发展,台湾有关于乡土文学的论争,大陆也有关于寻根文学、新乡土文学的讨论。虽然这些文艺思潮在海峡两岸有着不同的思想、社会语境,但相似的主题与“问题域”却也显示出两岸文学的内在根脉相连之处,以及中华民族在现代化进程中所面临的共同问题。但是对于青年一代作家而言,相互之间的精神交流却变得愈发困难,一方面在大众文化崛起的背景下,文学在海峡两岸都已处在了较为边缘的位置,已不再是精神生活的主要形式;另一方面,1990年代以后,台湾政治、思想领域的巨大变动也形塑了新一代青年复杂的自我意识与自我认同,对于这一时代变迁的隔膜,也让大陆读者很难切身体会到台湾青年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热闹喧嚣的场合,东君总是安安静静的,说话也慢慢悠悠的,但他又很认真,一板一眼的,以缓慢的语调竭力想将某件事情说清楚,有时和周围的环境甚至不太合拍。这是我有限接触中对东君的印象,我想这似乎也是东君在文学界位置的一种象征——他总是在热闹中保持沉静与清醒,以缓慢的方式展开自己的艺术世界。在他受到广泛关注的短篇小说《听洪素手弹琴》中,我们可以看到,东君并没有脱离现实的世俗世界,相反他置身于这个世界之中,并在这个世界中追求一种更加高远与纯粹的境界。孟繁华将东君的追求称为一种“清”的美学,他指出,“作为传统美学趣味的‘清’,本义就是水清,与澄互训。……东君对清的理解和意属在他的作品中就这样经常有所表现。也就是这样一个‘清’字,使东君的小说有一股超拔脱俗之气。但更重要的是,东君要写的是这‘清’的背后的故事,是‘清’的形式掩盖下的内容。”在我看来,东君所属意的是“清”与“浊”在当代中国的紧张关系,他更加关注“清”在浊世中的命运,以及虽然失败但仍然值得坚持的品质。

    自2000年在《大家》发表《人·狗·猫》开始,东君的创作已有了14年时间,他的艺术追求也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何顿的《来生再见》,是一部有着复杂的时间结构的长篇小说。小说取材于抗战时期的厂窟惨案、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以“我父亲”黄抗日、田矮子、毛领子、龙连长、马德志等人为核心,描述了抗战的艰难、惨烈与苦难辉煌。小说还描述了黄抗日等主要人物在抗战之后的大半生经历。值得注意的是,小说是以两种不同的时间与叙述方式相互交织而成的。在叙述抗战时期的故事时,采用的是线性时间叙事;在叙述此前此后的故事时,则打乱了叙事顺序,以一种马尔克斯“现在将来进行时”的方式,将过去、现在与未来融为一体,从一种全知视角写出了作者对历史的思考。在这样一种叙述结构中,我们可以看到线性叙述的抗战故事,与交叉叙述的其他故事,虽然两条线索并行,但抗战故事仿佛是一个核心,被镶嵌在交叉叙述的整体结构中。而在小说的结尾处,我们又看到了传统中国循环时间观的因素——当黄抗日在多年之后,又遇到了昔日的战友黄矮子、毛领子,他们在一起回忆往昔时,故事的走向很容易滑入“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或“一片茫茫大地真干净”式的传统小说结局,但是在这里,作者并没有安排这样的结局,毕竟他们所亲身经历的历史——20世纪中国的惨痛经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我自2002年在北大中文系开始读博士以来,即有意识地进入了当代文学研究领域。12年来我的研究方向与重点做过一些调整,现在的问题意识愈益清晰,那就是以“当代中国文学的前沿问题”为中心,探讨中国文学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在这个思维架构中,文学史研究与文学批评构成了研究的两翼。文学批评侧重于对最新的文学作品、文学现象、文学思潮做出观察与思考,试图探究中国文学正在发生什么变化,将会向哪个方向发展;而文学史研究则提供了一个开阔的视野,可以从长时段的历史演变中观察当前的文学现象,从整体上把握中国文学的未来发展。对于我来说,文学批评与文学史研究是相互促进、相得益彰的,文学批评可以让我对当前文学的变化保持敏感,并不断形成新的问题意识,而文学史研究则让我具有一种清晰的历史感与现实感,可以在大的历史演变中去思考中国文学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在这里,我想主要谈一谈我的“问题意识”的形成。五四以来,中国文学的一个重要特点就在于与时俱进,不断在时代的变化中提出新的命题,参与到时代的思想与社会问题的讨论之中。现在看来,我们师长一辈的学者,都是以这样的姿态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近年来长篇小说盛行,每年都有三四千部出版,相形之下,短篇小说却较少受到青睐,虽然有识之士呼吁重视短篇小说,但在市场规则的运作下,短篇小说的境况却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善。在此种情形下,坚持短篇小说创作在当代文学界是一种逆潮流而动的行为,这不仅需要作家有自信,有见识,有韧性,更需要有独特的艺术追求。王祥夫便是一位这样的作家,他近年来的短篇小说渐趋炉火纯青,已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境界。我在为其小说集《驶向北斗东路》作序时,认为他的创作方式可以说是“中国故事”的一种讲法,他的小说远承《红楼梦》等中国古典小说的世情传统,近承废名、沈从文、萧红、汪曾祺等中国现代小说的“抒情诗”传统,又融入了作者对当代社会的细致观察,写出了底层的喜怒哀乐与人间烟火,也写出了中国人的情感结构与心灵世界。在王祥夫的小说中,我们可以读到他的性情,他的悲悯,也可以读到小说的艺术。他的新作《泣不成声》也是如此。

