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野航
李野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822
  • 关注人气: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四川人的“华夷叙事”

 

在荣县大佛所在的“真如岩”的一边,有一块巨大的宋代的古碑,古碑文字乃宋代宰相张商英所撰写,记述着一个曾被包公赏识、名叫王梦易、为民请命而遭丢官的人的故事。古碑后面更有一块碑园,有一块重刻的宋碑记述着此地曾为宋代“荣王”封地的“敕书”。碑园里还保存着两方宋代平民的墓志铭,仿佛昭示着这古地方在宋代的政治地位和经济水平。碑园上面,是一处名为“啸台”的观景台。景点介绍称:据传,黄帝少子玄嚣(少昊)在此打过猎,而晋代的著名隐士孙登则曾在此处“啸傲”。当然,这些传说的真实性未免可疑。李白诗云:“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说的是远古四川因地理因素与中原文化的隔膜。然四川却有着多处远古商周时代与中原主流文化相关的人物传说(诸如禹生汶山郡,尹吉甫乃泸州人、苌弘乃资中人之类。)实际上,这些传说是否属实并非问题的重点,重点在于:对于中原王朝而言,需要一个“四川自古是中原文化的密不可分的一部分”的“华夷叙事”来昭示对四川一带的政治主权;而居住在四川的、认同华夏文化的自先秦以来的中原移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被消费化的大佛圣地

 

离开艺术馆,我们去大佛寺瞻拜据信现已跻身为古代世界第二大佛的荣县大佛。令人不免失望的是,大佛寺不再是一个宗教场所。这里被旅游部门规划为“四A级景区”、门前设立铁栏旅游通道,收取每人60元门票。眼前这座据信是开凿于晚唐的巨大佛像据说是释迦佛、其体量大得如同一座山,被掩藏于建筑物里,只露出一个头来,冥冥地俯视着千年来过往的群愚、安慰着无数苦痛的心灵。明代曹学佺的《蜀中广记》的“荣县”一条不知为何对如此瞩目的巨佛只字未提,只提及所在的寺庙。据说,一个藏族游客参观后说:此佛如在藏区,必是圣地。此言颇堪玩味,反映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感。对于看重宗教生活的民族而言,“佛”是整个生活世界的中心,没有这个中心,他们的世界就塌了。然而在现代化逻辑通行的内地,“消费”是生活世界的中心,一切崇高和神圣的事物倘不能被变现为利润,则毫无价值。荣县在今天激进的现代化进程中,属于“欠发达地区”。“佛”自然被急功近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4,荣县出的两个“省委书记”

 

离开旅馆,我们决定一早去参观著名的大佛寺。停下车,映入眼帘的一块牌子上写着“罗文谟艺术馆”。我们于是先去艺术馆看看。罗文谟,字静盦,荣县人,民国四川书画界名士。参加过“五卅”事件,因西安事变中积极营救蒋介石,被授予四川省党部书记长,赐“中正剑”。抗战中,捐十万法币支持抗战、且支助过中共地下组织。罗文谟为民国时代四川艺术活动之策展人与美协之发起人。本朝建国初,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游古荣州记(之一)

 

古荣州,今之荣县也。传黄帝少子少昊降居江水,于兹小憩;晋孙登长啸登山,留迹“啸台”。宋光宗龙潜,曾刺是州。;陆放翁游宦、不忍离去。古“滇池”之浩淼、今无复见;“成都市”之称谓、首用于此。荣德山兀出万仞,唐巨佛高踞太虚。真绝妙佳境也。近世辞章,赵香宋允推巨擘;革命运动,吴玉章发起首义。至于罗静盫以名士隽彦,而见殛于新朝,此亦足为千古文化人干禄希进之诫也已。戊戌年正月初四,同友驱车,有古荣州之行。

 

1:威远县的产业工人

 

薄暮,我们来到威远县一中石油下属气田之工地,访一陈姓气田开采负责人。彼正为工人做饭。彼忙完后请我们下馆子吃饭。饭间,老陈说:气田工人辛苦,工作环境恶劣,一日干十四小时乃是常事。工资5000左右。且一旦选择做国营企业产业工人,因所学技能狭隘,且习惯于稳定收入,转行另谋生计十分不易。近年来石油行业不受重视,收入下降。老陈又说:“中国人活着,就要有一点阿Q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9 11:31)

