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野航
李野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191
  • 关注人气:1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文艺作品之有意思,在于它不仅仅创造了一种令人赞叹的美学形式,更在于提供出一个足以引发吾人对此世界之深入审视的“概念”,且此概念足以为吾人对吾人所生活于其间的这个世界之本质的深刻洞察打开通道。

 

押井守之《攻壳机动队》为吾人提供了“壳”这一极简却又意蕴丰富的概念。通过这个概念,生活世界中貌似不可理喻的事情变得清晰起来。

 

当吾人行走在这个日益“赛博朋克”化的、氛围晦暗而令人压抑窒息的城市空间;当吾人在此城市空间遭遇到某个周身穿戴着“符号”的毫无真诚可言的“装逼者”的时候,吾人遭遇到了到底是什么呢?吾人遇到的与其说是某个空间中的某个人,不如说是某种“壳”。或者说:一种时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世犹如一个双重的迷宫。一重迷宫是物质性的,比如某物某地之何所在;一重迷宫是观念性的,比如对历史问题该怎么看。而破解迷宫,无疑乃人生之一大乐趣。

 

前者,我照书上提供的关于“彭门光化寺”的线索、揣着《唐道因法师碑》、找到彭县中正庵遗址、试图确定唐代道因法师刻下石经的地方。可所获得的资讯却出现了或然性的“分叉”。所谓“彭门”,既可能指灌县,有可能指彭县。照碑文上的形容,“光化寺”“近对青城之巘”,则寺当在灌县;碑上又说下临“雁水”,则雁水乃是彭县白鹿溪。灌县发现了唐代的石刻佛经,但灌县又并无关于道因法师之文献记载。看来,这个“彭门光化寺”之实际位置之谜仍然像猫一样躲避着吾等后人的破解。怀着继续探究的兴趣,今日,我复骑摩去往灌县“猜谜”。

 

唐代石经一部分展览于奎光路的都江堰博物馆,但并未提供多少背景说明。一部分仍存放于灵岩山之灵岩寺(此地已非宗教场所)。当我敲开灵岩寺文管所一个负责人的办公室的门,她的说法是:前此也有人询问过关于道因法师的情况,但此地迄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被吾人意识到的眼中之一切,无非“象征”、无非“名”也。而“名”,必连接着“理”。然而今天现实中许多东西,却似乎只是顶着一具“名”的空壳,并不连接着什么“理”。然不“合理”之事物,也总意味着什么,只是我们未能加以充分地认识而已。比如,我从网上搜到许多汉代淮南王刘安的塑像,它们被作为某些相关城市的景观而展示着。倘若,雕像乃是一种“名”、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漓沅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口述者:李清云

口述时间:可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按语:前现代世界与现代世界之重大区别,即在于地理/自然条件对政经架构、社会生活以及信念系统之决定性制约因前现代世界向现代世界的转换而失效了。此转换过程已经持续一百来年,49年可谓是一个决定性的分水岭,而今天则更进入到了一个戏剧化突变的阶段。然而,此巨大规模的文明形态之转换对于我们今天的人们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恐怕这个问题我们的时代还来不及将之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去想明白。然而,我们的时代是有义务去想明白这个问题的、因为是否想明白这个问题决定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3 落妃池边的狂想

 

我骑着摩托车,穿过十多里路的乡村公路,来到一个名叫迎祥寺的小庙。小庙只有一重天井院落。守庙的老年妇女说原来的庙已经被学校占据了。庙里的师傅正在试图恢复。还说此庙很早以前有一通苏东坡写的碑,过去来观看的人络绎不绝,原来的和尚不堪供饭的负担,将碑丢进了一口井里、再也找不到了。关于此碑,文献上另一通明代的碑文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杨贵妃的故事意味着什么

 

吾人生活于其间的这个世界犹如一个上帝设计的“迷宫”,而这世上大多数的人们皆是此“迷宫”备受捉弄的迷失者。但上帝设计的这个“迷宫”处处都被设置了“提示”,这“提示”就是重大历史事件、相关人物以及其留下的所谓“文化遗迹”。“文化遗迹”被放置在吾人生活世界的显著位置,它总是意味着什么、指向着什么、其背后必隐藏着某种关乎人类对自身命运之感悟的更深的玄机。可一般人却总是熟视无睹。

 

英国拉斐尔前派画家伯恩·琼斯的一幅题为“命运之轮”的画作中,天使推动着巨大的命运之轮,人类的英雄人物无能为力地随着巨轮的滚动而上下沉浮。这也是塔罗牌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6 22:47)
古人云:玩物丧志。然则,志气冲天,亦有丧于不申。美物交前,必起予乎赏会。若夫异酸咸于俗好,拂人性之弃取。标异群伦,鸣孤浊世。不入促狭,亦昧通和。若予也者,成都一散眼子也。满腹酸迂,无祢衡击鼓之能;一腔愤懑,乏豫让轻死之勇。咿唔秋窗,拾得两句虫吟;扭捏通衢,只扫满街黄叶。用阮嗣宗之白眼看人,惯嵇叔夜之散漫接世。其小子之狂简,信先进而野人。江村舍瑟,携“跟屁虫”而浴沂;山县寻花,骑摩托车而哦句。纳交绝孔方之徒,把臂尽管城之辈。颜渊之瓢饮自甘、米家之画船常坐,即所愿也。至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9 21:48)

戊戌三月十九日下午,毕电话卡之升级,橐笔骑车而游淳风村之废园。风日清和,吾心畅悦。徘徊于荒屋野草之间,四下成涂鸦遗矢之地。索句春天、题书坏壁,洵赏心之乐事也。出《四川文史资料》之杨锐、刘光第事迹读之,不觉众鸟投林,夕阳在天。穿河边之绿道,经废置之荒野而返。芬芳路静,满街尽梧桐之花;灯火人多,广场聚粗痴之舞。值兹任诞包荒之时,不胜人间何世之慨。诗成四首,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8 20: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