     《泣不成声》不到六千字,是一篇很短的短篇小说。小说的故事很简单,甚至很难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最近在看日本学者写的中国史,其中提到宋代的时候印刷术用了很大篇幅来写,印刷术的发明不只是影响文学,其实对整个文明史有很大的影响,包括我们现在用的宋体字,为什么叫宋体字就跟宋朝印刷术的普及有关系,包括朱子学的流行,整个构造了一千多年的中国人的情感结构与日常生活,也跟印刷术有着密切的关系。我们今天讨论移动互联网可能对我们的生活的影响,我想只是一个开始,将来可能还会有更大更深的影响,我们现在还不可能预测到会有什么变化,当然从总体上来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不会变的,但是新技术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整个文明与我们的生活形态,我觉得还需要观察,但有可能会有超出我们想像的更深远的影响。当然还有另一方面,现在新技术日新月异,更新换代的节奏也越来越快,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不过十几年,在将来,也会有新的技术与交往方式取代移动互联网,这跟印刷时代数百年不变相比,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但是这样日新月异的时代,也带来两个问题,一是作为主体的“自我”越来越碎片化、扁平化和瞬息化了,二是自我与“他者”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脆弱、偶然,更具流动性,而且不同代际之间的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8 09:59)



知识分子:坚守的可能性

 

    在《天行者》获得茅盾文学奖之后,刘醒龙在今年又推出其长篇新作《蟠虺》。与此前刘醒龙小说关注的乡村、历史题材不同,这部小说以知识分子为主人公,围绕曾侯乙尊盘这一青铜重器,用侦探小说式的笔法描绘出了一幅广阔的社会图景。曾侯乙尊盘是考古领域中的重大发现,是“国宝中的国宝”,但这一国宝却突然失踪了,这是楚学界翘楚曾本之心中的隐痛,多年来一直在暗中勘测其下落,小说以这一事件为线索,层层推进,将我们带入了一个神秘而又真实的领域。小说以考古学界为中心,塑造了楚学领域中薪火相传的三代学者曾本之、郝嘉、郝文章,以及曲学阿世的郑雄,商人熊达世,“老省长”,盗墓奇才“老三口”等鲜明的人物形象。对知识分子形象的塑造是这部小说的一大亮点,近年来知识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