 

正月初三的凌晨,我又做了一个过去多年来不断重复的梦,梦见家里门坏了,毫无防盗功能,我从试图修复门的焦虑中醒来。晚上参加聚会,有朋友透露一个小道消息,说五年以内,“大数据”将实现对人的“嵌入式”控制。换言之,人只要从事社会交往活动、即将最深刻地失去其私人空间与自由意志、而沦为一种可以被设计和可使用的“数据”。这个信息至少让我清楚了我那个不断重复的门破之梦的含义:信息技术时代之一个根本标志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的“个人”的消失,被人们体验为“我”的这个东西逐步地失去了它的“位格”,沦为了一种不过是被外部世界基于某种需要而设计出来的“算法”的产物。

 

聚会中,有朋友对于此“被设计”的局面表现出忧虑,有的则至少假装表现出无所谓甚或“欢迎”。有的朋友则从中看到了“社会主义”实现的现实性。我则提出了一个问题:是谁在设计呢?

 

换言之,那个设计者倘若并不是一个统一的主体,而是分属于敌对的不同的阵营的话,则我们绝大多数的被“设计”的“我”们岂不成了那些个敌对的设计意图冲突的战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8 10:29)

 

正月初二,我携带一本《黑格尔小传》,来到一处荒野中尚未建好就被遗弃而沦为“鬼屋”之别墅群的楼上。野风吹来,白絮乱飞。一辆汽车的残骸就像废纸般被扔在荒野。眼前的一切,我想对于那些个曾经为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而“忍饥挨饿大炼钢铁”的老一辈的人们而言,是断断乎不可理解的。他们会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黑格尔这个名字对生活世界的吾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据说:李泽厚为改革开放时代所设计之指导哲学,是从马克思回到黑格尔,再从黑格尔回到康德。换言之,回到那先验的、静止的、普遍的、内在于个人的绝对“立法者”那里去。从而彻底否定让“文化大革命”成为现实的、那个源于黑格尔的、矛盾以及“恶”推动社会进步的“辩证法”。对于喜欢安静之美学和纯粹之理念的人而言,对于“回到康德”运动不免是举双手赞成的。但改革开放打开的、普遍发生在中国社会中以及普通中国人身上的“现实表现”显然不仅与康德的“自我立法”的道德理想背道而驰,甚至于构成了对康德主义的最极端的讽刺。换言之,实际中的“改革开放”的指导哲学毫无疑问乃是不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4 23: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4 23: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天在网上,又见到章诒和、资中筠等太婆们在数落、咒骂、清算自过去反右、文*革以来之一切“不把人当人”的人和事。当然,被历史的车轮碾压过而受到过痛苦的人们是有理由发出一声“哎哟”且骂上一句“我x”的。不过,对于历史的“交通事故”倘若只是声讨其“不应该”之罪,是远远不够的。

 

木星的卫星中,有一颗名叫“艾奥”的最为靠近的卫星。这颗卫星上每天都有着暴烈的诸如火山喷发这样的地质运动。而木星的另一颗名叫“欧罗巴”的卫星,则是一片寂静得可怕的冰原世界。我们当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而评价发生在这两个星球上的状况哪个应该哪个不应该,然而我们的主观意见即使被那两个“懂事”的星球采纳,它们对自己的命运也毫无办法。因为它们的状况并不取决于自己,乃是取决于木星这个体量巨大的行星对自己的摄动力。换言之,它们的命运是与木星的距离的产物。自晚清以来直到今天的中国状况,很像那个木卫一“艾奥”,一百多年来一直处于暴烈的“地质运动”过程中。为此,中国人民一直被各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学问是这样的一种东西:当人们迷失在他们日常的处境中时,看不见的“神”(或曰“历史精神”)就会从天而降且指引人们的命运。而所谓学者,就是那些认得出“神”留下的“脚印”且将之“翻译”为足以听得懂的思想和观念的人。而教授就是学者们懂的东西“翻译”给求学者们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