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野航
李野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680
  • 关注人气:1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李野航

我正在写一篇文章:《基督徒们信的是同一个上帝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8 20:36)

昨夜大雨,尽洗尘氛。巍巍雪岭,皎然天际。继续前往三道堰,以五体拜祷于河水之“教堂”中、聆听那隐没于万物中的上帝。涛声贯耳,无非圣训;山影横天,恰似祭坛。起读《宗教经验之种种》。威廉詹姆士介绍一种属于盎格鲁撒克逊人之实用主义神学,谓吾人对上帝奥秘之解读、倘不能引发吾人行动之回应,则属无效。此论吾颇可之。是以对上帝之最大赞美,岂基督徒之唱诗也哉?必手足并举、融身乎大自然之神秘而后为得计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基督徒们信的是同一个上帝吗?那些向同一个《使徒信经》效忠宣誓的基督徒们毫不迟疑地回答说yes”。他们会异口同声地说,他们的上帝之所以区别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4 21:57)
今日,头枕流波烁金之浩瀚水面,我想:此世界实际上有三种“游泳者”。第一种,用活泼健硕之肌肉游于“实在”之水中而获肉身之满足焉。第二种用灵活的脑子游于符号世界之“波涛”里而求俗世之功名利禄之满足焉。第三种则彻底地从这世界背转身去、而游于灵性与美之“大海”而求灵魂之愉悦与解脱矣。头一种“实在”之水中的游泳者,稍存得奖邀誉之念,就越界而游到第二种之符号世界的“波涛”里去了、而身体之快乐与舒服必打很大的折扣、且未必邀太多的利禄。倘若头一种“实在”之水中的游泳者退而游到灵性与美之“大海”中的话,则未有不诚明两兼、身心双畅者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3 21:29)
又如青蛙般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马克思语)中扑腾半日,起而吃葡萄读《宗教经验之种种》之“神秘主义”。归而汗漫游于郫县之乡野,过犀浦而吃美味之摊摊面焉。所谓“神秘”也者无他,从万事万物中体会出神之美意、感激涕零而已。比如在一泓水中、一条路上、一碗面里。而我们这个“谋杀”了“神秘”的、全然世俗主义的世界之好尚恰恰相反,只知拼命追逐那二手的、在符号的意义上被定义为“可羡”之物、虽备受折磨与诅咒而乐之不疲、至死方休。呜呼,与神隔绝之病,一至于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1 21:13)
今日继续畅游三道堰,茶棚读《宗教经验之种种》。茶棚人多,说话声不免往耳朵里灌。曾听王德峰教授说:“道,就在老百姓的闲谈中”。我于是偶尔舍书而听邻座之闲谈焉。今日邻座闲谈之主题,无非疾病与死亡而已。一人说:“公家统计平均寿命不准确,我周围得癌症死的,尽是四五十岁的人······”。另一人说:“现在据说郫县得艾滋病的就有几千人。现在艾滋病多发又有了一个新的群体,就是跳街舞的老年人。他们年轻时候规规矩矩,现在总算逮住了可以胡搞乱来的机会、就拼命乱搞。”听了邻座之言,我不仅掩卷而思:信宗教何用?倘若吃亏、早死乃人们普遍遭遇着之命运,则活在这万分可悲的人间如何打发可怖无常之时日呢?没有上帝,不信宗教,生活无意义,也就唯有胡搞乱来、娱乐至死而已矣。威廉·詹姆士说:宗教圣徒乃此世界之趋于道德与意义之“酵母”。此言甚妙!宗教圣徒乍看软弱无用,然有此“酵母”,世界就成了一坛酒,无此“酵母”,则世界唯有沦为一滩臭水而已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31 21:49)
继续游泳,读《宗教经验之种种》之“圣徒性”。此世上无非两种人。一种人对生活骨子里持一种严肃的态度,对他们而言,在他们生活的核心的位置,必须坐着一个如磁铁般指引人生的神、他们活着的意义即在于侍奉这个“神”、甚且不惜为之受穷吃苦。对他们而言,最大之不幸,就是生命核心的虚无。没有逻各斯坐在生命的核心位置提供“磁极”的指引,则生命之溃败可立待也。另一种人则纯然是一种“处境生物”,他们活着的意义就是去表象世界里抓取更多、享受更多。他们对生活更喜欢采取一种有意无意的玩世不恭的态度。他们会无意识地憎恨有一个“逻各斯”坐在生命的核心位置,因为那将是他们抓取可欲之表象世界之最大阻碍。所以,他们会无意识地排斥对上帝(或任何类乎上帝的“特权能指”)的信仰。我无意贬斥后一种人生态度。然就我观察,后一种生命态度的忧郁症发病率实在很高。因为忧郁症之本质,就是生命的核心失去了“磁极”的指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30 23:27)
因预报有雨,未能远出,继续游泳三道堰。在水中鱼朋友谈论自由的问题。我说:时下之言必称民主宪政之自由主义者最不足以服人之处在于:他们不能离形而下之社会制度而言自由。因而其所言之“自由”,实际上是一件被绑在符号的设置中的不真实的东西。真正的自由,是对人之存在之既有规定性之超脱。比如:因有钱有势之条件而得到的经济与行为之自由非真自由,真自由是既有经济社会地位不给你自由,你仍可以自由。高僧为追求精神之极度自由,而有意让自己的肉身极度的不自由。故真自由者,无待外部条件之“民主宪政”而后自由,相反,他们恰恰因为外部现实的不自由才足以激发起精神追求超脱乎命运之既有规定性之绝对自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日继续畅游三道堰。水涨波浊。茶棚老板娘说,这条河前年淹死十个,去年淹死八个。今年没怎么淹死人。我问前几天淹死的人,说淹死在下游。游罢泳,我燃香三支,供上葵花一朵,口念六字大明咒,祭祀河神且超度那些被河神吃掉的“肉”们。生死事大,岂不痛哉?不过赛斯书却给出了关于生死问题之全新见解:被人们认为的一生实际上已经死过很多次了。我早非原来之我、境早非原来之境。我们之所以自感活着,不过我们的意识完型自动地填补上了那些生死之缝隙而已。即使被我们认为死去的人,他们并不会感到自己已经死去,因为他们的意识完型还和周围人的那些“可能性实相系统”中的“可能性版本”生活在一起且展开其分支后的“可能性”人生。一言以蔽之,赛斯告诉我们,人实际上是想死也死不了的。无论真假,赛斯之言,令人欣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7 21:39)
今日继续游泳、读书河边、且游览河岸风光。卖葡萄的老头告诉我,前几天我游泳的地方才淹死一人。我奇怪在茶棚没有听人说起此事。我想起前者遇到一个人跟我说的俏皮话:“龙王的女儿很漂亮,很想跟人耍,你不怕的话,可以跟她耍耍”。我想:远古人们信奉之山川河流之神,原是需要享用人祭的。虽然战国的西门豹废除了用人献祭河神之风俗,然从古至今,河流吃人,未尝间断。现代人视之为物理现象,然隐藏于物理现象之背后的,安知没有一种未知神秘之势能,而人类之生死祸福,一皆取决于与此神秘势能之关系乎?所谓河神,此神秘势能之人格化表达也。古人祭祀河神,或许甚有道理。现在此河下游之安靖镇,尚存一废弃之河神庙、且尚有祭祀迹象。下次游泳,当祭祀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