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野航
李野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711
  • 关注人气: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细思极恐的春晚的“魔术”

 

人们总喜欢谈论春晚的魔术,其实,春晚本身就是一个“魔术”。这个“魔术”将那些个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社会话题避重就轻地放到笙歌燕舞、热火朝天的气氛中、冲淡成一个个气氛轻松的娱乐小品,让观看这些个小品的人们产生出一种幻觉:生活世界仍然是那么热火朝天、烈火烹油。那些个自己遭遇到的“闹心”的事没啥大不了的,大家伙都在扛,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楞严经》云:“妄认前尘,攀援影事”。此世界、一幻妄尘影焉耳。人事之忽生忽灭,转盛转衰,犹蝴蝶之入梦、恍邯郸之托枕,岂人意所可定夺固执之哉?然人犹确然指为实有、执认不虚者,为有摄影之留形,铅椠之录事者也。然则,色假目而成形,文待心而生解。故目换注而形移,心别托而旨变,则留形记录之不可恃也明矣。夫人间虽梦而梦不虚起,假名生事而事必有因。但吾人囿于知见之狭、夺乎处境之窒、懵懵然逐假追妄、以为得计,终不肯稍息猿心、暂停意马,以求其非非后之不非,幻幻前之不幻者,岂非梦有时而如饴、境忽忽其不由己乎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柏拉图、孔子、托马斯·摩尔到马克思、列宁,都怀着对“世界应该的样子”的构想和预期。吾人把这种构想和预期称为“乌托邦”。

  由于人类前此之一切将“乌托邦”实现在地上之企图皆因为“五浊恶世”之“业风”吹拂到头来不是变质就是破产,人们于是竟乃对去构想和预期“世界应该的样子”这一行为本身之正当性也产生了怀疑。以至于,对这个这个日益“赛博朋克”化的世界,人们中流行着这样的看法:它不完美,但无可替代。其实,当人们在构想和预期“世界应该的样子”的时候,他们其实是在借此对“世界不应该是什么样子”保持着一种清醒而警惕的觉知,人们心里明白,倘若人们失去了对“世界不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清醒而警惕的觉知,就像人失去了其神经系统对痛感与疾病的觉知能力一样———人类现有之生命形式将难以自我维持。所以,“乌托邦”不可或缺的指标性意义正在于它提醒着人类此世界之“不应该”的程度。

  然而,历史证明,人类总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朋友聚会,有时候常常会遇到这样的一种场面:当一个人引发一个话题、欲对之作具有思想深度的探讨时,话题往往被别人的一些鸡毛蒜皮般的无限衍生的联想给岔开,以至于这样的讨论变得如同带着气球和泡沫潜水、总也深入不下去。似乎有些人的人格就像是一张厚厚的泡沫面具,它只喜欢漂浮在肤浅的生活世界之表象的表面,绝不愿意深入到表象世界之下哪怕只有一寸深的地方。我知道,倘按照心理学的视角来看,这实际上是一种叫做“人格面具”的防御机制起作用的现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以来,由于贸易战所暴露出来的由于我国核心技术之研发能力的不足而处处受制于人的冷酷现实,给某些因头脑发热而迷信“厉害了云云”之论调的人们的头上足足泼了一瓢冷水。不过,倘若这些迷信“厉害了云云”之论调的人去到今日之欧洲,并且把欧洲的古城老街、自行车道与我们密密麻麻的电梯公寓和四通八达的高铁做一个比较的话,则这些个“厉害了”的拥趸们的自信心或许又将鼓胀起来。他们或许会对一个欧洲人说:“你们国家的城市化、现代化程度也太不‘厉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据传:有一次唐太宗视察御史府(考试进士的地方) ,看到许多新录取的进士鱼贯而出,得意地说道:“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缘起

  婴儿降生,必要哭泣。何也?因为人来在这人世,就意味着即将进入一个“人世架构”,随之而来的人生之全部的幸福与痛苦,无非皆适应与不适应此“人世架构”而已。

  所谓“人世架构”,即由文化习俗、时代精神所构成的一系列的“信念系统”。它先在于人,“书写”着人。故人活在此世上之“根本剧本”,即在于学习、认同和进入或者怀疑、否定和破坏那先在于人的、既定的人世“信念系统”而已。所以,此人世间的人,不外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3 18:52)

  今日预报有雨,朋友约茶,我建议去雍家渡。朋友到,一起去土桥吃面。可由于瞬间错过十字路口,便改计划去犀浦吃摊摊面。可到了犀浦,一瞬间错误地进了下穿地道,又错过摊摊面的路口,于是又改到三道堰吃豆花,然后顺便游泳。未到豆花饭馆,朋友忽忆过去吃过的牛肉馆,基于某种路径依赖的心理作用,我们便去了另一家牛肉馆吃起了牛肉火锅。由于开车,我们吃一碗面的简单念头犹如拉康所谓“滑动的能指”,不断被注意力的失焦而篡改。我相信,人在生活中之点滴所遇,或皆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钟山之英,草堂之灵,驰烟驿路,勒移山庭”,南朝刘宋文人孔稚珪以“草堂之灵”的名义写了一篇传诵千古、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的名曰《北山移文》的文章,将同朝为官的周颙痛骂一番,从此,周颙就因为这篇文章,而背上了一千多年的“假隐士”的“黑锅”。对于读书不求甚解的人而言,从这篇文章里学一学骂人的技巧也就够了,然而倘若遇上读书而求甚解之辈,就不免要考证一番:你孔稚珪之所谓“草堂”到底是哪个草堂?而草堂背后的那个“灵”到底是什么“灵”?而被骂的周颙是否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